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君丢过墙 > 第11章 最后一本日记

第11章 最后一本日记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听她这样说,骆娅立刻猜到是怎么回事,鹊喜那丫头忠心是忠心,但有些缺心眼,姑娘叫她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了,估计根本没想过不能留姑娘一人这一茬。

    她心里想着要叫令韵好好说说鹊喜,让她长长记性,打开炕桌上的匣子道:“姑娘的入学手续我都办好了,后天正式开课,这是学员牌,姑娘拿好了,以后很多地方都会用到。我问了下,官学里有一个有学生组成,专门检查有没有戴学员牌的纪委组织,若是被发现没戴,是要扣个人纪律分的。”说着,她将一个精致的玉牌递过来。

    目光瞥到上面雕绘着的茶花,苍纯挑了挑眉,记得妈妈曾经说过,在法语的解释中,茶花的话语是“你怎敢轻视我”,而她亦听说另一种说法,若是以花喻情操的话,茶花表示战斗。

    想到来时官学门口的牌楼上以暗雕手法雕刻的茶花盛开的牌匾背景,原以为只是因为好看,如今看来却是暗含深意,这算是学院精神吗?

    不用说,这里面肯定有穿越者前辈的手笔。

    想到空间中那些已经看完的日记,苍纯神情微怔,眼底流露出复杂的思绪。想到如今自己正在做的事,她回过神来,将注意力重新放到放到学员牌上。

    玉牌并不大,大小约莫和普通的观音佛陀玉佩差不多,由无暇的白玉雕刻而成,手感细腻,牌面上除了一朵盛开的美丽茶花,还用行书雕刻着苍纯的名字和入学年月,精致得一点也不像是身份牌,反而像是最上等的饰件。

    玉牌背面有一个凸的穿孔,既可以用链子穿起来当项链手链戴,也可以加工做成胸针,很是便利。

    “看这玉质明显不是凡品,奶娘,官学这么有钱吗?”苍纯神情疑惑,要知道,官学可是有两千多的学员。

    “姑娘你弄错了,这玉牌的原料不是官学出的,而是我们自家出的。”骆娅闻言不由笑了,“不仅是这个,还有官学的制服材料都是要自己出的,官学只给出一个颜色数量的基本要求,至于好坏,就看个人的经济情况了。”

    “若真按姑娘说的,官学早几百年就破产了。”

    “自己出的?”苍纯一愣,“我怎么都不知道?”这什么情况,哪有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新生连是否要自带被单都不知道的?

    “这些姑娘要知道做什么?”骆娅一脸莫名,“这种事情我们都会安排好,哪还需要姑娘操心。”

    苍纯摸了摸鼻子,好吧,这是世情不同。

    她去看匣子里的其他东西,却发现里面只放着十数枚青色的玉牌,并没有自己以为的制服。

    “这些是出入玉牌,是我们以后在官学出入的凭证。一共十二枚,我和令韵每人一枚,苍海和苍鹭各一枚,千树她们四个每人一枚,小厨房一枚,其余三枚留着以备不时之需。”骆娅开口解释道:“制服和课本我也拿回来了,不过都是新制的,制服要先洗一遍,课本要晒一晒墨味。”

    苍纯闻言眼中划过了然。

    “对了,苍海和苍鹭她们呢?”

    骆娅瞥了眼两个丫头竖起的耳朵,开口道:“她们不算学员,不过制服也要穿,可以叫画楼她们按照姑娘的制服做,至于身份凭证……”她取出一对流苏银耳坠道:“这个是学员契姐妹的身份证明,每人一个,一个戴左耳一个戴右耳,小心不要丢了,被人发现是要当做可疑分子抓起来的。”

    “至于课本,本来便预定了三份。”

    ——这种戴耳饰的方式是西苍属于契姐妹的一种服饰风俗,一种身份标识。

    骆娅的话苍海和苍鹭并没有全听懂,却听出自己也有新衣服穿,有新饰品戴,顿时开心了。

    虽然今日从某一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乔迁,但因为事先准备得充分,加上有经验丰富的葛妈妈指点,并不显得忙乱。

