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537章 打开心结/公开/来访

第537章 打开心结/公开/来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华蓉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回到办公室,就急急的拉温桐离开,结果半道遇上了爷爷的故交,只好停下打招呼闲聊了几句,哪曾想,那么巧的,就和洛叶等人撞了个对着......

    洛叶貌似无意的扫一眼脸憋的通红的华蓉,眸中现出戏谑的笑意:“小舅舅,什么时候回来的?”

    温桐瞪一眼不安好心的外甥女,略显尴尬的冲于凤笑笑:“三姐,您什么时候来的沙市,姐夫还好吧?有时间去家里玩吧。”

    靖靖嘴巴撅起来,斜眼瞄着温桐,抢先道:“姨夫,你歧视我,竟然装作没看见我,不和我打招呼。”

    “靖靖,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妈妈是怎么教你的?”于凤喝止儿子一声,淡淡的的看向温桐,“我们都挺好的,至于去你家,好象不太方便吧?”

    温桐苦涩的笑笑:“三姐,我和于苗为什么走到那一步,你应该非常清楚,难道,我们俩分了,大家就真的成敌人了吗?”

    于凤犹豫一下,神色认真的看着他:“温桐,借一步说几句话,行吧?”

    温桐点点头,看向洛叶:“叶儿,陪陪华医生。”

    洛叶挽住华蓉有些微微发抖的手,冲温桐摆摆手:“小舅舅去吧,放心,我会照顾好小舅妈。”

    “叶儿。”华蓉脸“腾”的红了。

    温桐满意的摸摸洛叶脑袋,视线转向于凤,“三姐,医院外面有个小茶楼,挺清静的,去那边吧。”

    见于凤视线转向自己,靖靖赶紧摆着小手:“妈妈。我会带叶儿姐姐小轩叔叔还有其他的叔叔阿姨们去姥姥病房的,你去忙吧。”

    “小东西,长能耐了嘛,不错不错。”温桐和于凤的身影消失后,洛叶捏着靖靖的小耳朵打趣。

    小正太不满的翻个白眼儿:“叶儿姐姐,你总是把人家当孩子,告诉你,人家今年已经九岁了。”

    洛叶掐着他的小嫩腮,好笑的道:“九岁就不是小屁孩儿了?”

    “十八岁算是成年人,那九岁不就是半成年吗?”靖靖来回晃着洛叶手腕。腆脸笑着,“叶儿姐姐,你再等我九年。到时我娶你!”

    夜轩一把揪起靖靖:“小屁孩儿,你还没完没了了,看我不把你扔窗外去,让你再气我。”

    小正太来回扭着身子叨叨:“叔叔,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欺负我,等我大了,也欺负你,好好想想吧,到时你老胳膊老腿的肯定不是我的对手,万一我没掌握好力度。给你整骨折了,可不好受。”

    叶墨和曲悦齐齐“咳”一声,眼神儿飘忽的四处瞄。引得几名年轻小护士刹时面红耳赤。

    华蓉忍不住轻笑:“这孩子可真有趣儿。”

    “想要一个了?”

    “叶儿,别开玩笑了。”华蓉脸羞的通红。

    洛叶笑嘻嘻的看着她:“没开玩笑啊,你和小舅舅年龄也不小了,既然觉得合适就早些结婚呗,免得耽误了孩子上学。”

    “叶儿!”华蓉嗔怪着拍洛叶一巴掌。拉着她落后众人几步,小声道。“叶儿,先前我也不是故意瞒你,只是觉得我和你小舅舅之间,还不能完全确定,实在不想把这事儿闹的人尽皆知,今天和他在这儿见面,根本是我妹妹搞的鬼。

    前段时间,我和温桐一起去看画展,碰巧被我妹妹撞见,就一起吃了个饭,事后我警告她不能告诉家人,等我觉得时机对了,自然会对外宣布。

    可那丫头是个急性子,生怕这样拖下去,最终会被拖散了,她哪里知道,有些事情,只有当事人真正想清楚了,才能真正的圆满。”

    洛叶犹疑一下:“你的意思是说,小舅舅还没放下以前的事儿?”

    华蓉苦笑着摇头:“也不是没放下,可能是他太善良吧,当然,这也是我瞎猜的,具体是不是,我也不敢肯定……叶儿,到病房了,待会我再跟你说。”

    洛叶拉起华蓉紧走几步,追上了大部队。

    ......

