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铮铮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噢,是吗?”顾双城微讶得反问道。

    言战点了点头,“你联系她?还是我联系她?”

    “……”顾双城顿了顿,“什么?”

    “这么多年来,你都没有见过她。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吃个饭。如果……你,也和我一样希望话?”言战开口道。

    “……为什么?”顾双城看向言战眸,言战碾灭了烟头,“她是你母亲,我想我应该要见见她。”

    顾双城坐过去,言战耳边小声说:“我认为,你没必要见她。”

    “我想,我应该Faily订个靠窗,能看见整个城市夜景位子,我应该要和你母亲说说话,聊聊天。”

    “你会说什么?”顾双城问。

    言战招招手,顾双城耳边说:“不告诉你。”

    顾双城皱皱眉,正打算开口,车子猛然停了下来!她紧紧抱住身子向前倾言战。

    “怎么回事!”顾双城和言赋异口同声呵斥道。

    言战看了看顾双城,又看了看言赋,“你们真很有默契。”

    撩开小蕾丝窗帘一瞧,车子哪里还能行驶半步?一排记者就拦外头,就差走过来砸烂窗玻璃,把镜头伸到言战裙底一探究竟了!

    顾双城也看了一圈,“全都是娱记。”

    “他们兴奋就像一群哈巴狗。”言赋轻蔑说。

    “已经到冷泉路了吧?”言战问。

    言赋打了一通电话,没多久,被娱记们堵住道路就敞开了,言战掀开了小窗帘,面无表情看向前方,娱记们则开始捕捉车内言战一举一动,有关于克里斯提问也能清晰听到。

    “我猜,进云宅时候,也会有记者问。”言战说。

    “你可以当是耳旁风。”言赋看向那些记者镜头,他恍若看到了当年他父亲言忱过世之后,风雨飘摇言氏所面临社会各界放大镜检视。那一个个镜头里,没有善意,只有冰冷挖苦和眼高于顶看戏姿态。

    “这可不行。我想开口。”言战伸了个懒腰,她看向《香蕉日报》三个挤破头记者,缓慢眨了一下懒洋洋眸。

    车子缓缓开进冷泉路,一溜墨黑色参天古柏落拓立于巨大花坛之中,夜色并不深厚,言战看到了自己“御用军团”十一个人正靠他们车上吸烟,见她车驶向这里时,又迅速回望过来,碾灭烟头、整了一下他们身上礼服,每个人脸看上去都是井然有序。

    “我以为你们会‘乱七八糟’出现我眼前?有那么多镜头就附近,你们就这样聚一起抽烟,是想进一步‘抹黑’我无能和骄奢淫逸吗?”言战说完就弯起了嘴角,这十一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后全都确定般看向言战。

    “我们只是来参加云老爷子寿宴。我们没打算惹是生非,嚼舌根。您并不我们八卦范畴内。”

    “您今年似乎分外高调。生病也生得全城皆知。我海外看到您养病报道时,差点以为您会一病不起。今年我海外并没有捅娄子,除了上次您扔了我一个烟灰缸之外,您应该没有什么肝火太旺理由啊,说实话,我此刻仍难以置信中难以自拔。”

    言战张张嘴,十一张嘴就立刻渐次开口调侃。

    “我们刚才聊天时候,想到了方研之。”

    “她曾经是我们一员,摒弃掉她令人难以恭维性格和混乱私生活之外,我们一致认为,如果您能不计前嫌让她回来,也许就没有今天克里斯,明天罗格斯这一类事情了。”

    “我们一致认为克里斯事件终将会重演,重演,再重演,您要知道,方研之完全可以操纵传媒业。我们言氏这十年之间,也只出现了方研之那么一个传媒天才,而她,现正效力于云氏。”

    “表面上她只是森冉国际执行总裁,但是您应该明白她权利已经盖过了如今所有传媒巨头。当然,她飞得再高也不可能捅破天。”

    “但是,天不破,却成日里打雷下雨,是个人都受不了。何况,您……应该知道她对您十分小心眼。”

    “而且她总是喜欢给您制造小麻烦,每次她都自食恶果,但是她乐其中。”

    “这样说可能有些恶心,不过她可能希望您能像过去一样器重她,而不是如现这般,彻底无视她存,你甚至懒得和她作对。”

    “我们都不愿意这种事情没完没了愈演愈烈。”

    “她是同性恋这件事并不能成为一种罪过,您不能因为她性向而对她失去信任……”

    “闭嘴!”言战看了一下满眼疑问顾双城和言赋,她立刻喝止了这个机关枪一般乏味谈话,十一张嘴立刻闭上了。

    马车哒哒声传来,云家男佣礼貌从马车上走下来,对言战说:“云总,大少爷说记者太多,让我来接您过去。”

    “我可不能走后门。”言战摇头道。

    “我们走正门。马车只是掩人耳目。”男佣笑着说。

    “……”言战从车上下来,顾双城也立刻下车,言赋则坐车内,和“御用军团”一起坐各自车内,缓缓驶向云宅。

    ——并不颠簸马车内,顾双城把言战抱坐自己腿上,吸着她耳垂问:“方研之是谁?”

