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548章 态度/决定

第548章 态度/决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宇文教授,小洛叶,我刚才的提议考虑的怎么样了?”二号首长刚出门,叶爱年便急急的开口了。

    “叶主任,您让我先考虑考虑,这事儿,我一点儿思想准备都没有,一时真的很难给您答复。”洛叶委婉的拒绝。

    “小洛叶,那咱们说好了,没和我谈之前,不能答应林部长。”对于叶爱年来说,最中意的人才自然是宇文泽,他也担心自己对洛叶过度的热情会伤了宇文泽的心,是以,不如先抓住一个是一个。

    “老叶,你也不怕吃多了撑着。”林叶松瞪叶爱年一眼,看向洛叶,“小洛,你小小年纪所立下的功劳我都知道,你在猛虎的特权,我也清楚。

    咱们部门和猛虎比起来,其实没什么太大的优势,不过,你若是从长远发展来考虑,总不能在猛虎待一辈子,对吧?

    相对于军队,自然是咱们部门更灵活,你是女孩子,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才能更方便你兼顾事业与家庭。

    既然二号首长已经发话,那么,就算你年龄小资历浅职位高,也没人敢提出异议,而且我相信,你对自己的能力应该有足够的自信,假以时日,一定可以让同事们真心的佩服和尊敬,好好考虑一下,行吗?”

    显然,林部长是把她当孩子劝了,不过,人家好歹是一正部级领导,若是一口回绝了,实在是不够礼貌,如此想着,洛叶甜甜一笑:“林部长,这么大的事儿,我必须和家人好好商量一下才能决定。”

    林叶松赞同的点头:“对,是应该商量,我等着你的答复。”

    副部长温安同紧接话茬道:“洛叶。希望你能尽快给我们一个答复,这种机会,对于你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实在是太难得了,应该好好把握才是。”

    洛叶打量打量他,单刀直入的问出心中疑惑:“请恕我失礼,您应该是京城温家人吧?”

    “没错。“温安同点点头,看向林叶松,“部长,洛叶是我二叔家的孩子。虽然两家来往少,但终归是亲戚,孩子来了。我想尽一下做舅舅的责任,您看……”

    林叶松点点头:“行,你带她去隔壁会议室吧。”

    洛叶垂下的眸子闪过一丝恍然,难怪叶爱年抢人的时候,林叶松那么淡定。敢情他早就知道了温安同和自己的关系。

    只是,这有用吗?

    或者,在外人看来,同是一脉相承的温家人,打断骨头连着筋,遇事了。总要向着自家人才是。

    可惜,凡事都有例外!

    曾经的仇恨,如何能忘的了?温家的分崩离析。若是没有太姥爷的遗嘱,那么事情可以各打五十大板,在有了口头遗嘱的情况下,大姥爷还要闹下去,最终以姥爷的退让收尾。那么,责任就完全在大姥爷!

    既然大姥爷一方不把亲人视为亲人。她又何必将对方视为亲人?对方的发展干她何事?

    说她偏激也罢,说她倔强也罢,亦或说她无情也好,经历了那样的苦难,就算重新来过,又哪能真正的释怀?她可不是小白花圣母!

    “唉唉唉,你们怎么回事儿,怎么就把人抢走了?”那厢正在努力说服宇文泽的叶爱年见温安同带着洛叶出去,急了。

    林叶松笑笑解释道:“老叶,我们没那么卑鄙,小洛叶是老温的外甥女,人家要去旁边房间谈几句家事,你总不能拦着吧?”

