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26章 天音塔(四)

第26章 天音塔(四)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步飞航一愣:“为何?”

    裴翊拱手,淡淡道:“此番来了许多练气境新弟子,他们对天音塔并不熟悉,我怕会出什么意外,还是前去照顾一二。”

    “裴师弟,你这样不合规矩吧?”

    小组内一名筑基圆满境界的修士,闻言皱眉道:“旁人不知,你还不知么,之所以每一次浩浩荡荡的赶来一百多人,只不过是障眼法。咱们几人要稳固的那一道封印,才是此行最终任务,危险也全落在咱们身上。区区天音塔一层,有大量机关傀儡镇守,还有其他筑基师兄弟护航,他们的安全根本不成问题。”

    另一名修士也附和:“没错,宗门之所以选一些优秀弟子来此,本就是为了给他们一个试练机会。你处处跟着照顾,还有什么意义?况且他们可都出自精英堂,并非普通弟子。太过呵护,反而违背师叔初衷。”

    淮离也打算劝。

    裴翊却冷冷瞥他一眼,指着苏慕歌道:“那你非得带着她做甚?”

    苏慕歌猛地一怔,遂窝火的垂下头。

    怎么,当我愿意跟着你们?!

    淮离不太自然的摸了摸鼻子:“其实,裴师兄说的不无道理……天音塔内变数太多,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若不然,金光师叔也不会分派一些筑基弟子前来看顾。”

    南昆仑好不容易出了一根好苗子,都指望着她雄起呢,有上次千山绝道的前车之鉴,淮离反正是不会冒险的。

    休看淮离没有裴翊的修为高、名头响,但十洲三岛高阶修士对待淮离的态度,明显比对裴翊好上太多。

    一是因他闪瞎众人眼的家族背景,二是碍于他炼丹师的身份。

    他们这一组执行的是重要任务,带着一个练气境七层女弟子,莫说帮忙,不添乱便要谢天谢地了,但先前他们可都不曾吭声。

    被裴翊一打脸,两人无话可说。

    就看步飞航同意不同意。

    换做慎言长老,断然拒绝。步飞航也知晓其中重要性,一时没吱声。

    裴翊就道:“大师兄,您已是金丹中期修为,有您压阵,多我一个筑基境的,用处也不大。人家南昆仑都懂得保护自家精英弟子,咱们没必要落后。”

    扯来扯去,矛盾再次扯在苏慕歌身上。

    一副淮离破了前例,他看不惯,必须赌气离开的局面。

    苏慕歌皱了皱眉,自己好端端站着,碍着谁了?

    他东说一句,西说一句,没看这群高阶修士看待她的眼光,除却厌恶还夹杂鄙夷?如同她是死皮赖脸求保护、求抱大腿一样。

    苏慕歌心气儿也高,还真有些受不得这份赤果果的侮辱,心道练气境怎么了,练气境就是渣滓了?你们哪个不是从练气爬上去的?有种你们一直骄傲着,等到发生什么变故时,别抱老娘大腿!

    “你去吧!”步飞航扬了扬眉,“有我在,怕什么!”

    裴翊微微垂着头,嘴角牵起一抹冷笑,退了出去。

    苏慕歌冷冷盯着他的背影。

    她才不信裴翊是在赌气,这厮肯定在打什么主意。

    “裴师兄,你来带我们嘛!”梁蓁蓁先前瞧见苏慕歌被淮离带在身边,就一直期待裴翊,眼下瞧见裴翊离队,向她们这边走来,立时猜到他的意图。

    “凡事多加小心。”

    裴翊只是淡淡嘱咐一声,继而在一片瞠目中绕过她们,径行走到程家姐妹面前,唇角微微露出一丝浅笑。

    程灵璧心口噗通噗通直跳。

    正欲说话,却听见裴翊轻声道:“灵犀师妹,由我来带你们吧。”

    感受一道道目光凝在自己身上,程灵犀微微一愕,有些不明所以,她垂下头向后退了一步:“多谢师兄。”

    程灵璧一张明艳的脸,顿时变得微微扭曲。

    茭白的手被她自己硬生生抓出一道血痕。

    程灵犀这贱人,真是她命里的灾星,真不懂父亲为何如此看重于她!

