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此为天机

第三百一十八章 此为天机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振江跟我说起他生前的事,那时候他刚从日本回来,面对国内过于严肃的气氛,觉得十分压抑。他的很多朋友因为其经历或是平时出言不慎,已经被打翻在地,在社会中无法立足,众叛亲离,连最亲密的亲人都划清界限,简直生不如死。

    刘振江的老同学,也是他的发小,一起读书考学的玩伴,前些时候被认定为敌人,一个堂堂大学老师,先是下放到图书馆,而后又进了锅炉房。文弱书生被流氓欺负,谈婚论嫁的女友写了绝情信,家里人没个好脸。

    就在那天清晨,老同学一个人爬上市里最高的塔楼,从上面跳下来摔死了。

    那年头自杀的人太多,清洁工见怪不怪,用草席子一卷扔在路边,等民警处理。等到刘振江赶到的时候,老同学死得都招苍蝇了,那一瞬间……他跟我说,真的是万念俱灰。

    刘振江感觉自己没有任何前途,虽然社会运动还没波及自己,但谁又能说得好呢,说不定大祸就要临头。

    他一个人从江边走到河边,来到了友情桥,据说这里刚解放的时候是枪毙犯人的地方,死的都是敌人,恶霸,特务,个个都是穷凶极恶的大恶人。刘振江站在桥头,看着下面一片片污地,幻想着有一天自己被押到这里,跪在地上,后面站着十八九岁留着毛绒绒胡子的小年轻,拿着小手枪,开玩笑一样对着自己的后脑一枪。

    就在这个时候,刘振江告诉我,他萌发了离开这离的念头。这个想法一坐实,如同星星之火,他百爪挠心,强烈的渴望要离开这里。

    他顺着河堤来到下面,想象着处决犯人的场景,走着走着忽然周围黑下来,他发现自己走进了深深的桥洞。这个地方,在当地人的传说中是最阴的所在,据说所有犯人死后,阴魂不散,全都在积攒着。

    因为老同学的意外自杀,刘振江受到的打击太大,他懵懵懂懂走了进去。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处所在。

    桥洞的深处生长着厚厚的藤蔓,这里果然至阴之极,没有阳光射进来,水面阴森,藤蔓浮动。他也算福至心灵吧,慢慢走过去不知怎么想的,顺手撩起藤蔓。

    这一撩起来,他惊讶地发现里面居然另有空间。

    这是一间自然形成的小小密室,藤蔓是挂帘,左右墙壁是桥洞的水泥墙。地上放着蒲团,墙角摆着香炉,香炉堆满香灰,里面是冷的,不过可以确定最近有人来过。

    刘振江精神大振,他钻了进去,这里非常狭窄,只能供两个成年人盘膝而坐。

    他坐在蒲团上,左右动动,这意外的所在让他的心情非常激动。

    他觉得只有大隐隐于市的高人,才会躲在这里修行,而且这个高人不惧阴魂不怕妖邪,或许这样的人才能带自己离开。

    他在里面枯坐了一天,也没有人来。

    第二天他又去了,这次还带着食物,他下定决心一定要等到高人,然后拜师学艺,最好是能像崂山道士那样,学个钻墙术啥的,那就牛了。

    他就这样天天做白日梦,一直在里面连续呆了一个月,班都不怎么上了,有空就来。有时候还带香,把三根香插上,徐徐燃烧,也算是给高人留个口信。

    一个月之后,他没见到任何人,他不是没动过写信的念头,但是觉得有些孟浪,这时候他实在等不住,拿着纸和笔写了一大篇口信,开始还尊尊敬敬的,后来写着写着,联想到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苦闷,所有的情绪都爆发在这篇文字里,洋洋洒洒一大篇。

    写好后重新看看,他都快哭了,擦擦眼圈,把信压在香炉下面,期待高人能看到它。

    可又是一连数日,这封信原封未动。不知是不是神经过敏,刘振江总觉得有人来过,而且看过他的信。他留个心眼,走的时候把蒲团歪个角度,一旦有人来了,只要一碰蒲团,他下次过来就能知道。

    第二天他来的时候,蒲团角度未变,他趴在地上,仔细看蒲团擦过的痕迹,越看越觉得有人来过,但这个人比自己想象的要细心要聪明,可能挪动蒲团后,又照原来的角度挪回到那个位置。

