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 > 69 搬离寝室,陷入尴尬

69 搬离寝室,陷入尴尬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当唐雨泽开着车子带着苏蓉蓉和何宛儿赶回B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冬天天黑得早,所以虽然才是下午五点多,但是B市的天已经黑的差不多了。

    唐雨泽下了高速,进入B市之后,就准备直接开回唐宅,但是一直坐在车上没说话的何宛儿此时却说话了:“麻烦你先把我送回学校吧!”

    苏蓉蓉一听,何宛儿居然说要回学校,自然是不同意的,就劝道:“宛儿,你现在这样,回学校我真的不放心,跟妈妈先回家好吗?”

    何宛儿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家?我已经没有家了,我要回学校。”

    “听妈妈的话,现在,妈妈的家就是你的家,知道吗?跟妈妈回去好吗?好好睡一觉,妈妈明天再送你去学校好不好?”苏蓉蓉一听何宛儿的话,就急了,赶紧跟何宛儿解释着。

    可是,何宛儿丝毫没有被苏蓉蓉说动,依然坚持地说道:“我说了,我要回学校,你们要是不愿意送的话,就让我下车,我自己可以回去。”

    “那好,那妈妈也不逼你了,雨泽,开车去宛儿的学校吧。”苏蓉蓉拗不过何宛儿,只好答应,她吩咐完了唐雨泽之后,又对何宛儿说道:“宛儿,你今天回学校了,要是有什么事就给妈妈打电话啊!还有,等周末的时候,妈妈去学校接你,你来妈妈这里过周末好吗?”

    这次,何宛儿没有立即拒绝,而是答了一句:“再说吧。”

    “好,好,那等到周五你下课了,我就给你打电话啊!”苏蓉蓉自然是不敢对何宛儿逼得太紧,只好凡事都先顺着她。

    何宛儿到了学校之后,不顾苏蓉蓉的一再挽留,还是坚持下了车,背着自己的书包头也不回地往学校里走去。

    苏蓉蓉看着何宛儿决然离去的背影,迟迟移不开眼,直到唐雨泽催促道:“妈,宛儿已经走了,咱们也回去吧。你这几天也没怎么睡觉,回去好好休息一下,等周五再来找宛儿吧。”

    听到唐雨泽的声音,苏蓉蓉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开车吧,雨泽,这段时间你为了这事,也累着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何宛儿背着书包走在校园里的时候,看着那一草一木,居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她却感觉像是已经走完了人生,如今,再看着校园里的建筑和景物,竟是觉得那样的陌生。

    不过,何宛儿也没有在路上走太久,就到了宿舍楼下,何宛儿想着宿舍里的三个室友,其实挺不想回去的,可是相比于苏蓉蓉嘴里的那个家,何宛儿宁愿面对三个八卦又奇怪的室友。

    不过,何宛儿没想到的是,她到寝室门口的时候,寝室的门居然是锁着的,寝室里没有人。

    何宛儿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才想起,这个点,她们应该都在食堂吃饭呢,何宛儿倒也松了一口气,不然自己一进门,她们三个要是都在的话,肯定得围着自己问东问西了。

    何宛儿也不知道凌萱萱在给自己请假的时候,告诉了颜默默她们多少消息,所以要是真一下子碰上了,何宛儿还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如实相告还是不跟她们说。

    想到这里,何宛儿打开了寝室门之后,就立即给凌萱萱到了一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何宛儿就喊了一声:“萱萱,我回来了!”

    “宛儿,你回来了?你还好吧?我想死你了,我现在去你学校找你好不好?你怎么回来之前也不跟我说一声,不然我就在你学校等着你了!”凌萱萱一听何宛儿说她回来了,立即就表示要过来看何宛儿。

    虽然在电话里,何宛儿已经答应她会振作起来,会回学校,但是凌萱萱也没想到何宛儿的动作居然如此之快,在当天傍晚就赶到了,因此心里确实是没想到这一点。

    “没事,萱萱,都这么晚了,你就别过来了,路上不安全,明天我要是没课,就去你那边找你啊!我打电话主要是有事想问你。”何宛儿自然是不会同意凌萱萱这个时候来看她,因此想也不想地就拒绝了,同时说起自己的正事。

    “那哪行?我同意现在不去看你,但是明天肯定是我去看你,难能让你跑我这来?你说我能放心吗?宛儿,你明天就在学校等我啊!我早早地就去看你!”凌萱萱想的就是什么时候来见何宛儿,完全把何宛儿后面的一句话给忽略了。

    “好,都随你,好吗?萱萱,我问你啊,我上次让你帮我请假那事,那原因你怎么跟颜默默她们说的啊?我好确认一下,等下她们问起来,我好回答。”何宛儿也就没再跟凌萱萱坚持,说起了自己想问的问题。

