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赦爱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半步猜作品

    一曲丽人歌,半杯琼浆暖。

    言战侧靠榻上,盯着内堂中央唱昆曲两位女名伶,那身段极软,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是落了女子柔媚。

    地板上牡丹席一直铺到了言战跟前,有些微醺她细细嗅了一下,两位名伶唱得是古腔古调,擦得却是今朝今日香水。

    “姑姑?”言赋拿起一杯浓茶,“要喝口茶,醒醒酒吗?”

    “没醉呢。”言战闭上眼睛,随着那琵琶古筝奏出来款款情深微微晃脑,言赋瞧她沉醉其中模样,低头笑了笑,他看向坐对面双目瞪出半个窟窿言齐,又是一笑。

    “笑什么?这唱得真叫人肝肠寸断……”言战睁开眼睛,睨了言赋一眼,言赋立刻摇头道:“不是笑曲儿,是笑二叔。”

    “他是长辈,你可不能笑他。要笑,也是我笑。”言战端起半杯酒,隔着缓步慢歌名伶,冲言齐扬了扬酒杯,言齐笑应,满满喝下去了。

    “瞧,他把杯子都吞下去了。”言赋弯起嘴角,给言战斟了一杯酒。言战朝左手边一看,“你姑父呢?”

    “我让他回去了。反正我给你斟酒夹菜也是一样。”言赋挺直脊背,望向言战眸,小声说:“难得陪你听戏,我不想有外人。”

    言战吃了两口羊肉,顾左右而言他夸道:“嗯,还是老家羊肉味儿正,现吃现宰,好。”

    “你要是喜欢,让顾双城给你后院养两头。”言赋低首不悦道。

    “那可不行。我让她回来是跟我享福,不是回来跟我一块遭罪。”

    “你遭罪?”言赋正襟危坐样子让言战想到了古时候出征前将军,她换了副口气,“养羊这种粗活,当然是遭罪了。”

    “你……”

    “我可不就是含辛茹苦养了一头羊嘛,如今这头羊长大了,专拿羊角来给我捣乱。我就想,羊性格应该是恭顺。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突变,这头羊,冷不丁就变成一只小狼崽。”言战拿起酒杯,自饮半口。

    “只想和你说说话而已,你何苦拿这话来挤兑我?”言赋也喝了半口酒,言战瞅着言赋神色,又戏谑喊了一声,“小狼崽?”

    “你!”言赋搁下酒杯,言战向后坐了坐,笑着摆手道:“不逗你了。”

    “你们姑侄俩说什么呢?”三叔公笑着问。

    “哦,这不是听戏听着听着就有点感怀了,熙和眼看着就长大成人,今天看那些小子们比箭,真是岁岁年年人不同。”言战也搁下酒杯,古筝声如同一池停止波澜潭水,渐隐渐消,两位名伶倚一起,遥望外头寂寂圆月。

    曲终了。

    轻轻拍了两下掌,言战说:“唱得真好。”

    “好,好。”大家都是笑着鼓掌,两位名伶退场,几位确实喝高堂兄也离席了,二叔公说:“戏也看完了,老三,你到我院子里坐坐,其他人,就散了吧。”

    “好。”言战坐起来,言赋虚扶了一把,小声问:“没事儿吧?”

    “没事儿能请我到院子里坐坐吗?傻小子。”言战心情很好,大约是太久没听昆曲,乍一听,心里亿万个杂乱思绪都渐渐明了,她眨了眨眼睛,对言赋说:“你二叔那边残局,你来收拾,务必要收拾干净。今年,我就不给你红包了,那个大为金控就当是我给你红包,你可得收好了,小心让贼惦记了去。”

    “姑姑……”

    “叫我姑。”

    “我不!……就不!”

