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苦界中的殉道者

第一百九十四章 苦界中的殉道者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被风吹得几乎冻僵,却没像解铃这么夸张。 同一种风吹到我们身上,他的情况要严重很多。我想过去帮忙,解铃却摆摆手,示意我不要近前。

    他来到灯前,闭目凝神,缓缓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并起形成剑指,指头上无火自燃,形成蓝色的火焰,他把指头递进灯笼,本已熄灭的灯笼缓缓亮起来。

    随着这盏灯亮,地上的椅子、桌子、烂炕,四周的墙壁渐渐显形,原已消失的小屋重新出现,挡住了外面的大风。我再看解铃,他身上的伤势在快自愈,时间不长恢复如初。

    我看得目瞪口呆,大概猜到了怎么回事,灯亮屋在,能抵挡住大风,灯熄屋没,大风就重新吹进来。每次灯灭,解铃要用尽全力抵着大风去点灯。

    “解铃,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问。

    他让我坐在椅子上,摩擦了一下双掌:“你是来探访我这个犯人,来龙去脉应该知道。我算是在这里赎罪吧。”

    “啊。”我大吃一惊:“你赎什么罪?”

    解铃道:“还记得我们处理过一具荫尸吗?”

    我点点头,明白怎么回事了,一定是马丹龙找到解铃,把他囚禁于此。我急了,马丹龙有点太欺负人:“是不是马丹龙干的?”我急着问。

    解铃说:“此事因果复杂,需要从头讲起。抗日战争你知道吧。”

    我点点头。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一竿子支到抗日战争。

    “抗日战争是谁打的?”解铃问。

    我愣了:“八年抗战嘛,不都这么讲嘛。”

    解铃道:“淞沪会战,长沙会战这些大战役呢?”

    “什么?”我摇摇头:“从来没听说过,教科书上也没写,电视也没拍。”

    解铃说:“这些年拍的抗日神剧里,为什么我们的队伍和日本人交锋,不是在小山沟就是小县城,会战地点没有出现上海北京长沙这些大城市?”

    “也有吧,地下工作者啥的。”我说。

    “正面战斗,大场面决战没有吧?”解铃反问。

    “嗯,对。”我急着说:“不过,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陈芝麻烂谷子?!”解铃苦笑:“万千人头落地,在你眼里是陈芝麻乱谷子?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我的同志。世事因果,种了因就有果,在普通人眼里是一个世纪,而在世事中不过一瞬。当年的那支队伍,在正面战场与日寇决战,奋勇杀敌,死伤无数,可是因为历史原因,战士们却成了无名氏,有的甚至还成为罪人,背负冤屈和骂名。这里有个很现实的问题,百万亡灵无法脱,游走世间遂成怨气。你没觉现如今的社会,戾气极重,人人焦躁残暴,沉迷外相,得过且过。”

    我点点头:“确实是这样。”

    解铃道:“世间戾气不消,情况会越来越严重。其实也不是没想办法,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茅山掌印和两名得道高人应邀出山,仔细研究过这件事,上面问如何能消灭,他们给出的意见是种种怨气只能度不能灭,革命烈士为保华夏一土不惜抛头洒热血,战死前凭借强大意念驻留世间,强行消灭违背天伦人性。几位高人便利用八年的时间,在全国布置十处度魂阵法。茅山掌印舍身取义,自为西方路引,开启阵核,亲自为战士的亡魂引渡,送向往生。咱们破的那个荫尸墓穴,就是其中一阵。”

    我听到这里才恍然大悟,震惊到一时竟然说不出话来。

    这个局简直太大了,完全出乎我的想象。

    解铃仿佛一夜之间就老了,目光深邃如古井,他看着我。我正要说什么,那盏灯突然灭了,随着灯火一暗,破房子连带着桌椅破炕全部消失。我们又暴露在野外的大风里。

    阴风吹过,我情不自禁缩成一团,解铃和上次一样,非常惨。阴风如刀,割在他的身上脸上,衣服破了,肌肤上出现痕痕刀伤,有的深可见骨。

    能看出他在极力忍受痛苦,神情倒是镇定自若。他对我做个手势,让我稍安勿躁。他缓缓走到灯前,又逼出手指上的蓝色火焰,他缓缓把手指插在灯里,用手指的火点燃灯芯,灯笼慢慢燃了起来。

    随着这一丝灯火亮起,屋子重新出现,又挡住了外面的狂风。解铃身上的伤渐渐痊愈,比较奇特的是,他的衣服也完好无损。

    我忽然明白了,对他说:“这就是对你的惩罚吧?”