    “这事啊,我当时也没跟她们说太多,就说你家里边有急事,你回家了,其余的她们倒是问了,但是我就都说不知道,她们再问我就什么都没说了。宛儿,你放心,我知道你的顾虑,所以有些事,不会乱说的。”凌萱萱虽然大大咧咧,但是有些事情还是会考虑的,所以说完了,还让何宛儿放心。

    “那就好,萱萱,有你真好!那我就不多说了啊,几天没回寝室了,我先收拾一下,明天见!”何宛儿知道了情况之后,就没准备跟凌萱萱多说,她这会儿还是不想说太多的话。

    凌萱萱也知道何宛儿这会情绪肯定还不是很好,也就答应道:“好的,那我明天到了打你电话,你今晚好好休息啊!”

    “嗯,谢谢你,萱萱!”何宛儿真心地说了句谢谢后,就挂了电话,然后走到自己的床前,开始整理起她从家里带过来的东西,把它们一样摆放好之后,就坐到了床上,又开始沉思起来。

    只是,没多久,就听得艾佳文的声音了,何宛儿一惊,知道,肯定是她们回来了,就立即敛了敛自己的情绪,开始装作收拾起自己的床铺来。

    艾佳文走到寝室门口,发现里面有亮光,而颜默默和蒋静静此时就站在自己的旁边,那就毋庸置疑,是何宛儿回来了!

    她们几个对视了一下,显然都知道了,就不再说什么,而是慢慢地走进宿舍,就看见何宛儿正在自己的床铺那里忙碌着,艾佳文就首先喊道:“宛儿,你回来啦!”

    何宛儿这才转过身来,看向艾佳文、颜默默和蒋静静三人,艰难地笑了笑,说道:“是啊!”

    这其实算得上是何宛儿自从何鹏涛死了之后,第一次露出笑容,所以,那僵硬的表情,连何宛儿自己都能想象的到,这个笑容是有多么的勉强,但是何宛儿也没办法,她能对她们几个还挤出笑容已经是很不错了!

    “宛儿,你怎么了?脸色看上去很差,几天不见,好像瘦了一大圈一样?你家里出什么事了啊?”颜默默一向比艾佳文细心,此时她自然是注意到了何宛儿的变化,因此赶紧走到何宛儿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关心的说道。

    面对颜默默的关心,何宛儿总是赶紧不习惯,所以,她下意识地抽出自己的手,非常不自然地说道:“没,没什么,就是出了点事,现在已经处理好了,上次没有去圣诞晚会的事情,不好意思啊!”

    “哎呀,宛儿,还惦记着这个呢,这都是过了多久的事了,再说了,你家里不是出事了吗?”颜默默倒是一副不介意的样子,体贴地说道。

    何宛儿又艰难地笑了笑,然后没说什么,不过,艾佳文可忍不住了,她一听颜默默说起那天那天晚上的事,立即快言快语地说道:“宛儿,你可不知道,那天我们等了你好久,都不见你来,正准备给你带电话,哪知道凌萱萱却打到我的手机上,问你回学校了没?我们都说没看到,就赶紧给你和班长解释了呢!”

    “哦,那谢谢你们啊,我当时确实是家里有急事,就直接从萱萱那回家了,没来得及跟你们说一声,不好意思啊!”何宛儿听完艾佳文的话,也给她道了个歉。

    艾佳文这会也不好意思了,就说道:“没什么啦,就是点小事,那宛儿,你家里的事,都处理好了吧?”

    何宛儿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只是脸上的表情越发地难看了,颜默默见情况不对,就拉了拉艾佳文的袖子,然后说道:“宛儿,那你忙吧,我们等会儿要去上自习,你应该不去了吧?”

    “嗯,我不去了,我想先休息一下,你们去吧。”何宛儿一听她们几个等会儿就要走了,一下子觉得轻松很多,立即回答道。

    “那好,那宛儿你就在寝室好好休息一下,我们等会儿就出去了!”颜默默说完,就向艾佳文和蒋静静示意,三人走到了寝室的另一角,颜默默立即小声地对着俩人说道:“我们先出去吧。”

    见两人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之后,颜默默稍微收拾了一下,就对何宛儿说道:“宛儿,那我们先走了啊!”

    何宛儿立即朝她们点点头,然后说了句:“好的。”

    等寝室又只剩下何宛儿一人的时候,何宛儿刚刚那装出来的轻松一下子就不见了,又是满面的伤心和忧愁。

    而颜默默拉着艾佳文和蒋静静出了宿舍之后,三人立即就何宛儿的是讨论了起来,还是艾佳文首先说道:“默默,静静,你们有没有看到,何宛儿她好像很不对劲啊?那个笑的,也太难看了,一看就知道是假的。”

    “对啊!而且表情都好僵硬的,不知道她是怎么了!”蒋静静也附和道。

    相较于艾佳文和蒋静静的感性,颜默默一向就理性许多,只见她一脸深思地说道:“我看,她家里应该是发生大事了!”

