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君丢过墙 > 第32章 晏渊冰的身世

第32章 晏渊冰的身世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最终,众人到底还是没有拗过苍纯的意思。

    目送其他人离开,苍纯叹了口气,转身回到了营地中。

    此时此刻,营地里一片寂静,原来那片树屋所在的地方形成了一片空旷。

    “主子?”苍鹭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作为苍纯的契姐妹,她和苍海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的。对此,苍纯也没有过于强求。

    “怎么了?”将飞离的思绪拉了回来,苍纯疑惑地问道。

    刚刚一瞬间居然觉得有些寂寞……习惯有时候真可怕。

    “我做了午膳,主子你要吃一点吗?”苍鹭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担忧。

    她总觉得,这时候的主子情绪有些异常。

    苍纯闻言恍然一笑,“已经到这个时候了啊,那我们就去用膳吧。”

    虽然她的语气带着轻松的笑意,但苍鹭心里的担忧一点也没有减少。

    ——主子一向是个坦率的人,不善于或者说不喜欢掩藏自己的情绪,而她刚刚却那么做了。

    她不认为这是主子有意,反而……有时候无意间下意识的行为才更能说明问题。

    用完膳,苍鹭和苍海原本是想要陪苍纯聊一会天的,但却被她用想一个人呆呆的理由赶走了。

    卧室内一片安静,苍纯轻抚着黛黛的皮毛,眼底的光芒渐渐柔淡了下来。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身边竟没有一个能够让自己敞开心怀倾诉的人。

    以前是没发现也不需要,现在……

    黛黛它们虽好。但它们终究不是人类,即便她说了,它们也不懂她的想法。

    明明是自己的选择,但等到真的只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却发觉自己其实是有些在意的。

    至于到底在意什么,她却并不能弄清。

    只是,心里有种无法宣泄的憋闷。

    突然,苍纯神情一顿,“……渊冰?”

    “是我。”晏渊冰从虚空中踏入卧室,他并不意外阿纯能这么快发现他,先不说术能师对气息通有的敏感,同为超阶强者,她对他总是有些感应的。更何况他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气息。

    令他意外的是,她叫他渊冰而不是划开界限的晏渊冰。

    这一刻,时间仿佛回到了过去,晏渊冰激动得手指有些颤抖,他在贵妃榻前半跪下,小心翼翼地去触摸心爱之人的发丝,“阿纯……”语气带着温柔的叹息。

    要是以往,苍纯定是会对这样的亲密感到不自在,但两世唯一“矫情”一回的她却沉浸在情感难得的脆弱中不可自拔了。

    “你说……人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上?”或许是想到了关于师父的回忆,苍纯一时有些放不开了。

    晏渊冰闻言一惊。难道阿纯有什么想不开的念头了?

    他低头去看她,却发现她的眼底只有纯粹的疑惑,并没有厌世的情绪,这才大大松了口气。

    “阿纯为什么这么问?”他不由疑惑了,阿纯怎么突然想到问这样的问题。

    苍纯闻言一顿,半晌才道:“有人曾问过我,这个世界让我留恋的是什么,但我却发现自己回答不上来。”

    “人活着这件事不知理所当然的吗?我大概能猜到其他人的理由,亲情、友情和爱情什么的……我并不否认这些事情对一些人来说可能很重要。但这些不都是基于‘活着’这个前提的吗?那样怎么可能成为活着的理由呢?”

    她的语气困惑委屈。如同懵懂的孩子在寻求心中疑惑的答案。

    晏渊冰心里顿时怜爱了起来,不过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苍纯这个问题。

    想了一会他决定拿自身作为例子。开口道:“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出生后没多久母后就去世了,父皇在我两岁多的时候也殉情而死了。很小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丢下我和皇兄面对宗室朝臣的父皇非常懦弱……”

    听到这里,苍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对啊,当初爸爸对妈妈的离开是那样悲痛欲绝,却仍旧强撑着保护她长大。

    看她这样,晏渊冰无奈笑笑,继续道:“你大概一直很疑惑,我为什么会这么……轻易地成为超阶强者吧?”

    见苍纯点头,他接下去道:“真说起来,我应该也是色彩之力的拥有者。”

    苍纯闻言眼睛顿时瞪圆了眼睛,“怎么可能!?”

