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027章 投桃报李

第1027章 投桃报李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1027章

    密东市第一人民医院钱老爷子病房。

    洛正刚的到来,使得钱家一大家子都非常激动,包括洛大姑在内。

    她怎么着也没想到,身为省委书记的弟弟,大年初一竟然会带着小甜来医院,这给的是谁的面子,是再明显不过的了。

    “......钱叔,看到您身体恢复的这么好,我也就放心了,一会儿我还要赶回省里去,就不多待了。”寒喧了一会儿,洛正刚就起身告辞。

    “书记,您那么忙,还惦着我这个老头子......”钱老爷子一脸的激动,“正菊,爹还下不了床,你和再来送送书记。”

    “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客气......”洛正刚笑着摆摆手,看向正一脸感激看着自己的洛大姑,“姐,小枫和小轩、叶儿几个还要再在老家住几天, 这边要是有什么事儿,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帮着跑跑腿。”

    “嗯,大姑有事儿就吩咐我们。”洛枫赶紧接一句。

    “唉!”洛大姑应一声,背过身去悄悄的抹了抹眼角。

    她当然不会真的吩咐侄子侄女帮着跑腿,可是弟弟的这话,摆明了是给她撑腰的,也摆明了告诉所有人,她洛正菊,并没有被洛家嫌弃!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弟弟又真正的接纳她了!

    洛正刚留意到洛大姑的小动作,暗自叹一声气,回头冲钱老爷子和钱家兄弟道声别,便转身出了病房。

    洛枫见状,也赶紧道声别,跟了出去。

    “正菊,再来。快点儿!”钱老爷子就急的喊。

    “这儿有我们呢。”钱再兴推一把还在发愣的哥哥嫂子,又拉住了想要跟出去的钱小甜,“让你爸妈和你舅说说话。”

    回过神来的洛大姑应答一声,拔脚就往外跑,钱再来追出去两步,又回头冲钱老爷子笑笑:“爸,放心吧。”

    “快去快去!”钱老爷子急的再挥手,“都什么时候了,还罗嗦。”

    “我大哥那句放心是什么意思?”钱再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便疑惑的看向钱老爷子问道。

    “他的意思是。他们肯定能追上,洛书记既然能亲自来医院,就代表着他已经原谅了你大嫂。以后,没人敢再欺负咱们钱家。”钱老爷子解释道。

    “本来也没人敢欺负咱们。”钱再兴忍不住道。

    钱小甜撇了撇嘴:“二叔,本来是没人敢欺负咱们,可是,你想想现在呢?”

    “现在谁敢欺负咱们?”钱再兴还是一脸的迷糊。

    “除了你妈还能有谁?”钱再兴媳妇儿白他一眼。“你个榆木脑袋,你以为,书记大清早的跑来是为了什么?”

    “我妈?”钱再兴疑惑的看向钱老爷子,“爸,我妈就算回家把家里的东西搬空了,也没什么值钱的吧?她还能怎么欺负咱们?”

    “你呀!”钱老爷子无奈的点点他。“你大哥只是老实,可你呢?根本就是呆啊!你忘了你娘想要嫁给谁了?”

    “啊?”钱再兴一脸的抽巴,“那老头已经退休。再说了,他要不要我妈还不一定呢,哪会帮着我妈来欺负咱们?”

    “说你傻你还真傻,他要是窜掇你妈给小辈儿们说亲呢? ”钱老爷子瞪他一眼,“再提醒你。那老头不是有个死了老婆的儿子吗?”

    “小甜?”钱再兴愣愣的看向钱小甜,“你知道。你知道你奶奶在打你的主意?”

    “嗯。”钱小甜低垂着脑袋,声音中听不出情绪。

    “我妈......我妈......”钱再兴叨叨了两句,重重叹一声,终是没再说下去。

    钱小甜悄悄吸了吸鼻子。

    原来,家人都知道这事儿,这两天,她一直在为这事儿难过。

    奶奶在她推了赵家的婚事儿后,曾透出这么层意思,只不过被她装糊涂装了过去,可奶奶和爷爷闹到这一步,定然是已经不会再顾忌钱家的脸面。

    就算奶奶提了这门亲事儿,她可以不答应, 可是,从此, 她的名声......,她如何再在村子里待下去?

    任她再想得开,才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也接受不了这种事儿。

    原本,三舅要和她一起来,她有这方面的怀疑,可是,却不敢确定,现在看来,三舅这次来,很大一部分原因,真的是为了她。

    只要三舅认可了她们一家子,那么,钱老太太定然不敢乱来!

    ......

    洛正刚来的比较早,又是和钱小甜一起,根本就没引起医护人员的注意,因而,医院的领导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家地盘上来了这么一尊大佛。

    虽是这样,可为了安全起见,一行人往外走还是加快了步子,免得被人认出来,徒增些不必要的麻烦。

    直到出了院门口,洛正刚才看向钱再来和洛大姑:“姐,姐夫,你们回去吧,有什么事儿,就给我打电话。”

    “正刚......”洛大姑唇哆索着,“谢谢!”

