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532章 闹剧

第532章 闹剧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闻王香兰的大呼小叫,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赶紧小跑着进来:“客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看看,你看看……”王香兰怒气冲冲的指着苍蝇,“这是什么东西,你应该认识吧?”

    “是的。”服务员礼貌的点点头。

    “是的?你还好意思说‘是的’?五星级酒店的包间竟然有苍蝇......”王香兰皱眉摆摆手,“算了,我不和你罗嗦,找你们老板过来,今天这顿饭,必须给我们免单并且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

    “就是,谁知道饭菜里是不是也有,这免单和赔偿精神损失是必须的,否则就给你们曝光。”宋亚琴赶紧附合她老妈。

    李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赶紧站起身来解释:“大舅妈,这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小孩子少插嘴。”王香兰迅速打断她:“寿宴是我和你姐还有你姐夫张罗的,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

    “大嫂,话不能这样说,虽然是你们筹备的,但钱可是公摊的。”宋大姑不让了。

    眼见着又要吵吵起来,宋老爷子摆摆手:“行了行了,都别瞎叨叨了 ,又不是菜里的苍蝇,就这么着吧,别难为人家服务员。”

    王香兰一脸的不服气:“爸,咱们来这儿吃的就是个环境,要是做不到,就别号称五星级啊,反正这事儿这样了了,我不乐意。”

    “爸,我觉得香兰说的对,既然是五星级酒店,就要有五星级酒店的环境和服务,不达标,就必须受到惩罚。”宋大伯帮老婆说话。

    原本还想着说点什么的李茹。见状撇撇嘴坐了回去,宋亚娴凑了表妹耳边:“小茹,跟姐说实话,这苍蝇哪儿来的?”

    李茹笑眯眯的搂住宋亚娴脖子:“三姐,大伯一家向来嚣张,不如,借这次机会让他们受点儿教训,你呢,就别管了。”

    “你呀......”宋亚娴无奈的看着她,“小茹,关起门来咱们怎么闹都行。可是在外人面前丢脸算怎么回事儿?爷爷奶奶到时能饶了你才怪呢。”

    李茹轻叹一声:“三姐,你们总是顾忌这个面子那个面子,结果呢?面子里子最终没兼顾到不说。还受了一肚子气,这样活的累不累?”

    姐妹俩小声嘀咕的空中,王香兰已经逼着服务员去找老板。

    宋老爷子脸色阴沉的坐了那儿生闷气,大儿媳的父亲原本是个卖豆腐的,改革开放的年代。率先建起豆制品厂发了家,大儿子能有今天,大儿媳依仗娘家出了不少力,是以,大儿子在媳妇面前腰杆子永远是软的。

    而随着着大儿子和大孙女女婿的职位越来越高,大儿媳更是越来越嚣张。他这个公公,也渐渐不放在眼里了,至于其他人。就更别提了。

    今天这事儿,根本就是王香兰不想掏钱,才故意要闹腾大了,其实说起来,最不缺钱的就是大儿子一家。可偏偏的,王香兰骨子里爱占小便宜。

    当然。他也承认,五星级酒店出现苍蝇是不对,可是......,老爷子猛的抬头看向李茹:“小茹,苍蝇是怎么抓到的?”

    终于注意到自己了!李茹悄悄叹口气,既然老爷子问了,她就不能不回答,唉,好戏看来没的看了:“爷爷,那个苍蝇根本......”

