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妙手医侠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月经不调

第一百四十三章 月经不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华先生是说,这作画之个应刻是青壮年,而字却是老年人所写?”

    “确实如此!”

    华文昊回答的很肯定。但是别人却不这样想。尤其是徐专家,华文昊的话讲的很玄,这样玄之又玄的话他也听过,不过却是在电视里,都是编剧安排的那些个道士,或者所谓的圣人,说话时之乎者也的,把人绕的迷迷糊糊,好像特有本领的样子。

    可是这字画鉴定可不是拈术算命,看天地气运,这和气不气的有什么关系。不仅是徐专家,其他几位富商也是同样的想法。

    其中一位黄姓港商就说道:“气机运行这样的道理,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可是这种道理又有几人能够明白,这位华先生能说的在明白一些吗?”

    华文昊想了想说道:“其实要理解气机运行贯穿于人的生命活动过程之中也很简单。就像人说话,走路,看书,写字,每做一样事情,都遵循天地之间阴阳变化的至理。说话时声音洪亮,就说明这个人气机充足,身体气血运行畅通,无病无灾。如果要是说话时气喘吁吁,那就说明这个人气脉不足,身体就有毛病了。

    同样,有的人走路建步如飞,有人的走路却步履沉重。写字作画也是同样的道理。宋代的大书法家米芾,书法大成的时候有人向他求字。米芾答应只给他写一幅字,可这人却拿来厚厚一叠纸,米芾问他这是做什么。

    这人说道:没事,其它的纸用来垫在下面。米芾就不在说什么,在纸上刷刷刷的就写了几个字,然后这个人千恩万谢的走了。同他一起求字的人就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人说:米芇写字时气惯笔端,别看他只写了一幅,可是下面垫着的纸,以他的笔边可力惯十张。问话的人不信,于是这人就把那幅字掀开,果然,下面垫着的纸一直透了十张,也就是说,他求一幅字,却变成了十幅。

    虽然这个故事有些夸张,但我认为,米芾即便不能力惯十张,但是三五张还是不成问题的。因为写字写好了,那是精神与.的双重合一,气机畅通,力惯十张,也是有可能的,这就是气机运行的道理。”

    “小伙子,你这道理说的到是挺清楚明白,可是空口白牙,就算是你懂,别人也不懂啊!这样,你拿出点真本领,才能让人信服。既然你能从字画上看出一个人的气机运行,那么你看看我写的这字,能不能看出什么来,不然,就算你说这幅《秋风执扇图》为两人所做,也没有说服力啊!”

    说话的就是刚才的那个黄姓商人,就有人附和,都想看看华文昊是不是真有本事能从一个人的字上,就能看出什么来。

    见所有人的盯着他看,华文昊就挠了挠头,要是不拿出来点真本事还真没法自圆其说了,何况这里都是上流社会的人,也同样是宣传中医的好机会。这段时间华文昊一直在思索,华佗的医术,究竟该怎样去发扬!这是不是就是一个机会呢?

    看到那个递过来的字,华文昊仔细查看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位老先生的字,风骨硬朗,从您的笔体中能看出,您是一个位嫉恶如仇的人,您年轻的时候姓格过于偏激,中年之后才懂得刚则易折的道理,所以中年之后才是您事业的黄金期。不过您的字气机运转滞慢,且有断续,您这是中气不足,反应到身体上就是走路或者运动的时候气短,胸闷,您要注意了,这个年纪的人如果中气不足就会易得心肺方面的病”

    华文昊话还没说完,黄姓商人就张大了嘴巴,华文昊说的分毫不差,就连他的姓格,人生各阶段的走向都说得一点不差,尤其是他的身体,这段时间确如华文昊所说,气短胸闷,走一会就觉得上不来气,到医院检查,却检查不出来什么毛病,医生只说要注意休息。

    这也太厉害了吧!从他的字上就能看出这么多问题!黄先生自问从来没见过华文昊,他的生平这小伙子决不可能知道,他怎么就能知道得这么清楚。

    旁边的几个人就问道:“老黄,他说的对吗?”

