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琼瑶]守护神虐NC > 241寻死千方1

241寻死千方1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珍惜生命,不要在马路上玩耍!

    杜家是杭州的名门世家,家主杜世全虽不算杭州的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他经营得法,创办的四海航运公司生意兴隆。事业成功家庭富有的他最近刚纳了第三个姨太太,素卿,不想正室意莲却把这个上海女子当成了眼中钉,一子一女在她影响下也对她□、裸的排斥。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自从杜世全纳了素卿,杜家每天都热闹非凡。

    整天吵吵闹闹的不像回事儿,这天吵架吵得脑门疼的杜芊芊带着弟弟小葳去西湖边散心。

    此时正是三月初,一年中最美好的时光,西湖边所有的桃花都盛开了。苏堤上,一棵桃花一棵柳,桃花的红红白白,柳树的青青翠翠,加上拱桥,加上烟波渺渺的西湖,真是美景如画!芊芊拉着弟弟一路走来,不觉心旷神怡,倍感惬意。突然小葳指着天空,激动地喊:“姐姐,你看风筝!”

    芊芊手搭凉棚定睛一看,果然是只风筝,飞的极高,两条长长的尾巴在空中飘荡,无比写意:“这风筝放的真高,飞的真好。”

    “姐姐,我也要放风筝,我要放的比它更高!”小葳自信满满。

    “好啊,姐姐给你买。”杜家不缺钱,姐弟两从不会委屈自己,就在路边风筝摊上挑选,“你瞧,这个大蝴蝶漂亮吧!”

    “不要蝴蝶,我要大蜈蚣!”小葳指着那条巨大的蜈蚣风筝说道。

    芊芊忍不住翻个白眼:“这蜈蚣多丑啊!还是蝴蝶好!”

    自己的审美被置疑了,小葳不高兴了,撅着嘴叫道:“蝴蝶最丑了!我要蜈蚣!要蜈蚣!”

    老板键两人快要吵起来,怕好好的生意泡汤,赶紧出来打圆场:“蝴蝶漂亮,蜈蚣也好看,小姐喜欢蝴蝶就买蝴蝶风筝,小少爷喜欢大蜈蚣,就买蜈蚣风筝。这风筝都是我亲手做的,用的竹篾和桃花纸都是最好的,可结实了,平也好,保证一放就上天!您瞧,上头飞的老高的那个就是客人从我这买的!”

    老板这么一说,小葳更是决心要买大蜈蚣了,芊芊也放不下这个漂亮的蝴蝶风筝,也不还价,一人拿着一个风筝就开始放,如此大方,乐得老板合不拢嘴。

    大家都知道放风筝得快跑一阵儿,芊芊是个淑女,稍微跑几步便娇喘连连,停了下来。小葳虽是个男孩,却只有九岁,想要把这个巨大的蜈蚣风筝放上天空谈何容易,但他不气馁,休息一阵儿,跑一阵儿,跑着跑着就跑到了望山桥。

    芊芊拿着蝴蝶风筝在边上看风景,只是眼错不见,桥的另一边就来了一辆自行车,车飞快,车主也神思不属,没有注意到正在放风筝的孩子。只一瞬,小葳就被巨大的冲力撞飞起来,飞到两三米的空中,又“嘭”地一声重重落在地上,一声哭叫都没有,众人只见鲜血浸湿了地面。

    “小葳!!!”芊芊手中的蝴蝶风筝掉落在地,疯狂冲向可怜的弟弟,跪坐在他身边,摸着他的脸,不住呼唤:“小葳,小葳!不要吓我!睁开眼睛看看姐姐啊!小葳啊!”

    年幼的受害人昏迷不醒,年轻的家属慌张无措,可恶的肇事却好像了疯似地,追着一张纸跑来跑去,在纸飘落湖心后还对桥下一条游船大吼大叫:“喂!船上的人!你们帮忙接住那张画!看到没有?就是飘下去的那张画……”船上的游人,莫名其妙的往上看。摇船的船夫,依然从容不迫的摇着他的橹。而那张画,竟翩然的飞过游人的肩头,落进水里去了。“啊……啊……你们怎么不接住?”梅若鸿跺脚大叫,痛惜不已。“那是我的画,我最好的一张画呀!”

