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 > 61 跟踪,坦白

61 跟踪,坦白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个,我觉得他肯定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被选上的!”叶新宇此时的形象,在艾佳文的心中,已经是无限的高大,她自然会把叶新宇往最好的方面去想!

    颜默默看着艾佳文已经完全一副陷入爱河的样子,知道自己这个问题算是问错人了!

    于是也不再跟艾佳文说什么了,边走路边沉思起来,颜默默琢磨着,对于何宛儿被选为实验室助手的事,无非就两种可能:一是何宛儿是因为关系进去的,那说明自己还真不能贸然得罪何宛儿,免得惹来报复,自己说不定还真惹不起!

    第二种就是,真的只是因为院长看好何宛儿,那自己也许还可以做些什么,改变院长对何宛儿的看法,但是也不能轻举妄动,只能见机行事!

    但是,总得来说,颜默默相信,不论是哪一种情况,只要何宛儿的形象一坏,比如惹上全校师生皆知的丑闻的话,那院长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但作为一院之长,他也必须为大局着想!恐怕也很难再保住何宛儿了,那个时候,自己才有机会争取自己想要的!

    而这个叶新宇,说不定就是那个突破口!而这个突破口,还是要由艾佳文去打开!

    颜默默想到这里,脑子里已经有了基本的计划,现在,只 等着机会的到来了!只不过,恐怕自己还是要在艾佳文身上加几把火才行!

    颜默默打定主意后,心情顿时好得不得了,开心地对艾佳文说道:“佳文,事情现在这个样子,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艾佳文还没明白颜默默想要说的是什么。

    “就是对叶新宇啊,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颜默默看着艾佳文那傻乎乎地样子,心中不禁纳闷,这姑娘,怎么又回到以前那傻乎乎的样子了,刚刚那股魄力呢?

    “哦,我也不知道啊,他这次又是突然跑掉了,我还是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只能等何宛儿那边的消息了!”艾佳文也不知道自己之前那会儿是怎么了,那么淡定自如地面对着何宛儿和叶新宇,这会儿,她觉得自己的思路又开始混乱了!

    “你就准备这样等着啊?你觉得何宛儿会主动告诉你什么吗?她的哪件事,不是我们自己弄明白的?还有,你忘了她是什么样的人吗?你难道就真的相信她没有叶新宇的电话号码,和他只是偶遇,而不是事先约好的?”颜默默看着这样糊里糊涂的艾佳文,突然觉得很丧气,她本以为自己一下子多了一个有力的武器,哪知道,这个武器也就是偶尔才能有用啊!

    颜默默的话惊醒了艾佳文,是啊,自己怎么能忘了这个问题,还真的准备等着何宛儿主动来告诉她什么呢?

    于是赶紧对颜默默说道:“是的,默默,你说的对!我不能这样干等着,我必须去找何宛儿谈谈。”

    说完,也不跟颜默默打招呼,直接就松开了颜默默的手,往何宛儿和蒋静静的方向走去,走到她们两人的身边时,对蒋静静说道:“静静,你去和默默走一起吧,我要和宛儿说会儿话。”

    蒋静静看着艾佳文一脸严肃的样子,自是不敢拒绝,乖乖地松开了何宛儿的手,往颜默默身边走去。

    艾佳文拉起何宛儿被蒋静静松开的手,边走边说道:“宛儿,我刚刚跟你说的事,你记住了没啊?”

    “是说要我帮你的事吗?记住了。”何宛儿见风风火火赶到自己身边,又把蒋静静赶走了的艾佳文,虽然心里头觉得这样的艾佳文让她很不舒服,但还是回答了她。

    “宛儿,我跟你说,你可别只是口头上随便答应我,然后又不去行动啊!”艾佳文见何宛儿还记得自己刚刚说的话,心里稍微好受了些,不过还是不放心地嘱咐道。

    何宛儿点了点头,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她心里头其实很反感艾佳文要自己做的事,所以其实心里头真的是像艾佳文说的那样,只是口头上答应,并没有准备真的去做什么。

    现在被艾佳文给直接问了出来,她心里头还是极不愿意的,别说她和叶新宇根本就不熟,就算是她和叶新宇是熟人,是好朋友,她也从来是不愿意做这种八卦的事的!

