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45章 融天逆变(一)

第45章 融天逆变(一)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年后。

    昆仑。

    夜漏更深。

    “嗯……唔……”

    蒙蒙轻雨,沙沙翠叶,逼仄的山石小台上,一颗苍翠古树之下,时不时传出一连串女子的娇喘声,为这靡靡夜色凭添一分蚀骨*。

    “我们合欢宗可是邪门歪道……”眼波流转间,女子翘起嫩如葱管的手指,涂着丹蔻的指尖轻轻在身下的男修士胸口一划,“你不怕,我将你给吃了?”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男修士眸中沾满□□,半分理智也无,哑着嗓子道,“吃我之前,先教我吃了你……”

    眼看又是一场巫山*。

    突听“轰”的一声!

    两人身后的石洞骤然炸开,石屑翻飞间,冲出来一颗脑袋大的刺球,在半空张开大嘴,吐出一大兜水,劈头盖脸的向两人砸去。

    “何方妖孽?!”

    男修士勃然大怒,瞧着这东西有些眼熟,一时又想不起来。顾不得穿衣服,快步挡在女修身前,一面撑起一层防护罩,一面祭出宝剑,控剑便砍!

    一剑砍在刺球的脑袋上,入肉一寸有余。

    正欲拔出再砍,岂料剑锋竟被这厮的血肉紧紧吸附,怎么拔都拔不出。

    背后同样赤条条的女修士见状不妙,默默掐了个诀,身体一瞬归于透明。她竟隐入石壁之中,顺着石脉快速疾奔,却陡然撞上一道气墙。

    还不曾有所反应,头发似被什么咬住,疼的她大喊一声。

    接着便被一道力道甩飞出去。

    一头筑基境银狼随后从石壁中跳出来,一身长毛柔顺飘逸,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弧线,软绵绵的肉垫轻轻挤压在岩石上,悄无声息。

    回头眯着眸,轻蔑的冷哼一声:“在老子面前玩隐身,真是不要太好笑。”

    瞧见女修士的玉体在眼前横飞,重重摔在地上,一头乌黑靓丽的秀发,竟被生生扯下来一大缕,森森可见头皮。

    男修士心疼之下暴跳如雷,怒喝一声:“苏慕歌!”

    水曜他一时认不出,银霄他见得可真不少!

    “赵师兄,大半夜的,鬼吼鬼叫个什么。”

    苏慕歌咬着一枚青涩小果,晃晃悠悠从山洞内走了出来。如今这张脸摆脱了稚气,愈发显得精致秀雅。她上下睨着赵无忌,露出一抹不过如此的笑意,“此地虽然偏僻,也难保有人经过,你喊这么大声,吃亏的是你。”

    “我……”

    赵无忌终于想起来自己不着寸缕,赶紧掐了个诀,换上一套道袍,指着她愤恨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偷窥……”

    “我偷窥?”

    苏慕歌呸呸吐出几颗果核,冷笑道,“昆仑山脉绵延数十万里,你说你们去哪里厮混不好,非要在我闭关筑基的洞外,一次也就罢了,你们自己说,第几次了?!”

    赵无忌被问的傻眼,这才发现,她筑基了!

    而且瞧她的气势,已是筑基境初期顶峰!

    赵无忌骇然大惊!

    他出身世家,资质也算过人,二十六岁筑基,如今已在筑基境待了整整十年,还是不曾摸到筑基中期的门槛。她天灵根资质非比寻常,十九岁筑基并不夸张,但甫一筑基便能达到初期顶峰,这是什么悟性?

    不是说她经脉逆冲吗?

    那同他厮混的女修士听苏慕歌说罢,不知想到了什么,娇艳的面容布满惊惧,施法又要逃窜。

    苏慕歌一个疾闪上前,死死攥住她的手腕。

    继而扣住命门,一脚踹在她的咯吱窝。手心一转,直接折了她一条胳膊,喝道:“妖孽,还想跑?!”

    “你、你做什么……”女修士大汗淋漓,“赵师兄,救命啊……”

    “苏慕歌!”赵无忌再度回神,筑基了又怎样,他比她早筑基十年,“就算她出身合欢宗,我二人你情我愿,没偷没抢,你凭什么伤人!”

