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军妆 > 第1213章曲父曲母的态度二合一章

第1213章曲父曲母的态度二合一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附大医院的病房内,曲悦安静的躺在那儿,头上包着厚厚的纱布,面色苍白憔悴,看到洛叶进来,曲父和曲母眸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儿子对这女孩儿的心思,他们比谁都清楚,曾经,他们以为,儿子有机会抱得美人归,就默许了儿子的行为。

    后来,得知了夜洛两家结亲的消息,他们以为儿子会死心,便介绍了老朋友的女儿给儿子认识,可儿子却告诉他们,这辈子,他不会喜欢别的女孩儿,但也答应他们,他会结婚的,但不是现在,请他们给他时间,让他等到不能再待在她身边的时候,自会娶一个他们中意的儿媳妇儿。

    开始,他们对她是有怨言的,明明不喜欢,却拖着儿子越陷越深,可是了解了真相后,两口子也很无奈,她从来都只当儿子是朋友,是合作伙伴,甚至儿子在人前,也装出一副和她只是朋友是合作伙伴的假相,骗过了所有的人,可是哪能骗得过自己的心?

    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中意的,自然就是他们中意的,他想做的,自然也是他们想做的,于是,发展到后来,他们和夜家和温家合作,和他们结成利益联盟。

    必须承认,这样的合作,曲家是占便宜的。

    若是可以选择,他们并不想要占这样的便宜,他们宁愿,儿子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过上正常人应有的幸福生活。

    可惜这种事儿,没有假设。

    在这种无望的等待中,曲家内部起了争斗,好在,曲老爷子坚持了原本的决定,曲家的掌舵人,仍是他们这一房。

    借着这个机会。他们要求儿子回归曲氏。

    出乎意料的,儿子竟然答应了。这让两口子喜出往外,以为儿子终于走出来了,要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了。

    然而,事实证明,他们的欢喜,太早了些,儿子接手曲氏,并不是真的放下了那段无望的感情,而是在良友已经走上正轨的情况下。不想他们太过操劳,想着替他们分担一些。

    不管怎么说,儿子能这样想。也是好的,时间和距离是最好的良药,相信总有一天,儿子会走出来,过属于自己的生活。为了把儿子更多的拴在曲氏,他们放手把一切交给了儿子。

    儿子把曲氏打理的井井有条,原本和儿子争夺曲氏掌权者的侄子曲鑫,从最初的不服气,发展到现在的言听计从,更是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哪知道,突然的,就出了这样的事儿。已经三天了,儿子就这么静静的躺在这儿,象睡着了一般,天知道他们内心有多么害怕儿子就此一睡不起!

    或者潜意识里对这女孩子的排斥,他们没有通知她。

    没想到。她还是这么快就来了。

    洛叶和曲父曲母见过几面,说不上熟稔。但也不算陌生,礼貌的和他们打过招呼后,她便上前抓起曲悦的手腕试了试脉搏。

    知道洛叶是战老等人的徒弟,曲父曲母也未加阻拦,不过,却并不抱任何希望,洛叶的年龄摆那儿,而且在他们看来,终归还是西医靠谱一些。

    “主治医生说,有瘀血压迫神经,位置太危险不能手术,只能等。”待洛叶放下曲悦手腕,曲母简单的向洛叶做了解释。

    洛叶点了点头,退到了一边。

    她并非神医,虽然她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内力,但曲悦伤的位置太危险,她不敢乱试。

    三个师父当中,对这种伤最专长的应该是战老,想了想,她便退出房间给战老打电话,结果,战老竟然出国了,更巧的是,钟老和冯老也和他在一起。

    也就是说,三个人就算是马上赶回来,也要两天以后了。

    “师父,你们怎么一起出去了?”对于三个人一起出国,洛叶实在是纳闷。

    电话那端的战老幽幽的叹一声:“我们一起来看一个老朋友,或者,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洛叶问道。

    “没有。”战老再叹一声,“叶儿,你说的伤势我已经知道,象这种情况,暂时不会有危险,关键还是要靠病人的意志。”

    洛叶点点头:“师父,我明白了,麻烦您代我向两位师父问好,办完事回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去接你们。”

    “好。”

    挂断电话,洛叶忍不住深深叹一声,祸不单行,大概就是这样吧。

    她从战老的语气中已经听出来,他们看望的那位老朋友,大概是时日不多了,若是他们现在离开,可能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不过,能让三个人都这样挂着的,会是什么人呢?

