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八十六章 摸金校尉

第八十六章 摸金校尉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火了:“放狗屁!姓黑的怎么想的,脑子让门挤了,怎么可能是我偷的?”

    这些天在寺院里的进修是白修了,我一再告诫自己别火,有涵养,泰山压顶不眨眼。≧≥≧ 可事情逼到这份上,什么都忘了,全身热血沸腾。

    黑哥污蔑我,一方面感到委屈,最大的感触其实是屈辱。我怎么会干这样损阴德的事呢,在你们眼里我就是这么个形象?

    王庸劝我:“你也别生气,我们都知道不是你干的。”

    “姓黑的凭什么污蔑我?有什么证据,小心我告他诽谤。”我嚷嚷。

    王庸道:“也难怪黑哥怀疑你,你小子突然失踪数天,哪哪也找不着。再一个,丢失的骨灰盒,全都是咱们公司经手办理的,怎么这么巧?黑哥说,肯定有人在报复他,你的嫌疑最大。你多次在单位说黑哥的坏话,这些黑哥都知道了。”

    我有些心寒。我当初是背后说过很多黑哥的怪话,可那都是当着信任的朋友说的,怎么就传到黑哥的耳朵里了。

    我以前就一本书说过,单位的同事永远也不能成为朋友,还真是这样。

    王庸最后嘱咐我小心点,黑哥正到处找我呢。

    我嘴硬,说找就找,怕他个鸟。

    等挂了电话,我是坐立不安,怎么想怎么闹心。抽只烟冷静冷静,觉得这事还是和黑哥沟通交流一下比较好,有误会就怕隔阂。

    我拿起电话,突然一股火上来,又把电话放下。说个鸡毛,又不是我做的凭什么给他打电话,就因为好几天没音信,屎盆子就要扣在我的头上?天下哪来的这般道理。

    爱谁谁,丢不丢的,管我屁事。有锅自己背去。

    在家休息两天,周五有个招聘会,据说大学城里有食堂招厨师的,待遇优厚。我决定干老本行,兴匆匆出了门,到小区门口等公交车,准备去招聘会看看。

    这时,不远处开来一辆白色面包车,脏不垃圾,谁也没注意。面包车来到我的面前停下,门开了,出来一个留着板寸的小伙子,冲我招手:“哥们,问一下南三里小区怎么走?”

    我想了想说:“你这样,从这条路下去,往北走,看见红绿灯……”

    “什么?你过来说,听不清。”小伙子道,他掏出一包烟,作势递给我一根。

    别说,这人挺讲究,打听路还奉烟。我来到他的身边,指给他看:“你们啊,从这条路下去……”

    我话音未落,突然身后恶风不善,度太快。我的踏步一直没有扔下,在寺里也勤加修炼,下意识反应,向前快走一步,躲过背后的袭击。

    这时我才反应过来不对劲,一把刀别在我的腰眼上,身后有人阴笑:“兄弟,别动,动一动就扎进去。”

    车站还有不少人,看到事情不对,都往这里凑。小伙子用东北腔大骂:“看什么看,不想死的都滚,草。”

    这些人都是小老百姓,谁见过这么凶神恶煞的人物,赶紧散到一边。

    我被车里好几只手给拉了进去。随即眼前一黑,车门关上。面包车的玻璃上都贴着磨砂纸,里面黑森森的不透光。

    面包车里被改装了,座位除去,空出的地方盘腿坐着三四个人,都是东北恶汉。他们抽着烟,玩着棍子,随口吐着痰。

    我被小伙子压在身下,他们把我的手和脚都绑上,车子离开了站点,快奔驰,也不知往哪去。

    我冷静地问:“各位大哥,这怎么个意思这是?”

    “绑票,听说过没?”一个东北汉子说。

    周围人哄堂大笑,也没人理我,他们自顾自聊天。

    我左右挣扎,想把绳子解开,那小伙子过来就给我一嘴巴:“在这还想跑?一会儿把你两只爪子剁掉。”

    我纳闷,我一直老实巴交的,也没得罪过谁啊,怎么冒出这么一群活爹。

    他们是东北人……我猛地醒悟,会不会是黑哥请来的?

    我赶紧说:“各位兄弟,你们是不是黑哥的朋友?”

