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靴子敲击在阶梯上,发出沉闷的咚咚的声响。

    眼前很快亮了起来——他们又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水潭清澈见底,依稀露出游来游去的鱼群。

    西瑞尔抬头往上看去,天是无边无际的朦胧色,什么也瞧不清楚。

    他忍不住道:“这里好像没有出口……”

    科林的视线落向阶梯,漆黑的眼眸闪烁着意味不明的幽光。

    “不会又是幻境吧。”西瑞尔肩膀塌下来,叹了口气道,“怎么就爱来这一套。”

    科林淡淡道:“不是幻境。”

    西瑞尔仰起头看他,眼睛里充满着期待和欣喜。

    科林的视线缓缓从西瑞尔身上滑过,道:“我猜错了,此处才是真正的入口。”

    西瑞尔疑惑地看着他。

    什么入口?

    “如果不出意外,这就是上古遗迹!”科林冷静分析,“但是有人在上古之地之外再设了结界,用石阵中的亡灵凤凰阻挡别人进入。”

    西瑞尔眨眨眼睛。

    他只想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科林并不是神算,他也是刚刚才明白过来。

    在上古遗迹的入口处几乎都会出现阶梯,这是那个时代的一种建筑风俗,但是他和多琳顺着湖水所到之处却是之前的山谷,对此他并没有起疑。接下来亡灵凤凰的出现更是让科林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幻兽之地在相关记载里都不曾有过攻击人的记录,而那个石阵却毫不掩饰杀意——他断定自己误入了别的遗迹。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科林垂眸,如若不是埃里克斯硬拖自己下水,此行就算白费了。

    看着一脸迷茫的西瑞尔,科林肃容道:“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西瑞尔默默地望着他,虽然我仙风道骨看起来是世外高人,但是,我真的不是。

    科林神情高深莫测:“最开始出现的那个山谷才是幻境,有人在上古遗迹之外设下结界,只有破了石阵,遗迹才会出现——这里,是幻兽之地的湖水真正的通道。”

    西瑞尔摇了摇头,还是不明白:“如果是这样,其他人又在哪里?”

    科林看着他:“这就要问你了。”

    西瑞尔呆呆道:“什么意思?”

    “在上古遗迹强行制造新的幻境,驭使凤凰,囚禁圣兽,这该是多么强大的力量。”科林的眼睛往他沾着血迹的手看去:“可是,凤凰的大火伤不了你,山洞里的*阵难不倒你,连九尾狐的结界你也能轻易解开,那个人布下的一切,对你而言——形同虚设!”

    “等等,等等。”西瑞尔连忙开口澄清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就大摇大摆地进入遗迹好了,何必在这里和你白费功夫。”

    科林没有接话,没有回答。

    这也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西瑞尔并不聪明,几乎一眼就能让人看透。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藏得下什么秘密?

    而且,从科林的私心来讲,并不希望这个人脱离自己的掌控范围,如果是那样的话……

    终究还是西瑞尔打破沉默:“所以我们还得再去那个祭台?我真不愿意和那只九尾狐说话,真的。”

    奈何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转身……黑暗再次将两人的身影吞没。

    九尾狐怔怔地望着去而复返的二人,厉声道:“你还想做什么!?”

    西瑞尔站得远远地,嬉皮笑脸地说:“一回生二回熟,怎么也算是熟人了,不要那么凶嘛。”

    “只要我能出去……一定让你粉身碎骨……”九尾狐附近的魔法元素暴涨,它的身体撞在透明的结界上发出尖锐而嘶哑的响声,如同风暴一样扭曲着周围的空气。

    “你……冷静点。” 眼见它又失去理智,西瑞尔小心翼翼地说,“我真的没有见过你,世上总会有一些巧合,你真没认错吗?”

    “哈哈,认错,这真是天大的笑话!”九尾狐的话语突然间变得冰冷无比,“这个结界,除非是圣魔导师出手才有可能打开,你是吗?”

    西瑞尔不说话了,对着冥顽不宁的圣兽他无话可说。

    九尾狐冷笑一声,转过身子,打算来个眼不见为净。

    和西瑞尔说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不同,一旁的科林直切主题:“不知你的孩子是何模样,在下曾见到过一只未成年的九尾狐。”

    九尾狐狐的身子顿住了,它的声音忽然有一丝颤抖:“你说什么?”

    它缓缓转过身子,红色的眼眸如同火山的岩浆。

    “我在幻兽之地遇到了一只银色的九尾狐,并且和它签订了幻兽契约,只是不知这世上的九尾狐究竟有多少?”

    “不可能.......”九尾狐的冷漠像是忽然被打开了缺口,一点点的松动,一点点的剥落,它

    低低呼出了一口长气,几乎在同时,晶莹的液体从它红宝石一样的眼睛里滴落。它的身子发抖,低声说着:“除了我,这世上唯一的九尾狐就是我的孩子。”

    说到这里,它豁然起身,死死地瞪着科林:“你如果敢骗我——”

    科林一步一步越过那困住九尾狐的结界,走到了它的身边,举起了自己的手——上面是契约的印记。

    九尾狐呆住了,都没有了呼吸,脑海之中全数空白……

    小九!

    它的孩子!

    还活着……

    科林待它平静下来后开口道:“在下想进入遗迹,前辈可否指引方向?”