    但是艾佳文这样当面问她,她也不好直接说出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所以也只好点点头,但真的不想在口头上给艾佳文什么确切的答复。

    “那就好,宛儿,你先跟我说说,你都知道他些什么啊?那次你们一起被院长叫去办公室,你可别跟我说你对他一无所知啊!”艾佳文看着何宛儿那不情愿的表情,心想颜默默猜的真没错,这个何宛儿果然是不会真心帮自己的!看来,一切都只能靠自己了,她不说,那自己就问到她说为止!

    何宛儿对叶新宇的认识确实也没多少,除了比艾佳文早认识他几天,其余的也真没什么区别,所以对艾佳文的逼问感到很是为难,而艾佳文的样子明显是在告诉自己,她认为自己肯定有什么还在瞒着她,没有告诉她的!

    无奈,何宛儿只得回忆了一遍她和叶新宇在院长办公室的情形,最后还是无奈把自己知道的又重复了一遍:“佳文,其实我也就是比你们认识他早那么半天,真的也不知道太多,除了知道他叫叶新宇,跟咱们是一个专业,不过是大二的,除此之外,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艾佳文听着何宛儿跟自己说的那些,自己早就知道了,看来她还是不肯告诉自己一些有用的消息,不禁心里又把何宛儿骂了一遍,不过,面上还是笑着跟何宛儿说道:“宛儿,没事,你现在很多情况不知道没关系,但是你可得记住,要帮我,下次碰到叶新宇了,一定要记得要他的电话号码知道吗?”

    “好吧,我会的。”这次,何宛儿倒是比较轻松地答应了,毕竟,她知道自己以后与叶新宇肯定会有很多见面的机会的,要他的电话号码也是迟早的事,这个告诉了艾佳文也无妨,反正她是不会去刻意做什么的,但随手之劳还是没问题的。

    “那就好,宛儿,走吧,我们快点回宿舍吧!”艾佳文见自己能说的都说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自己还是严密注意着何宛儿才对。

    --

    凌萱萱看着眼前的男人,真的恨不得自己的眼神能杀人,那现在这个人肯定已经死了千万遍了!

    可事实是,他依然休闲地坐在那里,自顾自地吃着面前的早餐,那表情,好像他正在吃的是多么美味的山珍海味一样!其实,不过是普通的早点罢了!

    而唐雨泽更像是故意般,慢悠悠地吃着,时不时地还发出赞叹的声音,把本来吃的饱饱地凌萱萱勾引地,感觉自己的肚子好像也饿了!

    终于,凌萱萱忍不住了,直接喊来了服务员,说道:“把你们这的招牌早点都给我上一份!”

    然后对着眼前的男人说道:“你不是要请我吃饭吗?不介意我先吃点早餐填填肚子吧?”

    “当然不介意,服务员,就按这位小姐说的做。”唐雨泽一脸痛快地吩咐着服务员,心里实则高兴地不行,心想,也不枉自己做戏这么久,因为,不得不说,其实眼前的早点,味道实在是不咋地。

    等到凌萱萱面前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早点时,她气哄哄地直接拿起其中一个饺子之类的东西就往嘴里塞去,只是尝到那味道的时候,就狠狠地瞪向了唐雨泽,然后吐了出来,骂道:“这么难吃的东西,你居然吃得那么有味?”

    “我可什么都没说啊,是你自己非要这样想象的!”唐雨泽倒扮起无辜来。

    “可恶!呸!没兴趣跟你在这瞎耗!”凌萱萱再也不愿觉得自己一刻也不想看到这个男人,于是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只是,她只是刚转身,还没来得及离开座位,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了那可恶的声音:“怎么,你真的确定要走吗?就不怕,你的好朋友知道你都对她做了些什么事?”

    凌萱萱闻言,只得转过身来,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一字一句地说道:“唐雨泽,你说你一个大男人,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每次都对我这么个小女孩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有意思吗?你就不嫌折了面子啊?”

    “折面子?没关系,只要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我觉得用什么手段是不重要的!况且,我也就是想请你吃顿饭,又不是做什么坏事!”唐雨泽依然风轻云淡地答道,一切的不道德行为到了他的嘴里,都是那么的合理。

    凌萱萱看着唐雨泽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真的不知道自己能拿这个人怎么办了?为什么,自己会莫名其妙地被这个人抓住了把柄,做了对不起宛儿的事,原以为自己从此就可以不再受这个人的威胁了,却没想到,这件事本身却又成了另一个把柄!

    自己,还能脱离这个人的控制吗?

