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七十九章 鬼胎

第七十九章 鬼胎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姚兵急了,紧紧抱住凌月,哭着说:“你坚持住,坚持住啊。 ”

    凌月用最后一丝力气,勉强睁开眼,伸出手,指尖轻轻抚摸姚兵的脸:“阿兵……”她后面用极低的声音说了两个字。

    我蹲在两人的旁边,看着无比惨烈的情景,一时说不出话。

    姚兵看看我,他低声说:“月儿刚才对我们说,快走。大表哥,你拿着手机出去报警,我在这里守着她们娘俩。”

    刘艳估计是挂了,凌月也危在旦夕,小小的木屋里一片血红,腥气弥漫。我头重脚轻,确实也呆不住,拿起手机往外走。

    来到门口时,凌月突然惨叫一声,我回头看,她肚子挺起,双腿张开撑在地上,一股股血冒出来,眼见得有个东西从她的腿中间出来。

    我大叫一声:“姚兵,她生了!”

    姚兵正抱着她,也看到了这幅场景,他把凌月小心翼翼放在地上,来到她的双腿中间,把住那个东西。

    那东西实在无法形容,浸在暗黑色的血里,可以肯定是个活物,因为还在一动一动的。

    姚兵抱住它,小心翼翼往外拽,我此时两条腿像是僵住了一般,迈不动步,提着马灯聚精会神看着。

    那东西越拉越长,覆盖着粘粘糊糊的体液,是个长条形的薄膜。这团薄膜上粗下短,细细长长,不停地动着,摇头摆尾的。

    我越看越是心惊,我的乖乖,凌月生出的这是个什么玩意,怎么那么像蛆呢。

    蛆就是苍蝇的幼虫,我记得有个很古老的科幻电影,男主和苍蝇的基因结合,他又让女友怀了孕,结果女友就生下来一条大蛆,没把人吓死。

    姚兵抱住那团薄膜,慢慢向后拽,终于把它拉出来。这玩意完全出了凌月的身体,她的大肚子也憋了下去,她睁着眼睛无神地凝望着天花板,两条腿僵硬地分开,人浸在鲜血里。

    姚兵抱着薄膜,来到凌月的身前,轻轻用手抚着她的双眼,让她的眼睛闭上。

    这团薄膜果然是蛆的模样,在姚兵的怀里不停蛹动,外面沾着的鲜血和羊水,弄了姚兵一身。

    可姚兵浑然不觉,紧紧抱着这么个怪胎,爱昵地贴着脸:“宝宝,看看你的妈妈。”

    我实在不知说什么好,头重脚轻。我提着马灯,跌跌撞撞要出去,刚走两步,突然额头一阵刺痛,疼得撕心裂肺,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强行扒开我的额头要出来。

    我点开手机的自拍功能,硬撑着给自己照了一张相,然后看屏幕上的照片。

    这不看还好,一看心凉了半截。我的额头处,不知怎么,又生出一只眼睛。这只眼睛横着落在眉心上,已经睁开了,里面的眼球好像在移动,看着什么。

    我用手摸摸额头,只觉得那里隆起一个包,里面软软乎乎,好像真的是一只眼。

    我走回木屋,拉住姚兵:“看,看看我。”

    姚兵看我,吓了一跳:“你,你怎么长了一只怪眼。”

    我打开手机的录像功能,对着自己的脸。从画面上很清晰能看到,这只眼明显不受我的控制,瞳仁在自己动,左右快移动,似乎在打量这里的情景。

    它一眼就看到了姚兵怀里的孩子,眨了一眨。就是这个神态,让我想起一个人。

    就是黑衣老巫婆,她的眼神也是这样怪戾诡异。

    我陡然想起来,那天老巫婆在我的额头上画了什么东西,难道说她用法术在我的额头开了一只眼?

