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蚕食 > 第31章 义不容辞

第31章 义不容辞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之前有人说,傅家三少会甘心住在一个始建于上世纪只有五十多平米的老旧房子里,傅宁砚一定会嗤之以鼻,但现在这件事不但发生了,而且还悄无声息连他自己都毫无觉察。

    算起来,他在苏嘉言这里待的日子的确越来越长,他也不自觉地将这里作为下班之后的首要去处。比起其他娱乐场所,还是苏嘉言这里的气氛更让他能放松身心。无论是摆在桌子上的鲜切花插瓶,堆在沙发旁边盖着图书馆印章的小说,还是从厨房里飘散出来的饭菜香味,都充满了让人愉悦的生活气息。相比而言,栖月河的别墅倒有些华而不实了。

    苏嘉言在床边坐下,伸手拿过手机,手指划拉片刻,神情渐渐低落下去。

    傅宁砚坐起来,“没有消息?”

    苏嘉言摇头,失落说道:“他还是不想见我吧。”

    傅宁砚也有几分歉疚,毕竟此事因他而起。他披衣从起身,“我可以找到他正在实习的地方。”

    苏嘉言立即摇头,“我不想越过他替他做决定,我尊重他的意愿,”她目光看向窗外,惆怅轻叹,“……我毕竟是他姐姐。”

    傅宁砚眸光微敛,也便不多说什么,起身去浴室洗澡。而苏嘉言则是去厨房准备早餐。

    吃饭的时候,傅宁砚和苏嘉言说起剧院改造的计划。

    “将现在的演出厅改建为形体房,然后在剧院旁边依照现有建筑的样式与规格建一个更大的演出厅,面积是现在的两倍。中北区的戏曲民俗博物馆会在剧院附近选址建立昆曲分馆,而这条路走出去,”傅宁砚在用手指餐桌上大致比划附近地形,“以现在的精舍书城为中心,规划为CBD,这样剧院就会位于商务区的辐射范围。”

    苏嘉言跟着傅宁砚的思路进行想象,突然想起之前傅宁墨所说,剧院这一带本是要开发成为商务区的。按照这个说法,的确剧院现在所处的地方,才是最佳的选址中心。而为了保存剧院,傅宁砚把整个商务区都往东移动了。同时对剧院本身的改建,也几乎没有对剧院主体造成任何影响。

    苏嘉言知道剧院的建筑都已经有些年岁了,陈梓良一生的日子几乎都在剧院度过,一草一木,一砖一瓦,于他而言都有特殊意义。

    “谢谢。”苏嘉言看着依然在详细说明的傅宁砚,突然低声说道。

    “……同时今后还会有一笔专款……嗯,你刚刚说什么?”傅宁砚抬头。

    “谢谢,”苏嘉言看着傅宁砚,目光诚恳,“你的规划很周到,我……我代师傅感谢你。”

    傅宁砚立即弯起嘴角,深邃狭长的眸中也染进清透的笑意,然而他嘴上还是不肯承认自己受到了鼓舞:“我只是一贯对自己的工作有些完美主义而已。”

    苏嘉言有些哭笑不得,也不跟他争辩,只是抬起筷子,默默地往他盘子里夹了一个煎得金黄漂亮的荷包蛋。

    苏嘉言率先吃完,就去卧室帮忙傅宁砚搭配出门要穿的干净衣服。等她配好拿出来时,餐厅已经没人了,而桌子上收拾得干干净净。

    “三少?”

    “嗯?”几分慵懒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苏嘉言好奇走过去,却发现傅宁砚……在洗碗。

    苏嘉言被这突兀的角色转换吓了一跳,以前傅家三少从来都是做甩手掌柜的,今天居然一时兴起主动洗碗?

    苏嘉言将目光移到他浸在洗洁精泡沫中的修长双手之上——而且动作还算熟练。

    “三少,你去换衣服吧,我自己来。”

    “只剩一个了。”傅宁砚不为所动。

    苏嘉言忍俊不禁,“你是专门来我家开发以前没有的技能吗?”