    正琢磨间,电话又响了起来,她顺手接起来,是冯老。

    “叶儿,老战和我们说了小曲的情况,我再叮嘱你一句,那个位置太危险了,千万不要乱动,小曲的年纪摆那儿,靠他自身的吸收和意志力,比别的都强,知道吧?”

    洛叶赶紧道:“师父,您放心,我不会拿这种事儿冒险的。”

    “不是我们不重视小曲......”冯老幽幽叹一声,“我们来看的这个老朋友,是最近才刚刚联系上,他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唯一的愿望,就是想要见我们一面。

    他的医术,在我们三个之上,为人,也是我们佩服的,要不是那个年代受到了太大的伤害,不至于把身子垮到这个程度。叶儿,希望你不要怪我们。”

    “师父,我刚才就想到了,您放心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就给那边夜氏的负责人打电话,一会我把电话给您发过去。”

    “叶儿,还真有个事需要你帮忙,小夜家的那个情报机构不是很厉害嘛,你让他们帮忙找个人,就是这老朋友的孙女秦芷。今年二十三岁,是中美混血儿,老秦只有她这么一个亲人了,前段时间爷孙俩闹了点矛盾,秦芷就离家出走了。

    老秦原本身体就到了油尽灯枯,被她这么一气一着急,就损耗的更厉害了,这几天我们三个轮流给他找补,也就是能延长他半个月左右的寿命。

    他嘴上不说,但心里应该一直惦着那女孩子。要是找不到她,估计他死都不会瞑目的,叶儿。你能不能让夜家的人来我这儿取她的照片和资料,帮忙找一找?”

    “师父,我知道了,我马上安排。”洛叶说声再见就挂断了电话,马上拨通夜轩电话。将事情简单跟他解释了一下,剩下的事儿,便由他安排了。

    刚才接电话的时候,她下楼找了个僻静的地方,这会儿忙完了,便又再上楼。返回到曲悦病房,病房里多了一名二十多岁的秀丽女孩儿,看到她进来。曲母介绍道:“小洛,这是云秀秀,是我朋友的女儿,这几天,都是她在帮着照顾小悦。”说着又冲女孩儿介绍道。“秀秀,这是洛叶。小悦的好朋友。”

    这介绍,等于对洛叶下了逐客令。

    洛叶暗自苦笑,她明白曲父曲母对她的不喜,合作,只是为了顺从曲悦的意见,他们是极端宠爱儿子的父母,所以,儿子提出来的一切要求,他们都会尽力满足,也正因为这样,他们对她,才更应该不喜。

    如果不是遇到她,或者曲悦现在已经娶妻生子,就算没有娶妻生子,应该也会像正常人一样在恋爱中,以他的条件,是不可能到现在还单着的。

    自己耽误了人家抱孙子,甚至,有可能会耽误一辈子,人家能不讨厌她吗?

    但是这个时候,明知道人家讨厌她,她也不能拍拍屁股就走人,尤其是知道这次的事故,或者存在一定问题以后,她就更不能那样做了。

    “洛叶,你好。”云秀秀对她的态度倒是很客气,打过招呼后,就过去取了个棉棒,沾点水,往曲悦的唇上湿润了湿润。

    洛叶歉意的看向云秀秀:“秀秀,不好意思,能不能麻烦你先出去一小会儿?”

    “洛叶,你凭什么这样做?”不待云秀秀回答,曲母先愤怒了,在她看来,洛叶这根本就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儿子都被她害成这样了,她还想怎么着?

    “阿姨,您误会了。”洛叶苦笑,她不是不想和曲父曲母去别处单独谈谈,但是,她不敢,万一在这个过程中,曲悦被人动了手脚怎么办?

    不是她草木皆兵,而是她在刚才突然想通的这一环,对方针对曲悦的根本目的既然是为了针对她,那么,现在看到她过来了,还会老老实实的吗?

