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200章

第1200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玉兰和初夏、罗晓琼并排坐在凳子上,巴巴的盯着手术室门顶上的灯,另一侧,周蜜康站在那儿,盯着窗外不知在琢磨什么。

    “婶,初夏,荆医生的医术可高了,叔肯定没事儿。”罗晓琼手抚在初夏和赵玉兰的手上,小声劝慰娘俩。

    赵玉兰转回脑袋,努力挤出个笑脸儿:“我知道,那会儿在病房里我已经听她们说了,说荆医生平时都不接这种手术的,我没担心,可就是忍不住心里慌。”

    “我也慌。”初夏这时候才感觉到,她攥着的手心里,满是汗水。

    “其实,我也慌。”罗晓琼正说着,眼角瞥到有个人影走过来,条件反射的看过去,迅速起身,“徐院长,您......您好!”

    初夏也赶紧站起来:“徐院长,您好!”

    “您......”赵玉兰眼睛瞪的老大,“您不是.......”

    “是我!”徐院长冲她笑笑,“放心吧,这是个小手术,一会就好了,不用紧张。”

    “娘,您和徐院长认识?”初夏疑惑的道。

    “是啊,徐院长是第一个发现你爹病情的。”赵玉兰扯过女儿,“快谢谢徐院长,她当时劝我和你爹来医院治来着。”

    这边正在客气着,手术室的门打开,荆哲率先走出来:“手术十分顺利,阿姨,初夏,你们这会儿可以放心了,徐院长,您怎么来了?”

    “你这么重视的手术,我怎么能不来看看?”

    “呵呵......”荆哲讪笑两声,上前拍拍周蜜康的肩膀,“行了,你也可以放心了。手术十分的成功,有三个月,林叔叔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了。”

    “谢谢。”周蜜康面无表情的冲她道声谢,又冲徐院长点点头。便随在一行人后面,往病房走去。

    徐院长就拉住荆哲:“你等会儿。”

    荆哲站住,脸上的笑容褪去:“徐阿姨,别告诉我。你要反悔。”

    “你小子,倒是挺聪明的。小哲,你和小蜜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们什么性格我很清楚。你妈和你林阿姨已经斗了一辈子了。我不希望你和小蜜也成为斗一辈子的对手,唉!”重重叹一声,徐院长苦笑。“要是知道你帮的人就是小蜜的岳父岳母。我那天肯定不会把消息透给你。”

    “阿姨,您放心,我不会和周蜜康斗的。”荆哲认真的看着徐阿姨,“我是真的欣赏林初夏在这方面的天赋。您可能觉得,我收她做助手,只是出于爱慕,对不对?”

    “难道不是吗?我查过。她在此这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算她聪明,从头带一个学生......”顿一顿,徐院长继续道,“我不相信,你这么做,没有感情的因素。”

    “我说什么您都听不进去,要不这样,我和周蜜康谈,如果他答应了,我就带她,如果他不答应,我就放弃,好不好?”

    略一琢磨,徐院长点头:“行,你让他亲口和我说。”

    ......

    初夏在病房陪到晚上,才被周蜜康送回部队。

    这一次,是周蜜康亲自送她,看得出她对父亲的担心,周蜜康启动车子时补了一句:“晚上,我会过来的,你既然想要留在医疗队,就必须要注意一下纪律。”

    初夏赶紧点头:“我知道,谢谢!”

    周蜜康的脸色就有些阴。车内气氛也立时沉闷起来。初夏大致能猜到他不开心的原因,不自在的挪了挪屁股:“我......我不是故意和你客气,我是真的没想到,你昨晚上会去陪床,我,我不知道用什么话才能表达我的心情,反正,我就是很感激,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又不傻!”周蜜康淡淡扫她一眼,“定了亲,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你出不来,我不陪床谁陪床?”

    “说的对!”认真的点头,“定了亲就是我爹的女婿了,陪床也是应该的,不过,我还是想要说谢谢你,毕竟,这个道理明白的人多,做到的人少,你能想到了,还不向我表功,我就觉得你是个特别有责任心的男人,这样,我也不觉得嫁给你那么难接受了。”

    周蜜康懒得和她一般见识,径直切入主题:“你想做医生?”