    眼见他最好的化付之东流,梅若鸿又跺脚,又叹气,懊恼得不得了,竟然向生死不明的小葳火道:“那是我这一生中最满意的一张画,你知道吗?你怎么可以突然间冲过来?害得我的画飞掉了!哪里不飞?居然飞进西湖里,连救都救不了!别以为躺在地上装死就可以……”

    芊芊看着弟弟身下越来越多的鲜血不敢动弹,心乱如麻,动也不敢动,碰也不敢碰,整个人木呆呆的,对于肇事者颠倒是非黑白的辱骂置若罔闻。

    倒是正义的游客们看不下去了,走过来制止梅若鸿的卑劣行径:“你没瞧见这孩子被你撞得摔倒流血了吗?!怎么可以这么混蛋!还不赶紧把孩子送到医院去治疗!”

    “对啊!快送医院!”“送医院去!”“这孩子伤的很厉害,赶紧啊!”……

    得了游人的提醒,芊芊倒是恢复了一些神智,虚弱地对身边的游人说:“我爹是四海航运的老板杜世全,受伤的是我弟弟,请大家帮帮忙,送我弟弟去医院,我爹一定有大礼相赠!”

    一听是航运巨子的独子受伤,还有大礼,游人们更加热心了,就有男人脱下西装把小葳的身体包起来,叫上黄包车,飞快地将他送往医院。眼明手快的都送芊芊和小葳去医院了,反应慢的也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几个粗壮的汉子将意图逃跑的梅若鸿团团围住,面目狰狞地将他抓住,送去杜家邀功。

    人都走了,莺飞草长景色优美的望山桥上只留下了一地鲜血和两只漂亮的风筝。

    杜世全得知独子受重伤正在抢救,心如刀割,带着妻妾匆匆赶到医院,得到的却是医生充满愧疚的道歉:“杜先生,很抱歉,令郎受伤太重,流血过多,已经去了。”

    &1t;。)#)))≦&1t;。)#)))≦分割线&1t;。)#)))≦&1t;。)#)))≦

    专家分析:据统计,在意外事故中,车祸伤亡的比例相当大。在车祸伤亡的人员中,本来有一部分人的生命是可以挽回的;还有一部分人本来可以恢复健康,却造成终身瘫痪或伤残。究其原因,主要是抢救过程中不能正确预测和分析伤员的受伤情况、处理抢救伤员不当所致。1

    本文中杜小葳被梅若鸿自行车前轮上锋利的挡泥板割裂了动脉,导致大出血,杜芊芊和游客们缺乏急救知识,没有及时制住出血,黄包车车慢,等送到医院小葳已经流血过多死亡。

    现在,无论哪种原因造成的严重伤害,家长或目击者应在第一时间拨打12o急救电话,同时对受伤的孩子采取适当的现场保护,止血,心肺复苏等措施。

    &1t;。)#)))≦&1t;。)#)))≦讲解完毕&1t;。)#)))≦&1t;。)#)))≦

    “老天!”杜世全还能支撑得住,意莲倒先惊叫一声,软绵绵晕倒在地了。

    芊芊泪流满面地搀扶住妈妈,泣不成声。虽然年龄相差十岁,可小葳是她的亲弟弟,芊芊还是很疼爱他的,此时这可爱的弟弟,小小的身躯被厚厚的白布掩埋,她也痛苦万分,“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带小葳出来玩!我本应该看紧他的!”

    素卿对这两个一直以来和她作对的孩子没什么好感,却做出悲戚万分的样子来,柔声细语安慰痛失独子的杜世全。

    白人送黑人,还是独子,杜世全的心都就好像被人用碾子,碾了一遍又一遍,血肉模糊,残缺不全,他虽站着却眼前阵阵黑。

    把小葳的棺木运回家中,杜世全强打着精神谢过众位热心游客,开始制定对害死他儿子的梅若鸿的报复计划。

    梅若鸿这个混蛋被关在杜家柴房里,捆的结结实实,动弹不得。看着眼前厚厚的灰尘,一捆捆的柴火,巨大的蜘蛛网,一整天没吃过东西,喝过水的他心思百转。

    “要不是那个杜家小姐穿的那么好看打扮的那么漂亮,我怎么会不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而没有看到那个乱跑的小孩子!”