    凌萱萱想到这里,摇了摇头,她知道,不会的,这个人是不会因为自己听了他的话,按照他说的去做了,就会放过自己的!

    若是自己再迫于他的威胁,再次帮着他做些什么事,那只会让自己留下更多的把柄,从而,永远也脱不了身,只能一辈子当他对付宛儿的工具!

    所以,自己绝对不能再妥协,哪怕,他把这件事告诉宛儿,自己也不可以再听他的吩咐了!

    不!凌萱萱又摇头,她不能等到唐雨泽把这件事告诉宛儿,她要自己跟宛儿坦白!这样,总比何宛儿从唐雨泽那里知道这一切要好!

    自己坦白,宛儿说不定还能原谅自己,继续跟自己做朋友,可是若是这一切是唐雨泽说出去的,那她和宛儿的感情,就肯定再没希望了!

    想到这里,她视死如归地对唐雨泽说道:“唐雨泽,你不用再威胁我了,不管是哪件事,我都不会再怕你,也不会再听你的了!所有的事,我都会自己跟宛儿坦白的!”

    说完,就准备跑出去,可是,手臂却又被人抓住了,凌萱萱不用想,也知道抓住自己的人是谁,这次,她没有回头,直接说道:“你到底想要怎样?我说了,你爱怎么着怎么着,但是,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再威胁到我了!”

    “我--”唐雨泽想解释说,自己只是和她开玩笑的,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吓唬她的,从所谓的裸照开始,所有的事情都是!可是,看着凌萱萱那坚硬的背影,话到嘴边,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原本,今天看见凌萱萱乖乖地出来见自己了,还以为她还是那个没什么心机,随随便便就能被自己唬住的小女孩,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这种方式想要留下她,谁知,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放手!”凌萱萱见唐雨泽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手却还是拉着自己不放,餐厅的人也开始看向他们两人,凌萱萱就更想快点离开这个餐厅,于是对唐雨泽低声喝道!

    “既然你不怕我的威胁,为什么还要出来见我?”唐雨泽却是一点都不在乎众人的注视,一个用力,把凌萱萱拉回了座位上,然后也在那个座位上挤着坐了下来,直视着凌萱萱问道。

    这样近距离的接触,凌萱萱都能闻到唐雨泽身上的味道,她顿时有些脸红,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我只是,没有什么!”

    凌萱萱支吾了半天,还是不想告诉唐雨泽她会来见他的真实原因。

    两个现在这样的姿势让凌萱萱觉得难受极了,于是想要把唐雨泽推开,哪知手一放到唐雨泽的胸膛上,更是给两人的姿势加入了另一种暧昧,凌萱萱的手像是被烫着了般立即缩了回来。

    唐雨泽也注意到了凌萱萱红透了的脸颊,知道,这个小丫头是害羞了,突然,见到凌萱萱的第一晚,她浑身不着寸缕的模样回到了他的脑海中,唐雨泽感觉自己的身子顿时一紧,居然有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冲动!

    唐雨泽暗自诅咒了一声,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种情况下,对着这个浑身竖满了戒备的黄毛丫头冲动了,于是,赶紧从凌萱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而凌萱萱虽然讶异于唐雨泽的突然离开,但是她也不去想那么多,一见着空隙,就赶紧往外跑去,速度之快,是她的学校八百米考试也不曾有的状态!生怕唐雨泽又从后面捉住了自己。

    唐雨泽看着已经跑得不见踪影的凌萱萱,没再追出去,就那样坐在原来的位子上,想着自己今天的举动。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学校找凌萱萱,而在凌萱萱表示不想见自己之后,他就越发地想着,非要把她揪出来不可!

    凌萱萱越是抗拒,他就越是想要用各种方法让她服从,于是,许多本来不存在的事情也就被自己说得像真的一样,直到,如今的自己在凌萱萱的眼里,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只是,自己这一连串的行为,到底是为了什么呢?若说之前自己可以说是为了何宛儿,那现在呢?苏蓉蓉没再让他做任何事情,他也不愿去搭理何宛儿,可是为什么,还要跑来找凌萱萱?

    直到跑出离那家早餐店有一段距离了,凌萱萱才慢慢停了下来,看向后面,唐雨泽没有跟来,这才松了一口气,刚刚那情况,除了让她愤怒之外居然还有那么一丝窘迫和害羞!

