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夫君丢过墙 > 第24章 产子

第24章 产子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芸的喜讯如同一个开头,紧接着,刘画和赵敏因的婚讯也传来过来。

    等到参加完三人的婚礼,苍纯已经大腹便便,临近生产了。

    “阿纯?”晏渊冰小声道。

    躺椅上的人双目紧闭,神态安然,显然已经进入了安睡。

    晏渊冰叹了口气,弯腰小心将她抱到卧房内。

    “姑娘睡了?”刚走进来的令韵见状小声问道。

    晏渊冰点了点头,拉着她走出去,关好房门道:“大夫还是那么说吗?”

    令韵点了点头,神情难掩担忧道:“胎位一直都不太准,药物对姑娘的作用有限,而且对胎儿不好……”

    晏渊冰眉头深锁,事实上,自从苍纯被确诊怀孕,他的心就没有放下过。

    阿纯的情况一直都不太好,开始是因为太过费神导致的胎不稳,后来孕吐反应剧烈,临近生产又是胎位不准,用了不少方法都没能凑效。

    为了不让苍纯忧心,晏渊冰还只能瞒着她。

    令韵眼眶发红,“越相也说了姑娘的情况不太好,到时若是生的不顺,可能需要剖腹取子。”

    虽说对身为超阶术能师的苍纯来说,剖腹取子并不会有性命危险,但经历的痛苦是一点也不会少。

    想到从小被自己捧在手心长大的姑娘要遭受这样的磨难,令韵只觉得心口一阵阵发疼。

    比起令韵,晏渊冰的心疼只会多不会少。

    在此之前听到苍纯这种情况,晏渊冰甚至想过放弃这个孩子,后来还是听大夫说小产对身体的损伤太大才打消了这种念头。

    苍纯并不知道身边人对她的忧心,临近生产,她除了愈加嗜睡和容易饿,自觉并没有什么不适。

    这天,她正在喝一碗鸡丝粥,腹部突然传来一阵强烈地下坠感,她愣了下。抬头对着画楼道:“我好像要生了。”

    画楼正在给未来的小主子绣肚兜,月白色的缎面上,一条憨态可掬的小金鲤跃然而上,眼看着只差个尾巴就能完工了。

    “哦,姑娘你等等,我去给……”闻言,她下意识像以往一样回答,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自家姑娘的意思。

    “姑娘你要生了!?”画楼惊叫了一句,然后回过神来,对着外面喊道:“快来人那。姑娘要生了!”

    喊了一句。她也冷静下来了。对着苍纯道:“姑娘你别紧张,产房早已经准备好了,大夫也早就搬到了厢房那边,只要几步路就能赶过来。越相和苍相也都在府中呢。”

    苍纯无语地看着说出这样的话,自己却满头大汗的画楼,她能说她其实一点也不紧张吗?

    不等她说什么,晏渊冰就从外面冲了进来,等到了苍纯身边又急刹车,伸着手想碰她却不敢碰的样子,口中急道:“怎么样,阿纯你哪里痛?”脸上已经是一副心疼的表情。

    “还没开始疼呢。”苍纯哭笑不得道:“我没事,你不要担心。”

    晏渊冰闻言松了口气。随即心下苦笑,阿纯这么个情况,他又怎么能不担心?

    “姑爷,你赶紧把姑娘抱到产房去。”就在这时,令韵带着一群下人赶了过来。又对着画楼道:“你和飞絮一起到厨房去。”

    苍纯很快被抱到了事先准备好的产房中,又在令韵和晏渊冰的帮助下换了产生时穿的衣服。

    “阿纯,你饿不饿?快把这碗莲子羹喝下去。”

    “姑娘,不怕不怕,乳娘和奶娘都在这呢。”

    “阿纯,来,喝点参汤。”

    “姑娘,这样躺着舒服吗,要不要加一个靠枕?”

    ……

    这样的关心之语在苍纯耳边不断响起,弄得她又无奈又感动。

    事实上,一般孕妇会有的阵痛苍纯并没有多大体会,她能感觉到的只有一次比一次清晰的腹坠感。

    但这对她并不能算得上是一件好事,等到真正生产的时候,面对突入袭来的剧痛,她差点立时就昏过去。

    虽然因为实力的关系,她即便是在战场上受伤的次数也不多,但这并不代表她一点苦痛也吃不了。

    可是,这生产之痛却大大出乎了苍纯的预料,要不是她意志坚定,在没有准备之下承受这种痛苦,怕是会造成一辈子唯一的污点。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一盆盆血水从产房端出去,产房里的人情绪也渐渐焦躁了起来。

    苍纯满头大汗,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向周围人的表情,要是到这时候还没有发现不对劲,她就真的是傻子了。

