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 > 第72章 怨灵之偶

第72章 怨灵之偶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尘和尚说着,就按住小青木的头,刀片直接朝他脑袋上招呼。

    自这三个怪人出现,雷婷便蹲在角落看热闹,因为离得近,被刀片逆光晃了眼。转头一瞧,立马吓出一身冷汗,心急火燎的大喝一声:“臭秃驴,你想干嘛,速度放开我家小师叔!”

    苏慕歌被唬的一个激灵,急匆匆转了视线。

    见此情景,也是冷汗直冒:“师叔,千万忍住!”

    小青木冷着一对儿眼眸,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原本已经夹在布娃娃细细的胳膊上。听苏慕歌喊这一声,便稍稍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没有动手。

    饶是如此,无尘和尚也没能得逞,因为苏慕歌的袖箭已经飞了出去。

    无尘和尚一个后仰,才躲过袖箭的攻击,雷婷的千钧剑便近在眼前。千钧剑剑如其名,凛着千钧之势,且有一道真龙之气环绕周围,逼的无尘和尚丢开小青木,猛地向后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

    无尘和尚实在太胖,这一倒地,震的地面颤几颤。

    “好家伙!筑基初期便拥有这般霸气的力量,后生可畏啊!”他的屁股先前就被毒虫咬了一个窟窿,这会儿更是汩汩流血,“嘿,瞧你脑袋这么大,不当和尚真真可惜了,来来来,剃了头拜贫僧为师!”

    “做你的春秋大梦!”

    雷婷这辈子最痛恨的,一个是把她认成男人,二是说她脑袋大,这个臭秃驴一次占了俩!气鼓鼓的举起千钧,便朝他劈去,“我要当也是当尼姑,当什么和尚!”

    两人之间的修为差距颇大,不过料想有裴翊在,无尘和尚也不会下狠手,苏慕歌便也没管,疾步走到小青木面前:“师叔,你可还好?”

    小青木虽然有些愠怒,脸颊红扑扑的,言辞倒还平静:“无妨。”

    苏慕歌半跪在地上,抬手给他拢发髻。

    小青木捏着布娃娃,冷不丁问:“苏苏,你何时前往希望之井?”

    “三天后。”

    “如果我的力量不能使用,那今后再有人欺负我,而你们都不在,我该怎么办?”

    “秦峥已经在附近了。”苏慕歌十指似梳,熟练的绾好他的发髻,“桑伯伯很快便到。”

    “我并不认识桑行之,为何要跟他走?”小青木眸中闪过一道厌倦,“程天养说,桑行之是个很怪的老头子。雷大头又说,这世上有些丑丑的怪老头,专门拐骗像我这样可爱的小孩子。”

    苏慕歌嘴角一阵抽搐:“师叔,桑伯伯虽然年岁大,但他瞧着年轻,而且很英俊。”

    “是不是坏人,莫非还要看脸?”

    “当然不是,可桑伯伯修为极高,您跟着他,比跟着弟子安全。”苏慕歌解释道,“何况弟子不是说过么,您同桑伯伯乃生死之交,他是一位靠得住的朋友。或者,弟子说的话,您不相信?”

    小青木拢着双腿,低头望着脚丫,许久才道:“我信你。”

    苏慕歌松了口气。

    现如今的师叔,十分缺乏安全感,戒备心重的超乎想象。

    同他说话,耐心是最重要的。

    “还有件事情我不懂。”很快,小青木又有新的疑问,可能院中陌生人聚集太多的缘故,他使用传音,“你们都可以动用灵气,为何偏偏我不行。既然无法动用,那我的力量究竟要来作甚?”

    “弟子也不瞒您,一切一切,皆因您的力量实在太过逆天。”

    苏慕歌同他面对面蹲着,凝视他漆黑幽冷的瞳仁,肃容道,“比如说真灵族,当年古神离开人间的时候,将一众神器留在人间,原本以为人族可以借用神器之力对抗魔、兽。结果呢,由于人类之间的抢夺,使得真灵一族遭受古神降罪,被驱逐出人间界,至今都被变相囚禁。您说,他们究竟何错之有?是不是很冤枉?”

    小青木陷入沉默,须臾,点点头。

    难得他肯听话,苏慕歌循循善诱:“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无论俗世亦或修真界,对于逆天之力的追求一面是狂热,一面是惧怕。太过逆天的宝物、超乎寻常的力量,都会打破创|世古神所定下的天地规则。而一切试图挑战天地规则的东西,必将受到天道严惩。”

    “可你我修仙,难道不是挑战天地规则的事情么?”