    “明明是那个小孩在桥上乱跑乱撞,不懂得看路,自己跑到我的车子前面来的,自己找死怎么能怪到我的头上来呢!有钱人就可以不讲道理吗?!”

    “我好不容易等到这么美的日出,又好不容易有了那么好的灵感,‘日出’和‘灵感’都是稍纵即逝,可遇不可求的……这样的一张画,却被那臭小鬼弄得掉进湖里再也寻不回来了。是他们应该赔偿我才对!”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也不知子墨他们在干什么,我没有去烟雨楼聚会,他们怎么不来找我呢?他们不会都怕了杜家了吧?”他赶紧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我是画会最有才华的一个,画会不可缺失的一员,子墨、子璇放弃谁也不会放弃我的!”

    实在不能怪画会成员没有如天神一般出现在梅若鸿的面前,因为他们也都身陷囹圄自身难保。他们在烟雨楼一边等迟迟未至的梅若鸿,一边给赤、身裸、体只有一层轻纱掩盖重要部位的汪子璇画肖像。等着等着,画着画着,谷玉农带着警察出现了。看着伤风败俗的妻子,聚精会神描绘的男人们,他怒火中烧放声大叫:“快呀!把他们统统抓起来!把我老婆带走呀……”一阵厮打之后,四个警察把醉马画会的人押上了三辆吉普车,直奔警察局。

    孤立无援的几人在牢里很是吃了几天苦,最后还是谷玉农舍不得老婆,把汪子璇和汪子墨放了出来,然后汪子墨在另找关系将一奇三怪放了出来。在牢里的日子着实难熬,大家都回去养了一阵子伤,没有聚会,等伤势痊愈,大伙儿重新聚集在烟雨楼,赫然现梅若鸿不见了。因为梅若鸿独自居住,又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接济,所有人都认为他是病了才没出现。

    汪子墨亲自驾车带大家去水云间,路上听到什么“疯子撞死杜家独子要砍头类”的新闻并没有关注。到了水云间一看,院中杂草丛生,母鸡悠闲地走来走去,满地鸡屎,臭气熏天,汪子璇大惊失色——难道梅若鸿已经病死,尸体都臭了?

    几个男人强忍着臭气,里里外外找遍了,却不见梅若鸿的踪影,非常疑惑:梅若鸿自十年前来了杭州都是靠汪家兄妹接济,不是在烟雨楼蹭吃蹭喝,就是在水云间等汪子璇给他送吃的,突然音信全无,他会去哪儿呢?

    画会的人在水云间外一直等到半夜,仍不见梅若鸿的踪影,只能各自回家。不料,第二天一个消息如同重磅炸弹炸碎了汪子墨等人的心——梅若鸿因为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斩!

    “不可能的!哥,若鸿与那杜家无冤无仇又怎么会故意杀死杜家的小少爷?1”汪子璇尖叫着。

    汪子墨也觉得这当中有问题:“可杜家也和若鸿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污蔑他呢?!”

    “你们先别急,先去警局弄清楚,见见若鸿,听听他是怎么说的。”6秀山冷静地出主意。

    “对啊,如果若鸿是被冤枉的,我们一定要找到证据还他一个清白!”沈至文说。

    花了不少钱,甚至通过他们及其不屑的谷雨农,汪子墨才得以探监。

    “若鸿,若鸿!”汪子墨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或许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天哪,他们居然把你折磨成这样,太丧尽天良了!”

