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蚕食 > 第46章 算无遗策

第46章 算无遗策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嘉言回去的时候筵席已经散了,黎昕在一边招呼,几个师弟师妹在收拾东西。

    黎昕见苏嘉言神情几分怔忪,忙问:“发生什么事了?”

    苏嘉言摇头,笑了笑说:“没事——师傅去休息了?”

    “嗯,师傅喝醉了,懿行去照顾他了。”黎昕看了苏嘉言一眼,低下头去收拾盘子,“嘉言,既然现在你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以后还是少联系。这次师傅过生日是迫不得已,等过几天挑个师傅心情好的时机,还是把你们分手的事和师傅说一说吧。”

    苏嘉言静了一瞬,浅笑说:“都听你的。”

    “还有,过两周砚南市有个昆曲文化交流会,师傅不太想去,我们俩中得去一个。”

    “我去吧,剧院要重新开张了,这边还得需要你照应。”

    “那行。”黎昕又抬头看了苏嘉言一眼,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却没有说。

    苏嘉言也不再说话,挽起袖子去帮忙收拾。

    过去半年的种种,权当是游园惊梦。过日子还是该如此,家长里短,细水长流。

    ——

    苏嘉言出发去砚南市这天,崇城下起了雨,天也开始降温。

    傅宁墨正在辅导研究生做课题,手机响了起来。他做了手势,出去接电话。

    “大少,苏小姐马上就要登机了。”

    傅宁墨伸手将窗户打开,看着雨雾中隐隐约约的建筑与远处山峦,笑道:“无妨。傅宁砚心思不在她身上,他的性子你也了解,逢到好玩的人都忍不住去逗一逗。”

    “那现在怎么办?”

    傅宁墨推了推眼镜,一声轻笑,“都这样了他都还挂念谢泽雅,也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说他心胸宽阔。他真的喜欢,就成全他们得了。”

    那边也是连连附和,“也是,我看三少这几天在医院照顾谢小姐,那可是叫一个无微不至啊,嘿嘿。”

    傅宁墨却敛了笑,“这事也别再拖了,省得浪费。你召集会议,时间定在后天。”

    那边应下,挂了电话。

    傅宁墨手指轻轻敲着窗台,听着窗外雨声,站立良久。

    与此同时,傅宁砚这边接到苏嘉言已经离开崇城的通知之后,也立即行动起来。他将已经整理好的医疗记录和证据做了备份,一份给了傅宁书,一份寄给钟凯保存。弄完这些以后,就接到了后天举行董事会议的通知。

    谢泽雅肺炎已经痊愈了,住在别墅里静养。傅宁砚去看她的时候,她在厨房里炖鸡蛋羹。

    她没有化妆,头发梳成马尾,白色的针织衫外罩了一件浅咖色的斗篷。她脸上带笑,一边摆弄东西一边哼着歌,比起之前的歇斯底里,此刻竟是难得的娴静安宁。

    傅宁砚在厨房站了片刻,不由神情恍惚。

    谢泽雅不经意回头,见他站在门口,不由吓了一跳,忙笑起来,“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

    傅宁砚笑了笑,“你身体刚好,别弄这些。”

    谢泽雅摇头,“没事,我以前只会做些三明治,现在是该慢慢学着做中餐了。这是刚刚跟阿姨学的,现学现卖。”她将火调到适中,擦了擦手,上前来挽住傅宁砚手臂,走向客厅,“你怎么现在就有空过来了。”

    傅宁砚默了一瞬,“嗯,后天要开会。”

    谢泽雅一怔,“是不是……”

    “你提供的资料帮了我们很大的忙,现在证据链完整,不会有什么风险。”

    “我知道,我只是有点担心,”她眉心微蹙,“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你别乱想。”

    谢泽雅微微一笑,“嗯,我相信你。”

    傅宁砚看着她的笑容,只是一瞬,却又别过目光。两人在客厅里闲坐了片刻,谢泽雅估摸着蛋羹快要好了,站起身道:“要不要尝一尝?”