    “那我去别的组。”秦峥拔腿就走。

    “怎么?”

    秦峥只不过走了一步,裴翊在他背后淡淡一笑,“秦师弟,你怕我抢了你的风头么,你许是不曾同我历练过,既是看顾,若非万不得已,只要你不求救,我断不会出手。”

    “哈,我会求救?!”

    秦峥一瞬像只战斗中的公鸡,指着自己的鼻子,盛气凌人的道,“打从我出生到现在,就不知道‘求’这个字怎么写的!”

    说完收回步子,抱臂站在队伍中,冷冷睨了裴翊一眼。

    筑基境有何了不得?

    他如今已是练气圆满,距离筑基,也就一步之遥!

    ……

    人员分配的事情尘埃落地。

    苏慕歌跟着自己的小队一路向右侧走。

    一离开天音塔正殿,处处都是缭绕的紫雾和青雾,神识可视距离只有十几丈远。狭窄的甬道,不时有七八个冷面机关人提着长枪巡逻走过。

    他们便将腰间木牌取下,在机关人胸前的红色光柱区域扫了扫。

    “滴滴……”

    机关人身上发出几声轻响,检视过罢便会放行。

    有金丹修士压阵,一路连祛妖香都不必点,小妖一只也见不到。

    苏慕歌想趁乱跑开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如此也好,他们这一组执行的是重要任务,一直在不停穿梭结界,向天音塔上层行走。而根据琴魔的身份,估摸着也被关押在上层,倒省了她不少功夫。

    但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如何抓走琴魔?

    银霄突然出声:“慕歌,快别走了,有古怪!”

    “恩?”

    “根本一直在兜圈子,不曾走出去一步。”银霄露出毛茸茸的脑袋,“此地被设了法阵,无论怎么走,也不可能走出去。”

    苏慕歌一愣,立刻扬声道:“各位师兄,不要走了!”

    几人微微侧了侧目,根本无视她。

    练气境修士在他们眼中,如草芥一般。

    唯有淮离问道:“怎么了?”

    苏慕歌道:“咱们深陷法阵,一直在原地兜圈。”

    几人原本不想搭理她,听罢这话只觉好笑:“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他们眉头稍稍一皱,苏慕歌便被威势压的有些难以呼吸,她看向任文轩:“任师兄,您才是阵法师,您看一看吧。”

    “看什么看,不要耽误时间。”

    “我、我的确不曾发觉有何……”任文轩性子好,加上苏慕歌又是他们南昆仑弟子,便在指尖燃起一道蓝光,打在罗盘上,“一、一切正常呀,况且这条、条路我走过几回了……”

    “阵法并非固定,是随人走的。”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苏慕歌对阵法了解不深,但学术性的东西,多少知道一些,听银霄一解释,已经明白过来,“任师兄,若是只有五品阶以上的阵法师,方可布下的子母八卦阵呢?”

    “子、子母阵?”

    任文轩一愕,再望一眼罗盘。随后盘膝坐下,掏出一方小小龟壳,扔了几扔,陡然大惊,利索道,“苏师妹所言不假,果是子母八卦阵!”

    一时全都无言!

    子母八卦阵乃一套高阶阵法,母阵在外,子阵可以落在能力范围内的任何一处地方,阵法师通过操控母阵,从而影响子阵,杀人于千里之外!

    几人面面相觑,相互揣测。

    子阵虽可移动,但必须通过阵眼启动,那、阵眼在谁身上?

    一刹,几人气场全开,纷纷亮剑!