    解铃点点头:“我破坏了一处荫尸之穴,破坏了当年苦心营造的度魂大阵,无数冤魂还没度,世间又起波澜。”

    “可这是你无心之失。再说了,哪有那么邪门的度魂阵,那具荫尸已经有了尸变的可能……”我急着说。

    解铃摆摆手:“世间因果,做了就是做了,后果出现了就是出现了,不要找理由。荫尸真的尸变了吗,没有。至于吴美宣和三儿,是他们本身心术不正,易被妖邪蛊惑。或者这么说,一旦那具荫尸真的出了问题,茅山一派已经有了预备方案,根本不需要我们来插手。”

    我嘴唇颤抖:“所以你就背负了所有的罪名?”

    “不要说的那么苦情。”解铃乐呵呵劝我:“做了错事就要受罚,对事不对人。这里名为苦界,刮起的这种凄厉阴惨的怪风,乃是世间戾气所化,你也看到了,风吹在我的身上就像剐肉一样。这盏灯乃是地藏王菩萨所制,每次点亮都能化解一份戾气,灯灭说明戾气度,然后我重新点燃,化解下一份戾气,一直点下去就能不断的度。”

    我几乎要哭了:“世间亡灵戾气无数,你要度到什么时候?再说了,追其根源,这个根本不能赖你。”

    是谁制造了这些亡灵,是谁让它们无法度?冤有头债有主,不能坑解铃一个人吧。

    解铃摆摆手:“历史原因复杂,因果善恶更是无法一语道断。我在这里度是我自己的修行,是我的功德。齐翔,没有人逼我,你觉得我是像屈服权威的人吗。如果没道理,普萨来了我也不会低头。马丹龙找到我叙清前因后果,我就决定来到苦界。所谓无心过失只是引子,好比我从中国坐飞机到了美国,至于到美国之后我怎么闯荡,跟这架飞机没有关系了。我不想说什么大话,只求问心无愧,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我不说话,内心被极大的触动。

    解铃说:“你刚才说,世间戾气无数,我一个人能做到什么时候。”他指了指那盏微微燃烧的灯火:“对这一个有用就行了。”

    我想起很古老的寓言,一位老人在沙滩上看到一个年轻人捡起被大浪冲上来的鱼,往海里扔。他过去说:年轻人,这里的鱼千千万万你要扔到什么时候?年轻人捡起一条鱼,随手抛到海里说:对这一条有用就行了。

    解铃的情怀和境界让我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我似乎感悟到了什么,想起不净关中看到贾佩佩的一生,我曾经自问,女孩结婚成家,生老病死,化为枯骨,究其一生,我爱的到底是哪一个。现在有了答案,当下这一刻我爱她,这就足够了。

    “解铃,”我看着他,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做这份功德想过没有,你度的亡魂日后如果有觉,她会记得你吗?”

    解铃看着忽然笑了:“你谈恋爱了吧?”

    我愣住:“为什么这么说。”

    解铃道:“你的这个思辨正是由情而。世间男女最常犯的两个错误就是,‘我这么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啊。’所有的妄想,分别和执着心,都由此而,那就是控制别人。谁也控制不了,只能求心内的平静。所谓功德,所谓清净,就是你觉得你应该做的都做了,那就行了。不要着相。”

    我叹口气:“你们总说着相着相,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才能堪悟。”

    解铃笑:“去问轻月吧。我和他聊过,这是个妙人。对了,齐翔……”

    我看他,解铃道:“你回去后,将会生一件大事,在阳间你就算是帮我一个忙。”

    “你说吧。”我道。

    解铃说:“现在我也看不清这件事里的因果,但和我在这里的修行有关。”

    我看着他,点点头:“义不容辞。”

    “事情很麻烦,也很危险,你会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解铃看我:“齐翔,你真像我一个老朋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