    “谁说的,”傅宁砚挑了挑眉,“我好歹也会做几道菜,洗碗不至于难倒我。”

    “……哪几道?”

    “蛋炒饭。”傅宁砚坦然回答。

    “……还有呢?”

    “西红柿炒蛋。”

    “水煮蛋,水煮荷包蛋,虾仁蛋汤……”

    “可以了!”苏嘉言笑着打断他,“你专程和蛋过不去吗?”

    “嗯……”傅宁砚拖长声音慢慢悠悠回答,“大多数时候是它和我过不去——大家都说宁愿去喝刷锅水也不喝我做的蛋汤。”

    苏嘉言简直要被他打败了,掩嘴哈哈大笑。

    傅宁砚不紧不慢将最后一只洗净的盘子摞到一边,将手冲干净之后转过头来看着苏嘉言,目光深邃,几分探询,“你总算愿意对我笑了。”

    笑声戛然而止,苏嘉言表情顿时僵滞下来,原本笑意盈盈的眼中也浮起一层薄怒。她背过身就要走开,傅宁砚却伸手一把将她拉入怀中。

    他身上一阵清淡的香味,慢慢悠悠地缠绕着苏嘉言的鼻息,“你看,我们其实可以和平相处。”

    “不知道是谁说过最喜欢我牙尖嘴利的模样。”苏嘉言立即反击。

    “那是我错了,”傅宁砚微微低头,看着她净如琉璃的双眸,“你笑起来最好看。”

    呼吸非常静,而傅宁砚带着笑意的眼睛这样专注地看着她,简直……深情得犯规。心跳也不可抑制地加速,激烈得让她胆战心惊。

    明知这就是猎人布下的陷阱,然而在这样的对视之中,却又不自觉地被吸引,几乎想要孤注一掷,纵身而入。

    然而这是傅宁砚,一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苏嘉言心沉下去,立即几分慌乱地推开傅宁砚,硬生生别过目光,刻意放冷了声音:“三少,这样很没意思。”

    傅宁砚也不在意,微微耸肩收回目光,“你今天有什么安排?”

    “我要去剧院。”

    傅宁砚走到客厅,从沙发上拿起衣服,“明天Jessica回国,要为她践行,我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他说的不是“过来”,是“回来”。

    苏嘉言心脏不可抑制地一震,但面上依然是淡淡的:“三少可以不用向我报备行程。”

    傅宁砚目光也沉下去,一言不发地穿好衣服,带着几分不悦离开了房间。

    苏嘉言静静站了片刻,极轻地叹了口气,随即收拾东西去剧院。

    ——

    改建工程即将动工,剧院要关门三个月。黎昕便在策划暑假期间帮陈梓良办昆曲讲座和大师课堂,大体行程已经确定下来,苏嘉言过去帮忙提些建议。

    院子里有几个演员正在咿咿呀呀练功,见苏嘉言过来了立即停下来打招呼。苏嘉言笑着一一回应,问:“大家见到黎师哥了吗?”

    一个唱丑角的师弟指了指书房,“师兄早上起来就一直在里面,也没吃早饭,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

    苏嘉言心下疑惑,朝着书房走去。

    她敲了门,里面传出几分不耐的声音:“进来。”

    苏嘉言推开门,只见黎昕正在飞快地翻着什么,一贯温和带笑的脸上此刻正泛着怒意。

    苏嘉言几分忐忑,“师兄,你怎么了?”