    “小孩儿心性不改,要打手心!”言战把手从言赋手里抽出来,“夜深了。天亮之前,你要把残局收拾完。哎……我要去上思想政治品德教育课了。”

    低着头,老妈子前头引路,庭院深深不知处,言战揉着眉头,一步两步向前走,老妈子笑着说:“三小姐,好久不见你了,这阵子市里很忙吧?老不见你回来。大少爷时候,你还是常回来。”

    “我也想家,但确实很忙,小辈儿上来了,嚷嚷着要地皮要地皮,要大楼要大楼,要商场要商场,要公司要公司,要创业要创业……我前头戳着,实走不开。扶着小孩儿学走路,这实没办法抽身呐。”

    “哦。就是盼着你常常回来看看,多走动走动。”老妈子掀开竹帘子,言战一瞧,梨花木圆桌上好酒好菜早就备下了,没别人,就二叔公和她。

    “您可比我上次见着时候脸色红润多了,我让小贾给内院阿姨们捎来面膜,都管用吧?”言战问那个老妈子道。

    “管用。”老妈子笑了笑,言战点点头,走进二叔公家严肃小客厅。

    “坐。”

    言战坐下来,二叔公抿了抿嘴,“我看你席上就动了两口羊肉,这桌菜都是你喜欢。动筷子吧。”

    “不喝一盅?”言战席上不能多吃,今天这黑脸得唱得真真,否则各家都当是耳旁风,光听不长记性。

    “不喝。”二叔公给言战夹了块红烧带鱼,“吃饭吧。难得回家一趟。”

    言战扒了一口饭,点头道:“带鱼味道不错。”

    说吃饭,就真吃饭,言战细嚼慢咽,二叔公瞅着言战脸色,就笑着说:“小辈儿里,有能用吗?”

    “有,不多。也不知道他们学校里念得什么书,其实,咱们言家孩子,大可以不用天天泡学校里,早点学点儿本事是正经。”

    “你忘了?你大哥时候,他说孩子要念书,你就偏偏说孩子不要念书,你们俩当着我面都问候言家老祖宗了,后还不是折中了。”

    “折中,折中。”言战点头,又添了一碗饭,二叔公放下筷子,“吃慢点儿。”

    “我都饿死了。看了一下午射箭,连个汉堡包都没有!”言战摇摇头,扒一口饭,“您说着,我听着,不碍事儿。”

    “呵。要说得,是你私事儿,能听我唠叨吗?

    “……能。”言战擦擦嘴,又舀了一碗汤,“我订婚时候,您没来,我就知道,您有意见。”

    “陈非论家事,论品貌,论才干,都不是我中意,你让我怎么能没有意见?”

    “这不是,让您表达意见了吗?您说。”言战喝了一口汤,她瞧了瞧墙上水滴形吊钟,顾双城这时候肯定还没睡。

    ——身为言战秒秒钟都挂心尖上顾双城当然没睡,她手里捏着手机,洗完澡也没穿言战喜欢那种红森森镂空睡衣,她套了个四角裤就这么坐床边,没擦干温水珠子顺着她膝盖流到她脚背上,蓄积了她深红色脚指甲盖里。

    不施粉黛顾双城盯着花台上被夜风拂过一阵又一阵红花,她手指来来回回言战号码上滑动。

    拨。

    不拨。

    拨?

    不拨?

    ——“往大了说,不是让你嫁给王侯将相,可你也不能嫁给梨园行管事儿,是吧?陈非这个导演,你嫁不得。”二叔公没绕弯子,“感情再好,也不能拿婚姻开玩笑。”

    “二叔公,我都三十了。再过五年,再过十年……”

    “别我面前倒苦水。订婚是你自己执意要订得,你怎么订得,怎么取消。你没和陈非搅一起之前,我怎么没听说,我们家老三外头还包养过天王巨星呢?怎么没看见,我们家老三一声不吭就跑去尼泊尔瞎闹腾?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二叔公摇摇头,“这门亲,我不承认。”

    “这不是才订婚吗?不急。”言战喝完了小金碗里汤,又给二叔公盛了一碗汤,“这鸡汤入味儿。”

    “你和言齐,这个年,还打不打算让我们这些老头子过?”

    “你要是单问我,我当然是想让大家都和和美美。你要单问二哥,我就没标准答案了。”

    “你叫他一声二哥,就不该一口就吞掉了他大为金控啊。”

    “二叔公消息可真灵通。你单只听见二哥和您哭诉我一口吃了不该吃,你怎么不单问二哥,他是不是一手拿了不该拿?”