    “合欢宗,人?”

    苏慕歌好笑的再睨他一眼,活像看一个弱智。陡峭的,眸中煞气一凛,丢开她的手臂,又拽起她一条修长*,毫不留情再是一踹:“说,你是哪门子的人?!”

    一条腿也被卸掉,女修浑身肌肉痉挛,疼的险些昏过去,依旧装傻充愣:“师兄救我……啊!”

    苏慕歌再是几脚踹下去,寸寸到骨:“说!”

    “我……仙子饶命啊!小妖再也不敢了!”

    女修尖声哭喊,苏慕歌无动于衷。赵无忌已经蕴满了灵气打算和苏慕歌火拼一场,灵气不曾出体,看到眼前的景象,他呆愣住。

    方才还同自己双修的女子,凝脂般的肌肤渐渐现出裂纹,似有崩溃迹象。青丝也在不断至头皮脱落,最后浮现在眼前的,分明就是……

    苏慕歌瞧着恶心,索性一掌击碎了她的天灵盖。

    摸出帕子净了净手。

    召出飞行法器,上前拍了拍赵无忌的肩膀,叹道:“一只小小山魅,三年内吸了至少二十名男修士的元阳,足可见色字头上,委实悬着一把刀啊。”

    赵无忌脸色乌黑,不知如何辩驳。

    无论如何,苏慕歌总算救了他一命。

    犹豫着是否道谢,却又听她戏谑道:“不过,这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新入门的练气境弟子,心智不坚情有可原。筑基境还上当的,我数来数去,也就赵师兄你这独一份,足可见你这……”

    话说半茬,她眉头一挑,哈哈大笑。

    飞身落于飞行法器,扬长而去。

    赵无忌一张脸由黑转青,拳头攥的咯吱咯吱作响。

    银霄在洞中闷了三年,甫一出来,在扇面上又滚又跳。

    “嗷嗷嗷,有月光晒好幸福!”滚了几圈之后,扬着脑袋不满道,“独独想不明白,你闲着没事救他做什么?”

    “横竖今夜要出关,这恶心我三年的妖孽必须得收拾掉,也不算救他。”苏慕歌还是入洞时的一身靛蓝长袍,操控着桃花扇向萧卿灼的洞府飞去,“再者,从前我和赵无忌在北昆仑精英堂时,相处还算融洽,后来他莫名其妙就死了,如今才知道原因。”

    “嘁,想不通,这些男修出门不带脑子的么,人和妖都分不清。”银霄两只后腿蹬地,竖直了身体,学着那女山魅的模样扭着屁股走路,长尾甩来甩去,滑稽的抛了个媚眼,“不过,我看他未必领情,没准儿因为咱们撞破了他的丑事,还会暗害咱们呢。”

    “今日给了他活路,若再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苏慕歌丝毫不放在心上,以她如今的修为,赵无忌已经不足畏惧。飞行法器落在萧卿灼洞府前,慕歌展袖落下,向前缓行几步。

    撩开袍子一角,正对着玄石重门盘膝坐下:“师叔,弟子筑基了。”

    再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有您的灵丹灵石,再加上我的经验,原本可以一次突破中期屏障。但我还没有寻到适合的功法,修为推进太快,总忧心根基不稳……”

    “九尾不吃不喝的,整天缩在乾坤戒中不肯出来,已从一只胖狐狸变成了瘦狐狸。唔,我瞧着它比从前英俊许多,师叔您再也不必忧心它会讨不到媳妇……”

    “弟子这就准备启程前往融天洞,特来辞行。银霄为我卜了一卦,说我此行同昆仑缘分将尽。我估摸着,日后再想回来探望师叔,怕是难了……”

