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剑煮沧海 > 第二十二章 杀身成仁

第二十二章 杀身成仁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爷爷,爷爷,大哥哥在干什么?”

    幽静的小院内,一个四五岁大的女童,坐在台阶上,嘴巴里嘬着小手儿,仰着小脸,迷惑的问道。

    “嘘,小声点,妞妞,不要打扰你大哥哥。”

    王老汉慈爱的摸了摸孙女的小脑袋,有些不太确定的看向了院中那个盘膝而坐的少年。

    只见,那少年也就十四五岁的模样,长得还算周正,就是那脸儿有些蜡黄,肤色稍黑了一些,身子有些瘦弱,猛一看去,也就是个普通的少年郎而已。

    可,再看第二眼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少年郎瘦弱的身子,竟是挺的笔直,给人一种挺拔不屈的感觉,似乎在那瘦弱的身子里,潜藏着一只无比可怕的凶兽一般。

    微风吹过,在那少年郎的周围,突兀的出现了一股旋风,给人莫大的压力。

    “汪,汪...”

    清脆的叫声响起,一只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黑色小狗,猛的从女童的手上跃下,蹒跚的向少年爬去。

    小黑狗爬的很慢,很慢,一步一步,身上好像背负着什么重物,浑身颤抖着,原本只有十几米的距离,却好似爬了很久一般。

    越是接近少年,那巴掌大小的小黑狗越是爬的慢了,到了近前,那巴掌大小的小黑狗,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再也爬不动了。

    它的身子匍匐的很低,瘦弱的爪子使劲扒拉着地上的泥土,不大会的工夫,地上便出现了四个浅浅的小坑。小黑狗的嘴里发出低沉的嘶吼,有些痛苦,又有些不甘。

    少年的眼眸微微动了一下,蜡黄的脸儿一黑,旋风戛然而止,无形的压力也在瞬间消散不见,少年伸手一招,便将那巴掌大小的小黑狗捉在了手里。

    “嗷呜...”

    压力消失,小黑狗的声音也变得越发清脆,被人捉在手里,很是不甘心,漆黑的小爪子四下乱蹬,挠的少年头发乱糟糟的一团,冲着骆青张牙舞爪。

    “你这家伙!”

    骆青黑着脸,看了看手中的小家伙,又看了看王老汉子孙二人,心中好似在滴血。

    “万万没想到,小爷会在这个时候突破。还便宜了那该死的家伙!”

    就在刚才的时候,骆青心有所感,他发现自个体内的真气,竟然沸腾了起来,那金色的苦海内,更是山崩地裂一般。涌动的金色水滴,联通着三页金纸,将无数的白色气流引进了骆青的体内。

    经过这么多天的修习,骆青自然不是以前的雏儿,他知道那白色的气流,肯定是好东西,很有可能比自家的真气还要好。要不然,这无耻的金色苦海和流氓至极的三页金纸也不会强行抢夺了。

    《乾元铁骨功》上,曾经记载,真气有三色,起始的红雾,修习的紫血,功成的金芒。

    当然,这真气三色,因为功力的低劣高深不同,也会有一些差异,比如功成之后的金芒,因为功法的差异,会显现出不同的颜色,但,真气外放,凝气成形的时候,那些外形的颜色,多多少少的会带有本色。

    而那三页金纸,以及金色苦海所引动而来的白色气流,从本质上,就和真气有所不同。

    看那气流的模样,很像是芥子袋里的白石所发出的。

    骆青突破练筋之境,原本是需要老药熬身加固的,但,眼下没有那个条件,骆青便将主意打到了那金色的苦海上,想要试着张开全身毛孔,将那白色的气流引动到自个的经脉之中,可万万想不到的是,偷鸡的小贼还是低估了那金色苦海和三页金纸的无耻。

    练肉之境强化的是人的肉身,练筋之境却是强化人的筋脉。从本质上来说,都是强化,但,筋脉的作用要远远强于肉身。据说,筋脉贯通以后,不断扩张,全身真气自行流转,会不断清除人身的杂质,让身体更加轻盈,更加适合修行。

    因此,在突破练筋之境后,骆青体内的真气源源不断,可以说是强大无比。

    骆青仗着修为提高,试着摄取一缕白色气流,没想到,那金色苦海和三页金纸发觉之后,竟然幻化出了一只金色的大手,猛的蹿入了骆青的经脉之中,不消片刻的工夫,便将澎湃的真气蚕食了个干净。

    真个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再看,那金色的苦海似乎又壮大了几分,隐约有了鸡蛋大小,涌动之时,哗哗作响,好似一湖清水拍岸。在那金色的湖水上面三页金纸,光华流转,更加凝练真实,‘苦海无涯’四字的旁边,又多出了几个字。