    “言氏纸业年年亏空,你二哥他……”

    “亏空?就算是个空壳子,是个老弱病残,它是我言战手下讨饭吃,我爱赏饭给他们吃,赏不得?”

    二叔公站起来,“老三,因为一点蝇头小利,你就不惜闹得言氏五矿底朝天!我看你不是回来给我们几个老头子请安,你是想活活气死我们!外头怎么说,言家正自己杀自己呢!这不是手足相残是什么……”

    “手足相残这个罪名,扣不到我头上。你问问大为金控每个员工,他们是愿意拿自己劳动成果去养二哥那万万千千个小情人,还是愿意跟着我言战,有生之年,多创造几个大大小小奇迹?你现就去问,你让二哥自己打电话去问!只要民意通过,只要,他言齐敢听一听大为金控上上下下员工一句怨言,我言战,服他!”

    “大为金控,自八二年重组以来,就从来没遇上这样不知轻重管理人!烽火戏诸侯到自己家员工头上了!海外市场刚刚打开,临阵脱逃这种事情他都有脸干得出来!我怕啊,二叔,大为金控我大哥手里,差年头,也没交出那样让我咋舌财务报表!不是咋舌,是心寒,多少人才都走了呀。”

    “……我十五岁进言氏,到今年,我每分钟,都为言氏,为我们言家鞍前马后,外人都以为我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二叔,你该知道,有多少事,一般人能做,我不能,有多少事,一般人不敢做,我天天都做。整整十五个春夏秋冬,我坐到今天这个位子上,明枪暗箭是家常饭,血流成河我就淌过去,二哥他杀我片甲不留时候,我没眨一下眼睛。大哥去世时候,你该知道二哥说过话,他说什么来着……”言战笑了笑,整了整衣领,“言战和那个没断奶小子主宅睡上一个糊涂觉就得滚出去!可我和熙和滚了吗?我们姑侄俩是天天睡到自然醒,雷打不动!”

    “熙和那时候小,半夜里吓哭了,我就抱着他说,不疼不疼。今天射箭时候,二叔,您看到那孩子手臂上疤痕了吧?”

    二叔公面色沉沉,老眼微红。

    “熙和那时候才多大啊,他还是个不懂事孩子而已,哭着问我,姑,为什么有人要杀我?为什么要杀我?他父亲死了,我这个没用姑姑处处受气,爬着咬牙把他拉扯大。血浓于水啊……呵,如今他大了、出息了,有本事要扳倒他那个有胆子刺杀他、没胆子认得亲二叔了!”

    “言战……”二叔公连连摆手,“我院子里人多,让人听见可怎么好!”

    “长耳朵,自然都能听见!我就怕不长耳朵,听不见,死得不明不白还不知道自己是得罪谁了!”言战也站起来,“孩子大了,谁对他好,谁对他不好,他心里明白,他再也不会问我,姑,为什么有人要杀我,这样傻话了。”

    “我知道你这五年来有多辛苦……”

    “体恤话就不用多说了,熙和叫您一声二叔公,那他就自然是敬重您。他坐不坐得稳这个位子,还是三位叔公说了算,我毕竟是个女人,早晚都是泼出去水,能帮衬他一时,帮衬不了他一世。”

    “老三……你不是外人。”二叔公握住言战手,“我之所以不承认你和陈非订婚,是因为你婚姻不是你一个人,是言家。而你却选了一个没有任何未来婚姻?”

    “二叔公,您有话直说吧?”言战随手点了一根雪茄,吸了一口,二叔公神色窘顿,“你一旦结婚,言家就乱套了。”

    “……”

    “没人敢管你私生活,你爱玩什么都可以,但不能提结婚二字。”

    “我爱陈非,我总要结婚生子,过一过一般女人小日子。”言战吐了一口烟,二叔公又劝道:“你结婚,就给了言齐好借口,熙和是你一手拉扯大,你一走,他必然是坐不稳。”

    “我爱玩什么都可以?”言战笑着反问道。

    “你知道我意思。”二叔公拍了拍言战肩膀,“我和你,都是为了言家。”

    “那我再吃一碗饭。”言战当真又添了一碗饭,二叔公后背出了一身汗,问:“我当你是答应了?婚期延后,一直延后到所有人都忘记你们订婚?”