    “是!”初夏肯定的点头,神色也严肃起来,“我是真的想做医生。”

    “医生是很苦的一个职业,首先,学习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然后,生老病死是你每天都要面对的事情,久了,或者让你麻木,或者让你抑郁,你觉得,你的心态没问题吗?”

    “苦,我不怕,任何一个行业,想要做好了,都不可能不苦,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这个,我能够接受。

    我也能想像,失败的手术,会让医生的情绪低落到极致,可是,当成功救活重患者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成就感,完全可以把这种低落抵消。

    我甚至能想像,因为失败的手术,会有一些家属采取过激的行动,可这毕竟是少数,大我人还是通情达理的。

    总之,我现在喜欢这个行业,我想进入这个行业,我也想成为这个行业的佼佼者,我还年轻,我有机会做到我想做的这一切!”

    “能给我一个,你一定要成为医生的理由吗?”

    “既然一定要有一个职业,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适合我的。”初夏诚实的看着周蜜康,“我和你的差距太大了,我想要用这个职业,来让我爹娘心里找到那么一点点平衡。”

    “我知道了。”周蜜康点点头,不再说话。

    “那天答应荆老师做他的助手,是为了能够及时的照顾我爹,现在,这已经不是主要的原因,我,是真的想要学医。而他肯带我,是我的机会。”

    周蜜康淡淡扫一眼初夏:“你是担心我拦着你?”

    “对。”初夏点头,“你肯定会对这件事有些不舒服,但是。我真的很想做荆医生的徒弟,首先要有一名真正的好的医生,我才有机会真正的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

    周蜜康冷哼一声:“如果换别人带你,你就成功不了了?”

    “象他这个级别的。别的医生不可能会带我。”

    “你倒是挺明白的。”周蜜康摆摆手,“这事你不用操心了,我会给你安排的。”

    “你答应了?”初夏喜的眼睛亮晶晶的。

    突然间,周蜜康就觉得她那亮晶晶的眸子有些碍眼。至于这么开心么?给荆哲做个助手就能开心成那个样子?

    话说,他做的一切,怎么没见她有那表情?

    “你......”初夏轻扯他一把。“你怎么又阴脸了?我说。你能不能别老是这么喜怒无常,搞的人家心里总是看到你就害怕,不知道哪句就得罪了你,这也太鸭梨山大了。”

    周蜜康眼睛危险的眯起来:“我能给你山那么大的压力?”

    “没有没有,那只是个比喻,我说的是梨,吃的梨。你明白么?你也就是给我个梨那么大的压力,不大,真的不大。”

    周蜜康嘴角抽了抽,难道他真的老了?怎么和她对话总有一种驴唇不对马嘴的感觉?

    这小丫头片子明明就是在农村长大的,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可为什么偏生的就给他一种,她的见识甚至比他还要多的感觉?

    一定是他一晚上没睡觉,精神有些恍惚了!嗯,一定是这样的!团长筒子就这样给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那个......”初夏再戳戳他,“我想问问你,你看,你为我着想的也挺多的,不管我想到的没想到的,你都想到了,你到底是因为和我定了亲不得不这么做呢,还是已经有那么一点喜欢我了?”

    周蜜康皱眉扫她一眼,没吱声儿。

    “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初夏迷茫的盯着他,“我比较笨,看不明白,能不能麻烦您用语言解释,不要用表情让我猜?”

    团长筒子不是不想回答她,可是他自己也很迷茫。

    他到底是喜欢她呢还是因为别的?反正,他就是不自觉的想要替她想到一切,可是,他到底喜欢她什么?性格?长相?好象都有,又好象都不是,总之,他自己都迷茫着呢,又怎么可能回答了她?

    索性转移话题:“既然想当医生,你想没想过去学校系统的学一下?今年恢复高考了,你现在复习,还来得及。”

    “想,但不是现在。”初夏心中暗道,既然想做医生,我哪能不想上学,可现在,真的不是机会,要在后年,那所著名的医学院才会正式进入正轨。

    虽然她今年也可以考进去,但,那根本就是白白浪费一年半时间,她是想做一名真正的医生,不是为了拿张文凭了事。

    所以,她想着先从实践开始,后年再考虑进入学校系统学习,而恰巧,那所医学院是隶属于军委的,如果不是当了兵,她还没资格考呢。

    在她的那个时空,她有个同学是那所学校的学生,不得不说,那个学校教出来的学生,真的是有真本事!