    “姐,我是你弟弟。”洛正刚笑着拍拍她,“安心照顾钱叔,会越来越好的。”

    洛大姑明白,弟弟这是变相的承诺她,只要她安安份份的做人,以后,她家的事儿, 他也会上心。

    是啊,弟弟向来是重情义的,即便以前她和俩哥哥待他不好,他也从未记恨过他们,哪怕他做到了市长市委书记,对家人也从未变过。

    可他们呢?冲他摆架子,耍性子,只想着用他的职权为自己谋取利益,两个哥哥还好,求之不得选择不求,而她呢?在求之不得之时,就选择了隐瞒和欺骗。

    正是她背着弟弟利用弟弟的权势为自己谋取利益,触犯了弟弟的底线,才会出现后来弟弟帮哥哥却不帮自己的情景。

    那时候。她恨他,甚至是恨到了极致!

    觉得他无情无义,觉得他欠她,却不知道报恩,恨不得他马上出事儿被撸下来......

    总之,那个时候的她,总觉得弟弟当了官,就必须要让哥哥姐姐们也过上好日子。总觉得自己哪哪儿都不比弟弟差,如若上学的机会让给了自己,那么。当上市长市委书记省长省委书记的或者就是自己,甚至,会比弟弟发展的更好也说不定。

    而每每在电视上听到姚花的名字时。 她就更恨!

    那个个事事不如自己的女人,因为有机会继续求学,都可以做到县长,而自己,却只能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农妇!

    而害得自己只能做农妇的罪魁祸首却根本就不管自己!

    也是在这种思想的驱使下。她才会跑到岛城,理直气壮的要求弟弟为自家女儿谋取幸福,才会在求而不得的时候,跑去和上官云航的姐姐掺合,想着曲线救国的为自家女儿谋个好前程。

    结果却是偷鸡不成蚀了把米,和上官云虹齐齐栽了跟头。

    直至。和女儿被人欺负,被侄女遇到。

    她才真正开始正视自己的心态。

    人就是这样,当你突然想通一个道理。一层层剥下去的时候,就会越来越清楚的看明白一些事情。

    假若当年父亲把上学的机会给了她,她真的会比弟弟发展的好吗?

    答案是否定的!

    她当时努力学习,是想着考个好学校,嫁个好男人。而关键的,她的学习的确是不如弟弟洛正刚。

    那么。也就是说,机会假若给了她,能不能真的考上大学,都是未知数,至于别的发展,就更是未知数了。

    再拿她和姚花比。

    上学的时候,姚花成绩的确是不如她 ,她是复读了几年考上了中专,才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

    就她的性格而言,绝对接受不了一年年的复读,她会觉得,那是极丢人的一件事儿,一年或者还可以接受,两年三年, 杀了她都接受不了!

    由此说明,在心理承受能力上,她和姚花差了不是一个档次,而从政人员,有着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是以,如若当年洛老爷子让弟弟为她让位,那么,最终的结果,可能是家里一个有出息的孩子都没有!

    如此想通后,她再一一回想弟弟的所做所为,就越来越觉得自已和大哥二哥不对,更不会觉得老父亲是在偏袒弟弟。

    时至今日,她觉得当年的自己实在幼稚自私的可以!而她最后悔的,就是因为自己的不成熟,导致一双儿女都被误了!

    婆婆的心思她清楚的很,是以,这两天她一直在犯愁,到底怎么让婆婆知难而退。

    虽说这次公公住院,是侄子侄女帮着忙活的,可是在当地人的心目中,只有长辈的认可,才算是对这一家子的认可......

    “姐,你怎么了?姐,姐......”

    “嗯?”洛大姑猛的回过神来,见洛正刚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遂挤出个笑容,“就是想起了些以前的事儿,觉得自己特别不对......”

    洛正刚笑着拥住她拍拍:“姐,都过去了,以后,咱们都好好的。”随之又拥了拥钱再来,“姐夫,这么些年,得亏你让着我姐。”

    钱再来憨憨笑着:“应该的,应该的......”

    “姐,姐夫,我走了,这路上差不多三个小时,等我到了鲁东,也就快晌午了,等忙过了这阵儿,我再回来看你们。”洛正刚边说边抬步上车。

    洛枫替洛正刚关好车门后,礼貌的冲洛大姑钱再来道声再见,上车,打火,车子还没挪出去,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停在了旁边,车门迅速打开,走下来的是姚花,急急的看着洛正刚:“书记,过年好,我......”

    洛正刚只好下车:“姚县长过年好。”

    “书记,冒昧的打扰您,实在是不好意思,可我......”姚花一脸歉疚的看着他,“可我真的需要您帮忙。”

    洛正刚看一眼时间:“我时间比较紧,要不,你上我的车。边走边说?我的司机在高速口等着我,回头可以让小枫再把你送回来。”

    “谢谢书记!”姚花拉开车门刚要上车,估计是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又赶紧转头冲洛大姑钱再来道,“正菊,再来,我回头再来看钱叔。”

    洛大姑笑着挥挥手:“去吧,你们忙正事儿重要。”

    车子使出医院大门,洛正刚神色严肃的看向姚花:“什么事儿,说吧。”

    “书记。 我知道,以我的级别是没资格和您提什么的,可是。我想来想去,我能做的, 就是直接找您,说明我的想法儿......”