    “嗯。”

    “当年云啸尘私下向你大哥提亲,你大哥是当着我们面儿拒绝。”

    “有这事儿?大哥从来没跟我说过。”

    “你大哥遗嘱里,也写着,直至熙和成年,成家,立业,你才能……”

    “没办法,碰上我喜欢人了,连大哥话都忘了……”言战说得有模有样,二叔公对陈非厌恶又加深了一层,言战吃完饭,擦拭了两下嘴唇,“训话结束了?”

    “就你嗓门大,我一句话都没说呢。总之,二叔信你。”二叔公抚了一下言战头,“早点休息吧,我知道,你一直给你二哥留余地,是你二哥糊涂,你不能也跟着糊涂。”

    “好。”言战转身,抬脚,离开了小客厅。

    言齐转身,抬脚,从一侧小门走进小客厅。

    二叔公抬眼,瞅着言齐问:“什么时候来?”

    “刚到。”言齐瞅着言战吃剩残羹冷炙,“二叔,你真不让她结婚,你不怕她,真这么专横到把熙和从位子上拽下来?”

    “老三要是真结婚了,你能把她拽下来吗?”

    “我……”

    “你拽不下来。你以为,她结婚,你就轻省了?哼嗯,她要是结婚了,生下个男孩儿,那她还会像现这样心里有言家吗?做了母亲言战,会把你一脚踢出去,给她儿子挪地儿。管你是她二哥,还是她二大爷!”

    言齐脸色一白,“二叔……”

    “别叫我二叔,言战她喊我一声二叔,我觉得脸上还有光,你喊我一声二叔,我回头就想去洗把脸。亏得你是姓言,要不然,你早就死了千回万回了。”

    “除了三叔,你们都向着她!”

    “向着你吗?那我们还有奔头吗?”二叔公叫老妈子把饭菜撤了,他看向言齐,“做好你份内事儿,别再出幺蛾子,真惹火了言战,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二叔公推开门,走出小客厅,回廊上走了两步就碰见手里提着酒壶四叔公了。

    “看你这便秘样子,就知道两头都没落到好。”四叔公笑着说。

    “你来做什么?”

    “我一直都知道,阿忱遗嘱不止那一份,还有几份?”

    “你问这些做什么?”

    “给我看看呗。”

    “行,等我死了再说。”二叔公推开四叔公,朝他卧房走去。

    ——洗完澡,坐床边吹干头发,言战拿起手机,上面划了划,按下顾双城号码,她吸了一口气,“嗯?”

    手机那头说得是您拨打用户已关机——言战皱皱眉头,心里有些失落落。正准备拨第二次,房门被人敲起。

    “谁啊?”

    言战打开房门,言赋一把抱住了言战,两人一动不动站门口。

    “……这是怎么了?”

    “……”言赋说不出话来,刚才言战和二叔公说得每一句话,他都院子里听得很清楚,他是跟着言战一步一步回来。

    他从来不觉得言战如同她自己说得那样,老了,老了,但是今晚,他言战背影里看见了沧桑压榨出来疲惫,一路上,言战哼着宴上昆曲儿,看似悠闲自,却掩盖不住那股从她骨头里散发出来倦怠。

    他从来没想此刻这样害怕失去言战,言赋鼻子一阵酸疼,他张了张嘴巴,仍旧不知道要说什么。从前,他害怕过言战,生怕言齐是明刀明枪得来要他命,而言战是悄无声息夜里割断他喉咙。

