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379章 曲悦的爱情

第1379章 曲悦的爱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更到,今天的搞子大部分是之前码好,修了上传,大家可以看个过瘾,还会有三大章。

    --------------------------------------------------

    “余老师如果信得过我,就和我谈谈我先前问的问题好吗?”洛叶的笑容很有亲和力,这让心里憋的要命的余晓一下子就放下了心防。

    再说,都已经被遇到了,而且,她也是思之又思才做的这个决定,正好,和这个女孩子说说也好,要是能说服对方劝解王芬放手,倒也算如意。

    “高中的时候,我们都要上晚自习,学校有宿舍,但是我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妈妈,就必须每天晚上回家。

    我们邻居家的女儿李爱琳和我是同班同学,有时候,她会和我一起结伴回家,有时候就我自己,高二下学期的一天晚上,我和李爱琳骑自行车走到一片僻静的地方时,我自行车的车胎被扎破了,下车查看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拿把手果刀从黑影里走了出来,让我跟他走。

    如果李爱琳当时能停下来帮我,我相信,我们俩是可以对付得了那个男人的,因为那个男人并不是很强壮,还有一条腿不利索。

    但是她没有,在男人出来的时候,她就飞快的骑着自行车跑了,她没有报警,也没有找人来帮我,当时我就觉得,我这辈子大概就此完了。

    就在我一点儿力气没有,要放弃的时候,路爱民出现了,他那时候是我们学校的老师,正好那晚上有他的课。所以,才会从那儿走。

    他救了我,后来知道我家里穷。还一直给我帮助,实实在在在的说。要是没有他,我不可能上大学,也不可能找到好工作。

    他在学校的风评不好,但是,我却觉得他是个好人,他救了我以后,从来没有对我有过什么不规矩的举动。相反,别人欺负我他还帮我出头。

    那个时候我就发誓,这辈子,我的使命就是偿还他的恩情。我不在意他喜欢别的女人,我也不在意他有妻子有儿子,我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就够了。

    我把我的想法儿告诉了他,他拒绝了。直到三年前的一天,他喝醉了,主动打电话找我,他说了很多胡说,包括对卢小美的歉疚。

    听了他的那些讲述。我不但不觉得他是坏人,我还更加的爱他,就在那一天,我成了他的女人,醒来后,他只是拥着我说,我真是个傻姑娘。

    他也告诉我,他从来没想过会和我成为那种关系,他只是希望,我的存在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中还有闪光点。

    那段时间,是我们最快乐的日子,每天我就盼着他能去我那儿,我可以为他做可口的饭菜,只要看到他吃的开心,我就觉得特别的开心。

    然而,我忽略了,人是贪婪的,曾经我以为我不会觊觎他妻子的位置,但事实上,我渐渐的对这种偷偷摸摸的关系不满足,我逼他带我出去吃饭,逼他带我见朋友。

    他对我的感觉,应该是像宠女儿一样,或者,也是因为他那么多女人中,只有我是心甘情愿的,他就对我特别的宽容。

    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我是被妈妈带大的,她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我从来没体验过那样被疼爱的感觉。

    我想和他在一起,和他组成家庭,为他生一个可爱的孩子,我不会像他的妻子那样不讲道理,不会有事没事的就审他像审贼一样,我会给他想要的生活,而他,也能给我想要的生活。

    我不介意他丢了官职,没了前途,只要能和他在一起,能天天看到他,我就知足了,我可以工作,我也可以赚钱,我相信,凭我的能力,我们也一定可以过上富足的日子。

    可惜,他不信我,他好像认定了我和他在一起,是因为他的光环,哎!”重重叹一声,余晓茫然的看向洛叶,“你能帮我劝劝他吗?

    如果他和他妻子的感情好,我也不会这么坚持,可是,他们之间,早就没有了爱情,他妻子只会逼他升职,逼他给她争脸,却不管他过的是不是开心。

    他不想做一名让人唾骂的贪官,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没有人理解他,甚至很多人觉得他性格古怪。

    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就是我,大家都说他太花心,男女关系上不清不楚,事实上,是他不想做一名让人唾骂的贪官,为此承受了太多的压力,他总要找一个出口发泄一下。

    当然,我不是说他这样做就是对的,我只是明白他心里的苦衷,可他的妻子不理解也不明白,他现在不肯离开他的妻子,也是责任感使然,他真正爱的,是我。

    洛小姐,求你帮帮我,如果失去他,我就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走下去了,我妈妈还需要我照顾,她天天在盼着我结婚,而且,她也真的是误认为路爱民就是我未来的丈夫了,要是我和路爱民分了,我妈妈也会受不了的.......”

