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驸马不高(gl) >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空荡荡的房间里有一颗空荡荡的心,心里陷入了死寂。

    如同没了魂魄一般,除了那扑通扑通的心跳声,还能告诉郑沅溪,自己还活着。

    可是心脏每跳动一下,就像是被刀捅了一下,接二连三的绞痛让她又习惯性的捂住了胸口。顾裕萦那泪流满面的样子,那痛不欲生的样子,和自己转头前的摇摇欲坠,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耳边似乎还留着她那一句撕心裂肺的“沅溪”,怎么也甩不掉。

    习颖儿没有敲门直接入了房,如她所料一般,那人又捂住了胸口。习颖儿一进门就感受到了房间里的压抑,痛苦和快乐一样,能够营造出一种氛围,第一时间就可以让置身事外的人感到它的基调,是愉悦还是绝望,而如今这里的气氛,显然是后者。

    从郑沅溪离开正厅后,习颖儿的心就一直吊着个水桶——七上八下的。刚刚几人僵持的时候,站在她背后的自己能够清楚明了的看见郑沅溪手指的颤抖,当郑沅溪拼命掐住自己的腰,强迫自己做出那副样子的时候,那指间的颤动却变得更加厉害。

    所有人都呆滞的站在原地,所有人都在不可置信,唯独自己看见了郑沅溪离开时脚下的踉跄。

    她一定很痛苦吧,深爱的人就站在眼前,却不敢相认。眼睁睁看着放在心尖上的人那么伤心欲绝,却不能将她拥入怀中,那样揪心的感觉,习颖儿甚至无法去想象。

    “颖儿,她瘦了好多。”话说的有些低沉嘶哑,这样的声音让人听得揪心。

    习颖儿忧心忡忡的看着她,本还在心里暗自打量要说些什么,却不想郑沅溪先开了口,而第一句话,便是这样令人唏嘘的一句话。

    习颖儿叹了口气,蹲到郑沅溪身前轻声说:“让我看看你的腰。”

    郑沅溪依旧坐在那里没动,如同尸体一般让她随意摆弄。

    习颖儿轻声轻脚的扯开她的腰带,见她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咬了咬唇掀起了那衣裙。

    腰间白皙如玉的肌肤上赫然的一片青紫,甚至因为用力的掐捏,微微渗出了一些血丝,两道指甲的印子刻在那片伤处之上,触目惊心,习颖儿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哎……你这般,何苦呢?”

    习颖儿压着心里的不忍,从宽阔的袖口里拿出一个玉白的瓷瓶,抽去那堵住瓶口的红布,往手上倒了些里面透明的液体,轻轻的覆上郑沅溪的伤口。

    今天白日里这一幕幕,其实完全是自己和郑沅溪所策划的,她心里明白,仅凭自己用银针压迫了郑沅溪的嗓音和那番说辞,几人是必定不会相信的,先不说顾裕萦,就是自己的师妹,那从小就异乎常人的灵敏,想要瞒过去也是极其困难的,而最能让她们信服的一点,便是那道郑沅溪曾经不愿除去的疤痕,所以她用了药,让那道狰狞的伤痕以最快的速度褪去。

    不过聂蓝看见郑沅溪那种异样的表现让习颖儿也有些吃惊,原以为两人就算相识也不过是因为顾裕萦的关系只是泛泛之交,然而聂蓝的表现,分明不亚于顾裕萦的紧张,看来两人的瓜葛也并非自己所想的那般。

    这样想着,习颖儿还是问了出口:“希末……你与我师妹,是什么关系?”

    似乎是没想到习颖儿会这么发问,郑沅溪愣了愣,表情有些难受的低声道:“颖儿,到了今日我也不想再瞒着你什么……”

    郑沅溪深呼吸了一口,眼神变得有些深沉,似乎在整理着思绪,有些困难的开口道:“我叫郑沅溪,却也叫辰漾生,曾经是东夷的国主。”

    说到这,她顿了顿,沉吟了一下继续道:“在我方还年幼的时候便被抹去身份送进西衾,后来更是做了长公主的驸马……也就是裕萦,为了回到东夷救我的母后,我背叛了她,带兵攻打了西衾,杀了疼爱她的父皇,更是亲手杀了我的父皇。”

    “从我有记忆开始,聂蓝就在我身边,而我离开东夷后,聂蓝也没了踪影。直到又过去五年,聂蓝才回了我身边。她对于我来说……像下属,像朋友,更像亲人。”