    几股强大的威压骤然释放,苏慕歌只觉得胸腔翻天倒海,膝盖崩的快要裂开,她走去角落扶住墙壁,弯腰吐出一口黑血。

    “阵眼在谁身上?究竟想干什么?!”步飞航毕竟历练三百余载,见多识广,尚算镇定。神识检视过众人过罢,丝毫没有发现,便也将威压一放!

    几名筑基修士的下场如同苏慕歌,纷纷吐血。

    “步师兄,如何会是咱们?”淮离盘膝打坐,不满道,“咱们全都是道君弟子,而且家族世代依傍昆仑,能有什么企图?”

    “对啊!”另外几人也连忙附和。

    步惊航想想没错,他瞳孔微微收缩,转向角落里的苏慕歌。

    随后又打消怀疑,她一个练气境弟子,一开始也不知道会跟着来。而且这子母阵还是她发现的,以她这种微末修为,应该不会多此一举。

    “任师兄,你可有法子破解?”他最终望向任文轩。

    “我试试看。”

    任文轩吸了口气,站起身,将手中罗盘一抛。

    神识不断操控着罗盘,妄图改变方位变化,但尝试几次过罢,陡然喷出一口鲜血:“不行,控阵者的修为和品阶,远远高于我,至少也得是金丹境大圆满,六品阶阵法师!”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包括步飞航。

    十洲三岛内,六品阶阵法师,那可是屈指可数!

    “苏师妹,你怎么看?”

    任文轩擦擦嘴角被步飞航震出来的血,望向苏慕歌。

    其他人也纷纷望向苏慕歌。

    不是真以为她能说出什么,而是觉得任文轩此举有些可笑,一个四阶阵法师都没办法的事儿,难不成一个连品阶都没有驭兽师会有法子?

    她之所以发现端倪,依仗的也是手中逆天灵兽吧?

    灵兽厉害又如何,修仙界,永远都以修士自身的等级和力量说话。

    哪怕苏慕歌之前名声再大,他们也不会放在眼里。因为苏慕歌对付的,不过是些练气境的小毛孩子。

    试问练气境多少风云人物,最后摔死在筑基境的门槛上?

    等她能够趟过筑基的水,同他们比肩时,再注意不迟。

    苏慕歌也没料到任文轩会询问自己,微微一愕,旋即支撑住站起身,垂眸拱手:“回师兄,我等并无性命之忧,因为杀阵不在咱们身上,对方只是想要困住咱们……准确来说,是困住金丹境的步师兄而已。”

    “从何得知?”

    “对方设下的,并不是一母一子阵,而是一母百子阵。”

    “一、一母百子?!”

    任文轩听罢,脸上讶异之色跌宕起伏:“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十洲三岛只有区区一名七品阶阵法师,便是蜀山掌门!昆仑一贯同蜀山交好,他老人家德高望重,岂会加害咱们?!”

    苏慕歌也在心头暗叹。

    程家当真下了大本钱,不知从哪里请来如此逆天的高阶阵法师。

    只不过药魔都已经跑了,他们抓了秦峥给谁?

    她叹着叹着,乾坤袋内突然再次嗡嗡作响。

    苏慕歌心头一动,摸上乾坤袋,感受宵练的震动,一次比一次强烈!

    她瞳孔一缩,果然,秦峥遇到大麻烦了!

    “银霄,有办法闯出去吗?!”

    “容我想想。”

    银霄咬着利爪,沉思片刻,“子阵的阵眼不在你身上,以我目前的修为,无法破除阵法,却可以使用上古秘术带你一人出去。但你得考虑清楚,他们也许会胡乱揣测,你身上除却无法抢夺的天阶契约兽之外,尚有其他法宝……”

    “哪里还管的了这么许多!”苏慕歌脸色一沉,自从死过一次,她最大的体会就是性命不等人,“走!”

    “嗷!”