    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王香兰迅速打断李茹:“知道是掉汤里淹死的,本来就有些不舒服,被你一说,我这胃里直往上返。”边说边捂着肚子直揉。

    房门打开,服务员引领着三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进来,冲众人笑笑,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曲董事长,这位是我们李总经理,这位是孙经理。”

    感觉到受重视的王香兰眉飞色舞的打量着几人,满意的点点头:“你们这态度倒是不错,只可惜,这环境和五星级搭不上边儿。”

    “是吗?”曲悦笑眯眯的看着他,“把苍蝇的尸体给我看看。”

    “噗!”李茹笑喷了,继尔脸红红的摆着手,“曲董事长,我不是笑您,是觉得您说话太有意思了。”

    “花痴!”宋亚琴小声嘀咕一句,一直以来,她觉得自己老公已算是年少有为,可是和这位曲董事长一比,她有些不平衡了。

    宋亚茹不悦的扫她一眼:“大姐,咱们是一家人。”

    “知道,不用你提醒。”宋亚琴白她一眼,看向曲悦,“曲董事长,您能亲自解决这件事儿,我们的确是非常满意,可是,该赔的,一分都不能少。”

    曲悦挑挑眉毛:“当然,如果这事是真的,良友会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可是,你总要让我看到实物才行,对不对?”

    “小茹,苍蝇呢?”王香兰和宋亚琴齐齐看向李茹。

    “我哪知道。”李茹撇撇嘴,“本来可是在你们手里的。”

    “都帮忙找,一个个干坐着可真老实。”王香兰冲众人喝道。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好象不能不推进下去,而王香兰算是宋家背景最深厚的人,不准哪天就要用到她,是以,她的话音一落下,满桌人都帮着找苍蝇。

    第一次登门的杨明,身为温松秘书的杨明,不可能看不出这事儿的猫腻,可他毕竟是外人,没资格插什么嘴,但让他跟着一起找苍蝇,也是不可能的。

    王香兰抬头间恰好看到杨明悠哉的喝了口茶,立时气不打一处来:“亚娴女婿,你可真行,是不是觉得不用你掏钱你不心疼?”

    杨明不好说别的,只好笑笑:“我这儿没有。”

    王香兰不依不饶的道:“你不找,怎么知道没有?”

    杨明面色平静的看着她:“苍蝇是死的,不可能飞了我这儿来。”

    “好,好,好,你真行,第一次见面就这么牛气。这以后还了得?”王香兰指着他气得手直抖。

    宋亚娴安慰的拍拍杨明:“别搭理她。”

    “你们,你们可真行!”王香兰看向宋老爷子,“爸,话我先扔了这儿,要是找不到苍蝇,今天的饭钱,要纯aa,就是按人头算钱。”

    宋老爷子瞟她一眼:“亚娴女婿的算我头上。”

    “爸,不用,算我们头上,算我们头上。”宋爸赶紧声明。

    宋亚琴鄙视的看着杨明:“你就没点儿意见?”

    杨明微微皱了皱眉头。王香兰宋亚琴和宋亚娴的关系不好他知道,可是这两人针对他针对的也太明显了吧?他自我感觉没什么得罪这两人的地方呀?

    宋亚娴凑了杨明耳边小声道:“大伯母和大姐就是想把你踩下去,显示小森的厉害。”

    “亚娴。什么话还不能当面说?”宋亚琴挑衅的看着宋亚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杨明后,心里就堵了一股子火。

    曲悦抱臂看着众人:“我说你们,到底是真有苍蝇还是故意搞出这么个事儿来免单?”

    王香兰皱眉盯着他:“就算你是董事长。也不能这样说话,我可以告你诽谤罪,知不知道?再说了,苍蝇到底有没有,你们那个服务员可以作证的,要是没看到苍蝇。她会出去把你们找过来吗?”

    正处于更年期的王香兰,就觉得心里有一股子火烧的旺旺的,原本。宋亚娴没男朋友,是她最得意的事情,可杨明突然就冒了出来,而且还比自家女婿长的帅气,这让她如何能舒服了?