    凌萱萱想到刚刚两人之前那莫名的暧昧气氛,顿时又是一阵莫名其妙地羞涩,赶紧捂着自己的脸蛋,甩了甩头,想要把那一幕在脑子中滤掉。

    可是,越想忘却越忘不掉,唐雨泽当时的样子居然在凌萱萱的脑海中越来越清晰,凌萱萱努力了许久,却仍然是一点效果都没有!

    索性,凌萱萱也不再这样做无用功了,她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准备跟何宛儿坦白,于是脑中开始想着怎么跟何宛儿说这整件事情,一想到何宛儿的事,果然就有效果了!

    唐雨泽的样子开始在凌萱萱的脑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何宛儿知道了真相之后,对自己会有的反应!

    是愤怒?伤心?还是会大骂自己?或者是直接不再理会自己?

    凌萱萱想了许多许多种可能,却发现自己是越想越心惊,知道自己必须早点把这件事告诉何宛儿,不然越拖越久,不知道还会出什么状况!

    而且今天唐雨泽的出现也给凌萱萱提了个醒,让知道她了,自己是不可能把这事瞒着何宛儿一辈子的,就算是她自己想瞒,恐怕有的人也不会同意!何宛儿迟早都会知道的!但是是从谁那里知道的,结果还是会很不一样的!

    凌萱萱想到这里,更加坚定了要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何宛儿的决心,一刻也不想再拖,所以,直接拨通了何宛儿的电话。

    何宛儿此时正好结束与艾佳文的说话,快要到宿舍了,看到凌萱萱的电话,赶紧接通,然后说道:“萱萱,怎么了?你那就忙完了啊?”

    “宛儿,你现在在哪啊?是不是都回学校了?”凌萱萱一听到何宛儿的声音,立即焦急地问道。

    “萱萱,你怎么了,声音怎么不太对啊?我都到学校有一段时间了,萱萱,我就说在图书馆等你吧,你又偏不同意,不然这会儿我们就可以一起玩了!不过也没关系啦,我们还有很多机会的!”何宛儿听着凌萱萱的声音有些怪怪的,有些疑虑,不过又想着凌萱萱可能是因为没有算计好时间,而急忙让自己回学校而感到遗憾吧。

    “可是宛儿,我现在就想见你,我现在就去你的学校找你好吗?”凌萱萱听着何宛儿那对自己毫不设疑的话语,心里越发地害怕,越发地想快点告诉何宛儿所有的真相,然后尽量得到何宛儿的原谅!

    “现在?萱萱,其实也不用那么急的啊,这样跑来跑去多累啊,要不下个周末你再来好了?”何宛儿看着时间,这会儿都已经快中午了,凌萱萱要是过来的话,也玩不了多久就要回去,所以不想凌萱萱跑来跑去的。

    “不,宛儿,我不想等到下个星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当面跟你说,你在学校等我,我很快就过去!”凌萱萱却很坚持,直接让何宛儿在学校等着她。

    何宛儿听凌萱萱的语气,很坚持,很急的样子,就也没再拒绝,而是叮嘱了一声:“那好吧,萱萱,你过来的时候小心点,我去地铁口接你!你一下地铁就能跟我说了!”

    “不用了,宛儿,你直接在校门口等我就好了,我打的过去。”凌萱萱看了看自己所处的环境,知道自己找到路是不可能了,看来只有打的了!

    “打的?萱萱,什么事啊,这么急?”何宛儿一听凌萱萱不但坚持要过来,还要打的过来,这下才记起凌萱萱说的要跟自己说的很重要的事,到底是什么事呢?把凌萱萱弄得如此着急与慌张?

    是的,何宛儿听出来了,凌萱萱的声音中,除了焦急,还有慌张!她在慌张什么?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到了再跟你说,宛儿,等我,我挂了啊!”凌萱萱这时正好看到了一辆出租,于是赶紧挥手示意,同时也匆匆挂掉了何宛儿的电话。

    何宛儿看着已经被挂断的手机,心里不禁再次想着,萱萱这到底是要告诉自己什么事呢?何宛儿回想起凌萱萱讲电话的整个过程,总觉着可能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心里头不由地担心起来,就对着旁边的艾佳文说道:“佳文,我不和你们回宿舍了,萱萱要来找我,一会儿就到,我现在就得去校门口等着她了。”

    “凌萱萱现在就要过来啦?可是,宛儿,你不才刚从她那回来吗?”艾佳文一听何宛儿说凌萱萱这会儿就要来了,就更加确定何宛儿上午说在凌萱萱学校的事情是在骗她们,试想,要是何宛儿上午真的去见凌萱萱了,怎么会这么快的又跑回来,跟着凌萱萱又追了过来?

