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738章 倒霉的道特尔博士

第738章 倒霉的道特尔博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玉梅的举动,倒使得洛叶心中生出一丝好感,从初见到如今,对她的印象说不上太好。

    最初接近她和赵倩倩,根本是为了帮王明丽打探消息,或者说的直白点儿,是想着向姚文远卖好。

    后来,随着交往的加深,倒是绝了那个念想,甚至还帮着她们开脱,可是,有着前面的错处,总是难以成为真正的朋友。

    而这次,对方嘴上是说帮王团长解忧,但何尝不是借机抓住升迁的机会?可这事儿,也不能说对方不对,她不喜欢的,只是对方虚伪的掩饰罢了。

    但她这一刹那的举动,倒显得前面的错处微不足道起来,毕竟,这次演出市里的领导和省里的部分领导都会来参加,若真是出了错,做为统筹负责的她,前途恐怕也就此毁了,这事儿,她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这种情况下,她还能把赵倩倩的安全放在第一位,只能说明,她是一个本质善良的女孩子。

    “刘姐……”洛叶一把拖住刘玉梅,“带倩倩一起去的出租司机,是熟人,不会有事儿的。”

    “你们才来几天?再熟能熟到哪儿去?洛洛,你们俩也太单纯了,就你和倩倩的长相,有几个男人见了不动心?

    这半夜三更跑那么远的地方,谁敢保证那所谓的‘熟人’不动坏心眼儿?”刘玉梅轻叹一声,“走吧,我堂哥有辆面包车,找他一起帮忙,也能给咱们壮壮胆儿,但愿一切都不晚吧。”

    实情是不能说的,要说服刘玉梅还真是有些难度,想了想,洛叶有了主意:“刘姐。要不,咱们把节目单带上吧。”

    刘玉梅连连点着头:“好,这办法好,两不误,洛洛,你把东西收起来装好,我给我堂哥打电话。”

    刘玉梅的堂哥刘玉龙是一三十出头的男子,身高大约有180左右,长的粗壮黝黑,很是憨厚的模样儿。

    见了洛叶呵呵笑两声。便没话了。

    “我堂哥不爱说话。”刘玉梅解释一句,拉着洛叶上了车,路上。刘玉龙闷声不吭的开车,洛叶和刘玉梅便缩了后面细细研究如何安排节目顺序。

    “明天给王团长过目,来得及吗?”洛叶就疑惑的道。

    “本来王团长是要一起安排的,可市里的领导来了,他只能去作陪。也不知道几点能散场,这事儿便只好交给我了。”刘玉梅一脸的无奈,“团里这些年,新进人员很少,年龄大些的,明知道没了前进的空间。也就懒得参与这种事儿,至于参加演出,若不是为了退休工资。估计大部分人也是不愿意参与的。”

    “我们俩被调到这儿还真是相当于流放了。”洛叶就感慨一句。

    “实话实说,刚接到你们俩调令的时候,咱们都纳闷的要命,以你们俩的年龄和长相以及才能来说,被调到这儿来要犯多大的错处?

    不过。后来看了你的行事作风,倒也明白过来了。就你那性格脾气,还真是不适合在大地方待。

    也就咱们这小团,没什么人事斗争,偶尔的有几个喜欢摆架子的老团员为难几句,也算不得什么。

    至于倩倩,只能怪她倒霉了,在为人处事上,她比你倒是圆滑活络不少,但是,门当户对这个槛儿,还真是不好过。”

    看来表演还挺成功的!洛叶唇角就勾起来:“刘姐分析的倒是很透彻,我也实话实说,刚来的时候,看你帮着王主任忙活,咱们心里是极不痛快的。”

    “我那也是没办法,再说了,人嘛,普遍有一个毛病,排斥新来的比自己年轻漂亮的,我也不例外。

    不过,后来和你们俩熟悉了,也就没那心思了,至于我帮忙说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关键还是看你们俩的,对吧?”