    “我看也是,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她好像也不想与我们说。”艾佳文倒是很同意颜默默的说法,不过此刻她八卦的本质又跑了出来,开始想要探索何宛儿身上的秘密。

    颜默默则笑了笑,不疾不徐地说道:“急什么,迟早会露出马脚的!”

    --

    何宛儿在寝室坐了一会儿之后,很快就洗洗,躺倒床上去了,这会儿她很害怕颜默默她们又回来了,自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们,还不如,索性躲到床上,就当做,自己睡着了!

    只是,何宛儿没想到,她一躺到床上,本来是想想会儿爸爸的,可是,几日来的不眠不休,这会儿一沾到枕头,困意就漫天的扑来,很快就睡着了。

    一直到,第二天一大早,手机的振动把何宛儿给叫醒了,何宛儿这才睁开双眼,发现窗外已经大亮了,艾佳文三人还在睡觉,何宛儿拿起手机一看,是凌萱萱打来的,再一看时间,居然已经是早上八点多了!

    何宛儿这才知道,自己已经整整睡了一晚上了,连艾佳文和颜默默她们是什么时候回来睡觉的,她都不知道,而她们洗漱的动作,也丝毫没有对她造成影响!

    何宛儿实在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睡得这么沉,看来真的是累极了!再一想起凌萱萱昨晚说过今天一早就来看自己的,而现在这个点给自己打电话,看来是到了。于是就赶紧接起了凌萱萱的电话,小声地说道:“萱萱,是不是到了啊?”

    “对啊,宛儿,我快下地铁了,就先打个电话告诉你一下,怎么,还没起呢?”凌萱萱听着何宛儿的声音还是朦胧的,就估摸着她应该还是在睡觉。

    “是啊,一觉谁过头了,我现在就起来,往校门口赶啊!”何宛儿估摸着这个时间,自己只能说是边往那边赶了。

    “好吧,宛儿,那先这样了啊,我要下地铁了。”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何宛儿也赶紧从床上下来,开始穿衣洗漱,准备去见凌萱萱。

    这时,颜默默的声音去响了起来:“宛儿,这么早,去见谁啊?”

    “哦,萱萱过来了,已经下地铁了,我得赶紧过去了,吵到你们了啊!”何宛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以为是自己的动作把颜默默给吵醒了。

    “没事,我们也要起来了,时间不早了,宛儿,咱们三四节有课,你记得来上啊!”颜默默倒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反而提醒何宛儿上课的事。

    何宛儿经过这几天的事,压根就忘了还有上课这回事,这一听到颜默默的提醒,才恍然大悟地说道:“三四节有课啊!我还真不记得了,谢谢你啊,默默!”

    然后,收拾的差不多了,何宛儿就赶紧走出了寝室。

    何宛儿还没走到校门口,就看到了从对面走过来的凌萱萱,两人一见面,寒暄了一番之后,何宛儿就问道:“萱萱,还没吃早餐吧?”

    “对啊,我想着你这会儿肯定也顾不上吃饭,所以特地赶过来跟你一起吃的。”凌萱萱倒是早就计划好了的。

    “那就一起去食堂吧。”何宛儿立即拉起凌萱萱往食堂走去。

    路上,凌萱萱还是忍不住说起了何鹏涛的事,只见她轻轻地试探地说道:“宛儿,叔叔那事,现在都处理好了吧?你也别一直想着啊,叔叔肯定也是希望你能快乐的活下去的。”

    何宛儿一跟人说起何鹏涛的事,立即就是沉默为主,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往前走着。

    凌萱萱知道何宛儿心里还在抗拒着这事,可是她觉得何宛儿老这样也不行,总归是要正常生活的啊,就还是接着说道:“宛儿,我说,你可别嫌我烦,我是真的关心你,才跟你说的。你昨晚在宿舍,艾佳文她们是不是又围着你问东问西了?”

    “嗯。”这次何宛儿倒没只是用点头摇头,而是发出了声,虽然只是有一个字。

    “宛儿,我说,她们几个这样,你招架的住吗?要不,你这段时间就不要住宿舍了?”凌萱萱虽然跟颜默默几个相处的时间不多,但是她们那几个八卦的本性,她还是知道的。

    “不住宿舍我能去哪里啊?”何宛儿也知道在宿舍面对着她们三个挺难的,可是除了宿舍,她也没地方可去。

    凌萱萱其实想说,你可以去你妈那里,但是还没说出来,就能猜到何宛儿的反应,所以咽了咽,还是没说出来,然后转了个话题:“宛儿,你赶回A市的时候,跟何叔叔说上话了吗?”