    除非是两人闹了什么矛盾,可是看着何宛儿那紧张凌萱萱的样子,也不像是和凌萱萱闹了不开心,那就只能说明,她上午根本就没有去见凌萱萱!

    艾佳文认为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心中对何宛儿的厌恶也更加深刻。

    “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反正,佳文,我先走了啊,你们先回宿舍吧。”何宛儿也弄不清楚这其中的情况,心中又想着快要来到的凌萱萱,更不想和艾佳文说的太多,所以就匆匆应付了一句,就准备往校门口走去。

    不过,从艾佳文身旁离开后,何宛儿还是对着不远处的颜默默的蒋静静打了声招呼:“默默,静静,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先回宿舍吧!”

    颜默默看着瞬间就已经跑得老远的何宛儿,快步走到艾佳文身边问道:“佳文,何宛儿她这是怎么了?”

    “她就是个骗子,贱人!我再也不想和她说话了!”此时何宛儿已不在身边,艾佳文也不再隐瞒自己内心的情绪,开始大声骂起何宛儿来,以泄自己的心头之恨!

    “佳文,你别激动啊!先跟我们说说,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蒋静静看着已经冲动的不能自持的何宛儿,二颜默默又是一副受不了艾佳文的样子,就出言安抚艾佳文。

    可是艾佳文还是一腔怒火,谁的话也听不进去,只是急急忙忙地诉说着何宛儿的可恶:“静静,默默,你们知道吗?何宛儿她真的根本就没有去凌萱萱的学校,她真的在骗我们!”

    “怎么?佳文,你知道了什么?”颜默默本来受不了艾佳文遇到一点事就激动的不行的样子,但是此时艾佳文的话还是引起了她的注意,艾佳文的这个话的意思是,她有何宛儿在欺骗她们的证据了?

    “是的!默默,你知道何宛儿干什么去了吗?她去见凌萱萱了,你说,她要是上午就在凌萱萱的学校,凌萱萱干嘛又过来我们这里,而且,好像还很急的样子!”艾佳文虽然气愤,但是一听到颜默默的话,她就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般,赶紧把自己刚刚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居然是这样!我就说,何宛儿肯定没有去凌萱萱的学校!现在证据都有了,走,我们跟去看看!”颜默默听到艾佳文的话,倒没有多么的激动,而是一副看吧,我早就料到了的表情。

    “跟过去?”艾佳文和蒋静静都没想到颜默默居然想去跟踪何宛儿,虽然她们对何宛儿有许多的猜测和试探,但是跟踪这个事情,还真的没干过!

    “对!难道你们不想知道,凌萱萱那么急着找何宛儿有什么事吗?说不定,我们能听到什么很重要的消息呢!”颜默默丝毫没有觉得这个有什么问题,反而理智气壮地给艾佳文和蒋静静解释着。

    “默默说的没错,静静,我们得跟过去看看!”艾佳文想了一下,觉得颜默默说的确实很有道理,这个何宛儿的小心思实在是太多了,背景又那么雄厚,她们不主动出击,肯定是斗不过她的!

    “那好吧!”看着颜默默和艾佳文都达成了一致意见,蒋静静也只好答应跟她们一起。

    “佳文,何宛儿刚刚说的是去哪里接凌萱萱的?”颜默默见三人意见已达成一致,就准备动身,才记起自己还不知道何宛儿刚刚是往哪里跑去了!

    艾佳文指着何宛儿刚刚离开的方向,肯定的说道:“校门口,她说的是去校门口等凌萱萱。”

    “好,那我们赶紧也过去,找个隐秘点的地方,看她们是要干什么。”颜默默当机立断,知道了何宛儿与凌萱萱会和的地点之后,立即迈开步子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艾佳文和蒋静静也跟了上去。

    --

    何宛儿急急忙忙地赶到校门口,还没有看到凌萱萱的身影,心里稍稍地松了一口气,然后找了个可以看到校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的地方,在那里等着凌萱萱。

    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尾随而来的颜默默三人监视着。

    每一辆出租车停在校门口时,何宛儿都紧张地看过去,一看不是凌萱萱,心里头就有一种说不上是焦急还是害怕的情绪。

    她心中的感觉越来越强烈,那就是,凌萱萱这么急着找自己肯定不是好事!