    黄姓商人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说道:“对对对,说的一点不差!那个,华先生,那我这毛病应该怎么办?”

    华文昊说道:“没有事,只要用等量的桂枝、荆子、苍术、半夏、霍香、申曲熬水,每曰三次,每次饭后一小时喝一碗,半个月之后,您这种症状就会消失。”

    “华先生,您给我的这个也看看。”又有一位递过来一个本子来,上面写着王景珠三个字。

    华文昊接过来看了一眼道:“从字上的气机运转来看,这位先生最近应该得了一场大病,这病似乎是肺病吧!虽然好了,可是肺气不宁,影响了身体的气机运转,最近是不是呼吸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胸腔不适,肺部有针刺的感觉?”

    王景珠就听得张大了嘴巴,这位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仅凭三个字就看出这么多问题。他前段时间因为生意失误,上了火,得了一场肺炎,折腾了近一个月才好,差点伤了元气,这将养了半年才渐渐好转过来,不过正如华文昊所说,有时呼吸的时侯就会感觉到胸腔不适,肺部有针刺火炙一样的感觉。

    只凭几个字就能断出人的病,这人是神医啊!见王景珠目瞪口呆的样子,周围的人哪还不知道华文昊又说对了!这里的人就越聚越多。

    又有几个人写了字让华文昊来看,华文昊说的一点不差。这时候周围的人就渐渐信服了,这小伙子也太厉害了。季想南虽然知道华文昊医术与众不同,但是华文昊以这种方式诊病,她也是第一次见到,也不由的惊呆了。

    就连沈明也是一脸震惊。华文昊虽然救了郑前郑老爷子,可是沈明并没有见识到华文昊的医术,所以华文昊现在的表现,就连他也大吃一惊,这是什么医术啊!

    马金浮先生也是阵阵惊叹。华文昊仅仅从一个人的字上就能断病,这简直就是神乎其技。古人悬丝望诊,把蚕丝系到人的手腕上就能诊脉断病,华文昊从字上能观望写字之人的气,能断人病痛,这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

    神医,遇到神医了,马金浮不由感慨万分,直到今曰才知道什么叫做神医,只不过这小伙子看上去太年轻了些,不过仅从他今曰的表现上就能看出,此子它曰必将扬名天下啊!

    齐紫琳也被这边的动静惊到,隔着人群却看不到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听到里面的人不时传来阵阵惊呼之声,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不比寻常的事,不过那个地方好像是华文昊所在的那个位置。

    华文昊给齐紫琳留下了深刻的印像,本想着过来同他聊几句,因为还从没有人能在她犀利的言词下立于不败之地。

    “齐小姐,您在这里,您的歌声真动听!”

    “谢谢!”

    齐紫琳淡淡一笑,她并不认得说话的年轻人!不过这个年轻人刚才好像一直在唐震身边,所以齐紫琳对他并不感冒!

    “他们在做什么?”见齐紫琳询问,这个年轻人连忙答道:“是一个医生,哗众取宠罢了!”

    “一个医生?”齐紫琳垂下头,粉白的颈,白皙明艳的脸,让对面的年青人连呼吸都窒了。

    “他不是说是个医生,难道是他,刚才已经出了那么大的风头,现在又在这里搞什么?”

    齐紫琳让自己的这个想法逗笑了,什么时候对一个男人产生这样的关注。

    那名年轻人却已经看呆了,齐紫琳发自会心的笑,怎是他能抵挡得住的。

    “那位医生在做什么?”

    年轻人连忙答道:“在望气诊病!”

    “望气诊病!”齐紫琳从没听过,“什么是望气诊病?”

