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君丢过墙 > 第17章 选课表

第17章 选课表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虽然猜到其中可能有什么内情,但人心都是偏的,加上又有着上次的事,众人对于那位表小姐难免有了点看法。

    苍纯垂眸盯着腕上粉色的水晶手链,她有些不懂那位表小姐是个怎样的人了。

    难道真这样无知?

    “对了,阿画,你住在哪个院落?”不想让那位表小姐影响大家的心情,安慰了一会赵敏因,马芸对着刘画问道。

    “我住在碧痕居,就在玉落园不远。”刘画眉眼弯弯,嘴角勾起的弧度露出了八颗细白的小米牙,很是可爱。

    这样一来,玉落园、长风宛、芳菲阁、知著院、碧痕居,这次的五个新院子都有了主人。

    知著院内,晏渊冰恹恹地靠在引枕上,薛映端着一碗银耳羹在喂他,不过只吃了两口,他就摇了摇头表示不要了。

    薛映皱起了眉头,“主子,你这样不吃东西怎么行?明儿可就要开课了。”

    “我好难受……”晏渊冰捏了捏鼻子,声音虚弱道:“鼻子什么感觉都没了,喉咙里有股滑腻的恶心感。”

    薛映闻言脸色越加不好,忍不住抱怨道:“那女人简直有病,没事喷那么浓的香水做什么?不知道这儿是官学吗?我看她是故意来恶心人的。”

    说起来也是他们倒霉,昨日来官学的时候,遇到一个喷着浓香水的家长。入学官学的学生大多都是术能师,虽然还小,但嗅觉也要高于常人,一般香味还好,那样呛鼻的香水味,简直就是折磨人,当时就有不少人抱怨议论。

    便是普通人对那味道估计都难以忍受,主子更是一脸猪肝色,直接从马车里跳出,对着花坛吐得天昏地暗,整个人都虚脱了。

    当时动静很大,一下子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等到了知著院,可能是同病相怜的关系,那些不知道主子身份的师姐纷纷前来慰问。慰问就慰问吧,偏偏自家主子长得实在招人,吐得虚脱后又刚好是一副令人怜惜的病弱样,就有人忍不住捏脸搓揉了起来。

    这可不得了,主子长这么大什么时候经历过这个?开始还忍着,最后忍无可忍之下,彻底爆发了,将人都轰了出去。

    好在那些人也觉得心虚,倒没有太过不满。

    哪想到,其他学姐也从那些离开的学姐口中听说了主子的事,对这位“长得漂亮又有趣”的学妹产生了好奇,纷纷登门调戏。

    最后,知著院内鸡飞狗跳,连下人都被那些行为彪悍,本质流氓的学姐给吓破了胆。

    这也是当时赵敏因为何会被下人避如蛇蝎的原因。

    说起来,那位带头的“女流氓”还是苍纯认识的,就是那次宴会上相谈甚欢的凌春。

    “小主子,快一口气把这个喝了。”就在这时,岳奶奶亲自端着一碗柠檬水走了进来。

    晏渊冰迟疑地看着那浓郁的柠檬黄,牙齿隐隐开始发酸。

    “小主子你信老婆子一回,喝了这个就有胃口吃饭了。”岳奶奶赶紧保证道。

    晏渊冰摸了摸饿得发慌的胃部,咬了咬牙端起那碗柠檬水灌了下去,薛映见机手快地往他嘴里塞了颗冰糖,才让他因为满口的酸味皱起的眉头松了开来。

    “怎么样,有没有好点?”薛映期待地问道。

    “好像不那么难受了。”晏渊冰语气不太确定。

    “那试试看吃不吃得下去。”薛映赶紧将要撤下的银耳羹端了回来。

    接下来,在岳奶奶和薛映一脸欢喜下,晏渊冰将大半碗的银耳羹都喝了下去。

    感觉到了久违的饱腹感,晏渊冰终于有了些精神,对着薛映问道:“昨天那个香得发臭的女人是怎么回事?”要经常遇到这种人,这学还要不要上了?

    便是刚来的时候,整个港口的女人身上的味道加起来都没有昨天那女人可怕。

    后面的话他虽然没说出来,薛映却立刻意会了,开口道:“主子不用担心,昨儿那个是特例,官学都特地派人把那女人请出去了,以后不会有这样的人了。”

    岳奶奶也点头道:“没错,昨儿那是意外。那女人是个没见识的,第一回用香水,把香水当成了面乳,抹了半瓶子在身上。”

    晏渊冰闻言安下心来。

    玉落园这边,苍纯等人很快也听说了这事,六人面面相觑了一会,马芸看向赵敏因道:“若是这样,之前知著院的下人倒也不是针对你,听说昨天车仰马翻的,知著院连行李都是今早收拾好的。”

    闻言,赵敏因的神情略微缓和,但还是不高兴道:“这事说得过去,那院子的事是怎么回事?”

