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清]变轨 > 第15章 往事

第15章 往事

作者:想当米虫的流年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禔留宿宫中的事情,胤礽虽然吩咐了侍卫不能说出去,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大部分人还是知道了这件事情。

    可这也没有引起什么大的风浪,因为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江南的案子上。

    私盐,在历朝历代都存在着。盐课作为国库的重要支柱,朝廷一直希望能将盐牢牢的把握在手中。

    可惜官盐太贵,古往今来还是有无数的仁人志士投身于私盐的贩卖之中,官商勾结之例更是举不胜举。

    本来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东西,可是今天却被拿到了明面之上,可真是人人自危啊。

    朝堂之上,胤礽依旧打着查出贪污舞弊的幌子,可是明眼人都知道,真正让皇帝愤怒的是私盐的事情。

    胤禟这几日也是急的不行,几乎每天都要催上胤禩几次:“八哥,老大那边到底怎么个意思?弟弟这边真的是等不得了!”

    “老九,你别急。老大这次是铁了心不参和这事儿了,爷去了几次都打着生病不见客的幌子,叫毓秀去找大福晋,大福晋虽然应下了,可是却没了下文。”胤禩也很着急。

    “咱们还有没有人手可以调配的?”胤禩问道,“没了,现在风声太紧,突然有京城的人出现在江南太突兀了。”胤禟搓了搓手。

    “突兀?”胤禩突然灵光一现,“对呀,老九咱们都错了!”

    “什么?错了?”胤禟不明所以的看着胤禩。“咱们一直都在愁怎么给江南那边送信,却忘了根本不用送信。”

    “为什么?”胤禟还是不明白,“咱们只要叫他们注意这段时间出现的非江南人士不就好了?而且是要和私盐有关的。”胤禩解释道。

    “对啊!八哥,咱们都急糊涂了,总想着把人找出来,却忘了这一茬!”胤禟也恍然大悟。

    “贩私盐的都是一个拉一个的,基本上都是熟人,买盐的也都是熟客,突然出现了生面孔,他们肯定能发现的。”胤禩送了一口气。

    “好,弟弟马上派人送信给咱们的人,叫他们留意。”胤禟转身就要派人去。

    “等等,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送过去。你借着去江南置办货物的名头去办。”胤禩吩咐道。

    “八哥不用担心,弟弟明白!”胤禟冲胤禩抱拳一送,径直离开了。

    御花园里,胤礽坐在亭子里饮茶,小太监来报:“皇上,直亲王到了。”

    胤礽放下茶碗,看着来人:“坐吧!”胤禔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亭子里,坐下了。胤礽也没有怪罪他,挥手让伺候的人都退下,有端起一碗没有喝过的茶,送到胤禔面前:“明前龙井。”

    胤禔接过,依旧不语。胤礽也没有说话,自从那一日胤禔离开之后,如非必要,胤禔是绝对不会和胤礽说话的。

    “记得那棵树吗?”胤礽突然开口道,胤禔一愣,顺着胤礽的目光看过去,那是御花园里的一棵老树,枝繁叶茂。

    “朕小时候曾经从那棵树上掉下来过。”胤礽很是怀念的说道,胤禔眯着眼想了想,便想起了那件往事。

    ‘你没从树上掉到地上,你直接砸在了爷身上。’胤禔内心吐槽。

    “朕当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居然就爬上去了。”胤礽继续说道。

    ‘对,有勇气上去,却没胆量下来,还拉不下面子叫侍卫,非得让爷接着你!’胤禔继续吐槽。

    “后来,先帝还狠狠骂了朕一顿。”胤礽淡淡的说道。

    ‘哼,爷还被禁足了呢!’胤禔想到了当时康熙不公平的惩罚。

    “后来朕一直在想朕为什么会爬到那么高的树上去。”胤礽抬头看了看枝繁叶茂的树冠,午时的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洒在他的身上。

    胤禔看着这样的胤礽,突然觉得胤礽也很孤单。

    “因为大哥曾经说过,那棵树上的鸟儿唱歌很好听,若是能养一只就好了。”

    一句话,让胤禔愣在原地,他从来不知道,那件事有这样一个原因,他记得的只有那次不公正的惩罚,和那次惩罚后他对太子愈发增加的不满和憎恶。

    他和他之间充斥了太多的人,太多的事,也有太多的误会和误解。

    胤礽转过身,看着他,不说话,也不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那一日,胤禔离开之后,胤礽就无心朝政,扔下了待批的公文,胤礽就走到鞭打胤禔的那条长廊上。

    倚着柱子,胤礽思索着那个他解不开的谜团:胤禔对于他来说到底是什么。

    也是这个时辰,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地上,自己只是无意间的抬头,却看到了那颗勾起他回忆的树。

    不知道为什么,胤礽想到了这段记忆。胤礽不明白为什么这段已经尘封已久的记忆会突然间出现在脑海中,也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只是那一刻,他想告诉胤禔,告诉胤禔这个曾经的往事。

    “这…”胤禔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都过去了。还提它做什么。”胤禔心虚的别过头。

    ‘是啊,都过去了。’胤礽苦笑,“跪安吧!”深吸一口气,胤礽走过胤禔的身边。

    “为什么要提它?”走过胤禔身边,胤禔突然问道。

    ‘为什么,如果我说我不希望我们之间的距离离得更远,你信吗?’胤礽摇摇头,“跪安吧!”