    “洛叶是老温的外甥女儿?”叶爱年重复一句,眉头皱起来,“那不是表明了,洛叶不可能来我们这儿?”说着眼神更加热切的看向宇文泽,“宇文教授,咱们这边实在是太缺您这种人才了,对了,您和咱们李副主任没亲戚关系吧……”边说还边看向副主任李萍茹。

    看着絮絮叨叨如唐僧般念叨个没完的叶爱年,宇文泽是一脸无奈,他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够明白了,他喜欢教学工作,喜欢和学生们在一起,尤其是军校的学生,那让他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而且关键的是,他答应过老丈人,会一直留在gf大做研究,所以啊,现在就是借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应了叶爱年。

    实在是头大的宇文泽,轻咳一声打断还在继续劝说的叶爱年:“叶主任,实不相瞒,我还有一个月就结婚了,我的未婚妻就是韩校长的女儿,她离不开沙市离不开父母,我自然要在那边陪着她。

    对我而言,工作重要,家人也重要……”见叶爱年又要开口,宇文泽赶紧补充,“您可能会说男子汉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可我留在gf大真的是一举两得,那边的设备不比信息中心差。”

    “我知道,gf大的设备是一流的,可是,性质不一样啊,宇文教授,我现在就可以拍板儿,中心的专家,你想要谁就要谁,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了的,怎么样?”

    宇文泽摇摇头:“非常感谢您的厚爱,我资历尚浅,哪敢对前辈们指手划脚,这事儿,还是就此打住吧。”

    叶爱年眸中满是失望的看着他,想了想,干脆退一步:“宇文教授,您看这样行不行,你就做咱们中心的名誉成员,一个月抽出那么几天过来指导指导,待遇就按咱们单位正处级来……”见宇文泽又要摇头,赶紧摆着手道,“不用急着答复我,好好考虑一下再说,好不好?”

    “好吧,我考虑一下。”宇文泽也不好再拒绝,只好应下来。

    宇文泽的态度摆了那儿,林叶松自然不会再去硬碰硬,遂也跟着捡漏:“宇文教授,既然叶主任的提议您打算考虑,那不如连带着也考虑一下我们这边,我们这边给您的待遇和叶主任给的一样,反正您每个月都要来京城,可不能厚此薄彼,您说是不是?”

    宇文泽一头黑线,这怎么说的好象他已经答应了呢?不过对方说的倒也有道理。做个名誉成员,出一份力倒也不错,至于待遇,他并不打算领受,在他看来,那样做,总有些趁火打劫的意味。

    不过,他虽然回国这么久,对国内的体制还是有些搞不太清楚,不如回了沙市和韩乐明商量商量再说。

    男人嘛。总要有责任心,既然打算和韩雪结婚,就不能象以前一样只凭自己的兴趣做事儿。总要选择最好的发展途径,让家人幸福才是。

    旁边房间,温安同和洛叶则一直在沉默着。

    温安同不说话,洛叶便也不吭声,反正是他要谈的。她过来,就是给他面子,至于怎么谈,谈什么,那可就是他的事儿了。

    “小洛,关于京城温家的事儿。你知道多少?”温安同终于开口,感觉上却是带着淡淡的疏离。

    “也就是前几天刚知道一点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洛叶实话实说。既然对方唤她小洛,那就是摆明了没打算认亲戚,就算为了姥爷,她也要还对方个颜色瞧瞧,是以。称呼嘛,就免了。

    “看你的态度。显然对京城温家有所误解。”温安同顿一顿,继续道,“老一辈儿的事情,小辈就不要插手了。”

    洛叶淡淡的看着他:“我没打算插手,您多想了。”

    “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老一辈的纠纷,小辈们就没必要去争究个什么了,但小一辈,总要考虑以后,对不对?一笔写不出两个温,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个道理,我相信你应该明白吧?”

    “不明白。”洛叶悄悄翻个白眼儿,装什么大尾巴狼,真以为她是不懂事的小羊羔呢?

    温安同眸中现了一丝怒气:“不明白我就告诉你,加入安全部,有我关照,你的将来差不了。”

    “谢了,不需要!”洛叶口气生硬的道。

    “你……”温安同气的说不出话来。

    洛叶站起身:“温副主任,没别的事儿我就出去了。”

    她的脾气就是这样,对方若是客气点,友好点,她自然会敬着, 不知哪儿跑来的一根葱,愣生生的对她摆长辈架子,大小姐她还不伺候了呢!

    温安同大吼一声:“你给我站住!”

