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夫妻夜话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兰一直等到月上三更,才听到细碎的步子声响起。

    她连忙自床上坐了起来,披了衣裳去迎江惟清。

    江惟清没防到她这么晚还没睡,乍一开门,便看到她披了衣裳走过来,当即便怔了怔,下一刻,却是不悦的蹙了眉头道:“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呢?”

    若兰一边上前侍候着他洗漱,一边笑道:“天热睡不着。”

    江惟清撩了眼屋角的两块冰,想了想道:“明天让他们再多送些冰来吧。”

    “不用了。”若兰一边拿了帕子递给他擦脸,一边转身去拿了桌上的茶壶,替江惟清倒了杯冷茶,递了过去,“大家屋里的冰都是一样的数量,我这边多些,怕是不妥。”

    “这有什么!”江惟清挑了眉头,“你要是怕有人说闲话,我便让人到外头去买便是。”

    若兰不由便为自己憋角的借口偷偷流汗。

    她哪里是热睡不着,她根本就是担心他,睡不着好吧!

    黄婵披了衣裳要进来侍候,被若兰挥手令她退了下去。

    江惟清简单的洗了洗,换了身月白的三江布中衣与若兰安歇的时候,一手拍着若兰的肩,安抚她早睡,脑子里却是想着之前胡瀚阳几人的话。

    若兰翻了个身,悄悄抬眼,见他虽是闭着眼,长长的羽睫却是眨啊眨的。很显然是有心事!

    “惟清,”若兰轻声的喊了一声江惟清。

    江惟清睁开眼看着她,“怎么还没睡?”

    “是不是有事?”

    江惟清默了一默,瞬间恍然,她之前哪是热得睡不着,根本就是担心他,一直等着他!想通了,心头不由便泛起一抹暖意。

    探手拿了一把扇子轻轻的替若兰扇起扇来,一边轻声道:“是出了点事,你别担心,我会解决的。”

    若兰知道朝堂大事,她一个闺阁女子,实在帮不上什么!

    可是不弄清楚,她心里实在又慌得的很,特别是听说他要跟五皇子去封地,心里越发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

    “可以说给我知道吗?”

    江惟清其实不想说,可是又知道不说,她怕是以后都得跟今天一样,提心吊胆的!

    想了想,叹口气道:“宫里有消息传出来。”

    若兰身子一僵。

    江惟清连忙拍了拍她的身子,示意她放松,柔声道:“皇上病了。”

    若兰猛的便支了身子,抬头看向江惟清,犹疑的道:“病了?”

    江惟清点头。眼见若兰眸中一闪而过的狐疑,他探手将若兰扯了回来,轻声道:“对外说,是病了!”

    对外说是病了!那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呢?

    若兰没出声。

    江惟清贴了若兰的耳朵用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说道:“皇上中毒了!”

    这会子若兰差点连下巴都掉了。

    她僵了好一会儿,才压了喉咙用作贼的声音问道:“谁干的?”

    江惟清失笑。

    谁干的?!他哪里知道啊!只不过眼下皇上这一“病”五皇子离京去封地的事只怕就要耽搁下来,如此一来,他们的布署又要变动一番了!

    “我现下还不知道。”江惟清对若兰轻声说道:“不过,皇上这一病,怕是朝中要不安宁了!”

    若兰颇为认同的点了点头。

    想了想,轻声问道:“病得历害吗?”

    “好像说是昏迷不醒。”

    昏迷不醒!

    若兰脑子里飞快的转了起来。

    中宫无子!

    皇贵妃和最年长的二皇子被废为庶人,五皇子事败,现在就剩下四皇子和最年幼的九皇子,不管是立长还是立贤,现在当属四皇子为最热门的人选。端的就看各人的本事了!

    “也不知道让婉蓉表妹拒了四皇子的婚事,到底是好还是不好!”若兰叹了口气与江惟清说道:“还有明年就是三年一次的春闱了,皇上这一病,朝中党派竟争白热化,怕是这一年的春闱也有得热闹了!”

    江惟清到没想到,她忽然会想到那么远去。

    但说这些总比跟她说那些杀头掉脑袋的事好,当下便笑了跟着歪了话题道:“你三弟那,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若兰看了江惟清,待看到江惟清眸中一抹寒光时,恍然回神,想来,江惟清心里跟她一样,仇记着呢!

    若兰笑了笑,轻声道:“他现在全心备战,就想春闱能出人头地。”

    “你呢?”江惟清好笑的看了她,“你想不想他出人头地?”

    若兰撇了撇嘴,她会想他出人头地才怪!

    谢景明可不是谢若芳,谢景明能忍能伸,太识时务,且她们之间可不仅仅是姐弟不和,而是弑母之恨!若是让谢景明一朝得势,她的结果可想而知!

    见若兰眼里寒光频闪,江惟清连连道:“好了,这些事你别管了,我来拿主意。”

    “你有什么好主意?”若兰看了江惟清,“伤人性命的事,我不愿意!”

    江惟清挑了眉头,很是不屑的撇了嘴,喃喃的说了一句“妇人之仁”。

    “我不是妇人之仁!”若兰趴在江惟清胸口,把玩着他黑而软的长发,轻声道:“是,彼此间的仇恨还没到那一步!再有就是,死很多时候是是大的解脱,活着,活得辛苦而无望,才是最大的痛苦!”

    江惟清脸上的笑木了木,似是想到什么不愉快的事,半响轻声道:“你说得是,活得辛苦而无望,才是最大的痛苦。”

    若兰听他话声消沉,隐含辛涩,心神一动,蓦的想起了小佛堂的江氏,一时间只恨自己说错了话,勾起他的伤心事,正想着找个借口将话带过去。不想,江惟清却又开口说道。

    “若是皇帝到月底还不醒过来,宫中便会传出四皇子和瑞郡王府郡主赐婚的圣旨。”

    若兰不由便疑惑的道:“这个时候赐婚?原先不是说郡主是侧妃吗?”

    “这个时候赐婚才是最合适的!”江惟清侧了个身,将若兰往身边带了带,柔声道:“至于是侧妃还是正妃,这有什么要紧,要紧的是几家能联在一起,要紧的是四皇子能顺理成章的坐上那个位置。”

    “那你呢!”若兰紧接了话问道:“你们有什么打算?”

    江惟清挑了挑嘴角,淡淡道:“坐山观虎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微并收藏嫡女不狠,地位不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