    “嗯,医生说他撑着一口气,就是在等我回去。”一提起何鹏涛临死前的情况,何宛儿立即就又回忆起那一幕幕。不过还好,现在她虽是心里伤心,但是眼泪却像是哭干了一样,再也没有了。

    “那叔叔他,跟你说了什么啊?就剩你这么一个人,他肯定不放心吧?”凌萱萱其实想的是,何鹏涛要是临终前还能跟何宛儿说上话了,那肯定是要让宛儿好好活下去的话,那若是她用何鹏涛临终前的遗言来劝解何宛儿,肯定会比自己说的一万句也要有用的多。

    “嗯,他留在最后一口气,就是,就是为了告诉我,等他走了,就去苏蓉蓉身边!萱萱,你说,我爸他,怎么对我就这么好呢?他怎么都不为自己想想?”何宛儿本来就是很信任凌萱萱,而现在她又失去了唯一的亲人,自然就是把凌萱萱当成最亲近的人了,因此几乎什么都不再想着对凌萱萱隐瞒。

    凌萱萱一听何宛儿的话,心里就有点窃喜了,她万万没想到何鹏涛的临终遗言居然是让何宛儿认苏蓉蓉这个妈妈,其实再想想,何鹏涛会这样说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何鹏涛走了,这个世上,苏蓉蓉确实也就是何宛儿唯一的亲人了,再怎么着苏蓉蓉也是何宛儿的亲生母亲,何鹏涛知道自己不在了,有什么人的照顾会比得上自己的母亲呢?

    不过,看何宛儿现在的样子,显然是还不能接受何鹏涛临终的托付,看来,她这个好朋友,得出力了。

    于是,凌萱萱就接着问道:“宛儿,你爸爸他除了这个还说了别的什么没?”

    “没有了,说完这句,非要我答应,我一开始肯定不答应啊,他就着急,一急他就--我实在不忍看他那样,就只有答应了,然后,然后,他就--”凌萱萱虽然眼泪好像是哭干了,但是一说起何鹏涛临终前交代遗言时的情景,她还是很难说出完整的句子来。

    凌萱萱听着何宛儿的讲述,心中也明白了,就说道:“宛儿,你看,叔叔他现在也不在了,其实她也是你唯一的亲人了,叔叔把你托付给她也是唯一的办法了,那你,有没有按照叔叔说的去做啊?”

    何宛儿摇了摇头,有些艰难地说道:“我做不到,每次看见她,她对我好,我也越来越难拒绝,可是心里头就是抗拒,不想与她呆在一起,更不想去她的家!那里不是我的家!”

    说到后面一句的时候,何宛儿的情绪又有些激动起来了,似乎是想到了自己在苏蓉蓉的家里,会是怎么样一种外人的情景。

    “宛儿,没事,别激动啊!听我说,别急啊!”凌萱萱见何宛儿激动了起来,就赶紧拉着她的手,拍着何宛儿的肩膀,安抚着她。

    何宛儿也知道自己又开始失控了,就深吸了几口气,把情绪稳定了下来,然后对凌萱萱说道:“萱萱,我还不想吃早饭,脑子好乱,我们先找个地方,说说话好吗?”

    “好!没事的!那,那里就有一个小凳子,我们就坐那里吧。”凌萱萱听完何宛儿的话,就四处张望着,很快就看到了一处树下面的圆凳子,就拉着何宛儿往那里走去。

    两人一坐下来,何宛儿就急急地向凌萱萱说道:“萱萱,你知道吗?我现在除了难过爸爸的事,其实还有她的事,这几天,都是她陪在我的身边,为了爸爸的事忙前忙后的,我也都知道,而且,我也弄清楚了当年的真相,再加上爸爸的遗言,我知道自己其实是不应该再那样对她了,可是,可是我就是一想到,她现在有老公,有儿有女,有自己的家,你说,我这样到了她身边,跟着她算了什么事啊?还不如,一个人呆在学校,至少不会那么尴尬!”

    何宛儿一下子跟自己说了这么多,凌萱萱知道,这些恐怕是自从何鹏涛死后,宛儿心里就一直在挣扎的吧,面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肉相连的亲人了,她怎么不会想靠近?

    但是,那个母亲却不再是她一个人的母亲,甚至她们之间还隔着许多其他的人,而那些人,正是她的母亲无法割舍的下的人!

    不过,凌萱萱想了想,还是劝道:“宛儿,你听我说,你想的,我都明白,也都完完全全能够理解的,可是,宛儿,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有时候其实都是你自己想得太多,让自己想不开了呢?你想想,叔叔出的这个事儿,唐雨泽是不是也跟着跑前跑后,出了很大的力?”