    我越想越是害怕,全身麻酥酥的,看看姚兵怀里的怪胎,再也支撑不住,胃里一股酸水冒出来。我捂着嘴,跌跌撞撞往外跑,来到门口时,看到阴暗处不知何时站着两个人。

    为的正是黑衣老巫婆,她赤着脚穿着黑衣服,头上蒙着黑头巾,只露出苍老的脸。她旁边站的是那个助手。两个人没有任何照明工具,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站在阴森的黑暗里。

    我以为自己幻视了,使劲擦擦眼,果然是他们两个。我冲过去,扑倒在老巫婆的面前,用手指着额头:“求求你,把这东西去掉。”

    老巫婆看了看我,然后和助手用泰语交流了几句。助手一脚把我踹翻,两人一前一后走进里屋。

    屋里响起姚兵的怒喝:“你们干什么?为什么抢我的孩子。”

    随即是一声惨叫,我在地上爬着,来到门前往里看。助手一个擒拿,把姚兵压在身下,然后取出细细的绳子,把他栓了一个马蹄扣。所谓马蹄扣,就是手脚翻转,用绳子拴在一起,姚兵在地上蹭着,不停怒喝。

    老巫婆冲助手做个手势,助手在血淋淋的屋里点上三根白蜡。老巫婆把薄膜怪胎放在地上,她盘膝坐下,嘴里开始诵经,一边念经一边用手蘸着地上的鲜血在薄膜上画符。

    我摸头上的眼睛,那眼睛已经闭上。

    我忽然有个极为匪夷所思的推论,老巫婆能找到这里,恐怕就是我的缘故。她知道我能去找刘艳,便在我的额头上留了一道开眼的法术,她通过这只怪眼,看到我所经历的事情。

    老巫婆经文越念越快,我知道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赶紧离开这里报警,可我被眼前的仪式完全吸引住了,动也动不了,想看看会生什么。

    怪胎薄膜在地上挣扎着,“噗”一声破了个洞,里面流出股股黑水。

    一只小手从薄膜里探出来,紧接着是另外一只手,两只手使劲撕扯着,薄膜越裂越大,从里面钻出一个孩子来。

    这个孩子大概三四岁的样子,没有头,皮肤雪白,沾满了黑色的体液,显得怪模怪样。它脸上没有五官,两只眼睛和嘴,是三个深深黑黑的大洞,极为阴森诡异。

    一看到这孩子,我如五雷轰顶。还记得当初我和义叔到乡下宅院寻找教会的线索,在那里我就见到了这样的孩子。义叔当时告诉我,这些孩子都是东南亚黑巫术里炼制的鬼仔。后来我查过一些资料,就是小孩子的阴魂,正派的叫古曼童,邪派的叫鬼仔,最是邪门。

    我陡然明白了,老巫婆其实利用了刘艳,让她胁迫凌月,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凌月肚子里的孩子。

    老巫婆的目的,就是在炼制鬼仔。

    那小孩爬出薄膜,光着身子站着,从身上滴滴答答往下淌黑水。我和姚兵,一个屋里一个屋外都看呆了,吓得大气不敢喘。

    老巫婆指了指天花板,鬼仔来到墙边开始往上爬,连刨带蹬,整个人像是壁虎顺着墙爬了上去,在天花板上来回穿梭,它的影子落在地上,拉得极长,阴森迫人。

    老巫婆站起来,指了指助手。鬼仔从空中跳了下来,正跳到助手的后背上。老巫婆走在前面,助手背着鬼仔在后面,我赶紧一个就第十八滚,滚到角落生怕让她看见。

    两人一鬼出了木屋,走进走廊,身影渐渐消失。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敢动一动,全身都麻了。我爬进屋里,给姚兵解绳子。姚兵疼得倒吸凉气:“快,报警,他们抓走了我的孩子。”

    我解开他,我们从地下室出来,外面天光已亮,满屋子的红线都没了,可能是被老巫婆收拾走了。

    地下室呆了一晚上,现在再出来简直恍若隔世。

    我拿着手机报了警,我和姚兵坐在大厅的沙上,谁也没说话。

    时间不长,别墅前停满了警车,警察们走进来,刑警和法医到地下室勘察现场,有民警为我们录口供。

    姚兵直言不讳,明明白白告诉警察,是他用铁锨打死了刘艳。他说有一男一女两个说着泰国话的人,把孩子偷走了。我在旁边补充。

    民警的脸都成了茄子色:“你们知道做伪证需要付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吗?”

    我摊开手:“我是实事求是。”

    刘艳和凌月的尸体蒙了白单子从下面抬上来,我听到刑警们在商量,给这个案件定性,为邪教杀人事件。地下室里的红线和死者身上的经文,还有凄惨的死状都佐证了这个判断。

    警察们开始询问我们的宗教信仰,平时和什么人接触,参没参加什么教会活动。

    我心里隐隐有个感觉,这次麻烦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