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太阴炼形录真经

第三百四十六章 太阴炼形录真经

作者:奔放的程序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二叔的自行车骑过了自家的门口,王馆长趴在山坡向下窥视,心里一紧,二叔居然过门而不入。幸亏自己早来一步,稍微迟一点,就抓不到二叔了,就会在家门口死等一宿。

    二叔骑着自行车径直往后面的祠堂方向去。王馆长看的清楚,赶紧在山里快速穿行,走的全是荆棘小路,一身都是臭汗,等他赶到祠堂上方的山坡时,下面静悄悄的,祠堂大门也关闭,不像有人来的样子。

    他想了想,偷偷顺着山路下来,到祠堂门口。祠堂红色大门紧锁,左右无人,他上前轻轻推了一下,大门开了一道缝隙,里面黑森森一片。

    他趴在大门上使劲往里看,什么也没看到,清清冷冷,不像是有人的样子。

    这就怪了,二叔哪去了?

    就这么跟丢了?他心里有点不甘,四下打量,没有人影,看不到任何没有手电的光亮。他不甘心就这么回去,一边走一边眺望寻找,走着走着离山越来越近。祠堂后面是一座不高的山丘,这座山整个让老王家承包了,是家族祖坟所在。

    王馆长告诉我,这座山风水很奇,风水学里这座山作为阴宅并不合格,不但不合格还是大阴之兆,阴煞极重。可为什么这里还作为祖坟呢,别忘了老王家是干什么出身的,他们终日与尸为伍,干的都是不上台面的工作,家族阴宅的选择不能和平常人一样。据说家族世代能定居在这里,还是黄九婴当年看这里风水奇诡,恰合王家的运道,才定在这里的。

    王馆长当时已经很多年没上过山了,大半夜一靠近山,全身都阴冷。他正到处看着,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林子深处有哭泣的声音。

    他小心翼翼过去,不敢走山路,一头扎进树林里,在荆棘中穿行。等来到树林边缘时,他看到了里面发生的一幕。

    里面是一片空地,夜深人静的,一棵树上绑着一个女孩,正是刚才二叔盗来的那个纺织厂女工。此时她已经醒了,穿着一身睡觉时的贴身内衣,被五花大绑在树上。

    王馆长看到女工身上的绳子,倒吸口冷气。绳子是暗红色的布带,一共有九条,分为上中下三段捆绑,交叉打结,非常讲究。这种捆绑方法大有来历,名叫“裹僵布”也叫“锁僵套”。顾名思义,从名字就能看出来,这种捆绑并不是用在活人身上,而是家族里用来捆住僵尸的。

    布带为什么暗红色呢,是用少女月事出的血染红的,然后在阳光下暴晒,血入绳带,经久不褪,可避邪崇。

    王馆长看的直冒冷汗,这种家族秘传的捆尸方法居然被二叔用来绑活人,他想干什么呢?

    女工已经醒了,大半夜莫名其妙绑在深山老林里,别说她一个小姑娘,就算老爷们也能吓尿了。女工开始一声声哭泣,树林里静悄悄的,并没有二叔的影子。

    王馆长握了握在腰里别的腰刀,这是老爸生前从藏区回来带给他的藏刀,锋利无比,是王馆长的贴身爱物。他左右犹豫,自己该不该出去救这个女孩。救吧,他怕这是陷阱圈套,二叔不知在哪匿着,自己一出来就暴露了。不救吧,无辜的女孩就在那声声低泣,听得于心不忍。

    王馆长一咬牙,死就死吧,救下无辜再说。他拨动树枝钻了出去,女工看到有人拿着刀来了,更吓的大哭。

    讲到这里,王馆长对我说,当时那种紧张感,终生难忘。

    也许就在那一刻,经过这种考验,他从一个孩子蜕变成了一个成年人。

    他来到女工面前低声说,我是来救你的。那女孩吓得肝胆俱裂,声嘶力竭,根本听不进去,就在那哇哇哭,一个劲喊着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王馆长满头都是冷汗,衣服湿透了,他拿着刀去割女孩身上的绳子。

    绳子非常坚韧,越急越割不开,女孩看出他是来救自己的,哭着哀求求求你,救救我,快救救我……

    就在这时,树林那头的山路上突然传来说话声,同时有两束手电光透林而进。这一瞬间,王馆长吓得差点窒息了,那时的他毕竟还是学生,他下意识扔下这个女孩,跌跌撞撞钻进树林。

    女孩在身后,用尽力气对着他喊了一声:“哥!”