    傅宁砚也站起身,正了正衣服,“不用,我就过来看看,还有事,先走了。”

    “就一会儿工夫,吃了再走吧。”

    傅宁砚迈开脚步,“不了。”

    谢泽雅看着他走向门口的修长身影,目光渐渐黯下去,轻轻发出一声长叹。

    ——

    会议召开当日,天气依然没有放晴,雨反有越下越大的趋势。天色阴沉,云层便似压在头顶。

    傅宁砚今日穿一身黑色西装,神情严肃不苟言笑,走进办公室的一瞬,好似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冷了三分。

    已经到场的傅宁墨却是脸上挂着笑容,穿剪裁合身的银灰色西装,金边眼镜后的目光看来也是温和平易。

    不久之后,傅在煌也到场了。他沉着一张脸,扫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傅宁砚身上,眉头便紧紧蹙起。

    傅宁砚好似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兀自做得端正威严。

    回忆很快开始,也不废话,直奔主题,讨论废除傅宁砚在傅氏企业中所有执行职务的事情。

    傅宁墨这方首先举证,说傅宁砚骄奢淫逸,声色犬马,败坏公司形象;当然最大的把柄仍是段文音谋害辛木芳的犯罪事实。

    段文音也列席会议,坐在傅宁砚身旁,面沉如水。饶是傅宁墨这边痛陈她阴狠毒辣,她神情也未有丝毫变化。

    傅宁墨方面陈述完以后,傅在煌冷冷看着傅宁砚,“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傅宁砚站起身,微微整了怔衣袖,环视一眼,脸上带上三分笑意,“七年以来,我管理的煌安地产、煌安酒店和煌安国际传媒,营业额节节攀升只高不低。上任董事去世之前,集团内部状况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不知道傅大少如此关注我的私生活,对我傅宁砚有几个女人也调查得这么清楚。”

    傅宁墨依然面上带笑,气定神闲地看着他。

    傅宁砚看了他一眼,突然将自己手边的一份资料扔到一边,“这本来是我搜集的傅宁墨勾结谢氏集团,损害煌安经济利益的证据,不过既然大家这么关注八卦,我也不妨将这部分先且搁置——钟凯,把资料发下去。”

    傅宁墨眸光霎时一沉,盯着傅宁砚。后者也不避开,反而微微勾起嘴角。

    不多时,列席的成员面前都摆着一份牛皮纸的档案袋。

    “我先说说这份资料的来历,这是在崇城人民医院一位离职的老医生手里得到的,他说二十一年前,曾经接到一个病患,住院一周之后出现了严重的过敏症状,经过急救之后,脱离危险,从CIU转到普通病房,却又在当晚突然死亡。”他看着傅宁墨,“大少,你认为这是为什么?”

    傅宁墨十指交叉,看着傅宁砚,笑说:“院方办事不利,还能有什么具体原因?”

    傅宁砚笑了笑,将目光投向段文音,“医院只得以药物过敏了解此事,并支付大量赔偿金。老医生对此事始终不解,一直保留着当时的所有报告,离职之后甚至偷偷带离了医院。而在五年前,他学法医的儿子和他讲了一桩案例,症状和当时的死者几乎一模一样。法医做组织切片,对肾作毒化检验,检出了汞元素,案件告破,原来是家属往滴管中加入了氯化高汞——这种毒药在胃里是检测不出的。”

    话音落下,在座诸位神色都是一变,甚有几人头凑到一起,低声耳语起来。

    傅宁墨脸上仍是维持着笑意,“故事很有趣,谢谢你为大家说明我段阿姨害死我母亲的具体细节。”

    “我没有加氯化高汞。”段文音沉声说道。

    傅宁墨表情一霎凝滞下来,目光沉沉地盯着段文音。

    “她没有加氯化高汞,”傅宁砚接着说,“我找到了当时被买通的护士,她也说只是偷偷换用了其他会引起过敏症状的药——这就有趣了,氯化高汞是从哪里来的?”