    “等等,我想到了!”刘画突然开口道:“听说东晏那边发来了公函,似乎是为了外邦的事情。”

    “公函?”马芸一愣,“你是说公开在明面上的信函?”

    苍纯闻言并不觉得意外,从穿越者前辈的日记中不难发现,东晏和西苍当初虽然打了那么多年,却因为双方的顾忌,并没有造成什么深仇大恨,关系很是微妙。

    “你不知道?这类事情不该是礼部管的吗?你阿娘没告诉你?”这回轮到了刘画惊讶。

    “你弄错了,这种对外事务是理藩院管的,和我阿娘无关。”马芸回答道。

    理藩院?

    对于西苍糅杂着各个朝代,甚至是现代的官职名称大杂烩,苍纯已经无力吐槽了。

    “这事在朝中并不是什么秘密,阿芸的母亲大概是没来得及告诉她吧。”赵敏因开口道。

    苍纯抿了口甘洋菊茶,她平时并不过问阿娘和姆妈的事情,对于朝堂上的消息,大概是几人中最不灵通的。

    刘画又道:“听说三相最近都很忙,似乎是外邦那边这次有了大动作。我想,明相府可能真不是有意下敏因的脸。我猜测,起因应该是那位表小姐不喜欢芳菲阁,想要换个院子,可能还提了什么要求,明相正忙,自然没时间细细处理,便直接联系了官学的闵院长。你们想,闵院长自然不会管住宿分配的琐事,肯定是直接一个命令下去,下面人看是院长的吩咐,自然要尽心办好了。而知著院,可能就是那个最符合要求的院落。”

    别说,刘画的一番话虽都是没有根据的猜测,但细细想来却很有可能。毕竟,即便那位表小姐傲慢无礼,明府作为世族,没道理在这种事上授人把柄。

    “的确,明相可能并不知道赵府对知著院有意向,她现在没时间管那些。”马芸若有所思。

    赵敏因皱了皱眉,“你这样一说也确实,我阿娘最近也很忙,听说是到海事司去调查什么了,估计是和外邦有关,也没有时间和明相提这件事。”

    虽然这样说,她心里对那位表小姐的芥蒂却不是那么容易消失了。

    不过也没人在意,至于苍纯,她闲适地靠在交椅中,神情淡淡的,没有丝毫变化。

    中午,苍纯留了五人用午膳。

    才刚用完膳,就有官学的杂役将选课表送了过来。

    “天哪,怎么这么多课程?”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科目,赵敏因一脸吃惊。

    其他人虽没有叫出声,但也同样惊诧。

    主课有君子六艺的“礼、乐、射、御、书、数”,但这六个大科目下有数不清的细分科目,更不要说以“艺”为题的众多选修科目了。

    还有专门针对术能师的“术”,以及战场所需的“战”与“策”。

    “你们看,居然还有各种外语的选修科目,德语、法语、西班牙语、英语、俄语、意大利语……”宋晓来一脸咋舌。

    “不止呢,你们看下面,还有各种细分的方言,都是东晏那边的方言。”

    东晏和西苍的语言是相同的,但因地域差异,除了通用的官话,各种方言数不胜数。

    苍纯也有些吃惊,对于外语,因为上辈子回到苍家前在各国游走的经历,她一点压力都没有。

    而方言……上辈子她在国内的时间根本没出过b市,别说是说,就是听到的也有限。

    “外语只要选修两门以上就可以了,若是打算将来到东晏去历练,也只需要选一种方言学习就行了。”见李蓉几人一脸苦恼,马芸在旁边安慰道。

    “即便是这样还是感觉好难。”宋晓来一脸郁郁。

    瞥了眼身边站着的苍海和苍鹭,苍纯问道:“契姐妹选的课需要和我们保持一致吗?”

    马芸闻言愣了下,有些迟疑道:“好像没有这样的规定吧?”

    她的语气带着明显的不确定,苍纯皱了邹眉,目光落到正给黛黛绣睡垫的鹊喜身上。

    鹊喜抬起头,“奴婢帮姑娘去问一下?”她刚刚也听到了对话。

    苍纯点了点头,又补充道:“其他需要注意的事情,你也看着打听下。”

    别看鹊喜一副傻大姐的性子,但不代表她不能干,一般丫鬟会的她都会,而且在打听消息上很有一套。

    应该说,她身边的四个丫鬟看着都是半大的丫头,其实各有所长,要不然阿娘和姆妈也不会把她们给她。

    马芸等人一听,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紧跟着各自派出一个丫鬟和鹊喜一起出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夫君丢过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凤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凤凰并收藏夫君丢过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