    说到后面,余晓泣不成声。

    洛叶有些怜悯的看着她,显然,这是一个性格不健全的女孩子,她把对父爱的渴望畸形的转移到了路爱民的身上,却不觉得自己这样才是最不道德的。

    直白的说,她把自己标榜到了一个高度,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强人所难,夺人所爱,反倒觉得,她的做法儿还挺伟大的。

    “你今年多大?”洛叶问道。

    “二十八。”

    “比我大两岁。”沉吟一下,洛叶叹口气,“我知道,现在别人的劝解你是听不进去的,但我希望你能静下心来,认真的想一想,自己这些年做的这些事儿。是不是真的站得住脚。

    你可能会说,你和路爱民之间才是爱情,为爱奋不顾身是伟大的。可打个比喻,你们结婚了。有另一个女人中意了路爱民,她是不是也可以像你这样,奋不顾身的把你的丈夫抢走?

    如果所有的人都这样做,那么婚姻是什么?婚姻的道德和责任又是什么?算了,大道理我不想多说,就简单的说吧,你自小缺少父爱。所以你渴望有人爱你,那么路柯明呢?

    他才十岁,你就让他自此失去父亲的关爱,自己经受过这样的痛苦。明白这样的痛苦,却要强加到别人的身上,你真的觉得你问心无愧吗?”

    “我......”犹豫一下,余晓道,“我可以和路爱民一起爱路柯明。就像对我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

    “那么王芬呢?”

    “她......”咬咬唇,余晓道,“她不珍惜到手的幸福,所以,落得一个人也是她自找的。”

    “你现在完全活在自己构筑的世界里。大概,我说什么,你也能找到理由反驳的,不如,你去找王芬谈一谈,看看她是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看看她对路爱民的爱是不是也如你想的那个样子。”

    “我......”余晓的眸中流露出一丝胆怯,让她去找王芬,她还真的没有想到过,路柯明她见过,也可以努力的讨好他,接近他,但是对王芬,她真的无愧吗?

    如果真的无愧,她又何必想方设法的向别人证实她的无愧呢?一个人要是真的不在意,是不会解释的,之所以解释,是因为自己也觉得事情说不过去。

    “让我考虑一下。”

    “行,我只是建议而已,怎么做,是你的自由,当然,你选择了怎么做,就要为此承担后果,这个你也要想清楚了。”洛叶冲她笑笑,转身回了自己的位置。

    咖啡室没有几个人,俩人的谈话,自然也不会落到别人的耳朵,但是,两个美女原本坐一起热聊,突然分开沉默,倒还是引起了一些闲客的注意。

    甚至连服务员也有些好奇的往这儿张望,洛叶倒是无所谓,该尽的心意已经尽到,回头她会把这事儿告诉夜轩,让他和王鹏知会一声。

    有些事情,压着不讲,可能是永远的刺,真戳破了也就那么着了,现在王芬就是这么个情况,对于路爱民,她放不了手,但是,又做不到毫不介意他曾经的做为,也正如余晓所说,有些事情,可能王芬还不如余晓了解路爱民,因为王芬的心思除了在路爱民身上,还有大部分是在儿子的身上,而余晓,却是一门心思的放在路爱民身上,所以,他的所遇所想,她会比王芬更有感触。

    排除掉她在感情上的自私,别的方面,她还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子,或者,让她和王芬真正的面对面,才会让两个人都走出来。

    路爱民大概是一直关注着里面的,洛叶坐回去没多久,他也返了回来,恭敬而又礼貌的冲洛叶笑笑,转而走向余晓:“我要回岳父家一趟,先走了。”

    话音落下,不待余晓说什么,他已经逃也似的跑了出去,显然,他是害怕余晓再继续纠缠他。

    洛叶就暗自叹息,要是路爱民这样的举动,都无法打消了余晓要和他在一起的念头,那么,余晓病的还真不是一般的轻。

    余晓坐到了她的对面,凄然一笑:“我决定听你的建议,找他的妻子谈一谈,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也是希望他的妻子能和他好好的相处,其实,我就是想让他过的幸福。”

    “那你之前......”想到她先前的语气,洛叶叹口气,“又何必呢?”