    何宛儿看着凌萱萱的眼睛,里面有着对自己最真诚的的关心,就点了点头,答道:“嗯。”

    “那就是了,宛儿,你想想啊,你看,叔叔出事了,她急急忙忙地赶回A市,唐雨泽也赶了去,帮你处理着一切的事情,唐雨泽他本来与你是没有任何的关系的,可是却因为你妈妈的关系,他对你,也就像是对自己的亲人一样,是不是?”

    这次,何宛儿虽不能否认唐雨泽做的事,但是却也不肯口头上承认,因为对于凌萱萱说的,唐雨泽待她如亲人一般,何宛儿没办法说这不对,可是心里,却是非常抗拒跟唐雨泽以亲人相称的!

    凌萱萱自然是看出了何宛儿心里的别扭,也知道这个要她一时接受,其实是不容易,所以,她就接着劝道:“宛儿,你想想,其实呢,你不要总是想着,你在他们那里,就是一个外人什么的,其实我觉得,只要你愿意回到苏蓉蓉的身边,他们肯定都会把你当亲人一样对待的!再说了,这也是你爸爸最后的心愿不是吗?他不希望他走了,你就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活在这个世上,所以,他帮你找好了亲人,就是你的妈妈!”

    “萱萱,我--”凌萱萱的这一番话,说的何宛儿实在是不知如何辩解,因为凌萱萱说的每一句都是在情在理,有根有据,特别是最后一句,爸爸最后的心愿!

    所以,何宛儿就沉默着,其实心里也在想着,是不是真的就是自己太过执拗,想不开呢?

    凌萱萱知道自己的话,再加上后来搬出何鹏涛的遗言,是要起作用了,于是就趁热打铁的继续说道:“宛儿,你再想想,你现在这样的状态,在寝室里住着,每天面对着艾佳文那个八卦的不行的人的东问西问,还有颜默默那个阴阳怪气的,你受得了吗?”

    “我--”何宛儿已然说不出话来。

    “宛儿,听我的话,这段时间啊,你就去你妈妈那里住着,他们知道你现在的情况,会顾及你的情绪,肯定不会像颜默默她们三个整天问来问去的,也当是圆了叔叔最后的心愿,让他知道你在这个世上,不再是孤单的一人,好吗?”凌萱萱知道这个时候,何宛儿的心里除了那点别扭,其实是已经信服了自己所说的话的,就再搬去何鹏涛,知道这事就*不离十了。

    要说凌萱萱为什么会这样劝何宛儿去到苏蓉蓉的身边,其实她还真的是为何宛儿考虑。

    作为何宛儿最好的朋友,她也真的是希望何宛儿能够在失去了自己最亲近的爸爸、以为自己没有了家之后,能够再有一个家,再有亲人陪在她的身边,陪她度过这段最艰难的日子!

    而这些,是自己这个即使是最好的朋友也无妨给予的,只有苏蓉蓉才能做到!毕竟,她是何宛儿的妈妈,既然何宛儿对她有再多的怨恨和不喜欢,她还是能给予何宛儿这个世上最贴心最伟大的母爱!

    凌萱萱说完这些后,也不再说话,也不催促何宛儿,只是那样静静地陪何宛儿坐着,让她思考,等着她的答案。

    良久,何宛儿终于开口说话了,只见她慢慢地不确定的说道:“萱萱,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只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劝我,难道是他们又--”

    凌萱萱这才惊觉,原来自己的这番话里,有太过为苏蓉蓉和唐雨泽说话的嫌疑,所以引起了何宛儿的怀疑,怀疑自己又是被唐雨泽他们胁迫的!

    所以,凌萱萱赶紧澄清道:“没有,宛儿,你想多了,自从那次你警告了唐雨泽他们之后,他们除了那次叫我跟你说话,就再也没来打扰过我了,这些,真的都只是我内心最真实地想法,因为,我希望宛儿你快乐,希望有人疼你,爱你,这些,都是我这个朋友很难做到的,只有你的妈妈可以给你!”

    “真的吗?萱萱,你真的觉得,我认了苏蓉蓉,会幸福,会快乐吗?”何宛儿从凌萱萱的眼神和话语中,知道她不会再骗自己了,但是,对于她说的那些,何宛儿还是不敢相信。

    “当然了,至少,你又有亲人了,她虽然没办法像叔叔那样给你全部的爱,但是她给你的爱,却是除了叔叔,别人都没办法替代的!”凌萱萱斩钉截铁地说道。

    凌萱萱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她作为一个旁观者,也看得出,苏蓉蓉为了何宛儿,实在是做了太多太多的事情了,就连胁迫自己让何宛儿来B市念大学,不也是希望何宛儿能够离她近一点,好照顾何宛儿,取得何宛儿的原谅吗?