    可是,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又一辆出租车停在校门口时,何宛儿还是下意识地望了过去,本以为还是会像之前一样,又是失望,却发现,那个看着有些慌张的从出租车上下来的人影,不就是凌萱萱吗?

    凌萱萱一下车,就四处寻找着何宛儿,何宛儿见状,赶紧小跑到凌萱萱的身边,拉起她的手说道:“萱萱,我在这呢!”

    “宛儿!你在啊!”凌萱萱一见到何宛儿,就非常的激动,拉着何宛儿的手非常的用力,想要说着什么。

    何宛儿一见凌萱萱这样失态的样子,赶紧回握了握她的手,然后安抚道:“萱萱,别急,我在呢,我们先找个地方,有什么你慢慢跟我说啊!”

    凌萱萱看着校门口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知道这不是个说话的地方,就点点头,先稍微控制了下自己的情绪,答应道:“嗯,好,宛儿。”

    何宛儿这才拉着凌萱萱往校园里走去,准备找个人少点的草地,两人坐下来,好好听凌萱萱说说是怎么回事。

    远远地看着何宛儿和凌萱萱的颜默默三人,看着何宛儿和凌萱萱开始从校门口离开,像是要去什么地方,也赶紧不远不近地跟着她们。

    校园里的草地很多,但是是周六,又是刚吃完午饭的点,因此出来散步聊天的同学特别多,何宛儿找了好几个地方,都没有一个私密点的空间。

    凌萱萱却已经等不及了,她停下了脚步,拉着何宛儿说道:“宛儿,别找了,我们就随便找个地方吧,反正这么多人,我们小点声说,估计也没什么人会注意到我们的。”

    何宛儿本想说这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但是看着凌萱萱再也很难控制住的情绪,只好点头答应:“好吧,萱萱,那我们就坐在这说吧。”

    颜默默本来看着何宛儿拉着凌萱萱东找西找的,还以为她们肯定是想找一个很隐秘的地方说话,那她们想要跟过去偷听点什么就很不容易了,但是没想到她们找了几圈之后,居然就在同学那么多的草地上随便找了个地方就坐下来了。

    颜默默顿时心里一喜,真是天助她也,赶紧拉着艾佳文和蒋静静,走到离何宛儿不远处的草地,背对着何宛儿和凌萱萱坐了下来,开始努力地听着何宛儿和凌萱萱的谈话。

    凌萱萱一坐下来,就拉着何宛儿的手说道:“宛儿,你还记得刚到S大的时候,我问过你,若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不会原谅我,这个事,你还记得吗?”

    何宛儿一听凌萱萱问的话,就知道自己预感的果然没错,凌萱萱要告诉自己的果然不是什么好事,不然怎么会一开始问的就是这句话呢?

    看着没有立即回答自己的何宛儿,凌萱萱着急了,她推了推何宛儿,又追问道:“宛儿,你还记得吗?要是你忘记了,那我就再问一次,要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会不会再也不要我这个好朋友了?”

    何宛儿看着凌萱萱那样急着想得到自己答案的表情,平常充满活力的眼睛里,此刻满是惊慌,她知道,凌萱萱要说的对不起自己的事,恐怕不是什么小事。

    何宛儿突然很害怕,害怕凌萱萱将要告诉自己的事,自己会很难接受!那是不是意味着,是不是就要失去凌萱萱这个最好的朋友了?

    不!失去凌萱萱这个自己最好的朋友,实在是太可怕了,那自己以后在B市将会是多么的孤单,自己的那些知心话和心中的开心和不开心又该向谁去诉说?

    凌萱萱自然也看到了何宛儿眼中的犹疑,所以她更加紧张地等着何宛儿的答案!

    何宛儿不知如何回答,但是知道凌萱萱已经等不及了,不过她还是很难给出答案,想着还是先弄清楚情况再说,所以就先问道:“萱萱,你先别急,可以先跟我说说是什么事吗?”

    “我,我怕你听了之后就不会理我了!宛儿,那你答应我,等我说了这个事,你一定要听我解释好不好?不要直接就不理我了,好吗?”凌萱萱也意识到,自己这样非要何宛儿说出是否原谅自己,其实也是没有意义的,就算何宛儿说会原谅自己,但自己说出了那件事,真的就会那样原谅吗?