    然后,西瑞尔听到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阴冷而怨毒,它说,杀了那边那个人,我就让你进去。

    科林没有说话,周围安静得让人觉得恐惧。

    西瑞尔没有料到九尾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知道那个男人向来无情,他全神戒备,随时准备隐身。

    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这里根本无处可逃,时间一过,自己就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不过出乎西瑞尔的预料,科林拒绝了:“我不能同意。”

    “为什么?”九尾狐血红的眼睛近在咫尺。

    科林神色如常,淡淡道:“他是我的同伴。”

    九尾狐嘲讽道:“同伴?哼,遗迹中有你想不到的珍宝,哪一样都比这值钱,只有我,才能打开神殿。”

    “他对我,很重要。”科林不为所动,直视着它。

    西瑞尔从来不知道科林冰冷的表面下居然有一颗善良的心,他听到了自己发出的不可置信的声音。

    九尾狐看了看科林的手上的印记,却还是摇了摇头,坚定地说:“杀了他,你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一直安静的西瑞尔终于忍不住出声询问:“我们,好吧,你坚持的话,我的同族究竟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九尾狐的目光如刀,一寸一寸从他身上刮过。

    它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如此疯狂而冷血,不顾一切地想要毁灭一个人——在上古时代的神魔大战中,有很多种族灭亡,她和丈夫也成为了九尾狐一族在世上最后的幸存者,跟随主人进入神殿。它们本是最为善良和温和的圣兽,本该就这样静静守护神殿直至死亡。

    西瑞尔看着它扭曲的脸,向科林询问道:“是不是它不让我们走,就要一直被困在这里?”

    虽然惧怕九尾狐,但他心有疑虑,还是不敢离科林太近。

    科林没有看他,而是面对着九尾狐,不疾不徐道:“还有两日,幻兽之地关闭之时,我们会被自动传送出去。”

    九尾狐浑身一颤,它当然知道被困住的自己根本无力拦下他们。幻兽之地无杀戮,这本是主人一手造就的乐园,目的是为了保护那些在战火中遗留下来的兽类。它想起主人之前的告诫,自己的使命是守护神殿,守护幻兽之地。

    它从未想过沾染血腥。

    可是,命运给了它最惨痛的回忆,仇恨,在这些年里已经成为它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

    九尾狐终于艰难地做了决定。

    “我可以让你们进去,可是你——”九尾狐指向西瑞尔,压抑着自己嗜血的怒火,“和我签订灵魂契约,发誓一生一世绝不伤害我的孩子。”

    虽然西瑞尔不明白它态度的转变,但是他怎么可能去为难一只小狐狸呢?

    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个要求。

    “既然如此,我就相信你一次。”说到这里,九尾狐似是悲凉,似是茫然,长叹一声:“去吧。”

    随着它话音落下,两人就这样突然消失了。

    “孩子,孩子……”看着二人消失在眼前,九尾狐哭泣着,似悲似喜,喃喃自语道:“只要是为了你,我愿意放下一切。”

    它还记得十六年前幻兽之地打开时,那个女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是如何的震撼——

    她长得那么美,笑容如梨花般弥漫开来,倾国倾城。

    九尾狐以为,她和其他人一样,是为神殿中的宝物而来——原本位于幻兽之地的神殿无人知晓,可是百年前,有一行人误打误撞,闯进去觉醒了神族血脉。

    从此,神殿的平静就被打破了。

    不过在九尾狐的心中,幻兽之地本就是主人建成的乐园,只要有人得此机缘,它并不介意送那人进入遗迹寻宝。

    可是,九尾狐怎么也想不到她的目标并不是神殿里的宝藏——

    那个女人指着小小的九尾狐说:“我要这个。”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在微笑,绝美的的脸上是理所当然的表情,彷佛她想要的不是别人的至亲骨肉而是一样喜欢就可以随意拿走的玩意儿。

    九尾狐还记得自己当时漫不经心地回答:“如果你有本事,就带走它……”

    它以为那只是冒险者突如其来的荒唐想法,谁会挑衅两只圣兽呢?可是,很快,它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被囚禁的这些年,它总是想起自己的丈夫倒下的时候……它的伤处不断流出殷红的血液,一滴一滴地染红白色的石阶……然后,那个女人皱着眉挥了挥手,它就像烟一样消逝在空气中,什么都没有留下。

    它们是圣兽,几乎是上古时代之后最强大的存在,可是在那个女人,它们却如待宰羔羊,毫无还击之力。

    那场惊心动魄的战争成为它记忆中永远的寒冷,就只剩下自己哀痛而尖锐的嚎叫和孩子无助地尖叫,祭台是千年如一日的白色,而它的眼里则一片黑暗。

    它还记得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也清楚地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

    她说,真好,我原本打算用幻尾狐的,可没想到这世上居然还有九尾狐,用来做容器实在再好不过。

    她说,放心吧,等到我的孩子顺利复生,我就放你出去。

    她还说,进入遗迹可不能没有指路人,所以,我不杀你,就将你囚禁在这结界里吧。

    这世间若说还有什么比母子生离更令人伤心,那便是死别,它原以为那个女人只是想要一只与众不同的幻兽,可谁知道她要的竟是孩子的性命!

    不过对于九尾狐而言,这些只是过去,虽然不堪回首,可不知道那个女人出了什么意外,竟把小九留在了幻兽之地——这也是它愿意放下杀夫之恨的原因,没什么比自己的孩子更重要。

    因为它有了希望,有了希望就可以这样等待下去,一年,十年,它们总有相见的一天。

    九尾狐沉浸在喜悦与憧憬里,突然——它心中忽然一阵凉意,清冷光辉把大厅照得亮如白昼,只见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从暗处慢慢走了出来……

    它张开了嘴里的獠牙:“你是——不——你不是她,你——”

    莹莹的光芒不知从何处而来,围绕着空荡荡地大厅旋转,随着脚步声,慢慢地、慢慢地、散尽了……

    作者有话要说:居然连十之*都要屏蔽,无语了。

    每天我都信心满满想战6000字,但是,奈何是个时速1000的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废材圣兽进化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绿花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绿花桃并收藏废材圣兽进化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