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女不狠,地位不稳 > 64嫡争庶斗二

64嫡争庶斗二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除却撑开的画舫,岸边还靠了几架镂空花雕船用粗粗的麻绳系在岸边的石头上,花房才开的山茶花盛在色泽古朴的花斛里,沿岸摆放,风吹得湖面荡起涟漪,花朵儿打着圈圈落在湖水里,随波逐流。

    隔着丈把宽的湖面,隐约可见画舫上打头站的几位公子面容。

    当先着一袭宝蓝鲜亮颜色,发束玉冠,剑眉星目的想来便是今日的正主江夏候世子方其睿,他身侧肤容白皙,一双凤眼挑得老高神情之间满是倨傲的,除了胡瀚阳又能是谁?再隔几步却是一袭象牙白袍子,只在衣摆处绣着丛青色的竹节纹路,通身上下除却发间一根白玉簪再无他物的少年公子。此刻,一对山泉似的眸子正似笑非笑的朝这边看来。

    若兰不敢太过明目张胆的打量,只匆匆一眼,他便撇了脸,将目光落在脚边的山茶花上,耳边却听到隐隐约约若有似无的话语声,间或夹杂着几声肆意的笑声。

    “瑞郡王府……庶出……郑家……候府嫡女……”

    这是在拿温嘉懿和郑秀丽作发比较了?

    若兰心并没有一惊,便悄然去觑一侧的温嘉懿,眼见温嘉懿清秀的眉眼间掠过一抹恼怒之色,她身后着一袭秋香绿织锦福心纹褙子的丫鬟俏脸生寒眼见便有有发作之势,温嘉懿却在这时开口说道。

    “站得久了,果然有些凉,三姑娘我们换个暖和些的地方吧?”

    方婉蓉连忙上前,轻声道:“秋意轩那边祖母请了海棠社的程小衣唱《春秋配》,郡主若是不嫌吵,不若我们去那坐坐?”

    《春秋配》讲的是一出才子佳人历经磨难终成眷属的爱情故事。戏中少女姜秋莲生母早逝,父亲新娶继室,继母却是个心肠歹毒之人,逼着好端端的小娘子每日里去山中捡柴,一日秋莲路遇公子李春华,李同情秋莲的遭遇赠银相助,秋莲对李春华产生爱慕之情。

    继母知晓后,却唆使外甥侯上官深夜奸杀姜秋莲,不想却误杀了乳母,于是嫁祸给李春华,诬陷李春华杀死乳母拐走秋莲,将李春华告上公堂。县官受贿枉法将李春华屈打收监。秋莲连夜逃离家庭寻父鸣冤,巧遇李春华挚友、占山为王的张彦行带领弟兄下山营救李春华。最终张彦行假扮朝廷大员赶至公堂,惩处后母、侯上官及县官一干恶人,救出蒙冤的李春华,并当场让李、姜二人拜堂成婚。

    温嘉懿虽说并没多大的兴趣,但总好过站在这湖岸边被人品头论足强!当即便点了头。

    方婉蓉连忙使了身边的小丫鬟赶在前面去安排,她则满脸笑容的与温嘉懿说着那程小衣,“都说这剧目最难唱的便是宗祥符调慢板唱腔,偏那程小衣却是一咏三叹,九曲回肠,当真唱得人如痴如醉,回味无穷。”

    温嘉懿在一旁温温和和的笑着,不时的附合着说上几句,不热络,但也不让场面冷下去。

    若兰在一旁小心的看着,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哀于庶出,还是本性便是这样温和的人,一袭话下来,温嘉懿虽说大多时候都是附合着方婉蓉的话,但却总在关健的时候能开个头,让方婉蓉得以继续下去。

    这郡主到不似别的高门贵女那般难以相处,竟是个很难体谅人的!

    “大姐姐,”若晴忽的在若兰身后出声道:“大姐姐,四妹妹她不见了!”

    若兰悚然一惊,是了,她们适才去花房时,方婉蓉让若芳等的不就是这滴翠亭吗?她们在这待了这许久,却是不见若芳的人,难不成若芳久等不见她们,独自去花房寻她们了?

    “让丫鬟在这附近找找,”若兰轻声对若晴道:“或许四妹她嫌闷,走开了。”

    若兰正待开口使了锦儿四处去找找,将她二人对话听在耳里的方婉蓉上前道:“你们的丫鬟对这府里都不熟,还是我使了人去找吧,也有可能,四妹妹她跟别的姑娘一起玩了。”

    若兰想了想,觉得方婉蓉说的话有道理,便点头道:“这样也好,妹妹若是寻见了,便让她去秋意轩与我们一道吧。”

    “好。”方婉蓉回头将若兰的话吩咐了下去,眼见玉翠领了几个丫鬟婆子分开寻人,她这才转身对温嘉懿道:“郡主,我们走吧。”