    是以。原本对公公还有的三分恭敬,在怒火慢慢将理智烧垮的情况下。消失殆尽。

    至于这个苍蝇,也算是她想要发泄的一个引子,是的,她不缺钱,多个万把块少个万把块的,根本就不会影响到她,可她想要的,就是这种占便宜的感觉。

    她不傻,李茹哪能凭空就抓住苍蝇了?她只不过要借这个由头闹点儿事,显示一下自已的权威罢了,她要让大家明白,在宋家,话语权是掌握在她们家的。

    -----

    夜轩和叶墨经过门口时,恰好听到曲悦问对方是不是真有苍蝇,是以,对视一眼,齐齐止住了脚步,“曲大少,出什么事儿了?”夜轩问道。

    “夜老大,没什么事儿。”曲悦摆摆手,“洛洛和恋恋在隔壁房间。”

    “她们过来了。”叶墨话音落下,洛叶和洛恋已经到了门口,“曲老大,还没解决完呢?”

    曲悦摆摆手:“马上,你们先回去吧,一会我就过去了。”

    洛叶好奇的打量乱做一团的房间:“我说,都钻了桌子底下象掘一样忙活什么呢?不会是在找苍蝇吧?”说话间恰好和杨明的视线对上,遂“咦”一声,“杨秘书,你怎么也在这儿?”

    在这儿遇到洛叶,杨明也很意外,赶紧拉着宋亚娴站起来:“洛少校,这位是我女朋友宋亚娴,今天是她太爷爷102岁大寿。”

    “真的?那可是大喜事啊,行了行了,都别找了,今天这个单免了。”洛叶说着看向曲悦,“曲老大,这一桌记在我帐上。”

    曲悦瞪她一眼:“要记也是记了我帐上。”

    王香兰不乐意了,指着洛叶:“你那话什么意思?还有,你是谁?”

    “我?”洛叶指着自己鼻子介绍道,“我的名字是洛叶,良友大酒店的股东之一,我想,这事儿我是有权利处理的,对吧?”

    “好,算你有权利处理,可你那话的意思不对,什么叫‘行了行了,都别找了,今天这个单免了’,听你那意思,好象我们故意要找苍蝇赖你们,是吧?”王香兰指着服务员,“你问问她,是不是有一只苍蝇死在了这个房间?这事儿,我们厚道,才想着私了,要真公了,整个良友就完了,你知道不?”

    “这样啊。”洛叶看向宋亚娴,“亚娴姐,你们这顿饭是不是各家分摊?”

    “是按人头分摊。”宋亚娴赶紧道,她一时也搞不清楚这些人都是谁,不过听洛叶的说词,也能猜到是温书记的外甥女儿,是以。态度是绝对的恭敬。

    “这事儿,是个误会。”李茹站了出来,摊出手心的苍蝇,“大家找的就是它,首先,我要向所有人道歉,这个苍蝇是假的,是可以以假乱真的假苍蝇,说着递给身旁的宋亚娴,“亚娴姐可以捏捏试试。”

    王香兰愤怒的盯着她:“小茹。你为什么不早说?”

    “我想说了,可是你让我说吗?”李茹不甘示弱的看着她,“有两次。我要说都被你给堵了回去,所以,我生气了,既然你要闹,那就给你机会闹。

    大舅妈。你不就是想着省饭钱吗?那好,我给你机会省,可是,我也实话实说,就算曲董事长因为这只苍蝇免单了,我也会说出真相。绝不会平白无故的沾良友的便宜。

    而且,大舅妈,你敢说你不知道你冤枉了良友吗?就我这身手。哪有本事凭空就抓了只苍蝇?你一直不让我说,根本就是怕我说出真相,对不对?”

    “你,你......”王香兰气得手直抖,“你个吃里扒外的。故意抓了只假苍蝇来唬弄我,目的就是看我出丑。对不对?我和你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这样害我?说什么我想省顿饭钱,是那么回事儿吗?我根本就是气不过五星级酒店骗人才这样做的,却想不到,是你在骗人。

    你明年就毕业了,到时别指望着你大舅和你大姐夫帮你张罗,我告诉你,到时候,就算你去扫大街,我也绝不会心软,就算他们想帮忙,我也会拦着,到时,我看你会不会后悔今天的做法。”

    “就算你求着给我找工作,我也不稀罕,以我的能力,会需要别人帮忙吗?也就你们家宋亚琴那样的,才需要,我和小娴姐这样的,多少好单位挤破头的求着我们去呢,哼!”