    “不,你我修仙之人,所作所为,是逆天,同时也是顺天。”苏慕歌在识海中思虑半响,自己也很不确定的道,“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留一线生机。创|世古神所设下的规则中,并不排斥弱小者通过自己的努力,向天道权威挑战。因为天地两级,天人五衰,上位者必定越来越少,不可逆转。古神需要从人间界选择新的继承者,来达到天地之间某种微妙的平衡。同时,这个挑战,也是存在一个底线的,一旦超过古神定下的底线,便是自取灭亡。”

    “听上去,似乎有些道理呢。”小青木揪着一缕头发微微一笑,露出几颗洁白的牙齿,“苏苏,你懂的可真多。”

    “这些道理,都是师叔从前教导弟子的。”

    提及此,苏慕歌心头又是一阵堵。

    从前师叔话不多,偶尔有意无意给她讲一些故事,由此引申出一些道理。

    她虽听着,但并不在意。

    因为她的心思只有一个,那就是找程家报仇。

    直到如今一次次的,将师叔从前的训诫,一点点再还给师叔。她始知道,原来师叔在潜移默化中,一直试图化解她心口那股戾气。

    “老秃驴,放开我!”

    这厢雷婷正和无尘和尚打的血头血脑,一个不察,便被无尘和尚扣住手腕。

    无尘和尚大笑着准备剃她的头。

    这疯和尚,真是令人忍无可忍!

    苏慕歌豁然起身,睨着场中废墟内的胖和尚,眼眸里似有一团火焰,燃的越来越炽热。

    可没等她出手,只见一道纵横气剑,轻而易举的穿透江家结界,在半空中打了个旋,倏忽化为一条皮鞭,“啪”的一声抽在无尘大师屁股上。

    只听“嗷”一声惨叫,无尘左屁股上的伤口顿时爆开,鲜血飚出去几丈高!

    胖和尚第一件事,却是祭出一个瓶子,将飚出来的血全给吸进瓶子里,咕噜噜又给吞下肚,咂咂嘴:“身体发肤乃父母所赐,断不可浪费啊!”

    雷婷一脱身,本想回身刺他一剑,见此情景,恶心的差点连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厉三娘冷笑一声:“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

    千蛛子抚摸着手背上的蜘蛛,凉飕飕的打量无尘一眼。

    “又是谁偷袭贫僧!”无尘和尚喝完,这才冲着半空怒喝一声。

    “大师,修佛之人,如此暴躁可是不好。”

    一个清亮悦耳的声音便在众人头顶响起,一名白衣修士踏着祥云,展袖而来。

    雷婷双眼倏地一亮:“媳妇儿!”

    冉晴空一只脚才挨着地儿,就差点儿摔出去。

    苏慕歌上前拽了拽雷婷的袖子,给她使了个眼色,才行礼道:“冉前辈。”

    冉晴空毕竟是名金丹修士,而且还是桑行之的接班人,未来蓬莱掌舵者。在封闭的蓬莱内岛怎么胡闹都行,但在外面,尤其是当着外人之面,身份是不可失的。

    雷婷虽然有些不太乐意,还是学着苏慕歌的模样,行了一个晚辈礼节。

    “苏小友,雷小友。”冉晴空笑了笑,掩饰一时的尴尬,尔后转头向裴翊点头示意,“裴兄弟,别来无恙。”

    “冉前辈,别来无恙。”裴翊微微垂首,欠了欠身。

    无尘和尚一看此人乃金丹修为,自己是万万斗不过的,便摸着后脑勺憨憨一笑:“呵呵,原来是位前辈,贫僧失礼失礼!”

    冉晴空自然也不同他计较。

    厉三娘望向裴翊:“这位前辈,莫非是咱们要等的火修士?”

    千蛛子挑了挑一边眉毛:“不是只有筑基境才行?”

    裴翊没有回答,只递给苏慕歌一个眼神。

    苏慕歌无奈,上前拱手:“冉前辈,您是一个人来的?”

    冉晴空摇头:“不是。”

    苏慕歌也不再拐弯抹角:“秦峥人呢?”

    “你怎知道,此番与我同行之人乃是秦师弟?”冉晴空颇有些意外,但并没有执着此事,只转头向身后探去,“秦师弟,一路上你心急火燎,如今来了,你倒是进来啊,一直站在外面做甚?”

    “谁心急火燎了?”

    秦峥手中提着含光剑,脊背挺直,大步流星的从正门入内,“我只是没你们这个习惯,放着好端端的大门不走,非得翻墙头!”

    齐刷刷几道视线,全都落在秦峥身上。

    同样一身白衣,却穿出与冉晴空截然不同的味道,不见儒雅,愈显英气。

    秦峥站在冉晴空身前,下巴微微扬着,抱着臂,一副老天老大他老二的架势:“去带上青木,咱们赶紧走。”

    一别近五年,雷婷好不容见着冉晴空,立刻道:“不行,不许带走师叔!”

    裴翊微微勾了勾唇角:“眼下想要带走人,恐怕没那么容易。”

    ****

    进入房间,布好结界。

    苏慕歌将遭遇略略一说,当然,并没有将宣于淳元命盘一事告知两人,自动替换成了其他宝物:“所以,宣于淳一定会将江家监视起来,我们从希望之井回来之前,您恐怕带不走师叔。”

    “那你们得多久?”冉晴空琢磨道,“此行风险可大?”