    “那倒也是。”洛叶点点头,转了话题,“就种们这节目,千年不变的,想要压过外来团,恐怕是不容易。”

    “那有什么办法,团里经费有限,稍稍有点才华有点门路的,都走了,留下些老弱病残的,都是指着工资糊口的。

    还有几个以前堪称台柱子的,办了停薪留职,去私人团走穴去了,就象我吧,要不是仗着我妈和姚文远是亲戚,估计早就离开了。

    留在这儿,未来是怎么样的,一眼就能看到头,要不是万不得已,谁愿意一辈子就这么混过去?

    虽然一个个的摆出清高不在意的样子,可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自己最清楚了。”

    “总归是国家粮。”

    开车的刘玉龙插了一句。

    “那又有什么用?”刘玉梅重重叹一声,“去年过年的时候,李凤凤、姚刚兴他们来家玩儿你也在,瞧瞧他们说话那神态那语气,要不是念在多年同学的情份上,我真就把他们撵出去了。”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以后到底谁比谁强可是说不准的事儿,反正,我就觉得国家粮好,有你这么个妹子,我觉得光荣。

    哥现在开个面包给人送货倒是挣的多,可还不是照样被人瞧不起?哪象妹子这工作,听起来就长面儿。”

    “真长面儿吗?”洛叶就反问一句,“你们这儿,只要提起在文工团的,好象都带点儿情绪吧?”

    “我妹子不一样,二婶和团里的领导是亲戚,糟蹋不了她,这个,都知道。”刘玉龙解释道。

    “哥,再胡说八道,以后不理你了。”刘玉梅瞪刘玉刚一眼,“也就洛洛大度,要别人,早跟你恼了。”

    “洛家妹子,别生气,我不是说的你,你和小赵来了这儿,是清清白白的咱们都知道。”刘玉龙赶紧解释。

    “没事儿,刘大哥说的也是实话,我不会生气的。”洛叶不介意的摆摆手,继续和刘玉梅排节目单。

    文工团能上阵的总共十九人,节目都已经定了下来,关键就是出场顺序的问题。洛叶对团里的人不了解,刘玉梅便一个个的详细讲解,眼看着快到陶门市,才将节目单理好。

    将文件收进包里,洛叶看着刘玉梅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对方就不自在起来,轻咳一声:“洛洛,对不起,我也不是有意要这样,你放心。真有事儿,我会自己背着的。”

    刘玉龙就莫名其妙的回头看了妹妹一眼,“小心!”洛叶急呼着身子前探。迅速握住刘玉龙手中的方向盘猛打,堪堪的躲过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刘玉龙和刘玉梅都给吓出一身冷汗来。

    “刹车!踩刹车!”洛叶急声吩咐呆了的刘玉龙,任她再能耐,也不可能够得到刹车。

    车子停下后。刘玉梅惊魂未定的拍拍胸脯:“是人还是什么?”

    “是人,推着小推车。”洛叶说着迅速下车,显然,那个推着小推车的人也给吓的够呛,正呆呆站那儿一动不动。

    “什么人半夜三更的推个车子在路上晃悠,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知道的还以为闹鬼呢……”刘玉梅嘀嘀咕咕的跟着下了车。

    “您没事儿吧?”黑暗中看不太清年龄,洛叶便以尊称呼差点被撞的事主。

    “没。”是个男人,哑哑的回一声。弯腰推起车子要走。

    刚要回身上车的洛叶瞄到小车上有个东西银光一闪,遂急急上前拖住男子:“等一等!”