    王香兰看向众人:“都听到了吧,这是她自己说的,到时别嫌我们无情无义。”

    “行了,还嫌丢人丢的不够吗?”宋老爷子诚恳的看向曲悦,“曲董事长,实在是对不起,这顿饭的钱数上您再加上10%,算是我们的赔偿。”

    “这么多人,干什么呢?”

    伴随着略显嘶哑的男低音,一名三十岁左右的矮胖男子走了进来。

    宋亚琴迅速扑了过去:“小森,你可来了,我和妈都快被欺负死了。”

    “谁敢欺负你们?”林小森脸阴了下去。

    李茹撇撇嘴:“你觉得,有人敢欺负她们吗?根本是她们欺负别人没欺负到,恼羞成怒。”

    “杨秘书!”

    林小森神色突变,一把推开宋亚琴,冲到杨明面前,“杨秘书,您怎么会在这儿?”

    “你是?”杨明皱了皱眉头,他对对方是真没印象。

    林小森腆脸笑着:“上个月,您陪温书记去咱们那儿视察,我就一直跟了后面,我是税务二科的副科长,我叫林小森。”

    林明礼貌的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晃了晃:“你好你好。”

    宋大伯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杨明:“小森......,你......你说什么......什么温书记?杨秘书?难道.....难道他是.......”

    王香兰的脸一下子垮了下去,自家老公这样问,就代表着这事儿*不离十了,敢情,她闹腾了半天,敢情全是在丢人呐!

    可王香兰不愧是王香兰,脸上迅速浮上谄媚的笑容看着杨明:“杨秘书,您别和我一般见识,我这人头发长见识短,女人嘛,大多数这样......”

    杨明笑着打断她:“您不用说了,小娴不是这样的。”

    “对对对,咱们家小娴不一样,的确是不一样,小娴,你可真有福,找了这么能耐的女婿,以后,咱们宋家可就指着你了,大伯母也就指着你了。”王香兰说着看向宋爸宋妈,“二弟,弟妹,你们可真有福,小娴不声不响的就找了这么个好女婿回来,亏了咱们还一直以为她年龄太大,不好找,哪知道,越大了反而找了个更好的,对了,小杨你多大了?”

    “他比我小三岁。”宋亚娴平静的看着她,“大伯母,你不就是想要笑话我找了个比自己小的嘛,我告诉你,既然我把他带了来,就代表着我不介意。

    还有,也别说什么这个家指着我了什么的,杨明的工作是杨明的工作,咱家是咱家,他不可能为了帮咱们做出有损温书记形象的事情。”

    “小娴......这......你这还没出嫁呢,就打算和家里撇清关系了。”王香兰讪笑着看向宋老爷子,“爸,您看,咱们家小琴结了婚可没忘了家里。”

    “你还是歇歇吧。”宋老爷子叹口气,扶起看热闹看得精神的不得了的老太爷,“爸,咱们回家,明年的生日宴,咱们不在外面办了,不够丢人现眼的。”

    “爷爷。”杨明赶紧扯住老爷子胳膊,“爷爷,今天来的唐突,扫了太爷爷的寿宴,都是我不好,您可千万别生气。”

    “小杨,我哪会生你的气,爷爷只是觉得对不起你。”宋爷爷说着拉起宋亚娴的手交到杨明手中,“小娴,我就放心的交给你了,咱们宋家,绝不会拖她的后腿,你放心吧。”

    --

    今日5000字到。

    ps:以后有便秘的亲,可以放五到六朵桃花泡水喝,绝对管用,咱昨天放了十几朵,杯具了,哭泣着跑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