    ......

    早上拜年的媳妇儿陆陆续续的来过后,洛老爷子老宅的厅里。便铺了厚厚的一层瓜子皮儿和花生皮儿。

    当地的风俗,初一谁家的瓜子皮花生皮铺的厚,那就代表着谁家的人缘儿好。

    洛叶和夜轩回到家时,晓晓正领着胖墩儿在厅里来回走着,听“咯吱咯吱”的瓜子皮花生皮的响声。

    看到俩人,小胖墩飞扑过来:“姨姨......姨姨......”

    夜轩一把捞起他:“姨父抱。”

    “切!”晓晓撇了撇嘴。“我们胖墩儿才那么小,你也吃醋,妹夫。我叶儿妹妹长这么漂亮,以后你可是有的醋吃了。

    不是我说你的,和我们家马良比,你真是差远了,你看我长的这么漂亮。我们家马良就很放心我,从来不乱吃醋。”

    夜老太爷、洛老爷子、洛大伯、乔四花、洛二伯、王艳及温馨都笑吟吟的打量着进门的俩小辈儿。一脸看笑话的模样儿。

    洛宁则是脑袋垂桌子上,肩膀一抽一抽的。

    “晓晓,你怎么在娘家?”洛叶无视一众人的八卦心思,看向晓晓问道。

    “婆婆公公和我们一块儿来的,怕我爹我娘想我和胖墩儿,我和胖墩儿最招人疼了。”晓晓得意的笑眯了眼。

    “姨姨抱!”

    小胖墩再次向洛叶伸出手。

    夜轩把他小爪子握住:“墩儿,姨姨累了,姨父抱,等墩儿长大了,姨父带墩儿去打枪,好不好?”

    “打鸟?”

    “嗯!”

    “打了鸟给墩儿烤着吃?”

    夜轩:“......”

    和这种吃货,他实在不知道怎么交流。

    “事儿办完了?”老太爷最先问道。

    “办完了,太爷爷累不累?要不要再去睡会儿?”洛叶边问边打量着老太爷和洛老爷子的脸色。

    还好,俩人昨晚虽说只睡了四五个小时,气色却还是不错。

    时近中午,洛枫也赶了回来,和众人寒喧几句,便扯着洛叶进了内室。

    “哥,神神秘秘的干什么?”

    洛枫上上下下打量了妹妹一会儿,才轻叹一声:“丫头,哥算是彻底服了你了,哥怎么觉得,无论什么事儿,到你那儿都是迎刃而解?”

    洛叶略一琢磨,就明白过来 :“姚花去找爸爸了?”

    “聪明!”

    “她也够聪明,知道我帮她是为了什么。”洛叶轻叹一声,“原本,我是可以不帮她的,可是想想,她也算个人才。

    虽说赵建新很不靠谱,她这个做妈的不合格,可是想想咱爸以前,我也就觉得可以理解她了。

    一个没有靠山的农村孩子,在机遇下成为一名有点儿小权力的官员,想要做的更好,除了努力,好象没有别的捷径可走。

    由此以来,疏忽了对孩子的教育,疏忽了对家庭的照顾,落得今日的下场,说起来,她也不容易。

    顺手人情的事儿,又能帮爸爸多搜罗一个助手,何乐而不为呢?而且,这些人,以后会成为你和夜轩的助力,所以我觉得,帮她,值得!”

    以她的身份,想要处理一个案子,自然不必象普通机构般,一道道程序走下去,只要证据确凿,她就可以跨过很多累牍的步骤,直达目的而去。

    是以,在查清真相后,当即就抓走了卢素娥,双规了卢丰起,案子定性后,才把这俩交给相关部门。

    随后,她给姚花打了电话,把能透露的案情都告诉了对方。

    相信姚花接了她的电话也是惊出一身冷汗,如若卢丰起的目的达成,就算最终她可以恢复清白,可化工厂,却有可能被破产。

    那她辛辛苦苦拉来的投资,也就全打了水漂。

    化工厂做为重污染企业,能拉到投资商,使其变为无污染企业,并为密东带来高效益,这是比投资几个别的厂都有脸的事儿。

    可偏生的,她最最看重的政绩,差点儿就成了别人利用的工具!

    听洛叶解释完,洛枫就有些惆怅:“叶儿,虽说哥一直在努力,是想着有一天能帮到你,可是算来算去,好象一直以来,都是你在帮哥。

    唉,有时候哥真是觉得特别迷茫,是不是哥天生就不是从政的材料,或者到最后,不但帮不到叶儿,还要给叶儿带来拖累?”

    “胡思乱想什么呢?”洛叶瞪他一眼,“这次的事儿你要是真想谢,就谢逗逗和松球吧,我接手这案子,根本就是无心之举。”

    “到底怎么回事儿?”洛枫一脸的好奇,“逗逗又做什么神奇的事儿了?难不成是它帮着查的案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