    刘振江那段时间所有的精力完全放在这个桥洞里,他和那个看不见的高人做着“你露痕迹我找茬”的怪游戏,而且乐此不彼。

    后来有一天,刘振江所在的工作单位举行了一次大活动,主题是揪出隐藏在内部的敌人。刘振江的资历和历史污点本来难逃其难,但就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不好好工作,动不动就没了人影,连开会都不怎么去,居然莫名其妙中没人想起他,由此躲过一大劫。

    等到事情尘埃落定,刘振江暗自侥幸,他想通了一件事,不由拍大腿。自己能幸免于难的原因是什么?正是那高人和他玩捉迷藏,他每天乐此不彼,不问世事的结果嘛。

    也就是说自己的救命恩人正是看不见的高人。这高人简直太高了,刘振江心想,通过这么一种方法,潜移默化中化解自己的危难,手段之高明,行事之玄妙,简直拍案叫绝。

    听到这里,我实在忍不住问:“到底有没有这么个高人,还是你的幻想?”

    “听我说下去。”刘振江道。

    就在那天,他再去的时候,发现蒲团上多了一样东西。就是这本穿线古书。刘振江精神大震,他知道高人来过了,并留下点化之物。这本古书很显然是给他留的。

    他坐在蒲团上细细翻看这本书,一开始还做梦以为是什么秘籍,可看了之后却发现,这是一个关于方位的密语。

    就是说,整本书都在讲一个位置。但是关于这个位置在哪,书里没明着写,而是云山雾罩用各种古代的计算方法讲解怎么才能找到那个位置。

    像是有人出了个谜语,谜底不告诉你,而是给你很多谜面,这些谜面各不相同,非常复杂,但它们都只有一个解释,都指向一个谜底。你可以互相参照,也可以只解其中一个,都无所谓。

    刘振江学是高等数学,在日本的时候系统接触过二战时关于加密解密的方法和案例。他拿到这本书,又知道是高人留下的口信,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全身心都扑在这个上。找不到资料就拐弯抹角去图书馆,或是打听谁家有类似的古书讲解。

    古书上很多对数字的标识和现代概念里的不一样,一字之差谬之千里,整本书都在讲定位,差一个数就可能差到十万八千里。

    书里有几个概念,刘振江始终搞不明白。

    那时候不像现在有互联网,搜索引擎查不到,还能发个帖子召集各方好汉一起破解。那时候只能自己单干,而且资料有限,刘振江身份也比较敏感,他不可能肆无忌惮去调查一些隐秘的资料,让别人知道了,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后来这本书搁置了很长时间,运动也过去了,老百姓松口气,刘振江也娶了媳妇,从乡下接来了老爸老妈一起过日子。

    刘振江他爸相当厉害,这老头解放前曾经念过书,后来参加敌营,一路高升,等看到天下局势不对,又带着机密情报投诚。建国之后,老头把职位一辞,所有待遇一概不要,临走前把儿子给安排明白,然后带着老伴回乡务农。

    这天晚上,爷俩在密室里,刘振江把这件事告诉他爸。

    老爸仔细翻看古书,也看不太明白,不过他人脉极广,别看不在朝,早年也认识不少高人。他告诉刘振江,他有个老朋友,是满族正红旗的,见过大世面,据说小时候就看过很多皇室的东西,知识渊博,说不定他有办法。

    刘振江拿着老爸手书一封,坐着客车到了乡下去拜访这个老人。正红旗的老头也算是个人物,深藏功与名,住在破房子里,和老伴两个人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乍一看就是农村糟老头子。任谁也想不到,这老头出身皇室,早年在满洲国还跟皇上混过。老头脾气相当古怪,要不是刘振江拿着老爸的手书,他根本就不会给刘振江开门。

    老头半夜接待刘振江,爷俩坐在柴房,点着油灯,坐在油哈哈的小方桌后面。老头拿着纸笔,开始换算古书上的数字。

    老头用的是粗糙铅笔,却写了一手好字,验算了整整一晚上。

    他们翻到了书的最后一页,老头看着书里最后一行字,说道:“孩儿,你知道这本书最后写的什么吗?”

    这行字用的字体,刘振江从来没见过,便问写的是什么。

    老头说:“书里写‘此为天机,破解者则瞑目哑言。’”

    “什么意思?”刘振江心惊肉跳。

    老头还没说话,突然油灯火苗爆了一下,一粒火苗飞出,不正不偏正落到老头右眼里,他惨叫一声,瞎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