    赵玉兰和初夏、罗晓琼并排坐在凳子上,巴巴的盯着手术室门顶上的灯,另一侧,周蜜康站在那儿,盯着窗外不知在琢磨什么。

    “婶,初夏,荆医生的医术可高了,叔肯定没事儿。”罗晓琼手抚在初夏和赵玉兰的手上,小声劝慰娘俩。

    赵玉兰转回脑袋,努力挤出个笑脸儿:“我知道,那会儿在病房里我已经听她们说了,说荆医生平时都不接这种手术的,我没担心,可就是忍不住心里慌。”

    “我也慌。”初夏这时候才感觉到,她攥着的手心里,满是汗水。

    “其实,我也慌。”罗晓琼正说着,眼角瞥到有个人影走过来,条件反射的看过去,迅速起身,“徐院长,您......您好!”

    初夏也赶紧站起来:“徐院长。您好!”

    “您......”赵玉兰眼睛瞪的老大,“您不是.......”

    “是我!”徐院长冲她笑笑,“放心吧,这是个小手术。一会就好了,不用紧张。”

    “娘,您和徐院长认识?”初夏疑惑的道。

    “是啊,徐院长是第一个发现你爹病情的。”赵玉兰扯过女儿。“快谢谢徐院长,她当时劝我和你爹来医院治来着。”

    这边正在客气着,手术室的门打开,荆哲率先走出来:“手术十分顺利。阿姨,初夏,你们这会儿可以放心了。徐院长。您怎么来了?”

    “你这么重视的手术,我怎么能不来看看?”

    “呵呵......”荆哲讪笑两声,上前拍拍周蜜康的肩膀,“行了,你也可以放心了,手术十分的成功,有三个月。林叔叔就可以完全恢复正常了。”

    “谢谢。”周蜜康面无表情的冲她道声谢,又冲徐院长点点头,便随在一行人后面,往病房走去。

    徐院长就拉住荆哲:“你等会儿。”

    荆哲站住,脸上的笑容褪去:“徐阿姨,别告诉我,你要反悔。”

    “你小子,倒是挺聪明的。小哲,你和小蜜都是我看着长大的,你们什么性格我很清楚。你妈和你林阿姨已经斗了一辈子了,我不希望你和小蜜也成为斗一辈子的对手,唉!”重重叹一声,徐院长苦笑,“要是知道你帮的人就是小蜜的岳父岳母,我那天肯定不会把消息透给你。”

    “阿姨,您放心,我不会和周蜜康斗的。”荆哲认真的看着徐阿姨,“我是真的欣赏林初夏在这方面的天赋。您可能觉得,我收她做助手,只是出于爱慕,对不对?”

    “难道不是吗?我查过,她在此这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知识,就算她聪明,从头带一个学生......”顿一顿,徐院长继续道,“我不相信,你这么做,没有感情的因素。”

    “我说什么您都听不进去,要不这样,我和周蜜康谈,如果他答应了,我就带她,如果他不答应,我就放弃,好不好?”

    略一琢磨,徐院长点头:“行,你让他亲口和我说。”

    ......

    初夏在病房陪到晚上,才被周蜜康送回部队。

    这一次,是周蜜康亲自送她,看得出她对父亲的担心,周蜜康启动车子时补了一句:“晚上,我会过来的,你既然想要留在医疗队,就必须要注意一下纪律。”

    初夏赶紧点头:“我知道,谢谢!”

    周蜜康的脸色就有些阴。车内气氛也立时沉闷起来。初夏大致能猜到他不开心的原因,不自在的挪了挪屁股:“我......我不是故意和你客气,我是真的没想到,你昨晚上会去陪床,我,我不知道用什么话才能表达我的心情,反正,我就是很感激,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又不傻!”周蜜康淡淡扫她一眼,“定了亲,这就是我应该做的,你出不来,我不陪床谁陪床?”

    “说的对!”认真的点头,“定了亲就是我爹的女婿了,陪床也是应该的,不过,我还是想要说谢谢你,毕竟,这个道理明白的人多,做到的人少,你能想到了,还不向我表功,我就觉得你是个特别有责任心的男人,这样,我也不觉得嫁给你那么难接受了。”

    周蜜康懒得和她一般见识,径直切入主题:“你想做医生?”