    “听我继续说。”晏渊冰轻笑道:“我大概能被称为是无色之力的拥有者吧,不过和你们不同的是,从出生起我就没有经过唤醒,自己觉醒了术能。”

    “当时,慑于父皇权威,宗室嘴上没说什么,暗地里却将我当成不祥的妖孽。”

    苍纯对此并不意外,苍晏虽然和她印象中的古代社会有着非常大的差异,但事实上还是有很多人文风情没有脱离印象中的框架。

    比如,迷信思想。

    “后来父皇过世,宗室更加没有了顾及,甚至堂而皇之地提出将我处死,免得养虎为患,危害到晏氏皇族。”

    说到这里,他嗤笑一声,“若说最初他们是真的这样的顾及,但皇兄那时那样的处境,他们不去想着辅助新帝,反而一心只想将我扼杀在摇篮中。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我从小就展现出超凡的身体素质,对此,他们从开始的忌惮到想要将我除之而后快。为了最上面那个位置,宗室为了利益划分的好几派,对于这一点却是团结一致。那时候,为了保住我,殚精竭虑都是轻的,皇兄身为一国之君,却咬牙承受了很多不该他承受的屈辱。”

    苍纯这时候已经想到这种无色之力会出现的缘由。

    是斗气!

    苍晏这个世界可以说是穿越者前辈所经历的魔幻世界的投影,除了形式有所差别,本质其实是没有差别的。

    若是七彩之力是魔法元素的另一种表现形式,那么斗气呢?据说没有任何属性,又具备所有属性的斗气呢?

    体能系术能师可不就极其类似剑士的斗气?

    七彩之力的拥有者是元素本源,那晏渊冰是……混沌本源?

    苍纯近乎惊骇地看向晏渊冰,要知道,根据穿越者前辈的描述,混沌本源的可怕,几乎是压制所有元素本源的。

    除非七个元素本源联合起来镇压对方。

    晏渊冰正沉浸在回忆中,所以并没有发现苍纯的注视,他语气怀念道:“但是,哪怕皇兄已经这样努力,我的处境却仍旧说不上好。不能明着杀我,那些人有的是暗地里的手段。”

    “皇宫明明是我的家,但我却要在自己家里防备除皇兄外的所有人。那些比我大的皇侄一个个对我无不怀抱着满满的恶意,看似只是小孩子之间的打闹玩笑,却处处透满了杀机。”

    “依仗着身体素质的优势,我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打架经验也越来越丰富,虽然狼狈,但渐渐地开始能够反击。”

    “但是即便是那么难,我也没有想过是否要活下去。或许就像你说的那样,人活在世上本来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我本能地渴望生命,也没有心思和余力来考虑所谓的活着的理由。直到……”

    他微微一笑,面容灿烂而妍丽,“后来皇兄担心那几个身为术能师的皇侄会对我出手,强压着将我送到了西苍。就是那时,我遇到了你,阿纯。”

    他笑得眼睛都弯了,语气感怀道:“如今想起来,那是我第一次出自自身的意愿去做选择。太小的时候没有自主的能力,父皇死后皇兄连保住我的性命都已经竭尽全力,又怎么顾得上其他。所以我一直在被动地接受,至于是不是我自己喜欢的想要的,我没有想过,皇兄大概没时间没心力去想。”

    “第一次相遇,我就觉得阿纯的味道很好闻,这种第一次对某个人有好感的感觉太奇妙了,以至于我本能地去靠近你,不顾你隐隐的抗拒,死皮赖脸也要抓住你。”

    明明是很正常的讲述,苍纯听了却不由有些耳朵发烫。

    是错觉吗,晏渊冰的眼神和语气……有种要被吸进去的感觉。

    见自己私下钻研的追妻攻略有效,晏渊冰的眼睛更亮了,声音也更妖娆更勾人,“阿纯是特别的,这样的想法从开始就根植在我心底。”

    “很多人都问过我为什么会爱上你,皇兄、言鸣、外祖母、姨母,大概你的心中也有着相同的疑惑。”

    “但是很遗憾,即便是我自己,也无法回答这样的问题。爱这样的感情,并没有办法具体概括。事实上,若不是秦孝亲的提醒,我应该会花更久的时间看清自己的心。”

    “别人更早地发现了我的感情,我却还不知道。”

    “但是当知道的时候,却一点也没有觉得难以置信,仿佛答案早已在心中,接受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

    “只是那一刻,那样的感觉难以叙述,如同……身心都圆满了一般。”

    “并不是说我爱你这件事已经成为了活着的理由,而是……因为我爱你,世界在我眼中才会是另一种样子,精彩绝伦。”

    或许是晏渊冰眼里跳动的光芒太过明亮,苍纯觉得自己被蛊惑了,心脏的跳动已经脱离了平时的频率。

    她并没有发觉,自己脸上夺目的光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夫君丢过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凤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凤凰并收藏夫君丢过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