    “干……干嘛?”男子的声音略略有些发抖。

    借着微弱的光线,洛叶已经看清,眼前的男子三十多岁,身形略瘦。个不高,遂道:“大哥。刚才感觉蹭了你一下,好好检查检查,别到了时候后悔,还有你这车上的东西,有没有被蹭坏了,咱们可不是不负责任的人。”

    “没有,你们走吧。”男人声音急促的回答。

    “真没有啊?”洛叶说着转身,却是一个站立不稳,斜斜的就冲车子歪过去,急的她伸手想抓住什么,结果,一把就将独轮推车给推倒了,而她自己,也“重重”的摔在上面。

    “洛洛,洛洛……”刘玉梅急急的奔了过来,小心的在她身上摸索着,“伤哪儿了没?我可以拉起你来吗?”

    “没事儿,就是硌了腰一下,我自己尝试着慢慢爬起来就好。”洛叶边说边慢慢的起身,下面的一只手,自然也是没闲着。

    不出她所料,那个闪着银光的,是针剂瓶子!

    当日 ,在别墅的地下室,她注射到昝文亮身上的针剂瓶子,就是这样的,她对自己的眼力绝对有信心,这个,和那个,应该是一样的。

    时至今日,昝文亮也只是交待了交给他针剂的是道特尔博士,至于对方住在哪儿,实验室在哪儿,他根本就不知道。

    任凭各种手段用下,他也没招出点有用的信息,那只能说明,昝文亮是真的不知道道特尔在哪儿。

    而现在,这位夜半推着车子前行的男子,车上放着的,正是昝文亮等人视若珍宝的针剂,难道他是道特尔的手下?

    可是,行踪那么神秘的道特尔,怎么会如此大意的让人运送针剂,这一刹那,她已经摸到了五六支,当然,车上还有一些别的瓶瓶罐罐,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现在,不管是通知张朝中手下的人,还是雷局那边的人,都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那么,这事儿她必须亲自动手了。

    可这个时候想要支开刘玉梅和刘玉龙似乎也不可能,就她和赵倩倩的任务来说,已经完成了大半儿,剩下的,就是找到制造针剂的地点以及搜齐幕后黑手的犯罪证据。

    待任务完成后,她们是不必公开身份的,只需找个理由给调走,任谁也不会多想什么。

    可现在,若是想要审讯男子,就必须让刘玉梅和刘玉龙知道她的身份。

    这是一招险棋!事情未明朗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事到临头了,退,不可能,那就进吧!

    慢慢腾腾的起身过程,洛叶思绪万千的想了这么多,“洛洛。没事儿吧?腰没闪着吧?快试试……”刘玉梅一声紧似一声的问着。

    “没事儿。”洛叶冲她淡淡一笑,站定了,男子扫她一眼,一声不吭的扶起车子,把东西往车子上捡。

    “这位大哥,能不能告诉我,大半夜的,您这是要去哪儿?车上装的,又是什么?”洛叶直直的盯着男子问道。

    “家里开了个夜店,没药了。我连药去进的货。”男子闷声闷气的回答。

    洛叶就笑:“大哥开玩笑吧,家里开药店的,需要半夜三更的用独轮车去进货?这要退回个几十年。兴许我会信。”

    “你这姑娘,太没道理了,原本就是你们差点儿撞了我,我还没找你们的事呢,你倒是来找我的麻烦。这世道,可真是什么人都能遇到了。”男人声音中是满满的激愤。

    “洛洛,咱们还是赶紧去找倩倩吧,都已经快十二点了。”刘玉梅着急的扯着洛叶,“走吧,管这位大哥是不是药店的。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刘姐,等一会儿。”洛叶一把扣住男子手腕,对方疼的如杀猪般嚎叫起来:“放开我!你赶紧放开我!”

    听对方这样喊。洛叶心中更有数了,若真是无辜,这个时候他喊的定然是救命,不敢喊,就代表了心虚。

    “行了。你也不用装了,我实话告诉你吧。你车上装的这种针剂,我见过,绝不是小药店能进得到的,到底怎么得来的,原原本本的告诉我,否则,你这辈子恐怕都不能自己推着独轮车走夜路了,高墙大院内的饭菜味道好不好,不需要我提醒吧?”