    苏慕歌端坐良久,絮叨完毕,才又驱着飞行法器返回住处。

    灵兽阁内杂草丛生,原本便萧条的驭兽一脉,自师叔陨落,已是人去楼空。苏慕歌推门进去,看到桌子上摆放着一方黑色木匣。

    她狐疑打开,竟是宵练。

    “姜前辈还真是言出必行。”苏慕歌怔愣片刻,颇有些哭笑不得,将木匣收回乾坤袋,拾掇了几件衣服,便也离开。

    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舍不得的从来只是人,并非风景。

    而踏上这条长生问道之路,就注定了在得到和失去之间盘桓。

    正如师叔说的那般,这世间万物,不过新旧更替,草木荣枯,不必挂怀。

    ****

    长洲,融天洞。

    早该开启的秘境,已经推迟了整整三年半。

    十洲三岛目前已知共有四处秘境,分别是瀛洲释厄殿、凤麟神女墓,玄洲千幻海,以及长洲融天洞。这融天洞作为某上古大派遗址,道统比蓬莱昆仑还要早上十几万载。当年不知因何缘故突然启动了封宗大阵,宗门上至掌门长老,下至弟子仆役,全被困死其中。

    随着时光流逝,封宗大阵渐渐消弱,由每隔千年裂开一条缝隙,至每隔几百年,再到现如今每隔五十年便开启一次。能被发掘捡漏的宝物,大都已被前辈们洗劫一空,只剩下一些残羹冷炙。

    故而前来寻宝的,绝大部分是些练气境和筑基境修士。

    可是此番有所不同。

    三年半之前众修士在此等候时,突听秘境内传出一阵又一阵的爆炸声,整整七日方歇。当众人以为秘境即将崩塌之际,封宗大阵非但不曾消弱,反而日渐增强。

    现如今远远望去,整个长洲祥云缭绕,白雾皑皑,沐浴在祥和圣光之下。

    更休提被璀璨烟霞弥漫笼罩的融天洞内,一道又一道的绚丽霓虹灌天而起,大有直上九霄,撼动苍穹之势!

    惊动了十洲三岛除蓬莱外各方势力!

    各大宗门、家族,出动不少高境界修士。各自在融天洞外的山头谷地占据一处地方,等待异象过罢,秘境开启。

    “融天洞内必有异宝现世。”

    程不灭背着手,狭长双眸微微眯起,审视远处苍穹烟霞形势,“为父一直卡在元婴初期顶峰不得进阶,此番倒是个机缘。不过为父去的地方,你才筑基几日,去不得。且好生跟随羽非寒,小心遭了邪修暗算。”

    程灵璧眸中充斥着怨毒:“谁要同他一起!”

    “自己着了人家的道,还好意思同为父闹脾气!”

    程不灭侧目冷冷睨她一眼,恨铁不成钢,“自你入昆仑,便告诫你万事低调,有灵犀顶在前面,为你分担多少仇怨,你总不听!好在羽非寒出身不低,配得上你,要不然……”

    程灵璧气的脸色苍白,怒道:“就凭他也配!”

    还有更怨毒的咒骂不曾出口,便被程不灭拂袖打断,嘴巴如同被钉子钉住一般,支支吾吾了半天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

    少时,羽非寒清雅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程伯父,程师妹。”

    程灵璧一瞬沉静下来,低眉顺目,退在程不灭背后。

    “非寒,融天洞情况不明,还有大量邪魔外道涌入,此行务必照顾好灵璧。”程不灭淡淡嘱咐一声,“老夫同你父亲已经达成共识,等此次出来,便为你二人主持双修大典。”

    “侄儿谨记。”

    羽非寒合拢羽毛扇,微微欠身,脸上溢着和煦笑意。眼尾略略扫过程灵璧。

    程灵璧死死攥住手,羞涩一笑,面似芙蓉颜如玉,惹的他一阵心悸。在这场风波中,程羽两家可算操碎了心,羽非寒倒是不甚在意,因为对方是位大美人,丑闻在他眼中,便成了一桩风流韵事。

    丝毫不会影响他的魅力。

    况且他原本的道侣人选,便是梁蓁蓁、程灵璧、徐小曼等当世几位绝色,至于具体谁谁谁,在他看来并没有什么差别。

    哦对,还有南海水下遇到的苏仙子。

    想起那双聪慧果敢的眼眸,羽非寒心头又是一悸,只可惜她出身太低,野了点,不够完美。当然,若是能有一度春风,他倒也不介意。

    “轰隆隆!”

