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易风的邀请

第一百二十一章 易风的邀请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冥都最大的酒楼,迎客楼。

    任希静静的坐在靠边上的位置,望着楼下的人来人往,一时间倒是陷入了沉思。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距离自己和白子墨闹翻的那次,已经是第三天了。

    眼中化不开的忧伤像是一幅泼染的水墨画,星星点点,散不去的忧愁,诉不尽的离殇。

    事情似乎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之外,倒是没想到白子墨这次会碰上这么棘手的问题。这几天的功夫里,任希已经将事情的前前后后的全部弄清楚了。

    原来太子这么快的向着白子墨出手,只是因为老皇帝的一道圣旨,让白子墨和白子成一起出发去雪国参加雪女的祭祀。

    而向来是只有拥有储君资格的太子才可以参加的祭祀,现在竟然让白子墨一起,那说明了什么问题?

    说明了老皇帝有废太子的心意?

    任希微微的皱眉,虽然和老皇帝只有一面之缘,但是老皇帝给自己的那种老谋深算的感觉却是记忆犹新,如果自己猜的没有错的话,老皇帝的目的绝对不可能是这么的简单。

    如果真的想要废太子的话,按照老皇帝的心思,怎么这么轻易的便被人识破,难道不害怕太子拥兵造反吗?

    所以,老皇帝绝对有更深层次的打算,但是究竟是什么呢?

    想到白子墨所讲的老皇帝经常的求仙问药,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大胆的假设,难道……

    想到这里,任希的心中吃了一惊。

    但是随即便摇了摇头,看来自己还是不要瞎猜的好,等有时间了,问问白子墨,这种经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到白子墨,任希的心口倏然一痛,微微的苦笑,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耳边似乎是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希儿。”

    易风。

    肯定而又确定。

    任希惊喜的转头,便看见那一抹熟悉的身影立在楼梯的入口处,望着自己的眼中满是柔情。

    而任希只感觉千言万语凝聚在自己的喉间,一时间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男子,嘴角带着一抹会心的笑意。

    本来今天在歇息的时候,听见仆人说是有人找自己,约在迎客楼见面,自己当时问了一下是什么人,但是下人回答说对方说是故人。

    当时的任希一愣,自己倒是没有想到在冥都有什么故人,刚想要回绝,但是忽然之间却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竟然答应了,然后自己率先的来到了迎客楼。

    心中隐隐的竟有些期待,那个人应该会是易风吧。

    但是当真正的能够确定了,眼前的人便是易风,活生生的易风的时候,心中的千言万语忽然竟不知道从何说起。

    泪水模糊了自己的双眼,任希再次感觉到自己到了古代以后,泪腺真的是变得发达了不少。

    似乎是看见任希眼中的湿润,易风快步的走了过来,望着任希眼中的湿润,忽然就带着几分的无措。

    倒是难得的看见这个向来淡定如水的男子的脸上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神情,任希破涕为笑,带着几分的调侃。

    “没想到这么多天不见,易风你还是这么可爱。”任希笑呵呵的出声,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的调侃,似乎是想要破解这初次见面的伤感。

    没想到易风只是望着任希的面庞,轻轻地说了一句:“希儿,你瘦了……”

    胜过千万言语,重重的击在任希的心上,眼中似乎是变得越来越潮湿,但是任希在易风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地擦去了自己眼中的湿润,不想要让他替自己担心,笑道:“易风,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呵呵,当然瘦了,不是这里的人都是以瘦为美吗,姐姐我当然要赶上潮流了……”

    啰啰嗦嗦的说了一大堆,任希也不知道易风听没听懂。

    其实易风不需要听懂,望着那张越发尖瘦的小脸,易风终于下定了结论:“希儿,你不开心。”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而任希却是依旧保持着张大嘴巴说着一些无聊的事情的动作,在听见易风的话语时,身子微不可见的颤抖了一下。

    终究,眼泪止不住的簌簌而下。

    自己是不开心,可是有这么明显吗?难不成自己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

    其实早就想通了不是,明明白子墨隔着几千万年的距离,自己不应该在乎,不能去在乎,自己终究是会有一天得回到现代的,只是为什么,一想到自己会在未来的某一天回到现代,自己的心竟是会这样的痛呢?

    是因为那里住了一个人吗?一个不可能但是自己却又始终放不下的人?

    忽然,觉得自己真的还没用,明明在白子墨讲话说绝的时候,自己将所有的罪名承担下来,就是希望白子墨恨自己,按照白子墨的性格,如果知道自己“背叛”了他的话,肯定是会杀了自己但是却是没有想到,那天的白子墨虽然失去控制,但是终究还是没有杀掉自己,是不是他的心中还是在乎自己的,所以才这么的纠结……

    其实,如果不杀掉自己的话,白子墨应该是会远离自己的吧,自己好像是猜的没错,白子墨果然远离了自己,三天的时间,没有相见。

    明明只是三天,任希却好像是度日如年。

    自己向来不是向往自由,向往外面的世界,但是在这几天的时间之中,自己满脑子想的不都是白子墨吗?