    “可我没想到,至亲至爱会在一夜之间站到了我的对面,将我推入深渊,那一刻我才知道,一切都只是一个阴谋,而我……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棋子,一个必定要舍弃的棋子。”

    习颖儿心里惊讶,原来她和聂蓝的瓜葛岂止不浅,简直算是深厚了,师妹来谷中待了五年后,便同师傅一起出了谷,师傅只说自己有要事在身,而师妹也有自己的使命,而到底是什么,自己也并不知晓,原来……是因为郑沅溪。

    可她又有些不解,从今日里师妹见到郑沅溪那一刻紧张的模样来看,证明她在师妹心中并非无关紧要,甚至可以说是举足轻重。顾裕萦背叛若说是因为亡国弑父之仇倒也说得过去,可自家师妹又有什么理由去伤害她呢?

    无数的问题摆在心口,习颖儿虽然好奇,却也不想再让郑沅溪将自己的伤口揭开,只能压下心里的好奇,有些心疼的看着她,被至亲至爱一同推到死亡的边界,一定很疼吧。

    “希末……”

    郑沅溪摇着头苦笑,原以为那些事情不过是曾经,这么久以来也应该释怀了,可原来,有些事情不管过去多久,一旦想起,还是会让人疼的肝肠寸断。

    曾经她的爱碎了一地,她捡起来,努力拼凑,而后又碎掉,再捡起,继续用血的代价去拼凑,直到那一天,再也拼凑不起来,一败涂地。

    那时她才明白,在这个世界里安稳的活着有多难,守护一份感情有多难,一路走,一路辜负,被辜负,一路带着希望又一路浇灭希望,无论想象里多快乐,现实的遗憾总是悠长的。

    “希末,当真就,不能原谅了吗?”

    郑沅溪再次苦笑一声道:“我只是无法再承受一次同样的痛苦,更不想要任何人在我身后跟着痛苦。”不是不能原谅,只是无法释怀,无法接受。顾裕萦的爱她看在眼里,聂蓝的关切她放在心里,在今天白日里,顾裕萦拉着她的手,满脸祈求的那一刻,她突然明了了。顾裕萦是爱她的,是真的愿意要和她相守的,是真的,希望她活着的。

    郑沅溪在那一刻想要卸下一切伪装,将那个快要崩溃的人拥入怀中,可是看着顾裕萦消瘦得不成人形的模样,看着她丢掉从前的骄傲,卑微而胆怯的样子,她突然知道,她不该再那么自私。

    她已经毁过一次顾裕萦的人生,让她受尽伤害,不顾她的意愿,将她强行留在自己身边,废了她的武功,夺了她的自由。就算后来自己被背叛,也只能算是因果报应,怨不得任何人。

    而现在,一切都已经恢复往常,顾裕萦应该像以前一样,尊贵的活在深宫里,受到所有人的宠爱和尊敬,享着至高无上的尊贵,锦衣玉食,一股既往的骄傲。

    而不是跟着自己,流离失所寄人篱下,她郑沅溪没了皇位,也没有任何可以仰仗的长处,她再也没有资格,站在那个人的身旁,更没有资格,让她抛弃一切陪伴自己。

    “颖儿,你不明白,我不恨她,不恨任何人。”

    “我太爱她了,爱的无法剥离,爱到不能容忍她为我受一丝一毫的苦。”

    “她该有她的生活,名正言顺的夫君,至高无上的宠爱。”

    “我已经一无所有了,又凭什么让她跟着我一起一无所有?”

    习颖儿静静的听着她一句一句的说,心里为这个人而难过,却又为她那样一厢情愿的想法而愤怒,习颖儿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便传来一个有些恼怒的声音。

    “哼,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可你问过她怎么想的没有?你一口一个爱她,一厢情愿说是为她着想,可我看来,你根本就只是自私,是胆小!你觉得自己没了江山,没有依靠,就没了在她身边的勇气!就觉得留不住她,觉得她总会离开你!你所谓的为她好,不过是为你胆怯而掩饰的说辞!可是你不知道,她根本不需要你去保护她,不需要你有多么崇高的地位!她只是想要在你身边,想要做你的依靠!”