    “森冉国际执行总裁。”

    “她是你谁?我还真没听说过,你有这么‘念着你’女性朋友。”

    “以前下属,曾经共事战友,现,没什么关系。她跟我没关系。”

    “真?”顾双城把一个又一个吻烙了言战裸|背上,脆生生问。

    “嗯。”

    “因为她是个同性恋,你就开除了她?”

    “当然不是。她有一些很不当言行,实是……”

    “私生活混乱,爱玩女人?”顾双城捏了捏言战肩膀,“你这样爱才惜才人,不会因为对方私事而开除她。……”

    “……”有一些看不见也摸不着头绪从言战眼中闪过,她侧过头,抱住了顾双城脖子,像个飞了一圈又停留屋檐下张望小白鸽一样,靠了顾双城怀里。

    “她……欺负你了?”顾双城问。

    方研之还没收录进顾双城词典里,她对这个女人印象,只停留她和言齐有来往这上面。

    “……”言战没说话,顾双城就有小声问:“她……冒犯你了?”

    言战略微点了一下头,顾双城不满啧了两声,马车停了下来,男佣外头说:“言总,已经到了,请下车吧。”

    “我先下去。”顾双城率先下了马车,又半搭手半抱着把言战抱下来,并低头给她整理了一下裙摆。

    “我和她已然交恶,那就没什么好说了。”言战小声说。

    “我明白。”顾双城不着痕迹摸了一下言战胸,又扬了扬手臂,“走,我们进去。”

    “……”言战挽着顾双城胳膊,一步一步走向了觥筹声阵阵宴饮内厅,和上次罗可欣生日倾心小筑不同,这次云老爷子寿宴是选室内。

    男佣站门前,笑着替言战和顾双城开了门。

    半步作品

    罗可欣正和家里几个姨妈叙话,灵灵坐她腿上玩一个洋娃娃。

    “灵灵是乖。”罗可欣揉了揉灵灵头发,脸上恬静笑容让她整个人容光焕发,几个姨妈也赞美着灵灵聪慧。

    “不过,别人孩子,终究是别人孩子。再亲再乖巧,也亲不过自己。可欣啊,你可要加把劲儿。”

    “我这次过来,带了不少秘方,你再试试好了。”

    “是啊,可欣,你年纪也不小了……”

    “我看啊,还是要去请一些老医生看看。为什么到现都没有孩子呢……”

    “是那个狐狸精!!”灵灵拽着洋娃娃头发,鼓着嘴不满喊道。

    罗可欣正被几个“热心”姨妈们说到无话可答,就顺着灵灵目光看过去——云中天已经走到了言战身边,两人面带薄笑得正寒暄。

    “言战来了。我要去那边一下。灵灵,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啊?”罗可欣站了起来,灵灵使劲摇摇头,抱着她洋娃娃就向楼上跑去,小背影也是气呼呼。

    “慢一点,别摔着。”

    灵灵回过头去,看着罗可欣,不高兴指着言战方向说:“我不喜欢那个狐狸精!她是个坏女人!”

    诸位姨妈一愣,罗可欣静静笑着说:“去楼上玩吧!一会儿就下来,答应我?”

    “哼嗯!”灵灵皱皱小鼻子,啪嗒啪嗒上了楼,罗可欣盯着她逃离此处小背影,若有所思转过去,缓慢拨开宾客,走到了云中天身边,熟稔挽着他胳膊,对言战说:“你可终于来了。路上很堵吧?”

    “是有点堵。”言战笑着抿了一口香槟,“可欣姐又漂亮了。”她走过去,把罗可欣拉到了一边儿,凑到她耳边说:“我远远就瞧见那些姨妈了,她们没为难你吧?”