    渊冰之前对她就有些异常紧张,她以为是因为初为人父的关系,但现在看来……

    “到底是什么情况,告诉我真话。”苍纯的声音不大,带着力尽后的嘶哑。

    产房内的人对视一眼,骆娅上前握住她的手,“孩子的胎位不正,如今看来还有着脐带缠绕的可能,这样继续下去,孩子怕是得闷死。”

    她正斟酌着接下去的话该怎么说,就听到苍纯带着气喘的声音响起。

    “那就剖腹。”语气斩钉截铁。

    骆娅一愣,眼眶一红却点了点头道:“好,姑娘你别怕,奶娘守着你。”她这些年虽忙着外面的生意,但对姑娘的感情却并不比令韵少。

    “要用麻醉吗?”云大夫有些为难地问道。

    麻醉那东西是外邦的东西,苍晏这边虽然有类似效果的药物,但总归药效都不及前者。

    只是苍晏人对外邦的东西骨子里就带着一种不信任。

    苍纯摇头,“不用,我忍得住。”她在现代虽然学了兽医,但对剖腹产时所用的麻醉却没有了解,保守起见,她还是打算自己忍一忍。

    她可不敢拿孩子的事冒险。

    云大夫犹豫,却是一旁的越蒙开口道:“就听小纯的。”

    而这一次,苍悅弥难得地并没有出声反对。

    剖腹的过程中,晏渊冰一直守着苍纯,苍纯满头大汗,他也没好到哪去。

    孩子响亮的哭声响起时,苍纯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模模糊糊听到一句“是个男孩”,才放任自己陷入了昏迷。

    “小纯怎么样?”苍悅弥紧张地看着用术能给苍纯进行治疗的越蒙。

    “没事。”越蒙脸上浮起一个浅笑,“只是点皮肉之痛,并没有伤到内里根本,过后补点血好好养养就好了,连疤都不会留。”

    苍悅弥闻言松了口气,随即把注意力放到了一旁令韵抱的襁褓上。

    “可惜不是个女孩。”

    嘴上这样说,她却伸手将孩子抱过,看着孩子红彤彤皱巴巴的脸蛋问道:“孩子的身体应该健康吧?”

    “健康着呢。”令韵一脸喜气道:“云大夫说了,虽然身量轻了一些,但身子骨很好。”

    “身量轻?”苍悅弥皱了皱眉。

    骆娅点头道:“只有三斤七两。”顿了顿道:“姑娘当初的胃口并不好,吃什么吐什么,也就后来两个月食欲好些。”

    事实上,若非苍纯身为绿之彩的拥有者,其本身的元力蕴含着无与伦比的生命力,孩子怕是不能平安出生。

    苍悅弥闻言叹了口气,“你们说小纯身体也不差,怎么怀个孩子就这么令人心惊胆战?”

    “这和身体好不好没有关系。”一旁的云大夫插话道:“个人体质问题,有人体质差,怀胎却很稳,绿姬大人这种情况也不算少见,不过第一胎熬过去就好了,等到第二胎就稳了。”

    “那就好。”苍悅弥点了点头,看着怀中的小肉团道:“这孩子虽小,但我看着眉眼都精致,长大后肯定好看。”

    其他人闻言没有异议,爹娘的容貌摆在那儿,孩子能丑到哪去。

    “这孩子的名字取了吗?”越蒙治疗完毕,让下人给苍纯收拾干净,转头对着令韵问道。

    “没呢。”令韵回答道:“姑娘说不知道男女名字不好取,等生了再琢磨,姑爷那会心思都放在担心姑娘上了,根本没心思想这个。”

    “你操心这个做什么,男孩子的话得姓晏,估计昭晟帝会亲自赐名。”一旁的苍悅弥撇了撇嘴,到底忍不住嘲讽了一句:“好像谁稀罕似的。”

    “对了,姑爷呢?”就在这时,令韵才想到姑爷到现在都没出声。

    众人一愣,纷纷开始用目光寻找了起来,最后,终于在床边看到了抓着苍纯的手睡得香甜的晏渊冰。

    众人顿时呆住,令韵笑道:“姑爷大概太累了吧,这么长时间都绷着一根筋,这会总算松下来了。”

    苍纯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除了感觉下半身有些坠坠的,其余并没有不适,全身清爽,明显是被清理过了。她支起手臂正要坐起来,旁边就伸出来一只手臂将她扶起,又在她身后放了一个引枕。

    “饿了吧,这是厨房一早就煨着的鸡汤,你趁热喝了。”晏渊冰在她身前支起一张小桌子,将一碗鸡汤放在上面。

    “孩子呢?”苍纯虽然肚子很饿,但她这会最关心的还是那个让她痛得死去活来的宝贝疙瘩。

    “还在睡呢,等你吃饱了我再让人把他抱来。”晏渊冰端起鸡汤要喂他。

    苍纯原本还想争取一下,但抬头对上晏渊冰的眼睛,那些到嘴的话不由就说不出口了。

    说到底,自己让她担了太多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夫君丢过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雪凤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凤凰并收藏夫君丢过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