    要是换做是以前的自己的话,是不是早就选择了自由?

    其实,心中还是带着几分的期待的,白子墨会回头找自己的,不是吗?

    “是呀,易风,我真的很不开心,很不开心……”任希淡淡的出声,眼泪簌簌而下,只是声音确实平静吴波,但是只有任希自己知道,自己紧攥的双拳,究竟是在压制着什么。

    朦胧的视线,隐隐的露出了易风的影子,易风的神情之中好像是永远都是这样的一副悲悯的样子,只是现在的眼中却是多了一丝任希看不清的东西。

    好像是竟是一种莫名的情愫。

    任希嘴角微微的上扬,始终保持着这个弧度。

    只是却看得易风心下心疼无比,易风不知道任希究竟是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易风却知道自己必须得带她走,远离这里,远离白子墨。

    似乎是白子墨是任希痛苦的根源。

    这个念头一旦产生,竟然像是疯狂的野草在易风的心中不断的蔓延开来,占满了易风的心思。

    紧紧地将任希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声音带着满满的全是心疼:“希儿,跟我走,好不好?”

    在易风将任希揽进怀里的那一刻,任希下意识的想要拒绝,但是自己真的好累,好累,就这样,让自己靠一下好不好,就一下,让自己任性一次,就这一次……

    但是在听见了易风的话语的时候,心还是狠狠地震撼了。

    其实不是不知道,易风是喜欢自己,在蝴蝶谷的时候,看见易风竟然为了自己甘愿放弃自己的生命,说不震撼感动,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除了感动以外,再无其他。

    真的,只是感动。

    挣扎着出来易风的怀里,任希的神色带着几分的闪躲,忽然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这样一个深情不悔的男子。

    世上好女子多得是,自己哪里配得上易风?

    而易风望着眼前的女子神色莫名,心中不由得微微的紧张,手心里竟然沁出了一层密密的汗水。

    而楼道上的男子,亦然。

    几个人都在等着任希的答案。

    良久,茶凉。

    易风眼中闪过一抹自嘲,任希抬头,恰好看见,不知道为什么,任希的心中闪过一丝的慌张,急忙的抓住了易风得手。

    “易风,你是我任希一声之中最重要的朋友。”声音之中带着几分的急切像是想要极力的证明什么。

    “最重要的朋友……”易风听完了任希的话,喃喃。

    也罢,最重要的朋友,是不是终究在她的心中是占了一席之地的,最重要的,其实这样已经很不错了,不是吗?

    易风,人有的时候,真的需要知道知足两个字怎么写,是不是?

    望着那双白皙的小手,紧紧地握在自己的手上,忽然,心中便多了一丝的温暖。

    “好,最重要的朋友。”易风的眼中流转着莫名的光芒,似乎是能够把任希眩晕。

    任希笑笑,心中却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而楼道上,站着的白衣男子,心中也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抬腿,似乎是想要上楼,但是生生止步于易风的话语之下。

    “希儿,可以告诉我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易风望着任希,言语之中尽是关心。

    任希笑笑,“事情都过去了,没事的。”

    但是看着易风不赞同的皱了皱眉头,任希还是老老实实地说道:“好吧,让我想想究竟是该从哪里说起。”

    说完,任希将手指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似乎是在想什么事情。

    其实有些事情,经历了一遍就好,次数多了,便也麻木了,是不是?

    只是为什么,现在想到白子墨那阴沉的不相信自己的眼神的时候,心,竟然还会那么的痛?

    原来,在乎一个人,不管是重复多少遍,即使是自己的脑子麻木了,自己的心还是会痛的……

    易风静静的望着任希的神色变化,痛苦犹豫,悲哀。

    像是沉浸在自己的悲伤的世界里,没有注意到外界的变化。

    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易风终究是忍不住的想要开口,但是任希的声音却是淡淡的传来,像是来自遥远的天际,带着几分的嘶哑阴沉。

    “易风,你相信我会害你吗?”

    “当然不相信,你怎么会害我?”

    一句反问,回答得相当的简单迅速,没有一丝的犹豫。

    倒是使得任希一愣,更使得楼上站的人,手掌紧紧地攥着,似乎是毫不知觉。

    “你不相信,可是为什么他会相信呢?”任希静静的说着,像是平静的讲述着别人的事情,但是言语之中的悲哀却像是河流一样紧紧地将自己淹没。

    娓娓道来,没有一丝的间断,任希忽然有点佩服自己的好记性,竟然会将事情的细节记得这么的一清二楚。

    而易风则是静静的坐在一边,看着那个女子像是一株散发着忧伤的清荷,静静的绽放,散发着自己的忧伤,忽然好心疼这个女子,表面上看似坚强,其实心中到底是比谁都脆弱的吧。

    因为在乎,所以才学会了承担,只是为了不想要对方未来后悔,只是那个人,值得你这样的在乎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漠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漠扬并收藏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