    所以,她只能退而且其次,只想何宛儿能够听她的解释,因为,凌萱萱期盼着,只要何宛儿肯听自己解释,那么就算宛儿当时不肯原谅自己,但是她知道了自己的苦衷,过一段时间想通了,说不定就会原谅自己了。

    凌萱萱的这个要求,何宛儿还是很快就点头答应了,她肯定地说道:“萱萱,不管是什么事,我肯定会听你说完,听你解释的!因为我相信,你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地做伤害我的事的!”

    凌萱萱的话点醒了何宛儿,是啊,凌萱萱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做伤害自己的事情的,自己不要只是看到事情的结果,还要知道原因才行啊!

    “那好,宛儿,你听到我说的,一定不要激动啊,一定要听我把整件事情说完好吗?”凌萱萱见何宛儿答应了自己会听她解释,但是还是很怕自己一说,何宛儿就激动的听不下去了,所以说之前还是再三嘱咐道。

    何宛儿很坚定地点了点头,虽然被凌萱萱这么一渲染,她也大概猜到了这事恐怕真的很严重,但是她还是会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的!

    凌萱萱见自己前面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如今只能看何宛儿心里怎么想了,就开始娓娓道来:“宛儿,你还记得我过生日那天晚上,第二天很晚才来学校吗?”

    何宛儿本以为凌萱萱接下来的话会让她很那承受,哪知凌萱萱首先说起的居然是过了快十个月之前的事,心里头有些纳闷,但还是没有打断凌萱萱,而是点了点头,说道:“我记得,当时我还问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学校,你不但没告诉我,还拿我和顾孟平说事。”

    “对啊,那是因为,我不好意思告诉你我发生了什么,那天晚上,我喝多了,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就在那家酒吧上面的宾馆的一件高级套房里,身上一件衣服都没穿!”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凌萱萱再次回忆起来,还是觉得很艰难。

    何宛儿听着凌萱萱的描述,觉得这个情景不就是传说中的--,赶紧紧张地问道:“萱萱,那是怎么了,你当时发生什么情况了?不会是--”

    凌萱萱看着何宛儿紧张的表情,知道她想到了什么,就像自己刚醒来的时候想的一样,所以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什么都没发生,我那天晚上只是脱了衣服睡了一觉,只是,我没想到,把我带到那个套房的男人,居然是唐雨泽!”

    “唐雨泽?!原来你真的认识他!”何宛儿一听凌萱萱说起那个男人是唐雨泽,立即想到了刚到S大的时候,自己说起唐雨泽时,凌萱萱的异样,当时自己还问了一下,但是凌萱萱却掩饰过去了。

    凌萱萱没有回答何宛儿的疑问,而是低下头,接着说道:“原本我也不知道那天那个男人是唐雨泽,直到,有一天,我爸爸把我带到了霍晟睿的办公室,我才知道,那天那个晚上的男人就是唐雨泽!”

    “霍晟睿?萱萱,你连霍晟睿也认识?”何宛儿没想到,凌萱萱跟自己说的事,居然会是和唐雨泽还有霍晟睿有关系,原本这都是她不愿意在朋友面前启齿的秘密,却没想到,凌萱萱早就知道了一切。

    “宛儿,你别激动,我跟霍晟睿就是那次见了一面,算不上认识,我也就是知道他的名字而已。”凌萱萱知道自己提起唐雨泽时,何宛儿肯定会激动,却没想到,她随口说出的霍晟睿,也能让何宛儿如此激动,甚至比听到唐雨泽时还要激动!

    何宛儿知道凌萱萱正在一步一步地说着事情的原委,自己确实是不该一惊一乍操之过急的,更何况,凌萱萱还没说到事情的关键呢!

    于是暗自稳了稳心绪,对凌萱萱说道:“好,萱萱,我不急,你接着说!后来怎么了?你到底做了什么事?”

    “知道了唐雨泽是那晚的那个男人时,本来我也不怕他,虽然我是在他面前脱光了衣服睡了一觉,但是不也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嘛!”凌萱萱把之前她与唐雨泽认识的原委讲了一遍之后,就开始进入正题了。

    何宛儿听到这里,也点了点头,跟着说道:“对啊!萱萱,就这样,确实是没什么--”

    其实何宛儿听到这里,她大概猜到了是什么事了,估计就是凌萱萱被唐雨泽威胁,做了一些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只是,她还是没想到这会是什么事,毕竟,自己好像因为凌萱萱而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啊?