    所以,这一切想通了之后,凌萱萱觉得自己也没有那么恨唐雨泽了,毕竟,他也是为了帮苏蓉蓉达成心愿不是吗?只是,方法有些太险恶了!

    何宛儿听到这里,也大概明白了凌萱萱所有的意思,而她自己也开始回忆自从苏蓉蓉出现以后,对自己做的一切的一切,确实每一件事,她总是在为自己考虑,希望自己能够原谅她,接受她,而到后来,自己不也是发现越来越难以拒绝她的心意,越来越受不了她那受伤的表情,不是吗?

    而一旦自己尝试着接受她为自己做得事情时,她那高兴的表情,让自己也轻松了很多不是吗?

    是不是,自己的内心也是想得到苏蓉蓉的关心的,毕竟就像凌萱萱说的,那终归是自己的亲妈啊!

    不过,她还是对凌萱萱说道:“萱萱,我知道了,我会再好好想想的。现在你肯定饿坏了吧,我们去吃饭吧!”

    凌萱萱看着何宛儿变得轻松多了的表情,知道她的心结已经解得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同样用轻松地语气答道:“是啊,确实饿坏了,去吃饭吧,宛儿,你可得好好请我吃点好吃的才行!”

    “没问题!走吧!”何宛儿自是一口答应,然后,就牵着凌萱萱的手,往学校食堂走去,脚下的步子,已经是轻快了许多。

    --

    吃完早饭,与凌萱萱又聊了会天之后,凌萱萱就说自己还要赶回学校,下午有课,而何宛儿也想起自己三四节也是有课的,就也没再挽留凌萱萱,把她送上地铁之后,何宛儿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准备往上课的教室走去。

    不过,在途中,何宛儿拿出自己的手机,发现上面有几条苏蓉蓉昨晚发给自己的短信,不过后来因为她睡觉了,因此并没有看这些短信,而早上与凌萱萱在一起,也没注意的上。

    现在,何宛儿就一条条地翻开来,看了一遍,都是关心自己的话,让自己在学校好好的,别想太多。

    何宛儿看着这些短信,再回想着凌萱萱的话,想了想,还是给苏蓉蓉打了个电话,苏蓉蓉那端显然没想到何宛儿会这么快给自己打电话,她一直给何宛儿发短信,可是何宛儿都不回,而她也不敢打电话去,所以就那样等着。

    这会儿看到何宛儿居然给自己打电话了,就赶紧接了起来,说道:“宛儿,我在,你怎么样了?在学校还好吗?”

    听着苏蓉蓉那样急切与关心的话语,何宛儿沉默了会,终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说道:“我很好,我想,想这段时间先住你那里,可以吗?”

    “什么?宛儿,你是说,是说想住到我这里来?是真的吗?”苏蓉蓉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何宛儿是说要住到自己身边来?

    何宛儿听着苏蓉蓉那惊喜的不敢置信的声音,心里想着,自己做得这个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不过既然已经说了,她也就不再改口,跟苏蓉蓉确定道:“你没听错,我是说想在你那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不想住宿舍。”

    “好好好,没问题,当然没问题,宛儿,那你在学校那里收拾一下,我傍晚的时候就去接你,好吗?”苏蓉蓉得到了何宛儿的确认之后,声音立即激动了起来,赶紧说自己要来接何宛儿。

    “好,我这边弄好了就给你打电话。那我先挂了啊,要去上课了。”何宛儿见苏蓉蓉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也不想与苏蓉蓉再矫情下去,就想着结束通话了。

    “好好好,宛儿,你好好上课,好了我就去接你啊!”苏蓉蓉赶紧答应道。

    何宛儿挂了电话之后,就打起精神,快步走到了教室里,由于还没到上课时间,教室里人也不多,不过何宛儿一走进去,还是远远地就看见艾佳文、颜默默和蒋静静就已经坐在教室里了,而她们一看到何宛儿,就向何宛儿招呼着,让何宛儿坐到她们旁边的空位。

    何宛儿想着,自己搬出寝室的事,也确实是要跟她们说一下,就走到了她们指的位子坐了下来。

    何宛儿一坐下来,颜默默就先问道:“宛儿,萱萱走啦?”

    “嗯!她下午有课,得赶回去上课。”何宛儿回道。

    说完之后,不等她们说话,何宛儿就又接着说道:“默默,佳文,还有静静,我有个事儿要跟你们说一下,就是,我从今天开始,就要从寝室搬出去了!”

    “什么?你要搬出去,那宛儿,你是要搬到哪儿去啊?”艾佳文又是第一个提出质疑!