    温嘉懿淡淡的点了点头,随了方婉蓉往前走去。

    秋意轩在候府的东南角,引了后院的湖水在院子里建了个小池,小池中间搭起高高的戏台,满面粉彩的伶人青衫白衣正站在亭台之上,舞着水袖伊伊呀呀的唱着。

    台下零零散散的坐着三三两两的贵人,有闭目击手和拍的,也有窃窃私语轻语浅笑的。这时,听到响动,齐齐朝这边看来,待看到来的几个小娘子里有温嘉懿时,不论是妇人还是小娘子们脸上都绽起了讨好的笑,远远的朝温嘉懿颌首行礼。

    温嘉懿回以轻笑,找了个不怎么显眼的角落悄然落坐。

    “郡主,这边好似偏了些。”方婉蓉上前轻声道:“我已经让下人在前面收拾出地方来,那边离戏台近些,看得清楚些。”

    温嘉懿摇头道:“不必麻烦了,我觉得这里就挺好。”

    方婉蓉还待再劝,站在温嘉懿身后的绿荷淡淡道:“我家郡主不喜欢人多。”

    坐在温嘉懿身侧的若兰“噗哧”一声便笑了出来。

    不喜欢人多却偏偏挑了人多的地方来!可见再高贵的身份,总也有无可奈何之时。

    “你笑什么?”绿荷斜眼挑了若兰。

    若兰连连摆手道:“你别误会,我可不是笑你。”

    绿荷冷冷一哼,鼻子朝天的道:“谅你也不敢!”

    得,这主子是个和气善解人意的,这丫鬟却是个极难说话极爱摆谱的!有道是阎王好说,小鬼难缠,若兰当即便打定主意,一定要与温嘉懿保持距离!

    “绿荷!”温嘉懿不悦的轻喝了一声身后的绿荷,淡淡道:“你要是不想受罚,便向谢姑娘赔礼道谦。”

    “郡主!”绿荷涨红了脸看向自家主子,不满的道:“奴婢也是……”

    温嘉懿凤眼微挑,目光若有似无的挑了眼一脸不甘心的绿荷,轻飘飘的一个眼神,却是不怒而威,哪里还有之前的温婉柔和!

    绿荷瞬间如同遭了烈阳的花骨朵,蔫了下来,对着若兰屈了屈膝,软声道:“奴婢给姑娘赔礼了。”

    若兰淡淡一笑,身子微侧避让了绿荷的礼,看了温嘉懿柔声道:“绿荷原不过是与我闹着玩罢了,郡主这般认真,往后绿荷怕是不敢再与我玩了。”

    温嘉懿原没什么表情的脸上听了若兰的话便掠过一抹好奇之色。她的丫鬟,她自是知晓,似今日这般当面落人脸的事,绿荷没少做。但能这样落落大方将之归为玩笑之类的若兰却还是第一人!

    若兰见温嘉懿看过来,便绽了唇角,回以一个越发大方认真的笑。

    她还真没将绿荷适才的不敬放在心上,一路行来,她自问不是十分了解,却也有个八分了解,想来这温嘉懿是个不多事的,遇事能忍上几分,只她身边的丫鬟却是忠心护主的。绿荷适才对她发难,显然是适才湖边的那些话记在了心上,正恼着,而自己却撞了上去。

    温嘉懿上下打量了若兰一番,见她笑容不似作假,叹了口气轻声道:“你到是个大方的,不似她们那般,针眼大的事能弄得天塌下来似的。”

    她们?!

    若兰微一愣,便明白了温嘉懿话中的她们指的是哪些人,但温嘉懿可以说,她却说不得,是故,若兰只是笑笑,并不接话。

    温嘉懿见她不接话,也不勉强,恰巧台上响起婉转绵长的唱腔,她便将目光重新放到台上去了。

    “也不知道唱到哪出了!”

    “拷打,捡柴两折已经唱完了。”身侧一个略显丰腴,柳眉杏眸穿一袭柿子红撒金纹荔色滚边袄的小娘子笑盈盈的探了脸过来道:“现在加演砸涧呢!”

    “哦,那可可惜了。”温嘉懿笑了对小娘子道:“听我祖母说,程小衣最擅捡柴这一折呢!”

    “是啊!”小娘子眉眼弯弯的笑了道:“你们刚才没来,适才程小衣一开腔,好些夫人都扔了金锞子上去呢!”话落小娘子以帕掩嘴轻声的笑了起来。

    若兰不由便多看了小娘子几眼,能静下心来陪着府中大人在这听戏的肯定不是那种谄媚讨好之人。然,小娘子言语之间却又透着有心巴好温嘉懿的意思。

    这可真是有趣了!

    “这是杜大人府上的大姑娘,杜丹阳,她姑姑杜慧与瑞郡王妃很是要好,适常带着她出入王府,与郡主也算是熟人。”方婉蓉在若兰耳边轻声道。

    “杜大人?”若兰微侧了脸,以帕掩了嘴对方婉蓉道:“哪个杜大人?”

    “原沧州知州杜宜,杜大人啊!”方婉蓉轻声说道:“听我父亲说,皇上有意让杜大人补吏部郎中的职务呢!”

    沧州知州杜宜!

    若兰感觉头皮发麻,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微并收藏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