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姑姑,你被捕了!(GL) > 99我爱你,我要你……

99我爱你,我要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爱你,我要你,我爱你,我要你……”

    言战这样顾双城身下低低喊着,双腿微颤分|开又合上,微微仰起下巴上沁着点点汗珠……后半夜,顾双城叼着烟,头戴警帽,旁若无人缓步走不甚忙碌警局内。

    从四楼,到三楼,再到二楼,没有进电梯,走得是楼梯。

    走楼梯踏实,人也会越来越清醒,顾双城想。

    她早就想这么干了,她要从白山少管所出来时候,一直都想这么干,现她干完了,下|半|身那个湿透了地方还维持着惊人兴奋感——把言战这个衣冠禽兽扣上手铐,然后——

    “呵~”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坠入云山雾罩虚无之境,只有寸着言战,她化作仙女,拨开衣裳,她又变成妖精,吸光了顾双城法力,欲欲沉沦……

    前脚从警局后门出来,后脚就有几个警察喊着,喂,你们过来,有个师弟被人打晕了,就那个垃圾桶旁边,来人啊!

    顾双城手里拿着从24小时便利商店买来冰激凌,她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看着那几个脸色慌张警察,她已经换上了来时红白色运动装,整个人精神奕奕。

    吃了一口冰激凌,看着那个被自己打晕并扒下警服警察被几个警察拖进去,顾双城打开跑车,重重坐进去,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警察局外那几盏夜灯,她趴方向盘上,又看到几只薄翼昆虫盘旋夜灯光芒里。

    夜风微凉,她扔掉没有吃完冰激凌,踩下油门,跑车一跃而上,冲上坡,又以极速度从坡上滑下来,她打开车顶篷,灌入她嘴里,眼里,鼻子里,耳朵里冷风让她整个人舒服一激灵,她吹了个长长口哨,也不知道怎么踩得刹车,跑车忽然停下来,就这么停路中央。

    顾双城仰起头,看向那一轮模糊云间钩月,还有那几颗着实见不到半点雏形星星,赞叹道:“这星空真美,美,真美。”

    眼前看到是现这个阴云聚集星空,心里想得,确是从前从前,言战托着她屁股,俩人半夜一前一后爬上言战楼顶健身房,肩并肩躺一起,看到星空。

    皱皱鼻子,顾双城闻到了炒栗子香味,她踩下油门,缓慢游走于街道里——

    长街头一家栗子店仍旧亮着灯,顾双城停下车,敲了一下那卖栗子小窗口。

    “你好。我想买栗子。”

    “明天吧,我们打烊了。”

    “我要刚出炉。”顾双城走到这个栗子店门前,把钞票一个一个塞进去。

    塞到第五张时候,小窗口打开了,小老板说:“找你两张。”

    “谢谢。”顾双城拿到栗子,就拨开一个,吃完了就把壳扔了马路上。

    很,栗子壳就马路上躺成了一个小堆,顾双城仰头喝了一口矿泉水,拧上淡蓝色瓶盖,看向那堆深棕色栗子壳,火候控得好,栗子壳也精致漂亮,闪着明亮色泽。

    她把矿泉水放一旁,打开车门,踢了栗子壳一脚,眉头一抬,又蹲下来,开始摆弄这些栗子壳。

    十分钟后,顾双城靠驾驶席上,踩下油门,维持着平日里车速,缓缓向言宅驶去。

    只留下用栗子壳摆成得一个心形摆路边。

    翌日清晨。

    顾双城掀开那绣着凤凰于飞蚕丝被,从言战和她大床上走下来,赤着脚一路伸着懒腰淋澡、刷牙、洗脸,她光着膀子走到言战大梳妆台前,拿出她那些化妆品,还算娴熟给自己画上淡淡浅粉色眼影,睫毛刷得挺翘雀跃,腮红也打得极浅,只是这张脸轮廓经过一番极其简单雕琢,就显出了一点妖娆魅惑来。

    涂上唇膏,顾双城又抬起头,把原本不甚白皙脖子和手臂抹了抹,凡是露外面肌肤都弄得白嫩些。言战不仅让人换了床单被子,还让人给顾双城准备了一个独立衣柜,这衣柜里配饰盒里,一溜排全都放满了钻戒、吊坠、耳环、等等让女人眼花缭乱精致物件,她随便挑了一件橙色衣裙,穿上一双藏青色高跟鞋就下楼去了。

    等餐桌前是——已经开始吃早餐言赋,一脸不高兴木云歌和看上去已经几宿没睡言式微,顾双城弯起嘴角,先是冲吴妈打了声招呼,说:“吴妈,早。早餐真是很丰盛,看着就有胃口,您一定起得很早?”