    利益驱使下,会让一些人走上极端,显然,那些人现在就是在做最后的挣扎,尤其是在武泽天那边的事情失手后,曲悦这条线,成了他们最后的疯狂。

    或者到了现在,他们明知逃不过,心思已经转变为,既然要死,何不拉个垫背的这种想法儿。

    她刚才已经打电话给夜轩,让夜家暗中派人来保护曲悦,而她,就在明处,反正这一次,她一定要把这些明着的暗着的大棋子小棋子统统的拔除掉。

    这种恶心人的举动,她真的是受够了。

    但这事儿,她又不好当着云秀秀的面说,是以,才会想着让她稍稍回避一会儿,由她把事情的因由向曲父曲母解释清楚。

    没想到,倒是引得曲母愤怒了,她留意了一下云秀秀的神情,看向她的眼神,明显是鄙视的,显然,在云秀秀眼中,她也是那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

    哎!重重叹一声,洛叶看向曲父曲母:“叔叔阿姨,你们对我的观感我非常清楚,曲阿姨刚才话里的意思我也明白。

    对于我和曲悦间的关系,我不想为自己做过多的辩解,但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希望曲悦幸福的心情,和你们一样。

    如果这位云小姐能和曲悦走到一起,那是我再开心不过的事儿,现在我让她出去一会儿,并非你们想的那样,而是,针对曲悦这次的车祸。我有事要和你们说。”

    说话间,洛叶拿起放在床头的一个铁杯子,两手用力往中间挤,然后,那坚硬的家伙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的瘪进去,“这就是我要留在这儿和你们说的原因。”

    曲父曲母都是见惯大场面的人,又是脑子活络的人,洛叶这么一说,当即理清了其中的关系。哪还会再纠结在儿子和她的感情上。

    曲母看向云秀秀:“秀秀,不好意思了。”

    “没事儿......”云秀秀浅浅一笑,“晚上吃的少。有点儿饿了,正好去买些宵夜,洛小姐,你喜欢吃什么?”

    洛叶冲她笑笑:“谢谢了,什么都行。”

    待她出去。洛叶关上房门,并在门上贴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才回转身,压低了声音对曲父曲母道:“叔叔阿姨,抱歉的话我不想多说了。

    经了这次的事以后,叔叔阿姨要是不想和夜家温家合作。我会帮忙把你们的股份抽离出来,属于你们的,一分都不会少。这个我可以保证。

    树大招风这种事儿,不是我能控制的,也不是我姥爷家和我婆婆家能解决的,所以,因此给叔叔阿姨带来的麻烦。我只能说,我们会尽一切力量去弥补。

    对于曲悦和我之间的关系。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跟你们说什么才好,从认识他,我就当他是最好的朋友,或者是我的态度有问题,让他误会。

    或者是,我习惯了有他这个朋友在身边,一切成了理所当然,才会让他越陷越深,总之,一切都是我的错。

    所以,在这次的事情结束后,我会把良友的管理权全权交给他,不再干涉良友的经营和收益,请原谅我不能退出来,个中原因,相信叔叔阿姨也清楚。

    大概,这辈子我和曲大少之间,都无法彻底断了联系,是从良友成立开始,就已经决定了这个结果,我没法保证什么,但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让大少回到正轨上去。”

    曲母的眉头皱着:“你的意思是,离了你,小悦就无法安全?”

    “不!”洛叶摇头,“没有我在这儿,多派几个人也是一样的,但,我不能如此的不负责任,他的这些劫难是因为而起,我当然要替他解决。”

    “我倒是觉着,现在你什么都不管才是最好的办法,这样,等他醒来的时候,才会对你失望,才会放下,你觉得呢?”

    “他是您的儿子,您觉得有这种可能吗?”洛叶轻轻叹一声,“他不是个极端的人,就算我真的这样走了,他也会给我找一堆的理由,甚至,会觉得是你们逼我的。

    最终的结果是,他不但不会离我远一些,反而会更加的觉得愧对我,不对等的感情就是这样,明明是我欠他,但,只要看到我受一点委屈,他就会觉得是他欠我。”

    “听小洛的吧。”曲父拍了拍曲母的肩膀,“其实这些年,儿子的事咱们一直盯着,怨不得小洛,都是儿子自己钻了牛角尖。”

    “好吧。”曲母叹一声,看向洛叶,“对不起,我也不是要针对你,我也知道不能怪你,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如果我是您,我也会这样的,甚至,我会比您的态度更恶劣,不管是不是我有意的,因为我,曲大少受到了伤害,这是事实。

    做为母亲,当然要护着自己的儿子,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儿,所以,您没有任何错处,相反,您是个特别大度的母亲,谢谢曲阿姨这些年对我的宽容。”

