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任希的独白

第一百三十六章 任希的独白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是没有和白子墨亲热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着白子墨的近乎是挑逗的话语,任希还是感觉到一阵的燥热。www.Pinwenba.com

    是雪国的气候问题吧?

    再抬头,便看见白子墨已经恢复了常色,只是望着任希的眼神之中带着盈盈的笑意,语气掩饰不住的调侃:“希儿,在想些什么?”

    慌忙的掩饰,任希尴尬的咳嗽了几声:“没什么,呵呵,没什么。”

    但是心中却是腹诽:白子墨,你这只狐狸……

    不得不说,白子墨确实是像只狐狸,无论是哪方面,奸诈算计。

    白子墨却是在忽然之间正了脸色,望着任希有点疲惫的脸色,终究是叹了一声,将任希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希儿,你……会不会有一天离我而去?”

    不是本王,而是我,无关权利,无关风月,只于你、我。

    任希心中一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脆弱的白子墨,像是在瞬间失去了自己的所有的霸气。

    鼻子一酸,任希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颤抖:“白子墨,我不许你用这样的语气……”

    是呀,不许你用这样的语气,那么的脆弱,那么的委屈,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这样的你,仿佛是不堪一击的你,怎么会是那个叱咤风云的男子,我不允许。

    但是白子墨却是眼中闪过一丝的失望,轻轻地放开了揽着任希的手,语气淡淡:“好。”

    无波无澜,仿佛不像是自己发出来的声音。

    心中密密麻麻的划过一丝丝的疼痛,任希望着白子墨的神色,似乎是想要在白子墨的神色之中找出一丝的异样,但是什么也没有,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样子。

    但是任希却是知道,自己和白子墨之间再次的拉开了距离,是自己亲手将白子墨推远。

    像是拿着刀刃在自己的心上划了无数刀,望着那灯光下依旧如故的面貌,任希扭过头。

    不是不想给白子墨承诺,是不能。

    本来已经安定下来的心,本来已经打算和白子墨白头到老的心在自己的大师兄出现的那一刻,全部的都乱了,本来以为自己没有机会可以回去的。

    但是是不是大师兄能来的话,自己便能够回去?

    想到这里,任希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蠢蠢欲动,连着自己的影子在晕黄的灯光之下,跳跃不定。

    所以,在面对白子墨的问题的时候,任希逃避了,逃避了一直在逃避的问题。

    是因为自己的心中始终是有不确定吧……

    “夜深了,你睡吧。”任希说道,掩饰住自己语气中的苦涩。

    “好。”

    听着任希的话,白子墨没有在说什么,转身回到了房间。

    并没有让任希跟着一起来睡,不知道为什么,任希的心中竟然是升起了一抹委屈。

    本来在冥朝的时候,两个人并不在一起睡觉,但是到了雪国,这里的民风向来开放,而且白子墨和任希是老皇帝亲自指婚,睡在一起倒是也没错。

    只是第一晚注定是难熬的夜晚。

    月明星稀。

    夜晚向来是人的神经最为脆弱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在这一时间都会变得伤感,或许太过的思念家乡,任希抱着自己的膝盖,抬头,静静的望着门外。

    神游天外,胡思乱想,任希并不知道时间已经在飞速的流逝。

    只是床上的白子墨静静的眯着自己的眼睛,似乎是已经陷入了沉睡,但是紧紧地皱起的眉头和紧攥的手掌,无不显示着床上之人,难眠。

    倏然之间睁开了眼睛,竟是那样的猝不及防。

    深邃的眼眸,似乎能够将人淹没,但是细看之下,却是闪过一丝……恨意。

    是呀,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白子墨再次颓然的闭上了眼睛。

    脑海中纷乱不已。

    自己是有点狠任希的吧,谁道是,痴情女儿负心郎,到了自己的这里,怎么竟然是反过来的?

    自己为任希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难道是她真的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还是自己真的抵不过那人在任希心中的位置?

    忽然,嘴角扯出了一抹嘲讽。

    白子墨,什么时候,你竟然变成了一个深闺怨妇了,这样你,怎么和白子成斗?

    强迫自己不在去想任希,不在去向关于她的任何的事情,只是当你越不想想起有关一个人的一切的时候,白子墨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关于任希的一幕一幕倒是瞬间变得清晰起来,任希的一颦一笑,越发的清晰起来……

    懊恼的想要起身,但是忽然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白子墨知道,那是任希进来了。

    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别扭的心里,白子墨直觉的不想让任希知道自己到现在还没有睡着。

    只听见任希轻轻地呼唤了一声:“墨,你睡了吗?”

    良久,没有回答,任希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心中有点嘲笑自己,什么时候,自己竟然变得这么的害怕一个人了?