    思绪正在跑偏,耳畔只听一阵阵雷音轰鸣之声。继而一道炫目火光由秘境中冲天而起,似一只巨大的朱雀神鸟由沉睡中惊醒,双爪撕裂虚空,展翅扶摇直上,继而在秘境上空不断嘶鸣盘旋。

    众修士大都被这壮观景象惊骇,要么目瞪口呆,要么跪地朝拜。

    “这竟是二重异变!”

    蜀山剑老拍案而起,嘴唇颤抖,神情激动,“不曾想老朽有生之年,竟能见到二重异变!金光,此时你我不联手冲进去,更待何时?!”

    金光道君慢条斯理的缀了口茶,笑道:“瞧你,一把年纪,慌个什么?”

    剑老堪能不慌,他卡在元婴初期都快八|九百年了!

    八|九百年!

    瞧瞧人家桑行之,如今堪堪八|九百来岁,就已经突破中期,让他情何以堪还是其次,寿元将尽才是重点!

    若不然他也不会被金光这老鬼说服,拼命拉拢定禅阁千叶大师拿出神光之钥。若是能在秘境内得到机缘进阶中期,寿元再增五百年,他哪里还用大费周章去攻蓬莱,闯神庙,抢夺溯世镜?

    “禁制弱了!”

    一大波修士争先恐后的朝裂口处涌入。

    朱雀虚影的飞行速度越来越快,周遭涌动起无数根风柱,向外扩散开来。不一会儿,便将一些试图冲进秘境的修士卷入半空,被风刃绞的只剩下一些细碎血肉,伴着骨头碴子如冰雹般砸落下来!

    “快跑啊!这风柱会吃人!”

    “不要后退,向左边悬崖跳啊!”

    “不行,右边!”

    ……

    “进!”

    金光道君眼眸一沉,碎盏起身,倏忽化为一道红光,以元婴天罡之气铸起一层防护罩,直奔秘境被撕裂的巨大血口!

    剑老随即跟上。

    几乎是同时,上空“嗖嗖嗖”划过十几道元婴修士的光团,以极快的身形绕过根根风柱,最终消失在秘境血口之内。

    众修士除却羡慕之外,并不觉得嫉妒,毕竟修为在那里摆着。况且高阶修士在秘境之中,同他们的活动范围完全不在一处。

    元婴境修士入内半个月之后,风刃的威力才渐渐弱了下去。

    终于轮到金丹境成群入内。

    之后是筑基中后期。

    “裴师兄,咱们还要等多久?”梁蓁蓁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这风柱已经没有什么威力了吧?”

    “在等等。”

    ****

    正所谓来的早不如来得巧,苏慕歌赶到融天洞的时候,朱雀幻影将散不散,筑基境正好可以入内。

    尽管早已有了心里准备,她依旧吃了一惊。

    银霄的震惊不亚于她,传音都忘了:“慕歌,这是二重异变吧?!”

    苏慕歌颔首,传音道:“是啊,看来不只时间提前了,连程度也加深了,恐怕连痕自己也想不到。这下可好,我倒要看看如何收场。”

    “小狼崽子,二重异变是什么?”

    左边肩膀被拍了一下,苏慕歌直接转头看向右边。

    如今的秦峥已经高出她一个头,几年摸爬滚打,洗尽属于少年的稚嫩之后,整个人锐如一柄开锋利剑,愈发风神俊秀。

    只是依旧一脸全天下欠他钱的表情。

    “你喊谁小狼崽子!”银霄竖起身子,仰着脑袋瞪着他。

    “这里除了你谁是狼?”秦峥莫名其妙看着它,“闭关闭傻了?”