    “可是,我却没想到,这个阴险的小人,居然趁我睡着的时候,拍了我的--”说到这里,凌萱萱所承受的东西也一下子涌了上来,没办法把那句话说全。声音中已是哽咽的不行。

    何宛儿看着凌萱萱快要崩溃的样子,赶紧把凌萱萱抱在了怀里,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部,安慰着她,心里,大致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何宛儿知道,后来,肯定是这个唐雨泽,以凌萱萱的照片为把柄,要凌萱萱为他做事,而萱萱害怕那些照片的曝光,只能对他言听计从!

    同为十*岁的小女生,何宛儿自然知道名节对她们的重要,她们太害怕来自周围的嘲笑与指指点点了!

    更何况,那个人是唐雨泽,何宛儿知道,就算是小有家底的凌萱萱,也是没办法与他抗衡的!

    所以,听到这里,尽管凌萱萱还没有说她到底做了什么事,但是何宛儿对她已经没有了一丝责怪之意,有的只是对唐雨泽和苏蓉蓉等人更深的厌恶,讨厌他们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居然那样伤害自己的朋友!

    是的,在何宛儿看来,凌萱萱在这件事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坏人,而是,一个受害者!

    她被唐雨泽恐吓,不得已做出背叛自己朋友的事,何宛儿相信,凌萱萱心里肯定也是受了很大的压力的,所以才会试探自己,然后实在扛不住了,才要对自己坦白!

    想到这里,何宛儿紧紧地抱住凌萱萱说道:“萱萱,你别哭,别难过,我知道你的苦衷,我也都能理解,你不用告诉我你做了什么,因为,我已经原谅你了!不,不是原谅,而是,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正在那里哭着,想要告诉何宛儿接下来的事情的凌萱萱,一听到何宛儿的话,立即从何宛儿的怀里钻了出来,不可置信地说道:“宛儿,你刚刚说什么,你说,你不怪我?”

    何宛儿用力地点了点头,看着凌萱萱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是的,萱萱,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有错的人不是你,而是那个可恶的唐雨泽,你也是一个受害者,而是这一切说到底,都还是因为我,要不是我,唐雨泽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你身上了!所以我没有任何的理由和资格怪你,反而,我还应该向你道歉,因为这一切都是我的原因,因为我,才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困扰,萱萱,你会怪我吗?”

    凌萱萱听着何宛儿的话,有些傻了,事情怎么会发生这样的逆转?她本以为自己要是说出了这件事,以那次她看到的何宛儿对苏蓉蓉极度厌恶的态度,何宛儿这次肯定也会头也不回地离开,然后再也不理自己!

    哪知,何宛儿不但不怪自己,反倒说是她自己的原因?还要跟自己道歉,问自己会不会怪她?

    何宛儿看着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的凌萱萱,接着说道:“不是吗?萱萱,要不是我,唐雨泽他肯定不会找到你的,你就更不会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们就还是一对毫无隔阂的好朋友!”

    在何宛儿看来,凌萱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唐雨泽的套房里,还没穿衣服被唐雨泽拍了照片,这一切肯定都是唐雨泽预谋好的!

    “可是,宛儿,你还没听我,我对你都做了些什么事呢?”凌萱萱在确信了何宛儿讲的话都是真的之后,赶紧追问道。

    何宛儿帮凌萱萱捋了捋因为哭泣而乱糟糟的头发,说道:“我知道你还没说你做了什么,可是我已经知道了你会做那件事的原因,这就够了!至于你做了什么就都不重要了,再说了,我觉得我好像也没遭遇什么不好的事啊!这不就说明,你所谓的对不起我的事也没对我造成伤害嘛,那我还要责怪你什么?”

    “宛儿,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我怎么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啊?我还以为,你知道了这件事,肯定再也不愿意理我了的!就像,就像那次在火车站,我看到你那样讨厌苏蓉蓉一样的讨厌我--”凌萱萱听着何宛儿再一次的确定,难以自持地喜极而泣起来。

    何宛儿说凌萱萱怎么把这事看得这么严重呢!原来是那次在火车站看到苏蓉蓉的事导致的啊,于是解释道:“萱萱,我对你,和对她,怎么会一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而她--不过是一个让我讨厌的陌生人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羽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鸿并收藏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