    是从将那个人开始装进自己的心里的时候吧,害怕他不高兴,害怕他不开心,害怕他受伤,可是这些事情,似乎是自己都做了,想到这里,任希的脸上带着一抹的愧疚。

    慢慢的走到床边,任希望着月色之下白子墨熟睡的脸庞,似乎是看痴了。

    白子墨只感觉到一道炽热的视线似乎是要将自己看的燃烧了起来,差点装不下去的时候,任希却是在忽然之间转了自己的视线。

    白子墨没有睁着眼睛,不知道任希究竟是在干些什么,但是不一会,却是感觉到,自己的身边陷下去了一块。

    白子墨呼吸一紧,属于任希的女儿香传入到了白子墨的鼻端,一阵的心神荡漾。

    只是任希却是以为白子墨睡着了,根本没有注意到白子墨的变化。

    和衣而卧,任希白皙娇小的手紧紧的搂着白子墨精瘦的腰。

    白子墨只觉得自己的呼吸一瞬间的停滞,自己要是在现在不做点什么的话,是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想到这里,白子墨忽然想要将任希压在身下,但是任希的话语却是在瞬间制止了白子墨的想法。

    “墨,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离开这里……”任希将自己的头埋在白子墨的颈间,闷闷的出声,但是白子墨却感觉自己的好像是被摁住了嗓子,带着微微的紧张。

    “我很喜欢这里的空气,这里的环境,这里的星星,这里的月亮,那么的纯净,干净的不染尘埃,你知道吗?在我们那里,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色……”

    带着几分的小孩子的愉悦,任希静静的说着。

    似乎是今天晚上的气氛太过伤感,任希竟然在不知不觉之中慢慢的打开了自己的心扉。

    “白子墨,你知道吗,我是一个孤儿……”话题转换之快,语气中平静无比,但是却是在瞬间让白子墨心间一颤,在意识到自己做什么的时候,白子墨已经将自己的胳膊放到了任希的身上,似乎是想要给任希一点温暖。

    任希一惊,抬头看向白子墨,但是却见白子墨依旧是在熟睡之中,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将自己的头再次的埋到白子墨的怀里,语气带着几分的故作的轻松,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或许是无父无母,要不是我的师傅将我捡回来的话,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个什么……”任希静静的讲着,平静的语气没有丝毫的波澜,似乎是在讲述别人的事情一般。

    但是却就是这样的语气却是使得白子墨的心越发的抽疼。

    “其实我不怨自己的父母,或许丢弃……我,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痛苦,他们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淡淡的声音继续在偌大的房间之内响起,“只是有时候,我还是会好奇,究竟是会有什么样的困难,他们才会将自己的女儿……丢弃……”

    其实还是怨恨的吧,虽然平静的语气没有表现出一分,但是心中终究是带着几分的怨言的吧……

    “从我很小的时候,我的师傅就告诉我说,我的命格和普通女子不一样,似乎是命中注定有大劫,但是每次当我细问的时候,师傅总是笑而不答……”

    “但是有一次师傅却喝醉了,我问出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白子墨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怀中的人儿似乎是带着几分的颤抖,“她老人家说,情劫难过,当时我只是嗤笑而过,但是……”

    “但是自从到古代以来,白子墨,在碰上了你以后,一切都变了,你知道吗?”

    “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的笑感到开心,从来没有因为一个人的不高兴而担心,心在不由自主间慢慢的沦陷,从来不知道情为何物的任希是彻底的沦陷了吧……”

    任希静静的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头顶上方的人倏然之间挣开的眼睛,目光灼灼,在漆黑的夜里竟是如此的深邃闪亮。

    “但是,我很害怕,你知不知道,害怕师傅所言是真,到时候,我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我更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能力去抵抗,更害怕的是……你有什么不测……”

    白子墨神色一凛,从来不知道任希竟然有这么多的担忧,怪不得每次看着自己的时候,任希都会悄悄地掩饰住自己眼中的悲伤,她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是却不知道的是,被自己全部的发现。

    怪不得,原来小希儿竟然有这么多的顾虑,这么多的无可奈何……

    但是在另一方面,白子墨竟然也带着几分的生气,这种事情为什么自己,难道不相信自己可以帮着她解决吗?

    刚想要不在装睡,但是任希的声音再次的响起:“墨,这次看见大师兄,虽然他失忆了,但是我相信终究有一天他会想起来,或许他知道回去的方法……”

    “只是,我放不下你,怎么办?”

    声音低低的,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良久,白子墨的呼吸声慢慢的变得平静下来。

    “不会的,希儿,相信我,我一定帮你把所有的事情全部的解决。”白子墨的声音慢慢的响起,但是好久却是没有得到怀中人的回答。

    望着任希带着几分的疲惫的小脸,白子墨失笑,原来这丫头已经睡着了。

    也好,睡一觉吧,明天醒过来,便什么事情都没有了。轻轻地在任希的额头上落下一吻,心中的一块大石头已经落地,白子墨也不一会的时间里沉睡过去。

    所有的事情都会结束的,但是两个人不知道是,所有的事情才刚刚的开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漠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漠扬并收藏妃扬跋扈:腹黑王爷乖乖来投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