    “为什么?”胤禔拉着胤礽,固执的问道。

    “突然想起来了而已。”胤礽回答的风轻云淡。说完,甩开胤禔的手,离开了。

    看着胤礽远去的背影,胤禔傻傻的站在原地,心中,一丝悸动划过。

    “爷,额捏叫您去呢!”刚回到家,大福晋就迎了过来。

    “额捏?额捏找爷什么事儿?”胤禔疑惑的问道,“这个妾身不知道。”大福晋帮着胤禔更衣,然后又陪着他去见惠太妃。

    “保清来了啊!”惠太妃见到胤禔很高兴,“快到额捏这里来。”

    “儿子给额捏请安。”胤禔恭敬的给惠太妃请安,然后坐到了她的右手边,“额捏找儿子来有什么事儿?”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你了想看看你!”惠太妃笑着说道,“是儿子不孝了,儿子在这儿给额捏请罪了。”胤禔赶紧给惠太妃行了个大礼。

    “你看看你,我这儿还没说什么呢,你这个孩子啊,什么都好就是爱较真。”惠太妃扶起胤禔嗔骂道。

    胤禔没有说话,只是坐到了一边。这时,弘昱带着几个弟弟也进来了。

    “给玛嬷请安。”几个小辈齐声说道,“起来起来,弘昱啊,快过啦让玛嬷瞧瞧,这几日不见好似又长高了不少。”惠太妃笑着向弘昱招手。

    “秦嬷嬷,你看,弘昱是不是又壮实了?”惠太妃笑着问身边的老嬷嬷,“可不是,奴才看着弘昱阿哥这个样子,倒是想到了亲王爷十几岁的时候。”秦嬷嬷附和道。

    “是啊!一晃儿都这么些年过去了,弘昱今年也有十八了吧?”惠太妃意味深长的问道。

    “回玛嬷的话,十八了。”弘昱恭敬的回答,“十八了啊,你阿玛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去打准噶尔了。”惠太妃回忆着说道。

    弘昱听了低着头不说话,胤禔也在把玩自己衣角的花纹。

    “保清啊,弘昱现在可有什么官职?”见孙子儿子都不吱声,惠太妃只好开口询问。

    “额捏,现在天下太平,再则弘昱还小,所以就只让他在铺子里历练历练,等到过几年,儿子再给他寻个差事。”被点了名的胤禔回答道。

    “还小?十八了,可不小了。你看看你其他兄弟家的儿子,那个不是小小年纪就进宫当差?”惠太妃一脸不赞同的说道。

    “额捏,弘昱的事儿子自有分寸,就不劳额捏费心了。”胤禔不太高兴的说道。

    “呃…”本想在说几句的惠太妃无语了,儿子已经这么说了,她这个做额捏的也不好多管,“好好,额捏老了,这个家啊,还得听你的。”

    “额捏这是说的哪里话?在儿子心里,额捏一直都是年轻貌美的!”胤禔讨好的凑到惠太妃身边,撒娇道。

    “行了行了,你儿子媳妇都看着呢,你这样子成何体统?!”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惠太妃脸上的笑意还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又说了一会儿话,胤禔才带着大福晋,弘昱一起离开了。

    “弘昱,你先回铺子吧!”出了惠太妃的院子,胤禔就吩咐道,“你跟爷来!”转头胤禔又对大福晋说道。

    “爷…”跟着胤禔回到房里,大福晋绞着帕子不安的站在一旁。

    “哼!爷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叫你管好后院就好,你的手怎么就那么长?非得伸到前面来?”胤禔坐在椅子上瞪着大福晋训斥道。

    “爷,我这也是好心啊,弘昱都那么大了…”大福晋本来打算辩解,辩解的话却被胤禔瞪了回去。

    “爷最后提醒你一句,做好本分的事就够了,其他的就别掺和了,别以为你私下里干的那些个事儿爷不知道,要是再有下回,别指望爷给你擦屁股!”胤禔愤怒将一摞子当票账单摔在大福晋面前。

    大福晋看到账单,脸色都吓白了,哆哆嗦嗦的瘫在地上,胤禔看都没看一眼,摔门就出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大福晋真的学乖了,每天都老老实实的呆在府里,不没事儿就出去会贵妇了,也不天天坐在惠太妃面前嚼舌根了。

    弘昱惊奇的看着小白兔般的额捏,“阿玛,您真厉害!”弘昱对胤禔的敬仰度又增加了一大截。

    “哈哈,弘昱不用急,过些年你就会了!”胤禔贼兮兮的瞅着弘昱,心里想着惠太妃的话‘十八了,可不小了’该娶媳妇了,胤禔在心里默默补充。

    被胤禔盯的直发毛,弘昱缩了缩脖子,他怎么感觉阿玛的笑容这么猥,琐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清]变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想当米虫的流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当米虫的流年并收藏[清]变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