    黎昕听见她的声音,怒火好似一霎被点燃了一般,他抄起正在翻看的东西一把扔到苏嘉言脚边。

    苏嘉言心下一惊,连忙弯腰拾起来。

    那是一份订立成册的文件,第一页翻开就是栖月河的别墅。

    一种不祥的预感一时笼上心头,苏嘉言飞快地翻看着,后面还有傅宁砚送给她之后就一直停在车库里的兰博基尼的照片;他们相处的各种抓拍,每一张里面她是面色不豫。而翻到最后,却是傅宁砚与赵珊珊约会的照片。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黎昕声音冷肃。

    苏嘉言紧咬着下唇,“师兄,你听我解释……”

    “如果不是现在师傅的来往信件都是我在处理,这东西就要到师傅手里了!”黎昕重重一拍桌子,“我是在疑惑你怎么从来不肯带傅宁砚回来见我和师傅,每次提起你总是推脱他工作很忙。”

    “师兄,你别生气。”苏嘉言连忙走到近前。

    “我当然生气!”黎昕声音沉痛,“你为什么不跟我和师傅商量就擅做决定?你让我和师傅有什么颜面面对你!堂堂两个大男人守不住一个剧院,居然要一个女人去……去……”他一时说不下去,重重叹了口气。

    “师兄,你别自责,是我的错,我是怕你和师傅担心,再说当时情况紧急,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苏嘉言急忙解释。

    黎昕伸手扶住苏嘉言的肩,低头看她,语重心长,“情况如何紧急,都不能牺牲你的幸福啊嘉言,这件事让师傅知道了,你让他心里怎么过得去。你知道师傅拿你当亲生女儿,一直在为你操心,生怕你所遇非人。”

    “就是因为这样,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剧院垮掉,”苏嘉言解释,“这是师傅一生的心血,师傅一手把我和懿行拉扯大,我这点牺牲……不算什么。”

    “不算什么?这可是关乎你一辈子的幸福啊嘉言!——懿行是不是知道了这件事?”

    苏嘉言闭眼点头。

    “你……”黎昕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苏嘉言,半晌后轻轻摇了摇头,所有的情绪都化作一声沉重的叹息,“你是打算一个人把误解都抗下来吗?”

    苏嘉言顿觉心中酸涩,喉咙里好似梗了一个硬块,“师兄,”她轻轻挣开黎昕的手,走到一旁,看着窗外,声音依然冷静,眸中却泛着湿意,“师傅一直教导,不要在人前说自己的不幸。你还记得小时候我和你一起练功,我没做好,被师傅惩罚的事吗?如果你出手帮忙,我可能会被罚得更重。所以……有些事就是这样。如果剧院能够存活下去,让我做任何事我都心甘情愿。师傅对我们有养育之恩,换做是你,你也是义不容辞。”

    黎昕静静听着,片刻之后他突然摇头,“我不和你讲道理,免得被你绕进去。反正无论如何,决不会要你一个女人来做牺牲,”他说着紧紧扣住苏嘉言的手,“走,带我去找傅宁砚,我和他说清楚。”

    “师兄!”苏嘉言挣扎,“还有两周就要动工了,你要在这个节骨眼上让事情出岔子吗?”

    “但是看着你和这种男人在一起,一天我都忍受不了!”

    “师兄你冷静点,你这么做只会让我做过的事功亏一篑?”苏嘉言使劲挣开黎昕的手。

    “总有其他办法,我们去跟傅宁砚谈条件。”

    “他不会接受其他任何条件,不然我不至于非要走到这步,师兄,你别告诉师傅,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况且,事情没你想得那么糟糕。你就当是……我在谈一场注定失败的恋爱吧,”苏嘉言垂下目光,“我保证,用不了多久傅宁砚就会对我失去兴趣。”

    “你别说了。”黎昕打断她,“不管你说什么,我都无法接受……”

    “嘉言!”正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陈梓良的声音。

    苏嘉言赶紧抹掉眼角未干的眼泪,将文件塞进抽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看向门口,“师傅。”

    作者有话要说:渣渣地理知识还是高中时学的那点,所以CBD规划神马的千万不要当真……就意会一下吧=v=

    这两人每次甜蜜一下就意味着一大波腥风血雨的靠近→_→

    ——————

    晕晕~每一天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18 22:33:32

    weiai010102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1-19 16:14:02

    ——————

    谢谢晕晕的地雷和W君的火箭炮……破费了QAQ!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开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开夜合并收藏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