    “没有啊,还是和平时一样。”吴妈给顾双城拉开了椅子,说:“双城小姐好久没回来了,今天就多做了一些,希望合你胃口。”

    “吴妈客气了,都是一家人,用不着客气。”顾双城拍了拍吴妈满是皱纹手,笑着说。

    吴妈也笑着点点头,说:“我先退下了。”

    “噢。吴妈,麻烦你待会儿把今天送到宅子里鲜食材那个单子给我看一下,天越来越冷,姑姑警局恐怕吃不到什么好东西,我想做点好吃给她送去。”

    “好。”吴妈退了出去,三名女佣见人已经来齐了,也退了出去。

    “真是孝顺啊。看来,你瑞典念得是厨师学校吧?竟然,也会下厨做两个小菜?”木云歌喝了一口燕窝粥,笑道。

    “二妈说笑了。一点雕虫小技而已,只不过是哄姑姑开心罢了。惹上官司,这种事情,总是让人心里烦闷很。”顾双城担忧说,她早餐是紫薯卷、小羊排、清炒蔬菜和一碗八宝饭,言赋看了一眼顾双城左手中指和食指上钻戒,那是言战两年前拍卖会上高价拍下来,顾双城察觉到他眼神,就把左手晾桌上,木云歌也瞧见了,言式微看了一眼,啐道:“顾双城,左手不嫌重啊?”

    “噔噔”敲了两下桌子,顾双城故作不知摇头,说:“式微,我听不懂你这话什么意思。”

    “顾双城,你能不能把你那股狐狸味收起来!臊不臊?”言式微“啪”得一声放下银筷,斥道。

    “我仔细闻闻,狐狸味哪儿呢?呵呵。”顾双城又看了看自己左手上戒指,“哦,要是式微你喜欢话,我可以给你。”

    “谁要你破戒指!”言式微深深吸了一口气,她压着嗓子说:“你少管所呆了五年,商场事情,言家事情,你知道什么呀。现姑警局,小赋成天忙言氏事情,你住家里,就住家里,别成天跟个暴发户似显摆东,显摆西,给我妈甩脸子,给家里人蹬鼻子上脸!你什么都不懂没关系,我们言家养个闲人就养个闲人,别没眼力见,坏了我们大事。”

    “我怎么敢给二妈甩脸子,刚才我还和吴妈说,都是一家人呢。”顾双城低头,吃了一口八宝饭,细细咀嚼了两下,她又看向有些头疼言赋,问道:“姑姑什么时候能出来呢?”

    “……”言赋只觉得九霄殿内,顾双城和言战手挽着手走进来那一刻,让他心里缺了好大一块,他看向顾双城,“你不是比我清楚?”

    “刚才式微都说了,我什么都不懂。不懂,就要多问问你们这些聪明人啊。”

    言赋喝了一口牛奶,不置一词笑了,他喝完牛奶就站起来,说:“吃饱了,上班去了。”

    “路上开车小心点。”顾双城笑着叮嘱道。

    言赋开门出去,木云歌就说:“真把自己当成言家主人了?双城啊,人不能贪得太多。”

    “二妈,其实我要得不多,只要姑姑疼我,就好了。”

    “哼嗯,谁不知道抓住了言战就等于抓住了言家!”木云歌掀翻了桌子,顾双城连连后退,喊道:“吴妈,吴妈,你们,你们过来啊,二妈生气了!”

    话落音,吴妈和一干女佣就走进来,顾双城低头,一把抓住吴妈手,说:“吴妈,我不敢吃了,我要做点好吃给姑姑送去。”

    木云歌跺了一下脚,言式微握住木云歌手,小声她耳边说:“你跟她气什么,她能神气多久?她不过就是仗着言战可怜她,言战能可怜她多久?……你倒不如,趁着言战现警局,好好给我们双城小姐找一个门当户对人家,早早嫁出去也就是了,她也成年了。”

    木云歌双眼都瞪穿了,看得下人们一阵议论,都开始同情顾双城了,也是啊,木云歌到底是后妈,哪会真心疼顾双城呢?顾双城被丢到瑞典念书肯定是木云歌主意!如今见顾双城比自己女儿得言战娇宠,肯定是心有不。

    “二夫人,双城小姐年纪还这么小,你冲她发这么大火也是没必要,毕竟她也只是个孩子而已。”吴妈低头道。

    “我怎么会跟她发火呢。我是被式微给气!”木云歌擦擦鼻端细汗,开始盘算着怎么把顾双城给嫁出去。

    顾双城转过身,随吴妈走到了厨房,和下人们说说笑笑,很就把要给言战送去四道菜做好了,又盛了一盅木瓜猪蹄汤,她对吴妈说:“我只会做一点家常菜,复杂一点,我都不会,不过,姑姑说,她喜欢我手艺。”

