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6章 天南地北

第6章 天南地北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论慎言真人如何威逼利诱,秦峥执意不肯拜师北昆仑。

    慎言真人十分苦恼。

    堂堂名门正宗,堂堂金丹大能,总不能大庭广众之下将一个小辈儿打晕抗走吧?

    传出去北昆仑还要不要脸面了?

    于是气氛就这样僵着,看热闹的修士越聚越多。起初还是三三两两间窃窃私语,最后谈话的内容连苏慕歌都能听得见。

    “喏,就是那个人。听说只用看的,便学会了御剑飞行。”

    “那岂不是比裴师兄还要厉害?啧啧,就是脑袋不太灵光,这么好的天资居然想去南昆仑,他不知道南昆仑是个专门培养窝囊废的地方么,自甘堕落。”

    此话一出,对面南昆仑的弟子恼了:“你们什么意思?”

    北昆仑弟子笑道:“就这么个意思。”

    南北两面便对骂起来,南昆仑腰杆不直,每每沦为被羞辱的对象。

    慎言真人明明在场,却装聋作哑。一来他早就习以为常,二来也是想教秦峥睁大眼睛瞧瞧,南北之间究竟有何差距。

    苏慕歌真真觉得恍如隔世。

    她曾在北昆仑待过五百年,这种南北对阵的场面几乎每天都在昆仑内外上演。她自己也曾是其中一员,修为尚浅时一直待在精英堂,便身先士卒,厮杀在排挤南昆仑的最前线。

    待结成金丹,便同慎言真人一样做派,放任弟子欺负他们。

    从今往后,是否一切皆要反着来了?

    “我反悔了,我想,南昆仑并不太适合我。”默默看了许久热闹,剑花一甩,含光归鞘,秦峥扶了扶银冠,愈发显得英气逼人,“横竖我和慕歌都在昆仑,也算不得分开!”

    “孺子可教。”慎言真人哈哈大笑,“孺子可教也!”

    秦峥微不可查的牵了牵唇角,冷冷一笑。

    南昆仑一众弟子瞬间就没了气焰,如同霜打的茄子。他们明知不可能,心里依旧希冀秦峥可以选择南昆仑,如此看来,今后的日子愈发不好过了。

    ……

    事情尘埃落地之后,淮离就带着苏慕歌前往南昆仑。

    对于淮离此人,苏慕歌唯一的印象就是性子太过温吞,身为南昆仑精英堂首席大弟子,从来不会站出来为其他弟子出头,只知道一味的退让,说白了就是软柿子,任人拿捏。

    想他出身修仙世家,又是逍遥道君的重侄孙,比起孤儿出身的裴翊起点不知高出多少。但差不多的天资,差不多的年纪,淮离的修为却比裴翊差了不只一点儿半点儿,始终停留在筑基初期。

    原因就是修剑修了几年,剑意还不曾悟出,就不知为何转修丹道去了。

    现如今是个三阶丹药师。

    “苏师妹,咱们走吧。”淮离祭出自己的飞行法器,是一方老旧的玉葫芦,也是十洲三岛内丹药师的最低标准配置,“等会儿入了灵兽阁的籍,自会配发给你一个飞行法器,但你还没导气入体,短时期内使用不得。”

    “我明白。”苏慕歌点点头,爬上了葫芦后座。

    屁股才坐下就被硌的一疼。

    她嘴角抽了抽,这玉葫芦也忒劣质了吧?

    苏慕歌挺无语的,上一世她就有些疑惑,为什么淮离总是一副很穷的模样。说起杂修来,炼丹、制符、驭兽、阵法、机关、铸器,苏慕歌最想修的其实是炼丹和制符。

    尤其是炼丹。

    可以毫不含糊地说,十洲三岛最富有的前十位修士,至少得有八位是丹药师。

    一个修士漫长的修炼生涯中,丹药几乎伴随着他的成长。而炼丹术虽然人人可学,却并非人人能够顺利进阶,因为想要成长为一名高阶丹药师,在资质上有着严格要求,必须得身怀较为精纯的木系灵根。

    所以高阶炼丹师比鸡肋的驭兽师更加稀缺。

    “师妹啊,要不我先带你前往灵兽园,挑一只契约兽给你吧?”淮离一面操控着玉葫芦向南昆仑飞去,一面笑着道,“你运气真好,咱们灵兽园里,恰好新出壳了几只小兽。”

    “多谢淮师兄,不必了。”慕歌拒绝,灵兽园的宠物无非什么小猫小狗,除却拿来逗乐子之外真不知道能有什么用,白白浪费口粮,“我自己就有一只契约兽。”

    “你有契约兽?”淮离微微一愣,“不能吧?”