    “我就是想用那种态度看看,他会不会选择我,这样,我也可以真正的死心。”

    “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你已经打算放手了,对吗?”洛叶微微叹一声,“说起来,你也真是够傻的,为了这样的一个人,可真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了,对不起,刚才我误会你了,向你道歉。”

    “没事儿。”余晓流露出恬淡的笑意,“因为我妈妈的原因,没有男人愿意和我在一起,所以,我才会越发的死心踏地吧。”

    “你妈妈是什么病?”

    “尿毒症。”余晓苦笑。“就是一个烧钱的病,不管哪个男人,最初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信誓旦旦,一旦到了谈婚论嫁。就会退避三舍。

    这些年要不是路爱民帮忙,我妈妈可能活不到今天,其实,我妈妈也猜到了他有妻子,只不过我一直不承认,我妈妈又被他感动,也就不拦着我们。

    每个周他都会抽一天去看我妈妈。跟她聊天逗她开心,他懂得的多,总能聊一些我妈妈喜欢的话题,每次他去过之后。我妈妈就会盼着他下一次去的日子。

    所以......”顿一会儿,余晓叹口气,“他不再去我家,最伤心的,大概就是我妈妈了。不过,我和她解释,她会想开的。”

    “申请救助了吗?”洛叶问道。

    “申请了,但是没有批。”余晓轻叹一声,“路爱民想要帮忙申请的。被我拒绝了,我不希望他因为我的事儿去欠别人的人情,最终抓住把柄影响到他的前途,却没想到,最终他还是落得了这样。”

    “这事我来帮你办吧,你们家的条件是合乎救助标准的,你是个好女儿,虽然有些事情做错了,但我还是想要帮你一把。”洛叶说着拿出手机,“把你的联系方式留给我,然后,把你妈妈的名字情况编一个短信发给我,到时候,我会让有关人员和你联系的。”

    “您.......”余晓的眸中满是惊喜,“您说的是真的?您真的可以帮我妈妈申请到救助?您不是骗我的,对不对?”

    “对。”洛叶冲她点点头,“我还真是没有骗人的习惯。”说着把手机递给她,要不,直接在我手机上编辑吧。”她是看出对方好像没有手机,便用这种方式化解对方的尴尬.

    果然,余晓感激的一笑,接过她的手机,却又有些茫然,随之不好意思的递还给洛叶:“我......我不怎么会用。”

    “不好意思。”洛叶歉意的冲她笑笑,对着远处的服务员招招手,待对方过来,吩咐道,“麻烦给我纸笔用一下。”

    以前,她还有随身携带纸笔的习惯,现在各种智能电子产品随身,她就懒得装一身鼓鼓囊囊的了,心下暗笑,之前还想着要让儿子女儿接触普通百姓,了解大众的生活呢,现在发现,连她自己都脱轨了,理所当然的就觉得,大家都有手机了。

    不过,也从这方面看出,余晓的日子是真的过的够紧巴,现在手机也不贵,而且还有充话费送手机的活动,她没有,只能说明对她来说这是个不少的负担。

    中午饭,洛叶带着小南小北和路柯明一起吃的,平时就是三个孩子一起吃,今天有洛叶陪着,小南小北特别兴奋,路柯明也带着丝淡淡的羞涩。

    a市也有良友连锁,相对来说,洛叶更信得过自家店的卫生,就带着仨小去了离学校最近的良友快餐连锁。

    却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曲悦,这家伙正端着一个盘子,自己缩在角落里吃的欢实,洛叶就一脸意外的坐到他对面:“什么时候来的a市?”

    “叶儿?”曲悦看到坐在对面的洛叶,眸中立时涌满了惊喜,再看看跟在洛叶身后的三个小盆友,脸上的笑容更盛了,冲小南小北招招手,“来,过来让舅舅抱抱。”

    “才不要,人家都是大姑娘了。”小北一本正经的坐到妈妈身边,招呼路柯明,“你和哥哥坐到曲舅舅身边吧,男生坐一边,女生坐一边。”

    曲悦一愣,立时喷笑:“洛洛,咱家小北是不是太早熟了,才五岁呢,就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了?”

    “曲舅舅,你请客吧。”小南一直很喜欢曲悦,难得的和他开起了玩笑。

    “行啊,你想吃什么?”曲悦一把将小南揽到怀里,在他额头上亲一口,“我家小帅哥越来越帅了,和舅舅坐一起把舅舅比的一点儿都不帅了。”

    小南一本正经的感慨:“没办法,遗传基因好,我奶奶说的。”

    路柯明有些羡慕的看着几人亲热,心里暗自叹气,什么时候,他也可以和舅舅这么亲近?以前妈妈总是不让他回姥姥家,每次回去。也是匆匆吃顿饭就走,他想和舅舅多待会儿妈妈就不乐意,不过。妈以现在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是不是说。以后他和舅舅亲热一些,妈妈也不会生气了?