    年轻人听到齐紫琳对这个话题感兴趣,连忙答道:“那位医生说从一个人的字上能看出这个人的气机运行”

    “原来是这样!”齐紫琳也不由生出兴趣来,冲那名年轻人点了点头,然后走过去,周围的人见齐紫琳走过来,都纷纷给她让开一条路来。

    华文昊刚刚看完一个字,正给人说着他身上有什么病,并没有注意站在他身后的齐紫琳。

    齐紫琳随手写了几个字,然后递给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人,“帮忙让他看看好吗?”

    那位年轻人喜滋滋的拿着字走上前去,能为齐紫琳效劳,这是莫大的荣幸。

    华文昊接过来年轻人递来的字,就是一楞:“这是你写的?”年轻人刚要回答,就见齐紫琳冲他眨眨眼,他连忙改口,“是我写的!”

    “你确定!”

    “我确定!”

    “你真的确定?“年轻人被问的烦了:“我自已写的字,还不能确定吗!”

    “那么好吧!”华文昊实在是无奈。“很遗憾的告诉您,您这是月经不调,经期紊乱!您要好好调整一下身体了,不然会很麻烦”

    年轻人脸色发窘,恼也不是,不恼也不是,华文昊问了他几遍这字是不是他写的,他都肯定回答,可字确实不是他写的啊!想说华文昊胡说八道,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了。

    周围的人就哈哈的大笑起来,就连马金浮老先生也憨态可鞠的笑了起来。刚才齐紫琳过来的时候冲他点了点头,马先生就看了齐紫琳的小动作,这时候被华文昊识破,窘迫的不仅是那位舍已为人的年轻人,还有齐紫琳。

    齐紫琳脸上布上了一层红晕,好在她久经沙场,并没有因华文昊一语道破她的.而感到羞恼。

    见季想南捂着嘴笑,向他身后孥嘴,华文昊才意识到什么,转过身就看到齐紫琳脸上带着红晕,神情妩媚的站在那里,见华文昊看她,送给华文昊一个大白眼就走开了。

    华文昊就摸了摸了鼻子,好像也没得罪齐大明星啊!忽然后应过来,那字难道是华文昊就冒了一脑门子汗,这可不是得罪齐大明星那么简单了,这可是得罪狠了,想到齐紫琳犀利的言词,华文昊就是阵阵无奈。

    沈明就送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马金浮叹了口气:“老朽活了多半辈子,识人无数,就算奇人异士也见过不少,可是像华先生您这样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过,您的医术实在是太高明了,放在古代,你就是一代名医啊!”

    华文昊让马金浮说的不好意思起来,刚才让华文昊看过的人都深以为然,说是神医不为过,就他这手本领,想不成为神医都难!

    “马先生谬赞了,小子不过是略通医术罢了!”

    当然,谁也不会把华文昊的话当真,中国人就是这样含蓄的表达方法。如果这样还算是略通医术,那么真正的神医是什么样的,生死人,肉白骨吗!也有几个年轻人嗤之以鼻,见华文昊再次大出风头,就连齐大明星都给震住了,这多让人嫉妒。

    “华先生不要太谦虚了!这幅《秋风执扇图》是当年我从国外拍回来的。当初鉴定这幅图的是宋可琼老先生与陈道国老先生,他们二位是国内书画鉴定界的泰山北斗。两位老先生也是争执不休,因为这幅画的手笔确如唐寅的真迹,可是这字却有些事事而非,后来与顾炎生的书画对比,才发现这字确为顾炎生仿唐寅的手笔写的,所以才会鉴定这幅画为顾炎生的仿作。

    现在我才知道,这书画并非一人所做,所以才会有两位老先生的鉴定之争,谁会想到这字画是两人所做。《秋风执扇图》应该是唐寅壮年时所做,华先生一眼就断定这幅画的作者年为壮年。

    那么这幅图就应该是唐寅真迹,字为仿体,画为真迹,又有谁会想到这点呢!随着现场的一声轻叹,马先生给这幅画盖棺定论。

    (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妙手医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蒸炸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蒸炸并收藏妙手医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