    没人注意到刘恂澈是什么时候从窗外跃进来的,仿佛是凭空冒了出来一般。

    郑沅溪先是大惊失色,随后却无力的垂下了头。不可否认,刘恂澈的一番话击中了她的软肋,她说的没错,即使自己用再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去掩饰,自己不过是怕顾裕萦会再次离开自己而已,呵,是啊,自己身无长物,即使有一张算是清秀漂亮的脸,但跟顾裕萦那样倾国佳人站在一起不过只是姿色平平的人,自己什么都没了,又怎么配得上她,留得住她。

    “你都听到了?”郑沅溪的表情有些难过,垂着眼睛不看她。

    在习颖儿也离开正厅后,刘恂澈费了好大劲儿才把顾裕萦扶起来送回房间,刚要离开却被她拉住,拿了一块玉佩给自己。刘恂澈一见那块玉佩,也是惊讶不已,那块玉佩通透净白,仔细看还能看见上面有着嘲风的纹路,正是东夷皇族的象征,怎么会在顾裕萦手里?

    “沅溪曾说,这是‘定情信物’,既然她不在了,留着也是徒生哀愁,刘公子,请帮我找个地方,埋了吧。”

    顾裕萦的眼神一片死灰,看着那块玉佩,却有些不舍和坚决。

    刘恂澈拿了玉佩,离开顾裕萦的房间后思索着要埋在哪里,不知不觉却走到了后院的平房最末处,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妥,想要把玉佩还给顾裕萦,让她留在身边做个念想也好。

    刚刚抬起步子,却听见身前这间屋子里传来一些声音,似乎是那习希末的。

    心里一动,敛了声息贴近窗口处听着里面的动静,不知是里面的人太过入神还是怎么,竟也没有发觉她的存在,一字一句全部落进了她的耳朵里。

    刘恂澈先是震惊,原来那人真是辰漾生!随后听她说出的话,又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越听越恼,这人怎么可以这般自我!心下也不顾其他,跃身进去,脑子一热就开始责骂起来。

    “若你是想让我替你隐瞒,那还是别想了。”

    郑沅溪拉出一抹难看的笑,摇摇头,心里也知道她不会为自己隐瞒,有些无力,做了那么多事不过是为了掩饰,现在看来,却只是无用功的,也是自己和习颖儿疏忽了,竟然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呵,我可以走,离开这里,天涯海角都好,我不想再去让她受苦。”

    刘恂澈原本见她那颓丧的样子,愤怒也稍稍平息了一些,这下听她又这么说,火气滕的一下就冲了上来,对她冷哼一声道:“怎么,想逃?你要走我不拦你,但请你把顾裕萦一起带上,我不是你,我的心不是石头做的,我没办法每天看着一个好好的姑娘为了你愁眉不展,为了你痛不欲生!”

    郑沅溪闻言,有些颓败的垂着双手坐在那里,习颖儿见状上前站在她身后,让她依着自己靠着。

    刘恂澈见她不答话,又是那样无助,心里也软了下来,敛了怒气柔声道:“我知你心里不好过,可你要知道,她比你更不好过!你起码知道她还活着,可她却以为自己的爱人已经死了,我虽然不是很明白你们的心情,却也知道那样了无生趣的活着比什么都还痛苦。辰漾生我告诉你,她不需要你有千金万银,也不需要你有半壁江山,她要的只是你,一个活着的你!”

    “她被皇兄逼婚,却不愿嫁给除了你的任何人,想要在大婚当日了结生命,如果不是聂蓝前去,用你将她劝下,你今日根本见不了她!”

    “你知道吗,她过得不好,回到西衾后,她割脉自尽。”

    “你知道吗,她被救回来后,便疯了。”

    “你知道吗,她在这之前,一直都在自欺欺人,骗自己你还活着,告诉自己你会去接她离开。”

    她割脉自尽了,她疯了,她为了自己,了无生趣,疯了。

    郑沅溪不知道眼泪是什么时候落下来的,她甚至没有用手去擦,她只听见刘恂澈说,裕萦她,为了自己……

    刘恂澈看她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下不忍,将东西扔在桌上,留下一句话便负手离开了。

    “这是你给她的‘定情信物’,她本央我去为她埋了,免了她睹物思人的痛苦,如今,物归原主罢了。”

    郑沅溪拿起那块玉佩,怔怔的看着,眼中的泪水更甚,在东夷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这块玉佩,原以为她已经扔了,原来,她还留着,一直带在身上……

    刘恂澈的话还一直在她耳边,经久不散。

    混蛋!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郑沅溪拿着玉佩站起身子,走到门口,却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看着习颖儿。

    习颖儿看着她,明白她想要做什么,扬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快去吧。”

    郑沅溪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迈开步子向外跑去……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写的好生辛苦ORZ

    如果有灵感二更三更不是梦,如果卡住了,作者君尽量隔日更或者日更- -

    抱头跑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驸马不高(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无碍之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无碍之人并收藏驸马不高(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