    留意到路柯明的表情,洛叶就笑眯眯的问他:“小路,你想吃什么尽管点,阿姨请你吃。”

    “谢谢阿姨。”路柯明羞涩的笑笑,“我吃土豆丝好了。”

    “噗!”一不小心,小北喷了。好笑的看着路柯明,“平时吃土豆丝你还没吃够啊,我妈妈请客,不用客气。你就点吧。”

    “点吧,小帅哥,今天舅舅请你们。”曲悦说着看向洛叶,“别和我抢,虽然我知道你不缺那几个钱。但是,我还是想要尽一下舅舅的心意。”

    小北迅速举手:“舅舅,我要吃木瓜炖酸奶!”

    “好,舅舅请你吃木瓜酸奶。”曲悦转而看向小北,“北北。你呢,吃什么?”“我爱吃什么,舅舅不知道吗?”小南歪着脑袋看着他,一脸失望的问道。

    “好,你的煎牛排,七成熟,外加西红柿鸡蛋面一份。”曲悦边说边摇头,“小南,你说你这是什么口味,又西又中的。”

    “没办法,谁让我喜欢呢,我就觉得这样好吃。”小南开心的笑着,“看在舅舅对我这么好的份儿上,回头我赚了红包分舅舅一份儿。”

    “好,舅舅等着你的红包,不过,你要从哪赚红包?”曲悦问过小南,不待对方回答,先看向路柯明,“小帅哥,你要吃什么?别再说土豆丝了,那个什么时候都能吃。”

    小北主动替路柯明回答道:“他喜欢吃鸡翅。”

    “我们家小北越来越善解人意了。”曲悦忍不住伸手摸摸小北的小脑袋,在菜单上写下了路柯明爱吃的菜,至于洛叶,他连问都不用问,猪脚嘛,是某人的最爱,别的,他又看着点了一些,全是小份量,这样可以吃的样数多一点儿,又不至于剩下太多。

    曲悦招呼服务员过来取了菜单,便主动向洛叶汇报,“我是过来查看一下这边的货源,前段时间接到举报,说a市总店那边的后厨管理跟不上,还有就是进货也有些问题。”

    “食品安全是重中之重,咱们宁可不做也不能失了后厨卫生。”洛叶神色一正,“这事儿,一定不能手软。”

    “遵命!政委大人。”

    小南嫌弃的戳戳曲悦举到耳边的手:“舅舅,你这军礼敬的一点都不合标准,还不如我呢。”说着认真的为曲悦做示范。

    “洛洛,你家小南看来是要和军队口干上了。”曲悦笑呵呵的看向洛叶,“你们对小南小北将来的发展有规划吗?”

    洛叶就道:“看他们自己的兴趣吧。”

    “要是你们家夜市长同意,我希望他们俩当中有一个能经商,你这甩手掌柜我是没办法了,可是,万一我老了怎么办?”

    “怎么,这就急着找接班人了?”洛叶无语的白他一眼,“才多大啊,就想到老了的问题,我爸妈都还没觉得自己老呢,你哪有资格这么说?”

    “我哪能和叔叔阿姨比,他们有一儿一女,我没有啊,所以,我必须提前做准备。”

    “没有不会生啊?”

    “和谁生?”

    洛叶就瞪他一眼:“当着孩子的面儿呢,你有点儿舅舅的样好不好?”

    “小南小北,看到没,你们的妈妈就知道对我凶,舅舅一门心思的为你妈妈工作,她就知道对我凶,你们俩可怜可怜我,商量一下哪个接我的班吧。”

    小南迅速摇头:“我是不会接的,我要接我妈妈的班。”

    “我也不接,我要接恋恋姨的班。”小北才五岁,却是对服装设计出奇的痴迷,每次见了洛恋,都缠着对方教她画图,虽然现在画的不怎么样,但小姑娘说了,她以后要像洛恋姨姨一样,做美美的衣服给别人穿。

    曲悦做痛苦状:“老天爷啊,救救我吧,他们一个个的都不可怜我,这分明就是想要累死我啊,这以后的日子,可要怎么过才好?”