    “搬去一个亲戚那里,她家就在B市。”何宛儿还是没有讲出苏蓉蓉的真实身份,只是说那是自己的一个亲戚。

    “亲戚?宛儿,你家在B市有亲戚啊,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啊?”何宛儿一说到B市的亲戚,颜默默立即与自己在网上查到的苏蓉蓉和唐雨泽联系了起来。于是试探地问道。

    “就是最近才相认的,她想我去她家住段时间。”何宛儿一向就不爱与颜默默她们说的太多,所以她们问什么,何宛儿也就是说那一两句应付一下,只是,她们却还总是喜欢一直问。

    “哦,那宛儿,以后我们岂不是就很少见到你了?”颜默默有些矫情的说道,好像,她于何宛儿的关系是有多么亲昵要好一般。

    “对啊对啊,宛儿,要是我们想见你了怎么办?”艾佳文也跟着有些恶心的说道。

    颜默默和艾佳文的话倒让何宛儿一下子不知如何作答了,何宛儿纳闷着,自己与她们什么时候这么熟了吗?至于说是自己搬出去住了还会想自己吗?恐怕是高兴才对吧?

    何宛儿一直认为,她在寝室的存在就是多余的,她甚至认为,自己不在那杵着,她们三个会玩得更开心。

    不过,人家把话说的那么好听,何宛儿也不好当场戳破吧,所以就有些勉强地笑了笑,说道:“不会的,我还会来上课啊,上课的时候,你们都会见到我的!”

    “宛儿,真的要搬走吗?那以后,周末的时候,我们可不可以去找你玩啊?”颜默默想着,这何宛儿要去住的亲戚家,八成就是自己想得那个,可是她现在这样搬走了,以后也就上下课的时候碰个面,那她还怎么跟何宛儿套近乎,获取更多的消息啊?那自己的计划不是全然没机会实施了吗?所以立即想要跟何宛儿取得进一步的联系。

    “这个,这个,还是我来学校找你们玩吧,我现在对那情况也不熟,也不知道到时候你们去方不方便。不好意思啊!”颜默默的问题,何宛儿尽管是再不想当面拒绝,也必须得拒绝。

    因为,这个倒与颜默默本人无关,而是,何宛儿不想自己的同学知道,她与苏蓉蓉那一家人奇怪的关系,这也正是她要搬出去的原因,就是不想面对颜默默的追问,不想因为自己的不想回答而被她们认为是不合群,不愿意与她们交流,索性,就搬出去,落得个安静。

    “那好吧,宛儿,你可记得要回来找我们玩啊!”颜默默见何宛儿不肯答应,就越发地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但是现在这个情况,她也不能逼何宛儿什么,只能看情况再说。

    “会的,肯定会的,再说我可能也就住一段时间,还是会搬回来的!”颜默默这样的说法,何宛儿自然是会答应,而且,何宛儿的心里,其实也不确定自己会在苏蓉蓉那里住多久,因此也就跟她们说自己可能还是会再回来。

    “那好吧,好了,快上课了准备一下吧。”颜默默见事情已经没有了再说下去的余地,就结束了这个话题。

    何宛儿也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应付完这个三人了,每次面对她们的时候,何宛儿都觉得自己很累!

    还好,今晚,自己就要搬走了--

    下午上完课之后,何宛儿就回到了寝室,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正想给苏蓉蓉打电话的时候,手机就已经响了起来,何宛儿一看,果然就是苏蓉蓉的,就接了起来,说道:“我已经收拾好了,你可以过来了。”

    “宛儿,我已经在你的寝室楼下了,你直接拿东西下来吧。”苏蓉蓉早就算着何宛儿下课的时间,赶到何宛儿的学校,在她楼下等着了。

    “那好吧,你等我一会儿啊,我现在就下去。”何宛儿没想到苏蓉蓉居然如此的积极,心中也暖了几分,就赶紧挂了电话,拿着自己收拾好的行李箱,跟寝室的颜默默和艾佳文说了声再见,就往寝室外走去。

    颜默默看着快速离开的何宛儿,回想着何宛儿刚刚接电话时说的话,朝艾佳文说道:“佳文,你听到没,何宛儿说让那人等一会儿,她马上就下去,我估计,她口中的那个亲戚现在就在咱们楼下等她!”

    “真的吗?那我们快到阳台上去看看,要是真就在咱们楼下,我们一眼看下去就能看到的,静静,快,去看看何宛儿的那个亲戚到底是何方神圣!”艾佳文一听颜默默的分析,立即就来了兴趣,然后迫不及待地喊上蒋静静一起,要去阳台上观望。

    于是,三人一起走到宿舍的阳台,往楼下看去,只见宿舍楼下的那条不是很宽的路上,来来去去的也有不少人,也停了几辆车,不过,就这样,也不能知道哪个就是在等何宛儿的。

    所以,艾佳文一看这情况,就有些沮丧地说道:“默默,下面这么多人和车,我们这哪能看得出来哪个是来接何宛儿的啊?”