    “你……”

    “融天洞是个先上古大派,信奉凤凰一族,故而宗徽图腾乃是一只凤鸟。”

    苏慕歌制止银霄再说话,指了指天上那道朱雀虚影,对秦峥道,“他们用的封宗大阵,乃是当时最流行、也是最难的三凰飞凤阵。此阵共有三重,从前禁制松动时,咱们去的连第一重都不是,只不过是此宗的山门和外门位置。”

    “只是山门和外门,能有什么好东西?”秦峥一脸嫌弃。

    “的确没有什么好东西,却是先上古时代的东西,随便拾得一块下品灵石,便比现如今的上品灵石的灵气还要充裕,堪比极品灵石。”

    苏慕歌笑着解释,“若是上空现出青鸾幻象,则代表第一重禁制被打开,被称为第一重裂变,证明此宗的内门禁制已破。而如今朱雀悬空,证明第二重裂变开始,若是估算不错,应该是金丹、元婴境修士的府邸禁制被破。”

    秦峥摸摸下巴,饶有兴趣的问:“那、如果产生第三重异变,就该是凤凰虚像了吧?”

    苏慕歌赏他一记赞赏的眼神:“第三重禁制,乃是太上清虚三大殿的禁制,那可是掌门寝殿,以及宗门传承之地。”

    瞧见秦峥眼眸透亮,她好笑道,“莫说开启第三重禁制需要封阵人之血,就算开启了,别说咱们,元婴修士也攻不进去。”

    “嘁,一个破寝殿而已,谁要进去了?!”

    秦峥不屑的撇撇嘴,“行了,咱们快些入内吧,淮师兄他们已经入内好一会儿了,若不是等你,我也早就进去了。”

    风柱余威之下,苏慕歌紧了紧发髻上的木簪,点头。

    筑基之后可以御风飞行,她便没有召出飞行法器,直接展袖向秘境血口飞去。下行还处在等待中的练气境修士纷纷抬头,瞧着这一对如玉璧人,眼中布满艳羡。

    北昆仑精英堂弟子一看是秦峥,一点额外的表情也没有。再看他身畔的筑基境女修士,起初尽是一愣,而后才惊讶非常,入门才几年啊,苏慕歌这小魔星就筑基了啊?!

    此刻,朱雀的虚影已经越来越淡。

    风柱的威力也越来越小。

    苏慕歌和秦峥二人轻而易举的绕过几根风柱,秦峥纵身一跳,便跃入上空巨大的血口内。苏慕歌正打算跳时,却被一个仓皇躲避三根风柱的修士一撞,撞的向前一个趔趄。

    她忙不迭控气稳住,那修士竟又抓住她的肩膀,将她向后一拉。

    这些风柱不认人,只追踪灵气。

    如此一来,他成功脱困,却将苏慕歌置于三根风柱的追缴之中。慕歌一拍乾坤袋,祭出一张碎空符,一个猛子窜出去十几丈远。

    回头冷冷盯着那人。

    筑基中期,瞧这一身装扮,应该出身某个世家大族。

    师叔留给她的中品符箓,就这样浪费掉一张。

    那修士瞧见苏慕歌只有筑基境初期,装扮的又像散修,便一点自觉没有,站在血口的位置冷笑道:“好狗不挡路你不知道?”

    言罢便要跳下血口。

    苏慕歌一抽腰间鞭子,锁住他的手臂拽了回来,将他再次扔进风柱的追缴圈子中。

    “我只知道,我被狗当了道。”

    “好你个臭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哪个门派的!”

    那修士一面逃窜,一面厉声喝道。

    苏慕歌理都不理,她才不会蠢到去自报家门,正准备第二次跳下血口时,只听背后“嘎吱”一声,那是肉骨被绞碎的响动。

    她微微一愕,转过头。

    方才还趾高气扬的修士,此刻已被风柱化为一堆碎骨。苏慕歌惊呆,风柱的威力怎么增强了?!

    大感不妙,她无暇探究,立刻纵身再次跳入血口。

    却被血口下方一股极强的罡气反弹回来。

    “轰!”原本已经暗淡的朱雀突然再次光芒大盛,俯冲而下!

    “搞什么?!”苏慕歌错愕片刻,祭器便飞,“银霄,它为何追着我?!”

    “你问我我问谁去?”

    银霄一摊爪子,“它只是阵法虚影,又不是真的妖兽,绝对同我们七曜无关。我猜测,你手中估计有什么东西,同这融天洞的封宗大阵相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