    ……

    三十分钟后,在男子的带领下,洛叶和刘玉梅刘玉龙兄妹俩来到了一处废弃的厂房,“就在前面那间屋子里。”男子指了指离得最近的一间破房子。

    “啪!”手铐重重的铐在男子手上,“刘大哥,刘姐,你们在车上等我。”洛叶边说边迅速奔了出去。

    “梅梅,你……你这同事……”刘玉龙唇哆嗦着说不出话来,老实的他,脑子到现在没转过来。

    那美的象一株白玉兰的女孩子,怎么转眼就象警察一样办起案来了?一路上,他可是掐了自己无数遍了,清楚的痛感告诉他,这不是梦。

    “哥,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才能活的长久。”刘玉梅的声音也飘飘忽忽的。

    她的讶异不下于堂哥,但是,毕竟是比堂哥见多过世面的人,很快就搞清楚了自己的位置。

    看着躺在地板上昏迷的外国男子,洛叶唇角勾了起来,阴沟里翻船,指的就是他这样的吧?

    这人为什么把一堆药捣腾出来,她不知道,反正他就是那么倒霉的被李大柱给撞上了。

    李大柱就是刚才差点被撞的男子,是在这附近收破烂的,白天见有吊车把厂子里的大设备拉走了,便想着趁晚上没人,来偷些小零件卖钱。

    哪曾想,废铁没找着,提着一个袋子鬼鬼祟祟往里溜的老外男人被他给撞上了,他当时是把老外袋子里装的,当成宝贝了,欲|望的驱使下,他找了一根棍子就把老外给打倒了。

    打开袋子才发现,里面装的和村里挂吊瓶的李医生用的差不多,自觉丧气的他,不想空手而归,便决定把这些药瓶瓶带回去给李医生,能卖几个钱就卖几个钱。

    至于这老外,他也没什么好怕的,一是对方没看到他的样子,二是,如果不是心亏,哪会半夜三更的背个袋子偷偷往里进?估计,也是偷来的,贼偷贼,不算偷。

    可毕竟这东西不是正道儿来的,路上便有些心虚,一个走神儿,差点就被车撞了,随后,他的态度又引起了洛叶怀疑,继而,就发展到了现在这样子。

    李大柱这一棍子真是下了狠力气的——老外男人的颈下滩着一滩黑乎乎的凝固了的血迹。

    是不是道特尔洛叶不敢确定,但这男人,一定和道特尔有关系,把了把他的脉搏,还好,并无大碍,只要她一针,他绝对就能醒过来。

    他身上的物什都被李大柱搜了出来,有用的,已经带走,没用的就散落在身周,洛叶用手电筒照着,查看了一下散在地上的几张纸,唇角翘了上去,取了银针在对方脑袋上扎两下子,鼻腔里发出两声轻哼,男子悠悠的醒了过来。

    “道特尔博士,您醒了?”洛叶以纯正的英语问候。

    男子眼神迷茫的拍了拍脑袋,半天,才点点头:“是的,你是?”

    “我是前来担任您助手的林玉,您怎么会躺在这里?”洛叶做出关心状。

    “见鬼,我也不知道。”道特尔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打量打量洛叶,“你不是明天才过来吗?”

    “能成为您的助手,我感到非常的兴奋,便提前赶了过来,结果,打您电话不能,就想着自己四处找找处口,结果,就在这儿看到了您。”洛叶摊摊手,“幸亏我见过您的照片,要不然……”她顿住不再说下去。

    -------

    特别感谢“永远的后雨季”小雨的打赏,特别感谢粉红给暖正版订阅的亲们。

    订了暖两本书的亲们,别忘了点军妆书名右边的五角星,领取大神之光,那个,好象还有后续活动什么的,暖虽然没搞清楚,但是知道,那是对作者对读者都有好处的东西,不领白不领,亲们,领大神之光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