    罗可欣腼腆摇了摇头,“没有。要孩子,也不是我一个人事儿。”

    “待会儿我叫她们去烦云总去!给你点清净。”言战弯起嘴角,拿帕子拭了两下罗可欣细汗密布额头,“瞧你,一定应付够呛。”

    “你看出来了?”罗可欣握住了言战手腕,“行了,别擦了。够丢脸,幸亏刚才没旁人,让人听见了,我都不好意思。”

    “什么不好意思?”云中天走过来,看向两个说悄悄话人儿,满脸谐谑。

    顾双城则走到言战身后,把她手里香槟换成了一杯纯色果汁,说:“无花果味道调和饮料,还有点荔枝味儿。你试试?”

    言战啜了一口,“还有甘草味。”

    罗可欣云中天耳边说了些什么,云中天脸色一暗,说:“下次你离那些姨妈远一点。”

    言战听见了,不乐意调侃道:“你可是云家一家之主,你才应该叫那些多事儿姨妈离可欣姐远一点。来你家做客,十次有八次都是这种状况。她们这么爱生,自己生去啊!”

    云中天无奈笑了,说:“什么时候,我家事,你也这么关注了?”

    “是被迫关注。”言战眨了眨眼睛,“我觉得你们应该放一个大假,去一个美丽地方,然后……孕育一个美好孩子。”

    “……”罗可欣噗嗤一笑,说:“我当你被杨谊得事情搅得头昏脑胀了,没想到你今天心情不错。”

    “走。我们到那边去。云总不救你于姨妈水火之中,我救你。”言战拉着罗可欣,向一帮富太太们走去。

    顾双城站原地,抿了一口言战喝剩下一半香槟,“云家大夫人期待一个孩子,所有人都看到了她这个期待,除了您。”

    “我们当然会有一个……美好孩子。”云中天看向言战背影,笃定而惬意说。

    “云先生,失陪了。”一抹阴冷杀意从顾双城唇角窜上来,她笑着说完这句话后,就向言战身边走过去。

    言战呢,一和富太太们搭上话,就开始讨论近城里又哪个路多了哪个服务态度甚好养生馆。

    “我觉得那家泰式按摩其实还不算好。”罗可欣挽着言战胳膊,“我叫按摩师上门服务过。不怎么样。”

    “真啊?”言战笑了笑,又凑到罗可欣耳边说:“可欣姐,与其等待,不如自己来。”

    “什么?”罗可欣不解问。

    言战脸一红,又凑过去,小声说:“你们那个那个时候,你主动一点,控制住他。”

    “……”罗可欣算是听到了鲜论调,她摇头道:“我是个女人,我怎么可能控制住他那个大男人……”

    “不试试怎么晓得?”言战又罗可欣耳边叽喳了一阵,罗可欣脸上红一下白两下黑一下又红三下,后她捏了捏言战胳膊,“就你爱乱说话!”

    “可欣姐姐……”言战也是两颊绯红,“你就试试嘛。你想要个孩子,我都替你着急了。要是我能让你生孩子,我立马让你生一个足球队,要男孩有男孩,要女孩有女孩……呃,哦,我是说……”

    赶巧了,顾双城后脚刚走到这里,就听到言战正高兴说着这句话,她脸色一变,言战立刻收口,罗可欣柔柔拍了一下言战脸,“你要是个男人,我一准嫁给你。”

    “原来,现流行开这种玩笑。”顾双城笑着说。

    “言战。你要真是个男人……那就真是太好了。”罗可欣盯着言战脸,怅然若失说,她又忽而笑得有些怪异,“不,要是中天是个女人就好了,这样,我就用不着总是那样被动。”

    “可欣姐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言战立即问道。她看来,云中天待罗可欣极好,但是这夫妻俩久久没有个一男半女,也挺奇怪。

    “时机未到吧。中天和我,也许都还没准备好,要一个孩子。”罗可欣喝了一大口红酒,小声说。

    “生孩子是一件不算复杂事情。一个男人无法给一个女人爱情,但是,一个男人,完全愿意给自己孩子父爱。”顾双城开口道。

    言战瞅了一眼顾双城,“失陪了,全场美丽云太太。”

    顾双城牵着言战向其他人走去——罗可欣眨了眨眼睛,她看向言战背影,又看向云中天侧脸,“是啊,生孩子而已,也没那么复杂。这是我和中天事情,和言战无关啊。”

    “做什么这么看着我?”

    “双城,没想到你会说出那种话。你懂男女之情吗,乱指挥?”

    “我不懂男女之情。”

    “其实,我也不懂。”言战笑了笑,她已经喝了一圈,一肚子应酬化作腹部涨涨废水,“我要去趟洗手间,你帮我拿着包。”

    “我陪你去?”