    “还只是宠物,并没有签订契约。”

    “是何宠物,可否教我瞧瞧?”

    “这……”苏慕歌为难的摸了摸袖口,“银霄,你出来一下可好?”

    半响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苏慕歌讪讪一笑:“它怕生。”

    ……

    淮离先带她去了南昆仑执事堂,入仙籍,领道袍。

    再前往灵兽阁,拜见灵兽阁青木长老。

    且说昆仑中最弱的是南昆仑,南昆仑中最弱的是灵兽阁。从前苏慕歌只听说过昆仑似乎有驭兽师这种生物的存在,但她从不曾亲眼见过。今日一来灵兽阁她算是明白了,昆仑弟子一万三,灵兽阁除了青木长老之外一共只有三个人,两个师兄和一个师姐。

    他们三人连进入精英堂的资格都没有,根骨优劣可想而知。

    苏慕歌去的时候他们不在,并不曾见到。

    挑选好洞府之后,她连坐下休息一刻都不得,立即随淮离前往精英堂。

    “你平日里还是住在灵兽阁,但白天可以前来精英堂和其他同门切磋修炼。”淮离一面走,一面向苏慕歌介绍这里的情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长老前来授课解惑,有时候道君也会来。”

    苏慕歌含糊着恩了一声。

    其实所谓的精英堂,并没有什么实在意义,师父领进门,修行全凭个人。从前她在精英堂待了一百年左右,就只见过一位金丹长老闲着没事前来吹牛。设置精英堂的目的,只是因为南北昆仑各有一块儿洞天福地,灵气较其他处充裕许多,弟子们在此地修炼往往事半功倍。

    但僧多粥少,只能挑选比较优秀的弟子。

    北昆仑人才济济,竞争极为残酷,南昆仑相对就容易的多。

    两人才飞到精英堂所在的浮岛上,就有一名女弟子冲着淮离招手:“淮师兄是不是打从北昆仑回来的?可有见到那个传闻中的天才少年?!”

    淮离驱着玉葫芦落地:“裴翊?”

    “裴师兄还是传闻么?”女弟子嗔他一眼,“咱们已经听说了,北昆仑此行又发掘了一个天才,区区练气一层,就可以接住梁师姐一剑呢。”

    “对呀,而且只看一眼就学会了御剑。”

    “听说还是单火灵根?”

    “……”

    七嘴八舌中,终于有人提起了苏慕歌:“淮师兄,您身边这位是?”

    淮离向后一步,将苏慕歌推出来:“新来的小师妹,姓苏,名慕歌。”

    众弟子终于将目光移向苏慕歌。

    眼前一亮!

    尤其是男弟子,许多人自慕歌一出现,就已经注意到了她。他们本身并非什么风云人物,并不关心是否出现什么天才少年,只是听说同那天才少年一道前来昆仑拜师的,还有一位天灵根少女,貌美不输梁蓁蓁。

    如今一看,果然不假,可惜经脉逆冲,白白毁了一株修仙的好苗子。

    不过却又暗自庆幸,若非残缺,也轮不到他们南昆仑捡漏。

    苏慕歌向前一步,落落大方地道:“慕歌见过各位师兄师姐。”

    “不客气不客气。”一名男弟子凑了上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挤眉弄眼地道,“这不是做梦吧,以后看美人,再也不用跑去北昆仑了……”

    “杨昊你说什么?”一名女修士大步上前,拧住他的耳朵,“你的意思是,咱们南昆仑没有美人?!”

    “不不不,白师姐你误会了!”杨昊疼的直叫唤,“看你看久了,审美会有些麻木,再去瞧瞧其他美人,才知道白师姐才是十洲三岛内最美丽的女修士!”

    白静这才松了手,哼哼两句,本来想和苏慕歌打招呼,不曾想眼尾一扫,眼前登时一亮:“苏师妹,这是你养的宠物?”

    话音一落,白静快步走到苏慕歌身边,弯腰抱起一头毛茸茸的小狼崽,“银白色的毛发实在很少见,品相也是拔尖的,重点是,好可爱啊!”

