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曾禹?呵,怎地,当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也敢霸王了?”只听一个清朗的男声传来,竟是刚才一直一言不发站在人群最后的丛仁康!

    “你是…”曾禹见这青衫男子不怒自威的贵气,那似曾相识的面孔,使劲开始回想这是哪号人物。

    “哦?两年不见,曾公子便不记得在下了?”丛仁康淡然的说着,眼神却没有看向那曾禹,只是轻抚这腰间悬挂的玉佩。

    那曾禹一见那玉佩,瞳孔霍的放大开来。

    “小,小,小王爷!”噗通的一声,只见那曾禹惶恐的跪下。

    郑沅溪惊异的看着丛仁康突然从周身冒出来的气场,本以为这人和自己一样是个普通的考生,最多就是个什么芝麻官的官二代或者地主富二代,居然是个小王爷!

    “曾禹这是也要参加今日的科举了?你那二两水怎地不好好执卷读书却在这大街上公然喧哗欺凌弱小?你可知这天子脚下,耐你谁人犯法都当与庶民同罪,今日皇上开取恩科普天同庆,尔等却在此作威作福,该当何罪!”

    那曾禹听见丛仁康淡然的呵斥,虽音量不大,却顿时吓得屁滚尿流,生怕这小王爷一个不高兴便治了自己的罪,这丛仁康虽不是正宗皇亲,可当年西衾开国皇帝开辟疆土,这丛仁康的曾祖父可是身先士卒立了大功,西衾建朝之时西衾太祖便封其为异姓王,赐称号平南王,掌管陵骥二十万军,世代承袭爵位,而这丛仁康的父亲是现任平南王丛千麟,当年四皇子挥军抗敌之时这平南王可是出了大力的,听闻当时四皇子被人冷不防的放了暗箭,是平南王以身挡箭救了四皇子一命,自己也身受重伤,修养了大半年。而西衾军队大胜班师回朝之后,四皇子荣登大宝,对于平南王的救命之恩甚为感动,加封一品侯爵,享亲王之遇,还下嫁自己的皇姐三公主顾丹枝与他,这小王爷丛仁康可是丛千麟的独子,继承平南王的唯一子嗣,母妃又是正宗皇家血统,是当今皇上最尊重的姐姐,可是自己这等小人物能够得罪的?

    “小王爷赎罪,草民该死,草民该死!”

    “曾禹可要懂得以理服人,莫再让我看见你恃强凌弱,否则必不轻饶,这老爷爷的果子,曾禹你看…”

    曾禹一听丛仁康饶过自己了,瘫坐在地哪里还有前刻的半分神气,忙道:“草民知晓,草民立刻就将这位老者的果子尽数赔偿。”

    曾禹站起身来,看着那害自己颜面尽失的老者,气不打一处来,小声哼了一句,丢下一锭银子就要向丛仁康告退了。

    丛仁康正眼都没有看过曾禹,自顾依旧摸着那腰间的玉佩只是挥挥手示意,那曾禹弓着身向后退去,不过三米便转身撒腿跑走,好不狼狈。四周的人们看没戏可看了,便也都兀自散了去。

    丛仁康这才又恢复了自己那玩味的眼神看着郑沅溪,“沅溪小兄弟可是甚有勇气。”

    郑沅溪当下才回过神来,知晓了面前的可是小王爷,便退后两步一鞠手,“草民有眼不识泰山,见过小王爷。”这可是帝都,这可是古代,可不能依着现代人那套了。

    丛仁康眼底玩味之色更重:“沅溪不必如此,我今日只是与你一般来应试的学子,方才见沅溪都不惧强权出言讽刺那曾禹,在下更不可甩袖旁观了,在此愿与沅溪结交个兄弟,如何?”

    郑沅溪听他这么说,心里翻了个白眼又有些心悸,心想你一堂堂小王爷住在帝都还装作不识路来和我搭话,是什么个意思,而且我身无长物,你为什么要和我称兄道弟,有什么目的吗…

    可那毕竟是小王爷,郑沅溪再多的疑虑也只得暂时作罢。

    “得小王爷赏识是草民的福气,推辞便也虚伪了,那就恭谨不如从命了。”

    丛仁康咧着嘴笑道:“那沅溪更不许如此客气了,唤我仁康兄便可。”

    又随意扯了二三局,郑沅溪虽知小王爷不识路只是个说辞,但也不点破,随意拉了个帝都的人问了路,两个人便并肩行去那跃龙堂。

    “铛——铛——铛——应试时间已到,各位学子请依照号牌入堂——”

    只听那公公尖声利气的宣布着,郑沅溪与丛仁康竟在同一考堂内,便又一同入了内堂去。

    不过盏茶的时间,科举考试便开始了,小太监逐个给学子们分发了试纸,退回考官身后,尖声喊道“应试开始——”

    郑沅溪低头看着考题,政论题和作诗题,仅此二题。

    政论题是请各学子议自己对国家的建设想法,郑沅溪思前想后先写了一些自己的见解和想法,在最末又加上了范仲淹的著名箴言“承帝王着,必铭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而作诗题因西衾是酒业大国,便要以酒抒情,郑沅溪低头微思了片刻便提笔写道: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概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沈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咽,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郑沅溪长吁一口气,见一炷香时间已过,暗叹自己若是真的靠自己,可能连个诗渣都没想出来吧,还剩一炷香时间,郑沅溪便开始左顾右盼,目光移过看见坐在自己后右方的丛仁康,那人还是一脸的清单,微微低着头,手上奋书疾笔。郑沅溪心想,这堂堂小王爷,日后可是要承王爷之位的,而听说那平南王又是武将出身,这丛仁康怎么就一股子的书卷气还参加这文科举呢?

    丛仁康似是感受到了郑沅溪的目光,抬头对着她翩然一笑,便有低头继续写作。

    被人逮住了目光的郑沅溪有些窘迫,便摸摸鼻子爬在书案上等待收卷,过了片刻,小太监的声音再起:“应试结束——”身边的考生们都缓缓放笔,接二连三走出了考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