    他们不说话,都在看我。我明白了,赶紧叫苦:“各位大哥,骨灰盒真不是我偷的,我啥都不知道,你们抓错人了,冤枉啊。这样,你们把我放了,有什么事我和黑哥说。”

    小伙子踢了我一脚:“让你闭嘴,听见没有,磨叽什么玩意。”

    我瞅瞅窗外,能看到快倒退的树木,感觉越来越荒凉。妈的妈我的姥姥,他们这是要把我绑哪去啊。

    我拿定主意,到时候看情况赶紧跑吧,先跑出去再说。

    不知行驶了多长时间,车子停了。车门拉开,一股冷风吹进去,吹的全身冰凉。我被人拖出去,面前是荒芜的江滩,一片芦苇荡,远处是白色一线的江水。

    狂风呼啸,充满了肃杀之意。几个东北人押着我绕过芦苇荡,江边停了一条破木船,晃晃悠悠的,他们把我押上船。

    船舱狭窄,透着一股浓烈的腥味,里面有几个人正在抽烟说事。

    我一眼就看到了黑哥,此时此刻说不出什么滋味,一是愤恨二是屈辱,如果不是形势比人强,我肯定啐他一脸。我在心里恨得咬牙切齿。

    黑哥看我来了,把烟头熄灭,让我坐在他们面前。能和黑哥平起平坐的,看来都是大佬级别,小弟们在船舱外放风。

    我们谁也没说话。黑哥和他的几个兄弟,冷冷看着我,目光能杀人。

    我这人气场本来就弱,本想和他们对视,看着看着情不自禁就把脸别过一边。

    有人说:“老黑,是这小子干的没错,他心里有鬼。心里有鬼的人,就不敢和咱们对视。”

    我差点气笑了,这他妈是什么逻辑。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弄来?”黑哥问我。

    我说:“知道,不就是骨灰盒丢失的事吗,跟我没关系。我也是这几天才知道的。”

    黑哥说:“小齐,咱们难得同事一场,你只要都交待了,我既往不咎。现在丧户的事是最大的事,你想对我黑某人做什么,大可以冲着我来。”

    “黑哥,”我苦口婆心:“我真不知道。”

    “那你前些日子上哪了,联系不到你呢?”黑哥说:“要不是我派人天天在你家蹲守,还不知道你偷着回来了。”

    我嗫嚅了一下,说:“前些日子我去寺里了,在那里修行了一段日子。”

    黑哥笑:“你去修行了?好吧,我们东北有句老话,叫不见棺材不落泪,不碰南墙不回头。我今天让你死个明白。”

    他挥挥手,旁边有个大哥拉开手提包,从里面取出一个平板电脑。黑哥点了几下,不知在操作什么,然后把平板给我看。

    上面播放的是一段黑白视频,摄像头离事地点有些远,影影绰绰只能看个大概。

    一大片墓碑,可能是在墓园里,有三个人影正在用铁锨和撬棍等工具,挖着墓碑前的墓穴。

    公墓的墓穴一般都是上面盖着大理石,理石和地面缝隙之间用水泥抹缝,干了之后非常结实,真想要撬开,相当麻烦。可这三人干的那叫一个麻溜,时间不长,大理石的封面被撬开,有人伸手进去,抱出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用报纸裹上,想必就是骨灰盒了。

    拿出骨灰盒还不算完,有个小子背对摄像头,解开裤腰带,冲着墓穴里撒尿。

    我看得胆战心惊,心想这些人真是生冷不忌,胆子比天都大。偷坟掘墓干的这么心安理得,还向着逝者的墓穴撒尿,这样的事也就在六七十年代那个特殊的红色年代听说过。

    但凡对鬼神有敬畏的人,都干不出这样的缺德事。

    这三个人影一口气挖了三个穴,其中有个人还在墓碑上用笔写了什么。盗取骨灰盒后,三个人影绕过后山,消失得无影无踪。

    黑哥把视频暂停:“这是公墓的监控录像拍摄的,有什么感想没?”

    “这些盗墓贼真缺德。”我说。

    黑哥笑笑:“你注意到没有,他们挖墓的时候,是看着手里的一份名单,照着单子挖的。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是随机选择勒索对象,而是有目的行事,就是针对我来的。你再看这个……”

    他重新播放视频,停到一个画面,上面有个人正在轮着镐头。这个人影影绰绰,看不清具体貌相。

    “你现什么没有?”黑哥说。

    我看了半天,看不出端倪,摇摇头。

    黑哥冷冷地笑:“齐翔,你还装,这个人就是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