    “算了。”曲母摆摆手,“你也是个好孩子,这错处一个劲的往身上揽,其实,哪能怪你?我都明白的,做生意嘛,合作是正常的,谁让这死小子就认准了不回头。

    他自己也说过,你拒绝了他不止一次了,也找他谈过,让他好好的恋爱,不要让父母操心,其实,我和他爸挺感激你的,只是......”扫一眼床上静静躺着的曲悦,曲母泪水不自觉的落下来,“只是看到他这个样子,我气就忍不住往你身上发。”

    “放心吧,他一定会醒过来的,大少是那么坚强的人,不会一直躺在这儿的。还有......”顿一顿,洛叶道,“我要求留下来陪护,也是希望通过和他的对话,激起他努力醒过来的动力。

    当然,叔叔阿姨尽可以放心,我和他聊的,肯定都是鼓励他,又能让他接受,却又不至于觉得我对他有什么情分的话。或者,通过这次,真的能让他走出来也说不定。”

    “但愿吧。”曲母重重叹一声。“说真的,我们也知道,他这辈子是不可能把你给忘了,但,我们还是希望他能过上正常的日子。”

    “说再多都没用。叔叔阿姨,如果你们相信我是为了他好,就让我和你们一起,陪他渡过这个难关,让他的生活,拐个弯。走上正轨,好不好?”

    “好。”曲父先点了点头,“小洛。叔叔信你,说真的,叔叔从来没怪过你,你是个能干又善良的女孩子,偏生又长的这么漂亮。小悦喜欢上你,也是正常的。

    人嘛就是这样。遇到了最好的,你让他再找个差一点的,他肯定就不乐意,总不能让你为了衬托别的女孩子,就把自己装的又傻又笨。”

    “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男人就是愿意找个好看的。”曲母白一眼丈夫,“听你这意思,要是遇上个长的好看的,是不是也就看不上我了?”

    “你看你......”曲父无奈的摇头,“一大把年纪了说些这个,也不怕小洛笑话你。”

    “小洛,话说到这份上了,阿姨就再多说一些,秀秀是我老朋友的女儿,上次小悦答应回曲氏的时候,我已经他已经放下对你的感情,就想着介绍他和秀秀认识。

    结果,他一口就给回绝了,不过,秀秀却是挺喜欢他, 说是很佩服他能不靠家里的力量,把良友做到那个程度,而关键的关键是,他能在慈善上下那么大的本钱。

    因为存了私心,我就没把这些举动中大部分是你的功劳的事告诉她,所以,在她心里,一直觉得,小悦才是良友的大股东。

    这次小悦出事,她一听说就赶了过来,帮着我们一起照顾小悦,你也知道,以曲家的条件,找什么样的人伺候小悦都能找到,但是,为了给她创造机会,我们两口子亲自守在这儿,一个保姆都没带来,甚至,连吃饭,都是跟着食堂的一起吃。

    秀秀是个好孩子,我们希望她能和小悦之间有点儿眉目,这件事儿,还希望小洛你能帮忙一二,如果他们俩真的成了,我们夫妻怎么报答你都行。”

    感情的事儿,是外人可以勉强的么?

    心里这么想, 嘴上当然不可以这么说,洛叶便应了下来,然后,上前把门上那黑乎乎的东西取下来,冲曲父曲母笑笑:“叔叔阿姨这几天应该都没休息吧,现在,我来接班,你们回去睡一觉。”

    “这是什么东西?”曲母好奇的问道。

    “感应器,咱们刚才说话的时候,要是有人故意靠近,它会有提示的。”洛叶笑笑,“小心无大错嘛。”

    “真神奇,想不到连这种东西都有。”曲母咂咂舌,看向曲父,“要不就先把这儿交给小洛和秀秀?”

    曲父点点头:“行,咱们咱洛小姐的,回去休息休息,要不,等儿子醒了,咱俩反倒躺下了,那可真就成笑话了。”

    拉开房门,就见云秀秀正在远处提着个袋子来回踱步,刹那间,洛叶对她的评介就上了一个层次。

    喜欢,却不偏激,这样的女孩子,是最好的妻子人选。

    看到曲父曲母出来,云秀秀几步跑了过来,冲俩人笑笑,举了举手中的袋子:“我买了叔叔阿姨爱吃的手撕包。”

    曲母冲她笑笑:“秀秀,今晚上就麻烦你和小洛了,我和你叔叔实在熬不住了,我们回去休息一会儿。”

    “啊?”云秀秀就一下子愣在那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军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赵暖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赵暖暖并收藏军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