    “快则三五天,慢则三五年。”裴翊抿了口茶,“而且需要秦峥一同走一趟。”

    秦峥一直在竖着耳朵,一听提及他,立刻将脑袋转向一边。

    “这个好办。”冉晴空对秦峥道,“秦师弟,神皇弓内的传承,非常适宜筑基修士,你不妨一同跟着碰碰运气?”

    “谁稀罕一张破弓,我不去。”房间内一共四个人,另外三个围着一张桌子而坐,秦峥自己站在窗下,夕阳将他挺拔的身影拉的颀长,“没有传承,不得机缘,我秦峥一样结丹!”

    “这不是正好帮一帮苏小友的忙么。当初你重伤将死,可是苏小友一口棺材将你扛来蓬莱岛的。”冉晴空知道他在别扭什么,笑道,“裴兄弟一向独具慧眼,挑中你,是对你的肯定呢。”

    “我的本事何须旁人肯定?”

    “那他们早些从希望之井出来,咱们也早些返回蓬莱啊。”

    “你这么着急,你去啊!”

    冉晴空捏捏眉心,对苏慕歌一摊手,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了。

    其实他心里清楚的很,这小子就是在等苏慕歌亲自开口而已。你快瞧他那张欠扁的脸,就差写着“苏慕歌你快开口求我啊,只要你开口我立马答应你啊”这一行大字了。

    故而裴翊稳稳坐着,一句话不说,只管喝自己的茶,一副置身事外的神情。

    可惜苏慕歌当局者迷,真心没有想太多。

    从另一个角度,她也不希望秦峥同裴翊同处一个秘境。

    思量片刻,苏慕歌同裴翊商量:“希望之井危险重重,既然秦峥不愿去,那就不勉强了。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其他人选……”

    “啪!”

    “你这话什么意思?!”

    苏慕歌话还没有说完,秦峥便一巴掌拍在她面前的桌面上,“什么叫做危险重重我不敢去?我说我怕危险了吗,你倒是说说,我秦峥怕过什么危险?!”

    冷不丁的,苏慕歌被他唬了一跳。

    秦峥已经收了拳头,抱着臂对冉晴空道:“神皇弓是吧,本来还想给别人留点机会,看来,他们是没机会了!”

    *****

    当晚。

    漏夜更深。

    无尘和尚在房间内,给自己的屁股疗过伤之后,打坐片刻。

    感知万籁俱寂,豁然睁开双眸。

    他沉着脸,祭出一枚传讯牌,并斟酌着在牌子写了几行字。

    尔后掐了个佛家法诀,传讯牌骤然变作一只小蚁虫,顺着门缝爬了出去。在寂静的夜幕中,蚁虫缓慢的爬出江家,爬出碧落,一离开禁制范围,倏地化为一只赤鸟,展翅冲上云霄。

    “嘎——!”

    天际突然传出一声闷哼。

    一阵悉悉索索过罢,只见一堆赤色扁毛纷纷扬扬而落。

    少时,一条背生双翼的毒蛇,口中咬住一枚传讯牌,蜿蜒着由半空降落,缠绕上裴翊的手臂。

    裴翊从蛇口中取下传讯牌,掌心黑光一闪,解开封印。

    他放出神识一探,剑眉悄然一拢。

    挥袖收了传讯牌,一转身,却瞧见苏慕歌正站在自己背后:“好端端的,你化魔出来做什么?

    裴翊起先微微怔了怔,尔后忍不住自嘲一笑:“你倒真是关心我。”

    苏慕歌绷了绷唇:“裴翊,我的确不信任你,但我也没有刻意去监视你。我找你是为了聊一聊秦峥的事情,正好瞧见你鬼鬼祟祟……哦,正好见你出来,所以才追。”

    顿了顿,补充一句,“我若是刻意跟踪你,不会现身。”

    裴翊似乎也没兴趣听她解释:“想聊什么?”

    “以你挑人的习惯来看,秦峥绝对不是一个好选择,他悟性虽高,但修为同我一样只有中期。”苏慕歌犹豫很久,还是道,“最关键的是,他年纪小,太冲动,阅历浅……”

    “那是你小瞧他了。秦峥的精神力、应变力都是一流的,并不输给你我。”裴翊扬了扬手,打断她的话,“他甚至拥有比你我更强的东西,气运。”

    “这倒是。”

    苏慕歌一点也不否认,她还从未见过,有谁比秦峥气运更强。

    裴翊思忖片刻,问:“你不好奇,我鬼鬼祟祟出来作什么?”

    苏慕歌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实话说,有些好奇。”

    裴翊便从袖中取出传讯牌,递了过去。

    苏慕歌知道裴翊就是为了此物出来的,而且似乎一早料到会有传讯牌从碧落寄出。

    她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手中。

    打开一瞧,只见里面写了一行小字,蝇头小楷笔迹清秀:“师父,功德珠亮,速来。碧落城,江家,五岁稚童,手中持有怪异布偶,许是怨灵之偶重现世间。”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乔家小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家小桥并收藏修真之重生驭兽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