    “哎。还数你心疼三小姐。老陈车已经备下了,你送去吧。”

    “我书读得不多,没有式微和小赋聪明。但是,从小到大,就姑姑对我好了,我当然也要加倍对她好才行。”

    吴妈红了眼眶,“不枉三小姐疼你了,好孩子。”

    顾双城拎着雕着杏花保温食盒,低头走出了厨房,立刻又几个女佣走过来,围着吴妈道:“双城小姐真是可怜哟,式微小姐脾气那么坏,二夫人就别说了,哎……没妈孩子真是惨。”

    “五年前说双城小姐杀人,我看……不简单,也不像。说不定是……”

    ……

    坐上车,顾双城把食盒放一旁,掏出手机,打给阮晶晶问道:“昨天收盘怎么样?……今天开盘呢?好,我知道了。”

    顾双城打了个哈欠,等到了警局,她就抱着食盒,低着头走进去,相比较昨天严禁探望,今天言战好像被人撂了一旁,简单登记了一下,顾双城就提着食盒走进去。

    ——“一对K。”刚进门,就看见言战正和几个警察打扑克,“不要啊?一对2!你们再不出,我就赢了哦?不是故意让我吧,总是赢……”

    “言总,你是不是能看到我们是什么牌?”

    “哈哈。我赢了。”言战赢了三块钱,几个警察面面相觑,“言总,你到底怎么赢?出老千?”

    “三块钱而已,用不着个个都瞪着我吧?”

    言战是背对着顾双城,几个警察看到走进来这个漂亮女人,正准备开口问来者何许人也,顾双城就把食指搭唇边,比了个拜托手势,有男警,也有女警,大家都没说话。

    “言总,你真出老千?”一个女警问。

    “十赌九骗,这是自然规律。你们让我洗了四次牌,这样,我差不多,就知道你们手上都拿到什么牌了,根本不用看。”言战眨了眨眼睛,把统共赢来七块钱放进口袋里。

    “十赌九骗,很厉害啊。”“嗑噔”一声,顾双城把食盒撂桌上,挺直脊背坐椅子上,斜睨了言战一眼,“不是被审问了一晚上么……怎么还这么精神?”

    “……呃,你来了。”言战立刻站起来,把一桌乱牌立即收好,她双颊一红,又看向打扮娇花照水得顾双城,“这么早就来了?给我带好吃?”

    “什么这么早就来了?怎么,我来,你不高兴?是了,搅了你牌局,那我走了!”顾双城站起来,言战连忙跑过去,“不是,我是和几个警官随便打了几局而已。随便玩玩。”

    “言总,我们先走了……”警察们无端觉得是扰了这两位,就都站起来,收了牌,推门出去了。

    “有空常来玩啊。”顾双城笑着说,等警察们走了,她回头瞪了言战一眼,“打什么牌?”

    “斗地主。”言战回答。

    “我是说,你是不是闲得慌,还打牌?”

    “没人来问我,我当然打牌消遣一下。好了,以后不打了。”言战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顾双城,“今天,真漂亮。”

    “真?”顾双城努努嘴,又装作不再生气样子,缓缓坐言战腿上,言战点头,说:“我喜欢你这么穿。”

    “不亲我一下?”顾双城扬起脸,言战立刻香了一口,顾双城坐她腿上蹭了蹭,言战立刻抱住她腰,她耳边说:“可别再往后坐了,早晨起来上厕所,那里有点痛痛……”

    “……哦。”顾双城又站起来,“我昨晚问你要不要,你自己一直说要……”她拆开食盒,把菜摆到桌子上,又拿起筷子,细声问:“想吃什么?我给你夹。”

    “小炒和鱿鱼烩肉茸。”

    “好。”

    言战看着顾双城认真夹菜侧脸,问:“都是你自己做?”

    “当然得我自己做。”顾双城理所当然把一碗夹好菜饭双手托起来,送到言战面前,“尝尝?”

    “好啊。”言战笑着把碗拿过来,也没细尝,就这么大口咀嚼和吞咽起来。“你不知道,早晨那些警察来给我送早餐,结果我没胃口,就没吃,后说着说着就开始打牌,不过,我们赌很小。”

    顾双城看了一眼言战,没答话,言战立刻转移话题,“这菜做得不错。”

    “你囫囵吞枣,饿极了,吃什么都香。我以为昨晚那样……你现肯定还睡觉,反正警局也没人来叫你起床。”

    “谁说,警花来叫我起床。”

    “警花?”