    像言战说得那样,他失去了父亲,整个世界都变得那么不可信。

    这五年来,言赋信不信言战中来回煎熬,他智囊团从来就不主张他信任言战,而就是这种胆颤心惊日子里,他慢慢爱上了这个女人。

    亲情变质成另一种感情,是一个令人作呕过程,言赋第一次确定自己对言战抱有其他情感时,他狠狠唾弃了自己。

    可笑是,这种胆颤心惊烘焙出来情感,闻上去是那样香甜可口,无时无刻不引诱着眼言赋去咬上一口。他想到了自己那一夜闯入言战卧室里所作所为,越发觉得言战面前无地自容。这是他亲姑姑啊,这是一直守护者他爱护着他亲姑姑啊……撕裂般疼痛让原本凝固言赋心底冰层渐渐融开,往日里沸腾心坎上欲|求统统变成一只只嘎嘎乱叫乌鸦,从冰层底部飞出去,一个接一个消失乌黑天际,就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对不起,对不起……”言赋痛苦哑着嗓子说。

    “……”原本不知道双手放哪里言战,轻轻,轻轻把双手放言赋腰间,言赋浑身僵硬颤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言赋像小时候一样,把脸贴言战耳侧,“姑,对不起,对不起……”

    言战弯起嘴角,抬头望望天空,真是个花好月圆夜。

    “想和姑说什么?”

    “对不起。”言赋跪言战面前,恭敬说。

    “我赦免你罪。”言战抚了一下言赋头顶,沉声道。

    ——安抚完言赋,言战关上房门,又打了个电话过去,顾双城即刻就接起电话。

    “言战?”

    “刚才怎么关机了?”

    “手机忽然没电了,我刚换了电池。”那头顾双城像个蚕蛹一样裹被子里,哼道:“还记得给我打电话?”

    “我当然要给我双城打电话了。”言战用手帕擦了擦迟来

    眼泪,细声问:“今天你都做什么了?”

    “就看看账本,出去玩玩。你呢,老家干什么好事儿了?”

    “骑马,听戏,看看比箭。晚上吃了三碗饭,有点撑着了。你还真别说,老家羊肉味儿正,鸡汤味道也好,等我回去,我给你带真正羊腿和老母鸡。”

    “有你说得那么好吃吗?”

    “真。流口水了吗?”

    “流了。”

    “我给你舔|干净。”

    “言战!”

    “是……”

    “……喉咙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

    “没有。”言战拉起被子盖上,靠枕头上,“双城?”

    “嗯?”顾双城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哭了?谁欺负你了?”

    “没有。”

    “你现可不是一个人,想干什么干什么,爱干什么干什么,做什么事情,要先和我商量,你一句,什么,我外面做什么,都什么记得回来吃饭就行了吗?”

    “是。”

    “你说,小太太,我错了,我什么都听你,说!”顾双城弯起嘴角,命令道。

    “小太太,我错了,我什么都听你。”

    “这还差不多,你可不能出什么事情,我们还有一生一世呢。”

    “我们这么说话真没意思,一般情侣睡前电话就这么无聊吗?”言战问。

    “怎么,嫌我无聊了!”

    “不是,我们聊一点别。”言战关掉灯,钻进被窝里,热声热气对着手机说了一通话,还没说完后一句呢,就听见那头顾双城吼道:“言战,你怎么就这么下|流!”

    作者有话要说:十年,上一场,我真考虑过用箭,但当时氛围,适合用刀。

    谭左,把甘蔗买回来,直至大姨妈走后再吃,主意虽好,但是,甘蔗会干掉。

    66,你提到言赋和言战之间关系以及言战退下来后路问题。嗯,其实,言战和言赋姑侄关系,你让我细说,我能说一纸篓子,但是我近挺忙,时间紧,73章中,是这两人很直接对手戏,92、93章,乃至近迷迭破舞会那一段,其实都可以看出来,言赋逐渐发生变化,他自顾双城出现之后,就面临了两种选择,要爱情,还是要亲情?

    他爱情,到底是掺合亲情里一种假象,还是亲情蒸馏过后顺其自然凝固成一种真象呢?

    嗯,我就是想问问,座读者,有人看见过,亲情变成爱情那种极端扭曲后开出来花朵吗?

    吃晚饭去了。求火箭炮,求花,求抚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姑姑,你被捕了!(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半步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步猜并收藏姑姑,你被捕了!(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