    银霄得了指令,立刻从乾坤袋里跳了出来。

    周身长毛一炸,向后方狂奔而去。

    苏慕歌一个箭步追上。

    淮离等人还不曾反应过来,就瞧见连人带兽突然凭空消失!

    ……

    苏慕歌一出阵法,便一脚踩空跌落在地上。

    仰头一望,原来方才他们一直都在一个阁楼内外层循环往复。

    她祭出桃花扇,化为防护罩护住自己,抽出鞭子开始前行。步伐不快,因为前方的青色雾气,明显比之前走过时浓重许多,神识可视范围不足五丈。

    该去哪里找?

    艰难的搜寻片刻,苏慕歌收回神识,尔后一拍乾坤袋:“出来吧!”

    宵练“嗖”的化为一道白光,横在眼前。

    “带我去找含光。”

    “呜……”

    一阵剑气震荡,宵练破雾而飞。

    苏慕歌跟在宵练身后,全神戒备,不敢有半点松懈。

    一路追寻遇到不少小妖,三下五除二的收拾掉。好不容易遇到一只难缠的,过罢十招左右,冷面机关人巡逻至此,那妖孽撒丫子便跑。

    苏慕歌则被七个机关人围住:“令。”

    忙不迭取下令牌,在机关人胸前的红光区一扫。

    “啪”!

    机关人胸前突然浓烟翻滚!

    “诛!”

    机关人恶狠狠的吼了一声,齐刷刷的扬起长枪,向苏慕歌刺去!

    苏慕歌迷瞪了下,有些摸不清状况,下意识的一个侧空翻。一拍乾坤袋,祭出一大把定身符箓扔过去,一点用也没有。

    苏慕歌讷了讷,拔腿便跑!

    这些机关人全都皮糙肉厚,一时半会根本打不死!跑着跑着,又遇到一队机关人,追在苏慕歌屁股后面厉声大喝:“令!速速停下,否则诛!令!速速停下……”

    苏慕歌一拍神行符,追着宵练在浓雾中不断狂奔。

    途中惊觉,尚有十几名修士同她一样,背后跟着长长一排机关人。

    看来队伍已经散了,所有人的木牌尽已失效,若非有人对木牌动了手脚,便是有人知悉这天音塔内的机关设置,擅自改动过机关布局。

    谁有如此大的能耐?

    苏慕歌一面逃窜,一面在心里揣测。

    会不会是痕?

    但当年她闯塔的时候,可没见痕知道这些。

    再说他没这么闲。

    不知怎的,裴翊那抹冷笑渐渐浮现在她识海内,可苏慕歌完全无法解释,裴翊究竟想干什么?对他有何好处?

    只想将事情搞砸,令步飞航颜面扫地?

    裴翊从前断不是这样的人。

    苏慕歌的疑心越来越重,宵练的震动同样越来越强烈。

    她围着一个血池不断转圈,几乎快要碰上最后一个机关人的屁股。万幸机关人灵智未开,否则一转脸,便能逮她个正着!

    “看来秦峥就在附近,问题如何甩开机关?”

    “慕歌,我突然发现……”银霄不曾回答她,反而大笑起来,“为何咱们每一次涉险,不是在营救秦峥,就是奔赴在营救秦峥的路上?”

    “少贫嘴。”苏慕歌嘴角一抽,“快想办法。”

    “别指望我,我精通阵法,但对机关一窍不通……”才止住笑,银霄突然疑惑道,“咦,不太对啊,我似乎嗅到一股很重的魔气?”

    “天音塔内,关押众多妖魔,嗅不到魔气才不正常吧?”尽管苏慕歌嘴上这么说着,心里也是如此想的,但她还是戒备的放出神识窥探四周。

    雾气中。

    一双阴郁眼眸紧紧盯住苏慕歌。

    冷寂的容色隐在黑色斗篷下,裴翊缓缓上抬手掌,蕴起一团黑色魔气。

    一次一双,很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