    他一时不再说话,会议室里议论之声更甚。

    过了片刻,傅宁墨发出一声轻笑,“有趣,你是在污蔑我加害自己的亲生母亲。三弟,说话要凭良心,更要凭证据。”

    “物证我没有,毕竟当时尸体未交法医进行解剖尸检,不过……”傅宁砚刻意拖长了声音,看着傅宁墨,微微一笑,“人证我倒是有一个。”

    说罢,将目光转向了坐在他身旁,垂着头一言不发的傅宁书。

    霎时,全场都静了下来,所有人目光都投射到傅宁书身上。傅宁书慢慢站了起来,她此刻脸色发白,身体也在微微颤抖。

    傅宁砚立即伸手,紧握住她的手。

    过了半晌,傅宁书抬眼,盯着傅宁墨,“那天我去医院看妈妈,当时只有你和赵士德在病房里,你手里拿着一只注射器,看到我之后就藏了起来。后来我跟踪赵士德,发现他偷偷把注射器和药瓶扔到了垃圾桶里。我把药瓶捡回来,把东西掺到了小狗的食物里,后来……后来……小狗死了……”

    一时之间,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只有窗外沙沙的雨声,连绵不绝。

    许久之后,傅在煌站起身,将手边厚厚资料抛向傅宁墨,怒吼道:“逆子!”

    傅宁墨眼镜被打落,他低着头,许久没有动,之后,方才缓缓将头转向傅在煌,声音平静里却藏着隐隐的恨意,“与其让姓段的天天去医院气她,让她得着重病还不得安宁,不如让她干干净净离开。你以为我是凶手吗?”傅宁墨哈哈一笑,“凶手明明是你!”他站起身,死死盯着傅宁砚,“想要凭这招就将我逐出傅家,你也太天真了,还是先掂量掂量你手里的股份吧!还有,如果你敢轻举妄动,谢泽雅出了什么事,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话间,他已经飞快地拨通了谢泽雅的电话,那边瞬间传来声嘶力竭的哭声:“宁砚!救我!宁砚!”

    傅宁砚看着他,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股权的份额,马上就会有新变化,至于谢泽雅……她归根到底是你的女人,怎么处置是你的事情。大哥——只要你不再负隅顽抗,我还尊你一声大哥——如果当时你光明正大来和我说,你想继承傅家,我绝对毫不犹豫拱手相让。可我不喜欢人算计我,一点都不喜欢。此事我母亲有错在先,宁书亦曾拜托我顾念手足之情,所以你仍然是董事会的一员,照例分红,享受权利。但是这三家企业我辛辛苦苦创造的业绩,恕我不能接受他人的干涉。”

    电话那段谢泽雅依然在哭:“宁砚!宁砚你救我啊!你不是说喜欢我吗!”

    傅宁墨阴沉一笑,“看来你真的不打算顾惜谢泽雅的死活了。”

    “我真正顾惜的人,可是在你手下人的眼皮子底下登的机,拿一个不相干的人来威胁我,未免有些可笑。”

    傅宁墨神情一滞,又立即哈哈笑起来,“既然如此,我也不用留什么情面了!傅宁砚你记住,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说罢,掐了电话,一把拂开桌上的资料,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如此情势,其他人避嫌都来不及,自然不会还留下来继续开会,便纷纷收拾东西仓促离开。

    一时之间,房间里只剩下了傅家的人。

    段文音始终神情平淡,待人都走了以后,她突然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揭开钢笔笔盖,刷刷写下一行字,推到傅宁砚桌前,“这是股权转让书,我名下所有股权都给你。你要是还顾念我是你母亲,赏口饭吃就行。不顾念,也无所谓。”说罢,也收拾东西起身离开,一阵脚步声后,房间复归于平寂。

    站在首席的傅在煌,褪去了最初的愤怒,神情却逐渐萧索下去,他缓缓坐下,身体重重往后靠去,整个身子的力量都压在椅背上,重重叹一口气,仿佛陡然之间老去十岁。

    傅宁砚将傅宁书扶起来,也不再看傅在煌,两人缓缓朝外走去。

    “你真的不管谢泽雅吗?”

    “我派了人过去,现在应该已经到了。”

    “你真是……”傅宁书神情复杂,“我该说你算无遗策还是说你老奸巨猾。”

    傅宁砚轻轻一笑,笑意却带着几分枯索的清冷,“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算计我。”

    到了楼下,傅宁书上车,看着站在外面的傅宁砚,“我回去,你去哪里?”

    “我啊,”傅宁砚朝着南方的天空看了一眼——无边密织的雨雾中,那里依然暗云沉沉,“我去砚南。”

    作者有话要说:比较肥,所以稍微迟了一点,见谅=v=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蚕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开夜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开夜合并收藏蚕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