    骆青仔细看去,却是——杀身成仁四个模模糊糊的字。

    比之前面的苦海无涯,杀身成仁四个字还是有些模糊,但,已经能够看清轨迹了。

    骆青试着将那几个字看清引动,却发现那金色湖泊和三页金纸,除了稍微变化之外,竟然没有一点的作用,这让偷鸡的小贼心里,隐隐有些不快,很是郁闷。

    “只是多了几个字罢了,这无耻的东西,竟然吞吃了小爷这么多的真气,若是小爷哪一天本事高强了,一定将你暴打一顿出气。”骆青心下愤恨,暗暗想道。

    似是感觉到了骆青恶意,那原本静止的金色湖泊,忽然涌动了起来,不过片刻,就从中裂开了一道口子。

    骆青仔细看那道口子,竟然和人的嘴巴差不多,嘴角之处,似乎翘起了一个微笑的弧度,随后,那道口子之中吹出了一股无形的凉风,冻得骆青浑身一颤。

    这玩意儿,似乎在嘲笑小爷!

    别问骆青怎么看出来的,但他确实能够感觉到那道口子的嘲弄恶意。

    “你大爷的!小爷偷鸡摸狗无数,没想到一世英名,竟然毁在了这玩意的手上。”骆青小脸儿由黄变黑,由黑变黄,深吸了几口气,还是忍不住爆出粗口。

    这些事儿只是在骆青的体内发生,外人是无法看到的。因此,偷鸡的小贼也只能过过嘴瘾,却没有任何办法,打不过,赶不走,耍赖耍不过,还时不时的抽取自个的真气!

    郁闷死了!

    一想到自个以后的真气,都要被这无耻的玩意儿吸收掉,骆青只觉得眼前好黑,前途无亮啊!

    “嗯,真气还会练出来的!小爷要冷静,冷静,小爷是什么人啊,以后要成为绝世英豪的人物,不和这懒货一般见识...”

    再次深呼几口气,骆青絮絮叨叨了很久,才让自个的心绪平复下来。

    “汪呜,汪...”

    巴掌大小的黑色小狗,被骆青抓在手里,看这个可恶的人类,絮絮叨叨个没完,脸黄了又黑,黑了又黄,完全没有要将自己放下的样子,很是不满,乳白色的小牙儿一露,想要凶狠的叫上两嗓子,可那凶狠的叫声中带着稚气,停在耳中,就好似撒娇一般。

    “呵呵,你这小不点还想发狠。”骆青乐了,一个脑瓜奔儿弹了下去。

    “嗷呜...”

    小黑狗被弹了脑瓜,挣扎的更厉害了,一双漆黑的小眼睛里,满是委屈的泪水,好似就要哭出来一般。

    “咦!”

    如今,骆青突破练筋之境,也算得上是个小高手,耳聪目明,感官更是不知强了多少倍,小黑狗那人性化的眼神,他自然能够察觉。只是,看着眼前这巴掌大小的小家伙,他又不太确定。

    “难道这个小家伙成精了?不是说,在我大夏国不准成精的吗?好生奇怪!”

    精怪之说,古来有之。和那神仙的传说,一样久远。

    骆青如今接触的多了,自然也就看的开了,想的多了。

    眼前就有一个疑似精怪的小家伙,偷鸡的小贼立马来了兴趣,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随即,上下其手,查看起了巴掌大小的小黑狗。

    “没有什么不同啊,奇怪了!”

    眼前这个小家伙,出生恐怕不足两月,全身漆黑,没有一丝的杂毛。一双小耳朵耷拉着,黑宝石般的眸子,闪闪发亮,很有精神。瘦弱的身体,光亮的皮毛,四肢健全,浑身毛茸茸的样子,很是可爱。

    “嗯,瘦是瘦了点,但还是挺健康的。”骆青砸吧着嘴,把黑色的小狗翻转过来,继续检查:“嗯,尾巴也很正常。可这不对啊?难道妖怪和普通的活物一样?”

    “哥哥,你在干嘛?”