    医院门口的茶室,于凤和温桐找个偏僻的位置坐下。

    茶水上齐服务员退下后,于凤轻叹一声,先开了口:“温桐,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男人,可小苗现在的样子决定着,咱们不可能再是朋友。

    她还不到四十岁,可那眼神却象行将就木的老人般,平淡到没有一丝波动,说是万念俱灰,也未偿不可。

    做为她的姐姐,我是真的心疼她,看到你,就会想到以前的她,没错,小苗的脾气是不好,可你们走到那一步,难道你真的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不能生育如一道大石般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你嘴上说不介意,可她哪知道你这话的真实性有几分?每次,她想和你细细聊的时候,你都不耐烦的说她瞎想。

    她本就没有安全感,你这样的态度,让她心里越来越没底儿,小苗从小就害怕孤独,所以,她选择了听从大伯的安排,那样做,无非是希望,娘家能成为她永远的靠山。

    温桐,其实是你一步步的把她推到了背叛的边缘,爱一个人,不是闷声憋着就可以的,有些话你不说出来,对方永远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可能觉得说再多不如做一件有用,可有些事,是没法用行动表示的。

    当然,在外人看来,是你一直在忍受小苗,可身为她曾经的丈夫,你应该清楚,你们独自相处的时候,你是否给了她真正的关心。”

    温桐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道:“三姐,我去看过于苗。”

    于凤意外的看着他:“真的?那你们......”

    “她没看到我。”温桐眸中闪过一丝痛楚,“她现在的样子,让我不知道如何面对她,犹豫了很久,终是没敢和她面对面。”

    于凤重重叹一声:“温桐,你是不是以为,我特意找你过来。是想着责怪你,或者是想着劝你和小苗重归于好?”

    温桐沉默着,半天没吭声。

    “果然,你是这样想的,可你错了,你和小苗,是不可能再走到一起了,她现在的心态,根本过不了世俗的生活,而你。也不可能为她放弃一切。

    我找你,是念在咱们原本相处的还不错的份上,想要化解你心中的疙瘩。当然,如果不是你刚才的表现,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说。”于凤认真的看着温桐,“和你一起的那个女人,是你的女朋友吧?”

    温桐点点头:“是的。”

    “你们的关系还没公开吧?”

    “是的。”温桐眸中现出讶异。

    “没什么好奇怪的。你做了我那么多年的妹夫,你是什么脾性我还是清楚的,就算你没去看小苗,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心里也会有些障碍。

    就象上次差点和你结婚的梁华蕊,要不是你一直没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她也不会做出那么离谱的事情,当然,根本上还是她性格的问题。可你必须承认,你和她在一起,最主要的不是你想和她在一起,而是想着给父母一个交待,对吧?”

    温桐沉默了好大一会儿。才道:“差不多吧。”

    “不是差不多,是百分百。这次主动的是那个女人吧?”

    “也不是,我们互相觉得不错。”温桐挠挠脑袋,“三姐,我怎么觉得你都快成心理医生了,别人想什么都能猜个*不离十。”

    “行了,我不用细说你也明白我的意思了吧?你和小苗的事情都过去了,小苗变成今天的样子,和她的性格有一定关系,和我大伯的逼迫也有一定的关系,你没必要背着那个沉重的十字架过一辈子。

    女人的感觉是非常敏感的,你是不是全心全意的喜欢她,是不是真心的要和她在一起,她都是有感觉的,你这样犹豫着,最终只会伤了她也伤了你自己,那个女人不错,好好抓住吧,免得将来后悔。”

    “三姐......”温桐一时不知说什么,认识于凤那么多年了,从来不知道,她竟有着那么敏锐的观察力,他和华蓉间的问题,于凤竟能看的清清楚楚。

    没错,华蓉曾暗示过想双方见家长,却被他打岔岔过去了,华蓉是聪明的女子,自此便不再提这事儿。

    不是不喜欢华蓉,而是每每要下定决心的时候,脑海中就会浮现出于苗死气沉沉的眼神,看开了和心死的眼神,是完全不同的,他会分辨。

    他一直把这个责任背在自己的身上,总觉得于苗变成现在的样子,他也没了幸福的资格,可是,又不想让父母家人担心,是以,感情来了的时候,他没有拒绝,也的确是认真对待,却又难以真正的开启心扉。

    当然,从本质上说起来,两段感情是不同的。

    和梁华蕊在一起,与其说是爱情不如说是在弥补以前的亏欠,和华蓉在一起,才算是真正的两情相悦,可他心里的结没完全打开,便慎重了许多......

    于凤观察他一会儿,淡淡一笑:“温桐,你的性格中,缺少了果断,你和小苗走到今天这一步,你的心软,其实是罪魁祸首。”

    半晌,温桐起身鞠一躬:“三姐,谢谢!”