    “我可以考虑接你的班。”路柯明一脸同情的看着他,“你放心。我不抢你的财产,但是,我会好好帮你看着。”

    洛叶和曲悦一愣。齐齐笑起来,心思一动。洛叶看向路柯明:“小明,你是真的喜欢吗?你知道什么叫经商吗?”

    路柯明一本正经的道:“经商嘛,就是卖东西给别人,开饭店就是把饭菜卖给别人吃,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不喜欢,不过,这位舅舅挺可怜的。都没人帮。”

    “对对对,他是挺可怜的,那你以后如果条件允许,就帮帮他。”洛叶说着神色一整。看向曲悦,“你也不小了,抓紧时间给曲叔叔和阿姨一个交待吧,对了,前段时间不是听星弄说。你谈了一个女朋友,关系还特别好嘛,现在怎么样了?”

    “别提了。”曲悦叹口气,“当着孩子的面我不好说,怕教坏了他们。”

    “舅舅。你想多了,我们都三个才不会被教坏呢。”小北抗议的看着他,“不想说就明说,别找这种借口。”

    孩子,其实是你想听吧?曲悦一头黑线的看着小北,这小丫头的眼睛里清清楚的闪着八卦的火焰,显然,她和她妈妈一样,是个好奇心极其旺盛的姑娘。

    洛叶好笑的戳一把女儿:“有这样逼舅舅的吗,不厚道,舅舅是大人了,感情问题是私人问题,我们不可以逼着人家说的。”

    “那妈妈干嘛要问?”小姑娘不高兴的撇撇嘴,“不要以为我是小孩子就什么都不懂,是你们不想让我和哥哥还有路柯明知道,哥,你说是不是?”

    “算是吧。”小南不情不的配合妹妹道。

    “好了好了,真败给你们了。”曲悦求救的看向洛叶,“你家这对活宝太折磨人了,每次见他们,我都是被他们欺负,以后大了,可怎么办?”

    “你以为我们谁都欺负吗?”小北不屑的撇撇嘴,“要不是喜欢舅舅,关心舅舅,我们才不稀罕知道你的事儿,更不稀罕欺负你。”

    “好好好,我真服邓。”曲悦赶紧举手以示投降,“我招,我招还不行嘛,前段时间的确是想给小南小北找个舅妈的,也比较合眼缘。

    结果,开始还好,处了一段时间,本性就露出来了,那天和我一起去狂商场,走到一家包店,指着里面二十三万的包告诉我,她挺喜欢的。

    我就点了点头,没说啥,然后,她就搂着我的胳膊再重复一遍,那个包好漂亮噢......”夸张的语气引得洛叶几人笑起来,曲悦就一本正经的道,“别笑,我这是原音重现,要不然,你们不会有那种感觉,就是她说完这句话,我心里立时对她反感了,说白了,她就是把我当成一二百五钱串子嘛。

    我就告诉她,好看你就多看会儿,然后,我抬脚就走,你们猜怎么着,那姑奶奶在大庭广众之下号啕大哭,边哭还边喊我的名子。

    我就想着,反正商场里的人不知道‘曲悦’是谁,管他呢,自顾自的往外走就是了,那姑奶奶看哭招没用,爬起来嗷嗷的就追上来了,吓得我抱头鼠窜。

    然后,回头我就告诉她,咱俩不成了,然后,我就开始全国各处视察了,据说,她现在有事没事的就打关杰的电话探听我在哪儿,愁死了。”

    “舅舅,你这是去哪儿找了这么个女人?”小南一脸同情的看着曲悦,“这样的女人你都能找得着,眼光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小北点着脑袋附和:“我也觉得是。”

    “喂,你们多点同情心好不好,你们的曲舅舅已经够可怜了,还这么在我伤口上撒盐,这是想要我的命吗?”

    小北就撇嘴:“切,来了a市也不去看我们,还好意思说呢。”

    “天地良心,我今天上午刚到,是打算把事情办完了,晚上去你们家的,咱不好这么冤枉人的,什么时候舅舅来了a市没去看你们?”

    “他们逼你玩呢,别理他们,赶紧吃饭。”洛叶说着却又忍不住取笑曲悦,“不过,我觉得小南小北说的也对,那么奇葩的女人你都能找得到,是挺本事的。”

    “让我死了算了。”曲悦死摊摊的趴在桌子上,“都这么没良心,我还活着干什么呀,没一个安慰我失恋受伤的小心脏,就知道撒盐撒盐撒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