    自从三天之前醒来以后,小丫头就像小尾巴一样,一直跟在骆青的后面,骆青走到哪里,小丫头就跟到哪里。

    小丫头身世可怜,父母不在之后,爷爷为了生计,也要经常出去劳作,虽说也把她带在身边,但,小丫头的心里,总是很孤单,少了许多的快乐。

    骆青也是孤儿,在骆家村的时候,孩子也有不少,但,他们都看不起他这个没爹妈的孤儿,不愿和他玩,还时不时的欺负他,因此,偷鸡的小贼很能理解小丫头的想法。

    醒来的三天里,骆青伤势慢慢恢复,便带着小丫头下河抓鱼,上树抓鸟,很快便俘虏了小丫头的信任。

    妞妞曾经告诉骆青,小黑狗是爷爷在一个多月之前捡回来的,刚捡来的时候,小黑狗比现在还要瘦弱,奄奄一息的样子,爷爷要劳作,没有时间陪妞妞玩耍,因此,照顾小黑狗的任务就落在了妞妞的身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黑狗在妞妞精心的呵护下,慢慢成长,现在已经能够小跑了。

    先前的时候,骆青只是觉得这小家伙长得比较可爱,有些机灵而已,但,今天再看去,在这个小家伙的眼里,分明有着一丝的智慧。

    要知道,智慧乃是一切的基本,也就是说,不论人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东西,有了灵智,便不会浑浑噩噩,占尽先机。

    看着小黑狗在骆青的手上不断挣扎,小丫头小脸上露出一丝担心:“小黑很乖的,它很听话的。哥哥把它弄疼了,把小黑放下来吧。”

    “嗷,呜...”

    小黑狗似乎是听懂了小丫头的话,挣扎的更加剧烈了,张牙舞爪的抓挠着骆青的头发。

    “小黑乖啊,不许挠哥哥的头发。”小丫头皱着琼鼻,很是可爱。

    “嘿,你这死狗!”骆青头发被挠的乱七八糟,心中暗骂了一声,不过他那张黄脸儿,却是露出微笑:“嗯,那啥,哥哥在给小黑检查身体,嗯,对,就是检查身体!”

    “检查身体?小黑生病了吗?”小丫头小脸儿皱起了眉头,露出了一丝恐慌,不过她看了看骆青,又看了看小黑狗,嘀咕道:“爷爷说过,小黑是女孩子,哥哥是男孩子,男孩子怎么能给女孩子检查身体呢?不过,哥哥是好人,应该没事的。”

    “额,还真是母的。”骆青脸色大窘,黄脸儿发黑,完全没想到这个乖巧的小丫头,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斜眼瞄去,嘿,眼前这黑乎乎毛茸茸的小家伙,还真是母的。

    似乎是看到了骆青那猥琐的眼神,小黑狗剧烈的挣扎了一番,可惜眼前这可恶的坏人,还是没有撒手的意思。一双漆黑的眼眸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骆青一呆,一直巴掌大的小家伙,竟然能做出这样的表情,实在是不可思议!

    就在这时,一股暖暖的水流从天而降,骆青心生警觉,脑袋微微一侧,那从天而降的水流,便淋湿了骆青的胸前。

    “你大爷的,该死的死狗,你竟然敢尿小爷!”

    骆青大怒,今儿个还真是不顺心啊,先是那无赖抢夺小爷的真气,后又被这小东西尿湿了衣襟:“小东西,还反了你了!”

    说罢,骆青抬手就是一个脑瓜崩。

    小丫头见小黑狗如此,也是一呆,等到骆青伸手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就在这时,骆青苦海里的三页金纸忽然动了,一缕白色的气体飞出,一下涌进了小黑狗瘦弱的身体里。

    骆青只觉得恼火无比,一股巨大的冲力,从体内袭来,将自个打的翻了几个跟头。

    小黑狗脱离了骆青的魔掌,几下便到了小丫头的跟前,猛一窜,跳进了小丫头的怀里。

    骆青眼眸微凝,依他现在的眼力来看,怎么能看不出,这尿了他一身的小家伙,似乎得到了莫大的好处,浑身透着灵气,动作比之前敏捷了不知多少倍。

    “哥哥,你怎么了?”小丫头看着骆青翻了几个跟头,很是狼狈的样子,有些不解:“咦,小黑似乎重了一些呢!”

    “你大爷的!”骆青心中怒骂一声,却不敢表露出来,再说,和这小丫头说,她也不能理解,只能自个吃个哑巴亏了,因此,他只能苦着脸,笑着说道:“嗯,哥哥,刚学了几个新招,给你看看,哥哥刚才翻的几个跟头好不好看?哈哈...”

    “不好,以前爷爷带我去看过,人家表演的比哥哥好多了。”小丫头皱着琼鼻,咯咯的笑了起来:“不过,妞妞相信,等哥哥多练几次,一定比他们好的。”

    小黑狗在小丫头的怀里,哼哼了几声,黑宝石一般的眸子里,似乎很是鄙视。

    骆青翻了个白眼,干笑几声,连他自个都能听出,自个笑的多么假。

    “你大爷的,小爷早晚会找回场子的,到时候让你好看!”

    说着,骆青恶狠狠的向小黑狗看去。

    小黑狗躲在小丫头的怀里,翻了个白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

剑煮沧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骆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骆青并收藏剑煮沧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