    “长得没有你漂亮。”言战捏了一下顾双城脸,吃完满满一碗饭之后,就喝了半盅汤,“家里床还舒服吗?”

    “舒服。可是……你不,我一个人睡,总觉得心里很失落。”

    “……呵。”言战打了个哈欠,“言氏事情,你要是不懂,就别插手。该干什么干什么。”

    “……”

    “我知道,那次我把地皮让给你,你虽然是买下来了,可是……”

    顾双城叹了一口气,嘟囔道:“你又要笑话我不是,我就是没商业天赋啊!本来还想学你呢,谁知道就是学不会……”自从那次言战把地皮让给顾双城之后,顾双城就知道自己私底下“创业”行为,言战是知道一清二楚,就只好来个金蝉脱壳,把那块地再转手,以稍低价格转给了陆子曰,借此造成一种她确实商业方面毫无建树表象。

    “我有就行了,学我做什么?你不用愁那些。乖乖做你大小姐。”

    “还大小姐呢,我今天打扮成这样,就是想告诉你,我……现可是你人了,我不是小孩子,我可以和你,像一般夫妻那样过日子。”

    “……好,好。”言战无声笑开了,“我看你和陆子曰一直走得很近,他和陈果已经订婚了,你要懂得避嫌。重要是,陆子曰和他大哥陆万全,恐怕还有一钞兄弟友谊赛’要打。我虽然看好陆子曰,但是也怕……生出个万一,你呢,又殃及池鱼,我不想你面对友情考验。”

    “你也知道吃醋?”

    “我们日子还长着呢,你二十岁都不到,有大把青春让我天天吃醋呢。你就饶了我吧?”言战握住顾双城手,“陆振霆,也就是陆子曰父亲,实力也不容小觑,要是他手上产业交对了人,将来陆家,也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那……你知不知道,当年陆子曰为什么也会进少管所?我觉得他很聪明,不像我这么笨。”

    “谁说你笨了,我第一个敲破他头!”言战想了想,“……大概是陆万全嫉恨他父亲那么宠爱这个弟弟吧。”

    “原来是这样。”顾双城亲了一下言战,“姑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呢?”

    “有合作关系公司,我都会习惯性查个底。”

    “那你怎么不查我呀?”

    “查你什么?你一没公司,二没负债,三没不良借贷记录,你这个人呢,我是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查了个遍。”

    顾双城撇撇嘴,“你还真是清楚。那你总该知道,我把什么,都押你一个人身上了,你可不要,负了我。”

    “哈。这话该是我对你说,双城,你还太年轻,你会不会有一天,忽然后悔跟了我?或者发现,你根本不喜欢女人,只是我一直……诱导你?”

    “不会。”顾双城怔怔看着言战,“你不会,我就不会。”

    桌子下,顾双城高跟鞋,一下一下蹭着言战腿,言战也回应似,脚腕顾双城小腿上轻轻蹭着。

    静默对视了良久,两人又各自撇开头去——意料之中轻笑起来。

    “呵呵。我想我们不仅可以床上很合拍,平常生活里,我们也一样可以很合拍。”顾双城说。

    “目前看来,确实是这样。我喜欢吃你做得菜,喜欢照顾你,也喜欢被你照顾,你上面,还是下面,对我来说,都很享受。”言战坦诚说。

    “昨晚我一直想你,那张床上想你,想你。就像忽然被雷劈中了脑袋,想你,想我们以后每一天。”

    “小宝贝,我们别想以后,想想现。我才不想想以后,以后……你会和我天天一起,会看着我渐渐生出皱纹,哦,天啊,太可怕了。我永远无法像你那样活蹦乱跳。”

    “我又不是只看上你这张脸,这个身体。”

    “不不,外貌和身材还是很重要。”

    “姑姑……”

    “昨晚我也想你,想我们从前,我第一次见到你,你第一次从草坪那头跑过来抱住我,你对我笑,冲我喊,我面前哭。我好像倒时差,也许我还没有……”

    “看着我。”

    “嗯?”

    “如果这一切只是做梦,姑姑,我求你,和我一起,继续做梦。我们一直一起,从不分开,没有争吵,没有猜忌,我们互相信任,没有别人,只有我们俩。”

    “如果这一切只是做梦,双城,我也求你,和我一起,继续做梦。不仅做这个梦,我们还要做其他梦,很多很多梦,我们一起做。”

    言战站起来,抬起顾双城下巴,深深吻上她娇艳欲滴唇……

    作者有话要说:我是蛇精,我继续扭来扭去,左扭扭,右扭扭~net baby!!

    如果你忍受这样双城已经吐血,请给我花花,花花!

    我要地雷!不给内裤滴统统拿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