    “算了,不用客气,当年你也没少帮我们,既然和小苗已经到了这一步,与其扯着你们都不幸福,不如幸福一个是一个吧。

    可能在外人看来我有些吃里扒外,可我,是真的想明白了,人啊,一辈子也就是短短的几十年,与其到老了后悔,不如当下好好的活着。

    可惜的是,小苗跟本听不得劝,我现在只能希望,你成家后,多多少少刺激一下她,一个人,怒也罢,喜也罢,总要有个情绪波动证实自己是活物。

    不怒不喜目中无物,才是最可怕的。”于凤说着重重叹一声,“如果这样子还是没有用,那,她这辈子,大概也只能这样了。”

    “三姐,我记得当年她已经想开了。人也轻松了很多,后来又遇到了什么事儿,让她变成现在的样子呢?”温桐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于凤眸中现了泪花:“温桐,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也就不瞒你了,当年,小苗就打算回来了,可偏偏的,就在那时,我大伯应下了杨家的婚事......”

    “杨家的婚事?杨家还有和于苗年龄相当的未婚男子吗?莫非......”温桐脸色瞬间变了。顿住说不下去。

    “没错,我大伯应下的,是杨家老三。那个一直没结婚的傻子,娜娜去看她时向她透了透风,她不信,特意回家和大伯核实,可大伯的答案彻底伤了她......”于凤哽着说不下去。

    “明白了。哀大莫过于心死,于叔叔就是那种绝不放过任何一点机会的人,他说了什么,我大致也能猜到。”温桐重重叹一声,“三姐,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呢?”

    “有用吗?”于凤苦笑。

    “也是。”温桐眼神飘忽的看着窗外。半晌没说话。

    ……

    温桐和于凤还没进病房,便听到老太太哈哈大笑的声音,于凤唇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想了想停住脚步:“小桐,有一件事我希望你帮我传达。”

    “关于叶儿和夜轩的事情?”

    于凤轻笑起来:“挺聪明嘛,你呀,也就在自己的事儿上犯糊涂,你也知道。娜娜那孩子挺不容易的,自小便被老爷子逼着前行。所有的路都不是她自己所选。

    也正因为那样,婚事上,她第一反应就是排斥和拒绝,而恰恰的,夜家也不赞同,我家老爷子便只好做罢。

    后来娜娜后悔,也没什么意外的,夜轩实在是太优秀了,我想,近距离接触了,没哪个女孩子不喜欢他。

    娜娜那孩子,性格是倔了些,什么事儿都想争个尖儿,可她心地不坏,虽说在追夜轩时施了点小手脚,但都是不会造成伤害的小动作,温桐,麻烦你和洛叶说说,如果可以,请她原谅娜娜。”

    温桐略一琢磨就明白过来:“你是担心叶儿报复于娜吧?”

    “也不是……”于凤有些尴尬。

    “三姐,放心吧,叶儿虽是女孩子,心胸却是宽着呢,只要于娜不做对不住她的事情,她是不会对于娜怎样的。”温桐加重了语气,“这事儿,我可以打包票。”

    于凤舒一口气:“好,那我就放心了,进去吧。”

    于老太太看见于凤,喜的直招手:“凤,快过来,这些孩子懂的可真多,你也过来听听。”至于温桐,老太太扫了一眼,装作没看见的别过了头。

    温桐略显尴尬的咳一声:“于婶,您老还有哪儿不舒服?”

    “你还认识于婶?”老太太面无表情的瞄着他,“你说说,多久没来串门了?你和小苗离了,难道和我们也离了?”

    温桐赶紧上前:“于婶,是我不对,以后我常去看您和于叔,我爸前几天还念叨着,想要去找于叔下棋呢。”

    “这还差不多。”付老太太叹一声,“小桐,我也知道,你和小苗散了再让你来我家,是有些难为你,可你于叔坐轮椅上,去哪儿都不方便。

    今儿个一早,老头子说馋皇家的蛋糕了,可孩子们都忙,我就想着不麻烦他们,和靖靖偷溜了出去,哪知道,就赶的这么巧,幸亏靖靖没事儿,要不,我死了都难赎罪……”

    于凤赶紧拉住老太太:“妈,挺高兴的,怎么又说这儿来了?”

    “不说了不说了。”于老太太拉住温桐,继续道,“小桐,小凤她大伯的脾气一向那样,咱们不管他,咱们交往咱们的,反正,他大伯一家眼里也没我们,要不是他,你付叔也不会早早的坐了轮椅……”

    “妈,您说什么呢。”于凤赶紧打断老太太,这满屋子人呢,老太太嘴上咋就没个把门的。

    “于婶,您好好养身体,回头我和我爸一起看您去,今儿个就不扰您休息了。”温桐见状赶紧告辞,洛叶等人也随后跟上,老太太一脸的不舍,千叮咛万嘱咐才放了众人离开。

    “姥姥,妈……”众人离开后,靖靖唤一声。眼巴巴的看着自家姥姥和妈妈。

    于凤无奈的挥挥手:“去吧去吧。”

    靖靖撒欢的跑出去。

    于老太太一脸纳闷:“这小子要干嘛去?”