    “是!”初夏肯定的点头,神色也严肃起来,“我是真的想做医生。”

    “医生是很苦的一个职业,首先,学习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然后,生老病死是你每天都要面对的事情,久了,或者让你麻木,或者让你抑郁,你觉得,你的心态没问题吗?”

    “苦,我不怕,任何一个行业,想要做好了,都不可能不苦,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这个,我能够接受。

    我也能想像,失败的手术,会让医生的情绪低落到极致,可是,当成功救活重患者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成就感,完全可以把这种低落抵消。

    我甚至能想像,因为失败的手术。会有一些家属采取过激的行动,可这毕竟是少数,大我人还是通情达理的。

    总之,我现在喜欢这个行业。我想进入这个行业,我也想成为这个行业的佼佼者,我还年轻,我有机会做到我想做的这一切!”

    “能给我一个。你一定要成为医生的理由吗?”

    “既然一定要有一个职业,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的适合我的。”初夏诚实的看着周蜜康,“我和你的差距太大了。我想要用这个职业,来让我爹娘心里找到那么一点点平衡。”

    “我知道了。”周蜜康点点头,不再说话。

    “那天答应荆老师做他的助手。是为了能够及时的照顾我爹。现在,这已经不是主要的原因,我,是真的想要学医,而他肯带我,是我的机会。”

    周蜜康淡淡扫一眼初夏:“你是担心我拦着你?”

    “对。”初夏点头,“你肯定会对这件事有些不舒服。但是,我真的很想做荆医生的徒弟,首先要有一名真正的好的医生,我才有机会真正的成为一名合格的医生。”

    周蜜康冷哼一声:“如果换别人带你,你就成功不了了?”

    “象他这个级别的,别的医生不可能会带我。”

    “你倒是挺明白的。”周蜜康摆摆手,“这事你不用操心了,我会给你安排的。”

    “你答应了?”初夏喜的眼睛亮晶晶的。

    突然间,周蜜康就觉得她那亮晶晶的眸子有些碍眼,至于这么开心么?给荆哲做个助手就能开心成那个样子?

    话说,他做的一切,怎么没见她有那表情?

    “你......”初夏轻扯他一把,“你怎么又阴脸了?我说,你能不能别老是这么喜怒无常,搞的人家心里总是看到你就害怕,不知道哪句就得罪了你,这也太鸭梨山大了。”

    周蜜康眼睛危险的眯起来:“我能给你山那么大的压力?”

    “没有没有,那只是个比喻,我说的是梨,吃的梨,你明白么?你也就是给我个梨那么大的压力,不大,真的不大。”

    周蜜康嘴角抽了抽,难道他真的老了?怎么和她对话总有一种驴唇不对马嘴的感觉?

    这小丫头片子明明就是在农村长大的,也没见过什么世面,可为什么偏生的就给他一种,她的见识甚至比他还要多的感觉?

    一定是他一晚上没睡觉,精神有些恍惚了!嗯,一定是这样的!团长筒子就这样给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那个......”初夏再戳戳他,“我想问问你,你看,你为我着想的也挺多的,不管我想到的没想到的,你都想到了,你到底是因为和我定了亲不得不这么做呢,还是已经有那么一点喜欢我了?”

    周蜜康皱眉扫她一眼,没吱声儿。

    “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初夏迷茫的盯着他,“我比较笨,看不明白,能不能麻烦您用语言解释,不要用表情让我猜?”

    团长筒子不是不想回答她,可是他自己也很迷茫。

    他到底是喜欢她呢还是因为别的?反正,他就是不自觉的想要替她想到一切,可是,他到底喜欢她什么?性格?长相?好象都有,又好象都不是,总之,他自己都迷茫着呢,又怎么可能回答了她?

    索性转移话题:“既然想当医生,你想没想过去学校系统的学一下?今年恢复高考了,你现在复习,还来得及。”

    “想,但不是现在。”初夏心中暗道,既然想做医生,我哪能不想上学,可现在,真的不是机会,要在后年,那所著名的医学院才会正式进入正轨。

    虽然她今年也可以考进去,但,那根本就是白白浪费一年半时间,她是想做一名真正的医生,不是为了拿张文凭了事。

    所以,她想着先从实践开始,后年再考虑进入学校系统学习,而恰巧,那所医学院是隶属于军委的,如果不是当了兵,她还没资格考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