    在杜家将梅若鸿移交警察局法办之前,已经将种种酷刑在他身上演练了一遍,画家宝贵的双手什么的早就被折断,梅若鸿在那段地狱般的日子里早已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痴痴呆呆,神志不清了。

    如今他见了汪子墨还以为是杜家的人来折磨他,趴在地上求饶:“呜呜……杀了我……别打……痛……呜呜呜”

    汪子墨见了心酸不已:“若鸿,我是子墨呀!我不会打你的,我是来救你出去的!”

    “……子墨”梅若鸿恢复了一些,面目扭曲地嚎道:“子墨,你为什么不来救我!我恨你!恨你!”

    汪子墨耐着性子和他鸡同鸭讲好一阵儿,梅若鸿还是没能把事情说明白,不多时,探视时间就到了,汪子墨被赶了出去。

    一筹莫展的醉马画会成员一心想救他们可怜的同伴,却无计可施,最后还是子璇放□段去求谷玉农,让他和警察局长沟通沟通,把案子办个水落石出。

    谷玉农看着面前一脸倔强的妻子,钩钩嘴角:“梅若鸿是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为了他去找局长?”

    “玉农,你不能这样,若鸿是个善良美好有才华的人,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受冤而死。”

    “你不是要和我离婚吗?你都有多久没叫我的‘玉农’了,现在为了这个梅若鸿,你倒‘我们’起来了!”

    汪子璇气结,但为了梅若鸿,她努力忍耐:“玉农,如果你再用这样的语气说话,我们的谈话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如果你愿意出手相救,我还尊敬你,如果你铁石心肠,只会更加坚定我离婚的决心!”

    听到妻子再提“离婚”二字,谷玉农脸色铁青,死死的瞪着她:“从前你就说宁愿坐牢、砍头都不愿意和我回家,现在你又用离婚当做要挟,要我救你的狐朋狗友!看来在你心中,我们的感情,我们的婚姻真是一文钱都不值。既然如此,离婚协议拿来,我们离婚,我放你自由。”

    汪子璇愣愣地拿着签了谷玉农名字的离婚协议,离开谷家,脑海中不断回荡着前夫最后的话语,“梅若鸿撞死杜小葳,人证物证俱在,就算你们告到北京也是死刑,不要白忙活了!”

    三天后,梅若鸿上了断头台,观刑的人很多,杜世全也来了,亲眼看到害死自己独自的凶手被一刀砍下脑袋,总算平息了他的愤怒。

    &1t;。)#)))≦&1t;。)#)))≦割&1t;。)#)))≦&1t;。)#)))≦

    专家分析:头是人体的中枢器官,没了中枢器官的控制,身体各部分就死去,而头得不到心脏的血液供给,缺氧就死了。据说砍头后脑袋还是有十几秒到一分钟的清醒时间的!

    &1t;。)#)))≦&1t;。)#)))≦割&1t;。)#)))≦&1t;。)#)))≦

    梅若鸿死后,汪子墨收敛了他的尸,将他葬在水云间后院,时不时还给他烧纸钱。没了梅若鸿的日子是那么地平淡,汪子墨没有受到感情挫折,与一个有艺术细胞,又崇拜他的女孩结婚了。汪子璇恢复自由身,狠狠玩了几年后,未婚先孕嫁给了对她一往情深的钟书奇。可当她过着拮据的日子看到谷玉农的妻子穿金戴银言笑晏晏时,内心也会感到莫名的苦涩。

    没有了香艳的“红梅事件”,杜芊芊招了一个女婿在家,那人是四海航运的职员,老实肯干,得了杜世全的青眼,杜家的家业总算后继有人,芊芊的生活古井无波。

    后来,翠屏还是带着画儿找找到了水云间,遇到了正给梅若鸿上坟的汪子墨,大哭一场后说出了一切。汪子墨同情她们辛辛苦苦,长途跋涉找到这里,却死了丈夫,没了爸爸,热心为她们提供食宿、医疗,翠屏倒是活了下来,在汪家的资助下把画儿拉扯成人。

    孩子的无辜惨死是件令人悲痛万分的坏事,可脑残的死亡绝逼是件需要普天同庆的好事!</P></DIV>

    <TR>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综琼瑶]守护神虐NC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J同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J同学并收藏[综琼瑶]守护神虐NC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