    于凤好笑的道:“你外孙喜欢叶儿,长大了要娶叶儿呢。”

    “真的?我也喜欢叶儿,那小姑娘,长的好,说话也好听,真好,哎,可惜比靖靖大的多了点,不过,媳妇大点儿好。会疼人……”

    “妈!”于凤哭笑不得的看着老太太,“您还当真了?人家是夜轩的准媳妇儿,您老就别做梦了。”

    “那可不一定。咱们靖靖不比小轩差。”老太太咂巴咂巴嘴,“我说的,是长大以后的靖靖。”

    于凤:“……”

    ……

    “小蓉,晚上去我家吃饭吧。”出了医院门口,温桐突然道。

    “什么?”华蓉一脸的不可置信。

    “小蓉。对不起。”温桐轻叹一声,将她揽到身前,“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会加倍偿还的。”

    水雾迅速模糊了双眼。华蓉吸吸鼻子,轻擂他一拳:“这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当然!”温桐坚定的道。

    洛叶突然凑过来:“小舅舅。说什么悄悄话呢,还怕咱们听到?”

    温桐拍她脑袋一巴掌:“今晚上带你小舅妈回家吃饭,叶儿要下厨做个拿手菜,没问题吧?”

    “这活应该是你干吧?”洛叶一把挽住华蓉胳膊,“小舅妈。你喜欢吃什么,报菜单。让小舅舅回家赶紧练。”

    “叶儿,我,我会做饭。”华蓉声如蚊蝇的道。

    “天呐!”洛叶抚着额头,“这还是干脆利落的华医生吗?”

    温桐笑眯眯的看向夜轩:“小轩,管管你媳妇儿!”

    “小舅舅!”洛叶断喝一声,温桐迅速接话,“怎么,小舅舅知道你身手好,难不成你想揍小舅舅不成?”

    “叶儿姐姐,我来了。”靖靖如一发小炮弹般冲洛叶飞奔过来,夜轩眼疾手快的一把将他揽了身前,揪着他耳朵警告,“男女授受不亲,知道不,以后不准往叶儿姐姐身上扑。”

    “醋坛子。”小正太斜着眼,一脸的不甘心。

    温家难得这么多人齐聚一起,华蓉身份的公布,以及夜轩的回归,更是让家里气氛热闹高涨起来,夜老太爷是喜的见牙不见眼,一手拉着洛叶,一手拉着夜轩,恨不得让两小长了他身上才好。

    温老太太则拉着华蓉的手,怎么看都看不够,直叹,小儿子终是有福,娶了这么好的媳妇儿云云,把个华蓉羞的脸如猴屁股般不敢看众人。

    大伯母李念莹是个脾气好会处事的,见状,便坐了另一边,轻拍着华蓉笑道:“弟妹,咱妈是真喜欢你,我当年第一次见妈,妈可没这么亲热。”

    华蓉感激的看着李念莹,渐渐倒也放得开了。

    小南瓜和靖靖虽是第一次见,却是难得的投缘儿,两人都是洛叶的超级粉丝,是以,联合起来作弄夜轩,便成了俩人最愿意干的事儿,只不过,每每都会被夜轩识破,两人反倒成了逗大家乐的开心果。

    饭后,众人正在喝茶闲聊,鲁婶进来通报:“叶儿小姐,有个女孩子说要找您,她说她叫野田慧子 。”

    “噢?这么晚了,她来找我什么事儿?”洛叶嘀咕着站起身往外走,“鲁婶,带她去侧屋小客厅。”

    “我和你一起。”夜轩迅速跟上,曲悦、叶墨、洛恋起身,一声不吭的追了出去,“咱们也去。”小南瓜和靖靖、温严、温肃、温可一个个也缀在了后头。

    “你们干嘛?”洛叶回头,哭笑不得的看着众人,“你们都在,她有事也不敢说了,我的身手你们还担心什么?再说了,这是在温家,她敢做什么?都回去,快点儿!”

    夜轩冲大家摆摆手:“都回去吧,我一个人跟着就行。”

    “你也不用!”洛叶推他,“不要总把我当小孩子,我有能力独立处理事情,回去,赶紧回去陪太爷爷,告诉他,我一会就过来。”

    推了半天,夜轩竟是纹丝未动,洛叶气得瞪他一眼:“讨厌,显摆你力气比我大呢?”

    “我必须和你一起,我不在,那是没办法,只要我在,任何事情,我必须陪着你。”夜轩神色坚定的道。

    -----

    暖今日二更合一起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