    小狼崽子嗷呜一声,仿佛害羞似的,直往白静的胸口里钻。

    苏慕歌不忍直视,却也不好明说。

    其他几名女弟子见状也纷纷凑上前,小狼崽子愈发“害羞”,脑袋拱完这个胸脯,再去拱那个胸脯,四只小爪子上下其手,将她们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摸了个遍儿。

    等占完便宜腆着脸打算跳回苏慕歌怀里时,苏慕歌看准时机,撩起裙摆,一脚将它飞踢出去几丈远!

    只听“嘭”一声,它脑袋撞上古树,又被反弹在地上,鼻孔瞬时流出鲜血。

    场面瞬时静的掉根针都能听见。

    苏慕歌走上前,拽起它的尾巴,朝刚领来的灵兽袋里一揣:“淮师兄,我的位置在哪?”

    淮离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才清清嗓子,指着一个角落:“就去那里吧。”

    苏慕歌走过去盘膝坐下。

    那些有意讨好她的男弟子面面相觑,从彼此的眼神中读到了同样的信息,别看这小师妹娇嫩柔弱,个性和手段绝对简单粗暴,果真是一入仙门深似海,从此柔情是路人啊……

    便各自无精打采的修炼去了。

    淮离皱眉,不懂在测灵石前淡定随和的小姑娘,为何一转眼就变个人似的。

    苏慕歌闭上眼睛,假装自己看不见。

    不是她不谙人情世故,只是懒的应付罢了,五百年养成的个性不可能一夕改变。当然,她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尽管身在南昆仑,她骨子里依旧瞧不起南昆仑,三日后就要举行南北友谊赛了,北昆仑弟子夜间还在海上修炼,反观他们呢?

    原本底子便差,还破罐子破摔,丝毫没有一分危机意识和竞争意识。

    收敛心思,她捏起手诀,尝试引气入体。

    耳畔倏忽响起一个恶狠狠地声音:“你竟敢踹我!”

    苏慕歌沉了沉眼,她等它主动,等了很久。

    但自己无法传音,眼下如何同它交流?

    正苦无对策,灵台豁然一痛,她晃了晃脑袋,睁开眼睛时,惊觉自己竟然身在一处域外空间里!四周空寂黑暗,但漫天星辰,宛如星海,煞是壮观!

    “这里是七曜之内?”苏慕歌脱口而出。

    “你究竟何许人也,知晓七曜,还知晓我的名讳?”

    “我知道的,比你以为的多得多。”苏慕歌转过身,同银霄正面相对,和记忆中的无耻淫狼一模一样,这厮不仅淫邪好色,还极端臭美,毛发梳理的一丝不乱,油光发亮,“比如你善于隐身,精于破阵,乃七曜之中最狡猾,最聪明的一个。”

    银霄洋洋自得的翘了翘尾巴,正打算自谦两句,却又听她说道:“不过也是七曜中法力最低,战斗力最差劲的一个。”

    银霄一张狼脸登时拉的比驴脸还长。

    “除此以外,我还知晓你虽承自上古,但封印解开之后,仅仅余下一些微薄法力,必须从头开始修炼。”苏慕歌盘膝坐下,同它谈判,“今日你也听到了,我身怀天灵根,却又经脉逆冲。如果你真是一头聪明的狼,就该明白,我将是助你重返巅峰的最佳盟友。”

    “没有人类相助,我一样可以修炼。”银霄嗤笑。

    “你的确可以自行修炼。”苏慕歌点头以示赞同,“但你无法离开七曜,又无法触碰七曜,只要七曜一直在人类手中,你便只能跟随那个人类,你如何修炼?”

    银霄双眸突然迸发出一道杀意,咬牙切齿地道:“你还知道些什么?!”

    苏慕歌意味深长的勾了勾唇:“我说过,我知道很多。”

    其实她只知道这些,因为痕只告诉过她这些,不过已经足够了。

    怕再说下去自己会穿帮,苏慕歌直截了当地道:“你自己好生掂量掂量吧,我自信自己是个好主人,不但会助你进阶,还可以想办法解开另外六曜,我苏慕歌说到做到,绝不食言,否则必将心魔缠身,暴毙而亡!”

    银霄的爪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刨着地,仿佛在认真思考苏慕歌的誓言。

    良久,它嗷呜一声:“容我好生想想。”

    不待苏慕歌再说话,灵台又是一痛,一睁眼,魂魄已经归了位。

    她轻轻呼了口气。

    听见那厢几名弟子在围着淮离聊天:“淮师兄,你今天又找借口在北执事堂待了一天,炎洲程家送来拜师之人到了吗?”

    “炎洲程家”四个字,瞬间吸引了苏慕歌的注意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