    “不用了。马上就回来。”

    “小心。”

    “什么?”言战不解问。

    “走-光。”顾双城用口型说出了这两个字,她重重眨了两下眸子,又催促道:“去,十分钟之内,你不回来话,我就去找你。k”

    言战歪着头,认真看了一眼同样认真顾双城,她转过身,掩嘴一笑,大步朝洗手间走去。

    顾双城知道言战笑,就只好摸了摸鼻子,也同样笑着目送她离开。

    ——

    ——抽水马桶声音很小,言战看了一眼马桶里回旋水涡,轻松舒了一口气,她从洗手间橡木色隔间里推门而出,走到偌大盥洗台前,拧开水龙头。

    洗手间里很静谧,宴会喧闹并没有传到这里来。

    “My little priness!”耳边猛地被人吹了一口热气,言战心里立刻长了一层竖起毛毛,但一秒间——她又继续安然静立站洗手台边洗手。

    来人笑着站言战身后,“你知道么,害怕应该要表现出来,而不是隐藏起来。那样话,你只会越来越怕。”

    “……”言战拿起一旁叠得整整齐齐方形手帕,不予理会擦了两下手。

    “我来帮你扔。”那人有一双十分好看玉手,她食指和中指轻挑得夹起言战擦完手手帕,放她自己汗湿鼻端嗅了嗅,又缓慢将那个手帕扔进了一旁垃圾桶, “没想到我也会受邀吧?”

    “想到了。”言战转过身,那人倾身向前,准一米八个头迫使她不得不弯下腰去,好好看一看,从入场就一直俘获住她所有注意力这个女人——她微笑眼睛盯着言战脸,但同时,像是用那眸光里浮动一切,去剥光言战。

    “言战。为什么不敢看我?”

    言战抿了抿唇,抬起头来,与她对视道:“麻烦,让一下。”

    “每次我看到你,我都会怀念四年前那个夜晚。你还是依然那样迷人,而我,已经越来越老了。”

    “你只是成熟了,不是变老。妄自菲薄可不是好习惯。”

    “噢,言战。你还记得四年前你对我说过那些话吗?”

    “你喝多了。”

    “你是棒。你一定会成为传媒业大宠儿。你会成功。你会拥有一切,我会叫你宝贝,你也会叫我宝贝。你真忘了那些美好时光吗?”

    “你确定,你现要这里和我耍酒疯和胡扯?”

    “我喜欢你愤怒样子。尤其是为我而愤怒。My little priness……”

    “我现心情不错,我可以陪你耍三分钟酒疯,如果你不觉得,你自己这副样子像烂泥话!麻烦、让一下。”言战拿起一方擦手手帕,扔了那人脸上。

    “烂泥?呵呵……”那人抓住了手帕,她收紧了两臂,把言战逼进她怀中,“你就是堵墙,我让你现就试试,烂泥糊墙是什么滋味儿!”

    “你!”她紧紧抱住了言战,愤怒而肆狠咬住了言战唇。

    作者有话要说:浮云,还有所有认为言战那种状态是精神错乱孩子们?难道你们没有过这样经历?夜晚,你被这个世界逼疯了,你歇斯里地想要摆脱一切,你畏惧害怕厌恶一切,你软弱流泪,颤抖和无助,但当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你化了妆,穿上了一件漂亮衣服,上了车,打了卡,进了人来人往公司,你必须和往常一样开始奋斗,和面对这个世界摆你面前任何困难。你不能困那个情绪里,选择疯狂,就是选择逃避,是懦弱表现。我觉得言战这种状态是再自然不过,她被逼到了墙角,她内心柔软被顾双城敲得剧痛,她变成了一个痛哭流涕可怜虫,一个热爱一切小女孩。但是当一天开始,她必须拾起支离破碎自己,稳稳当当站她位置上,分毫不差履行她责任。这种情绪转换,不叫疯子,是很多人常态,因为生活和生存让很多人都别无选择。如果你有父母,你可以试着观察一下,他们或许就你看不到地方无助流泪,迷惑不解,然而第二天,他们依旧会擦干眼泪量裹上盔甲,去履行他们职责和义务。

    请你们认真回答我,这种人,是不是就是疯子,就是崩溃了,就是不正常精神病?

    ……我本来是想让你们看到一种力量,一种女性特有力量,一种,很多很多女人,都有力量,没人比你脆弱,也没人比你坚韧。她们似乎惧怕一切,脆弱不堪一击,但是当她们坚强起来时,她们又是那么美丽妖娆无畏着。我妈妈就是这样女人,我所观察到一些女人也是这样。那是一种花儿般寂然吐蕊力量,你们看到过这种力量吗?真,很美。你有这样力量吗?

    柔软,撼动这个世界女性力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