    洛叶回头看着他,也不吭声,眼神中的意思分明是“要说什么,快点儿!”

    “二叔是怎么教你的?见了舅舅就是这态度?”

    洛叶眸色闪闪,看来对方是带了任务来的,眼见任务要泡汤,急了,便不情不愿的开始晾亲戚关系了,切,早干什么去了!

    “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姥爷?”

    洛叶的反问彻底激怒了温安同,手指发抖的虚指点洛叶:“你这孩子,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

    突然间,洛叶无比的同情京城温家的小辈儿,看温安同的样子就知道,小辈在家里是极没地位的。

    否则,温安同不可能在有求于她的情况下,还这样理所应当的喝斥,而关键是,温安同在林叶松面前,态度可是极恭敬的。

    “若要人敬,必先敬人,既然温副主任您主动要和我谈谈,那么好,做为晚辈我配合您,可是结果呢?自从进了这个房间,您就对我施展压力。

    眼见着没起什么作用,便开始训孩子般训斥我,你当你是谁?是,一笔是写不出两个温来,可你们真有把我当一家人吗?

    还有,若是真尊敬我姥爷,也就是你二叔,为什么见了我,一句都不问我姥爷姥姥怎么样?请问,大姥爷是如何教导您的?

    我知道你为什么叫住我,无非是答应了林部长什么,在此,我明确的告诉你,如果没有你,或者我会考虑!”

    洛叶的怒气算是被彻底挑上来了,随着刘正行和林副主席的落网,前世的仇恨她一直在努力淡忘掉,可偏偏的,温家内讧这事儿夜轩刚告诉她没多久,心里正怨着呢,温安同就跳出来装大尾巴狼,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行,行……”温安同面色平静的坐了回去,“既然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就不再瞎操心,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以后,遇到什么事情,也别指望从我这儿得到帮助。”

    洛叶无语的笑笑,对方是真自大还是假自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是不是觉得,有夜家和温家做靠山,你根本就用不到我们?”温安同手指点着桌子,“但是你要记住,这个世上永远没有绝对的事情。”

    “谢谢你的忠告。”洛叶冲他笑笑,“我可以离开了吧。”

    温安同伸伸手:“请便。”

    ……

    晚六点,京城温家书房。

    一名七十多岁,身材略胖的老者,端坐在书桌后,一脸严肃的盯着对面的男子:“你是说,你今天见过叶儿?”

    男子,也就是温安同点点头:“是的,爸,那孩子实在是太没礼貌了,我把道理给她罗列的清清楚楚,她竟一点都听不进去。”

    老者——洛爷姥爷的哥哥温树生眯眼看着温安同,淡淡的询一句:“是吗?”

    “是!”温安同略显心虚的应道。

    “安同,你是什么脾性,爸很清楚,那孩子小小年龄能取得这成绩,绝对不是个软柿子,你以为她和你家雪儿一样,想捏长就捏长,想捏圆就捏圆啊?

    前段时间我不是和你说过,老二那边这几年发展迅猛,后代中也比咱们这边出息,如此下去,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大丈夫要能屈能伸,那孩子能帮上咱们,你低低头又怎么了?你呀,唉……”温树生重重叹一声,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儿子,半晌没哼声。

    温安同鼓足勇气抬起头:“爸,我要是求她,咱们的脸面往哪儿搁?她毕竟是个晚辈,又不姓温。”

    温树生重重的哼一声:“我问你,相较于家族的没落,你觉得哪个脸面更重要?”

    “这个……”温安同犹疑着不敢接话。

    温树声叹一声:“算了,我见见那孩子吧,为了咱们的发展,我见见也无妨,你现在给她打电话,她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我去见她。”

    温安同急急的摆着手:“爸,还是我去吧,就她那脾气,指不定和您谈崩了,我丢脸不要紧,爸,的辈份在那儿,这事儿,万万不可!”

    ---

    暖第一更到,特别感谢“九爱”的打赏,感谢粉红给暖,正版订阅的亲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