    傍晚时分,新居便整理得差不多了,令韵开口挽留葛妈妈和简娘子用了晚膳再走,只是两人都以要回去复命为由婉拒了,令韵便也没有强留。

    等苍纯有了独处空间的时候,已经是在用过晚膳,沐浴过之后了。

    人多时还不觉得,等到只剩下自己一个,苍纯的心不由地沉寂了下来,她有些呆愣地靠在床上,一下一下的抚弄着自己还有些湿意的发丝。

    轻叹出一口气,她身形一闪,已经进入了空间。

    没有去看那数十株已经葱葱郁郁的玉晶果灌木,苍纯脚步不作停留地走进了竹楼。

    坐到一口箱子上,她拿起边上自己刚看完不久的最后一本日记。

    她猜到了结果,却没有猜到过程,更没有猜到还会有后续。

    穿越者前辈渴望灵魂的安宁,一直研究着让自己魂飞魄散的方法,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让她找到了方法。

    ——以自己的灵魂为载体,灵魂之力为媒介,成为一个世界的法则,类似于天道的存在,意识、记忆、感情都消失,只留下意志。

    但事到临头,她却迟疑了。

    不是因为害怕,也不是因为不舍,只是因为怅然。

    如同苍纯所想,那位穿越者前辈是寂寞的,她失去了自己的根,永远无法回到故乡,与任何一个世界都格格不入,没有归属感。

    她在迟疑,选择成为哪一个世界的法则。

    按理,只要不是地球,任何一个世界于她都没有差别,但她不甘心。

    哪怕已经没有了意识,哪怕已经没有了记忆和感情,哪怕存在着的那个她已经不是她,她也希望,自己守护的,最后停留的世界,是一个对她有特别意义的地方。

    她想要,让自己的消散有那么一点意义,而不是,没有人记住,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在意。

    没有存在的痕迹。

    因为此,后面的好几世,她都处于一种思考状态,却一直没能得出一个结果。

    真正拥有一次爱情,一反以往的低调做一个历史名人,建立一番伟业……她想了很多让某个世界成为自己心中特殊存在的方法,似乎每一种都很有可行性,却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然后她穿越到了这个当初还不叫苍晏大陆的世界,当时这片大陆只有一个皇朝,国号为“华”,已经统治了这片大陆数百年。华朝边疆之外,虽有契丹、鲜卑、女真、蒙古、吐蕃等以游牧为生的胡族时不时过界扰民,却始终无法真正威胁到华朝的江山社稷。

    大海的另一方,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外邦国家,只是相比华朝的繁荣富昌,要落后很多,因着距离太远,相互间并没有什么交集。

    不论是名字还是实际情况,这个地方都和故乡有着惊人的相似。

    对此,穿越者前辈在最初的惊喜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她很清楚,再怎么像,也只是像。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忍不住沉浸在了这种仿佛回到故乡的感觉中。

    这一世,她不是高门贵女,也不是皇朝公主,只是一个普通百姓家的小女儿。

    苍晏,出生在一个叫?城的地方,这个城并不大,在整个华朝却非常有名。?城地处沿海,地理位置和边疆已经只有一线之隔,却极其繁荣。

    ?城的气候四季如春,花木繁盛,那里的女人个个都是园艺好手,每年从?城流出的名品花木数不胜数,连皇室都钦点了?城数十种名贵花木为贡品。?城的男人同样不容小觑,因为靠海,?城的男人世代都学造船,手艺精湛,引得全国各地的商队争相前往购买。订单往往能排到明年后年,还有很多人没排到,由此可见枪手的程度。

    或许便是这样女人也能顶“半边天”的情况,让?城的女子地位不低。城内居民团结,却多少有些排外,很少与城外人通婚,自产自销的结果就是这里的人大多都不纳妾,一夫一妻,家庭美满,日子也过得红火。

    在?城,重男轻女的思想并不重,哪怕妻子生不出儿子,丈夫通常也不会休妻,而是从族里选一个男孩过继。

    对经历了一世又一世被关在内院的生活的苍晏来说,哪怕这样的自由只是相对的,而且局限在?城中,也已经让她感到轻松了。

    那时候,她还没有决定选择这个世界成为法则,只是忍不住去享受这个世界。

    她仿佛回到了第一次穿越时的鲜活和肆意,如同最后的疯狂,更像是……回光返照。

    如同一个真正的小姑娘,她享受着父母兄姐的宠爱,学习时和人争强好胜,总爱瞒着家人偷溜出去玩,和其他小伙伴们一起做着恶作剧,闯了祸一起被长辈责罚,她甚至顺从自己心中的情愫接过了一个小伙子红着脸送给她的船模。

    她以为她会度过平凡而幸福的一生,成为一个园艺大师,和?城所有的女子一般培养出一盆盆精品花卉,被外界的人赞誉追捧,围着自己的小儿女忙碌,被憨厚但会心疼人的丈夫呵护一辈子。

    但是,命运再一次和她开了玩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夫君丢过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凤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凤凰并收藏夫君丢过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