    王馆长回头去看,他看到的景象是,月光下女孩绝望的眼神,那种绝望和乞求的目光,让他全身震撼。但他并没有回头,还是钻进了树林。

    讲到这里屋里静悄悄的,在王馆长的回忆中,我完全陷入在那个时代的那片深林中。王馆长则眼泪婆娑,拿着面巾纸擦了擦眼角。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王馆长终生未娶,是不是那一夜,那个女孩的眼神,给他留下了阴影?这种话没法问询,只能默默藏在心里。

    他刚在林子里藏好,手电光就到了,王馆长看到了二叔和二婶,居然还带着还是初中生的王时玮,一家三口打着两柄手电走到树前。

    二叔做个眼色,二婶把手电交给儿子,二叔冷声道:“时玮,从现在开始你要成为一个大人。你知道大人和孩子有什么区别吗?”

    王时玮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他再是神童,说到底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架势。

    二叔说:“小孩嘛,天真无邪,吃着糖喝着奶在课堂里坐着学习就行了。而大人,有自己大人的世界,可以说那个成人世界非常黑暗,而你必须要去承担和面对这些东西。技术还在其次,关键是这里。”

    二叔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你要有一颗坚韧不拔不易摧毁的心,你要时刻面对最无法面对的黑暗。”

    王时玮听的似懂非懂:“爸,我害怕,明天还要复习功课……”他声音越说越低,二叔大吼:“抬起头来!”

    王时玮乖乖抬起头,二叔抄起手“啪”就是一个大嘴巴,打的王时玮一个跌趔。就连平时最疼儿子的二婶也面露寒光:“儿子,你必须要长大,今天就是你长大的第一课。”

    王时玮捂着脸低着头呜呜哭。

    二叔叹口气:“孩子,你生在这个家族,生在我们这个家庭,是你的幸事也是你的不幸。你必须要承担和传承一些秘密。而这些秘密必须要靠你强大的心脏来支撑。爸妈也不想你这样,但确实没办法。”

    说到这里,二叔从怀里掏出一本古册子。

    藏在树林里的王馆长看得眼睛都不眨,他觉得自己已经摸到了二叔的秘密,很可能自己父母的死因会真相大白。

    二叔把古册递给王时玮:“认不认识这上面的字。”

    王时玮颤抖着拿过来,读着:“《太阴炼形录真经》。”

    “这是咱们老王家流传下来唯一一本关于修炼太阴炼形的孤本,本来失传多年,这还是你太爷爷在给老祖迁棺时无意中发现的,一直秘传到我的手里。咱们老王家,目前能修成太阴炼形的只有老祖一人,后代不乏慧通天地的高人,可为什么都没有练成?就因为这孤本的缺失。现在家族长老们手里拿的是残缺不全的翻本,别说照着练了,读都读不溜。此物能传承到我们这一支血脉,实属不易,这就是仙缘!”二叔说。

    王馆长在草里趴着,听得全身冒火,好你个二叔,这样的东西你们家竟然敢私藏!这要汇报上去,绝对是震撼整个老王家的大事,二叔二婶不弄个浸猪笼点天灯才怪呢。现在文明社会家族私刑少了,要是搁在清朝那会,这两口子绝对千刀万剐的下场。

    王馆长当时就想去告密,可一转念觉得不妥。原因有二,一是那无辜的女孩还捆在这,看这架势,要是没人救她今晚是必死的,为啥呢,二叔当着她的面把家里最隐秘的秘密说出来,完全不顾忌,说明啥,只有当着死人才会肆无忌惮地说自己秘密。第二,自己这么赤手空拳回去报告,而且是如此骇人听闻的消息,搁谁都要慎重。人家好说了,你红口白牙上下嘴一碰说你二叔私藏典籍,证据何在?没有证据这不是血口喷人吗。如果真要闹到和二叔对薄公堂,自己未必就能占什么便宜,说不定打草惊蛇,二叔把秘籍一烧,你们爱谁谁。估计内容他都背下来了,完事之后回家再写呗,无非就是搭点工夫。

    王馆长没动地方,趴在那里,静静看着,大脑却在快飞运转,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这本书偷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奔放的程序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奔放的程序员、并收藏我的殡葬灵异生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