    “佳文,你傻啊,等会儿,何宛儿拉着个箱子出现了,我们盯紧她,不就能看到那个接她的人了啊?”颜默默没发话,一旁的蒋静静都觉得艾佳文的问题实在是太傻了,就忍不住说道。

    “对哦,静静,我确实是脑子抽了!”听蒋静静这么一说,艾佳文也觉得自己实在是犯傻了,就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

    颜默默则一直没说话,一直紧紧地盯着楼下的路,直到,何宛儿拖着箱子出现了,颜默默立即紧张了起来,目光死死地跟着何宛儿,不肯有一丝的松懈。

    而艾佳文和蒋静静看着颜默默紧张的样子,也不敢做声,都那样盯着楼下的何宛儿看。

    只见,何宛儿拖着箱子一出现在那条路上,立即就有一辆停着的车的车门开了,从上面走下来一个中年女人,看衣服穿着不凡,不过颜默默这样从楼上阳台上看,也看不清那女人的相貌,因此也不敢确定是不是就是自己查的那个苏蓉蓉。

    而那个女人一到何宛儿的身边,就立即接过何宛儿手上的箱子,然后何宛儿就跟在她的身后,朝那辆车走了过去。

    到了车子的旁边,车子上立即又有了一个人下来,结果那个女人手上的箱子放到后备车厢,然后打开车门让那个女人和何宛儿上了车之后,自己才走到驾驶位上,然后车子就开走了。

    看着一会儿就消失的无踪影的车子,颜默默终于收回了目光,若有所思地在想着什么。

    而艾佳文则又沉不住气地说道:“居然开着车子来接她,而且看后来的那个男的,好像是司机呢,还有专职司机,应该是有钱人!”

    颜默默虽然没说话,但是艾佳文的猜测她倒是很赞同,看来,那个衣着华贵的女人,八成就是苏蓉蓉了。

    看来,接下来,自己得找个什么机会,与何宛儿有进一步的接触才行。颜默默心里暗自谋划着。

    何宛儿自上了苏蓉蓉的车之后,就一直默不作声,而苏蓉蓉则试探地想要摸何宛儿的手,见何宛儿居然难得的没有把手拿回去,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心想,何宛儿这终于是要接受自己了吗?

    摸着何宛儿的手,苏蓉蓉也不再有什么别的动作,也没说话,生怕一下子又引起何宛儿的反感,打破这难得的温馨。

    就这样,一车的沉默,很快就到了唐宅!

    当何宛儿跟着苏蓉蓉走进那富丽堂皇的大厅时,一下子都被晃得有些走神,再一看,只见客厅的沙发上,正坐着好几个人,除了自己认识的唐雨泽和唐雨真之外,还有一个中年男人坐在为首的位置,何宛儿心里想着,应该就是苏蓉蓉口中的唐昊天了。

    看到这样的情景,何宛儿极度的不适应,往前迈着的步子不禁想要后退,但是,一旁的苏蓉蓉却紧紧地拉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说着:“宛儿,没事的,走吧。”

    苏蓉蓉那温柔中带着讨好的声音,让何宛儿停止了后退,何宛儿也知道,自己既然已经做出了决定,这个时候再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跟着苏蓉蓉,一步一步非常艰难地往前走着。

    直到,她和苏蓉蓉走到了一端空着的沙发旁,苏蓉蓉拉着她坐了下来。

    见苏蓉蓉和何宛儿坐下来了之后,唐昊天首先说道:“宛儿,欢迎你,以后,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一样,不要见外,知道吗?”

    何宛儿这才看向说话的唐昊天,只是看了半响,却是没有回答唐昊天的话,因此,此时何宛儿的心里,正在将唐昊天与自己的爸爸做着比较,想看看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够抢去了自己的妈妈!

    只是,比较了许久,何宛儿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真的不管是从那个方面而言,看上去确实比自己的爸爸要吸引人许多,尽管,她最爱的是自己的爸爸,但是何宛儿还是公平地承认了这一点。

    苏蓉蓉见唐昊天说完话之后,何宛儿一直没反应,场面有些尴尬了,就圆着场子说道:“宛儿,唐叔叔的话你都听到了哈,以后啊,这里就是你的家了,你看,雨泽和雨真,你都见过的,以后,你们就是姐妹了!你在这里,又多了很多亲人,知道吗?”

    苏蓉蓉这话说完,何宛儿知道自己这样一直不说话也不好,正想答应一声之时,一直注视着何宛儿的唐雨真却说话了:“我看她不愿意和我们当一家人呢,你没看见她那不情愿的样子!”

    “你拉我干什么?”唐雨真说完,看着拉着自己袖子的唐雨泽,不高兴地嘟哝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羽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羽鸿并收藏重生之强上腹黑老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