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田事未央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暗殇

第二百二十六章 暗殇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长安毁于一旦,就在顷刻之间。

    却也在那时,洛城忽然热闹了起来,不知何处赶来的壮大的队伍,忽然在洛城最繁华的的街市里落了跟,轰轰烈烈。

    正是洛城与长安的交界处。

    昔日宏伟的皇宫正在重建,不出几日,竟然以初具雏形,未央这才发现竟然是动用了成千上万的人,那规模,竟然比那时的皇宫还要壮观。

    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齐律却皱着眉,若有所思,他望向沈疏的时候,沈疏却只是摇了摇脑袋。

    此事与沈疏无关,自己也不能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召集了那么多的能工巧匠。

    除非早已知道长安的变故!

    只是究竟谁,竟然有这般的能耐?

    齐律一想到这里,便是眉头紧锁。

    而秀鸾这几日却是不吃不喝,国破,家灭,只是一瞬间,她只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儿。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曾经天真无邪的凤鸾公主竖起了锋利的刺,紧闭着大门,不见任何一个人,身子很快就消瘦了下去,披头散发,不成人样。

    未央守在门外,双手托腮,她一向不是一个善于安慰的人。

    童彤却在这时走了过来。

    四目相对,未央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自从她看着童彤牵着那个孩子给了林浩然最致命的的一击之时,忽然意识到原来童彤也是这般凌厉的角色。

    至少这般残忍的报复。自己是做不到的。

    未央只觉得一切都变得陌生了起来。

    童彤却只是浅笑着,手里端着食盒,“毕竟我是经历过这样的事情的,让我去劝劝罢。”

    也好。未央目送着童彤进了那一片昏暗之中,只是忽然在那时觉得心脏漏了一拍,隐隐不详的预感袭来,却是转瞬即逝,未央摇了摇脑袋,想着自己一定是想太多了。

    “我也曾经经历过那样的事情。”童彤将食盒端到了秀鸾的面前,她的声音很轻,只是秀鸾却依旧无助地埋在了膝盖里,长发遮住了她的面容,看不清她的表情。

    童彤依旧神色淡然。只是小心翼翼地在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膝盖。轻轻地笑着,“其实火药是我给太子的,皇宫与长安。都是毁在了我的手中啊!”

    此话从童彤的嘴里说出口,秀鸾这才缓缓地抬起了头来,只是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却是难以置信,“童彤……”

    她的声音是哽咽着。

    一行清泪自童彤的眼里滑落,她却依旧神色淡然,“秀鸾,你会恨我吗?是我让你没了家。”

    “我怎么会恨你?”秀鸾却握住了童彤的手,“你一定是有什么苦衷的,对不对?”

    “我要走了。”然而,童彤却抽开了自己的手。只是冷冷地说道,“这才是我啊,我为了我想要的,本来就是不择手段的,只是……你不一样……”她缓缓地抬起手来,整理着秀鸾披散下来的散乱发丝,“既然皇上将天下大任交托与你,你在这儿自怨自艾,岂不是辜负了你父皇的期望?他在九泉之下,应该也不希望你如此吧。”

    “童彤……”秀鸾似乎是真的有所触动。

    “往后的路,就算有没有人帮你,你都应该自己走下去才对,”童彤却依旧淡淡地说道,双眼却是黯淡无光。

    秀鸾不知道此事的童彤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她只是觉得莫名的可怕,五月的天气,却无端起了冷意,童彤似乎有些慌乱。

    她的眼里,一身白衣的女子就这般推门而入,带着凛冽的杀气。

    在等到她眨眼,童彤却倒在了血泊之中,而那个白衣女子,却不见踪影。

    童彤的脸上却是淡淡的笑意。

    而后是小小的屋室里尖锐的尖叫声,带着深深的惊恐。

    秀鸾的双手满是鲜血,她惊慌失措地想要扶起童彤来,“童彤,童彤,怎么会这样?”

    “秀鸾,不要哭,因为我毁了皇宫,毁了长安,这是我的报应。”童彤却是淡然地笑着,好似解脱了一般,却让秀鸾愈发的惊惶。

    率先奔进来的是黎念泽,他站在门边,手中的花束忽然掉到了地上,散了一地。

    颤栗着跪在了童彤的身旁,大滴大滴的泪水落了下来,黎念泽忽然捂住了嘴巴,嘴里只是发出浑浊的呼吸声,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是一脸的痛苦。

    童彤终于落泪,泪水自干涸的眼眶里溜出,她伸出手来,想要擦去黎念泽脸上的泪水,只是却还是无力地垂了下去,仿佛抽干了一身的力气一般,她却不觉得疼痛,只能笑着说道,“我是见过你的,很早以前,我见过你。”

    “童彤,我……我……”黎念泽想要抓住她的手,只是却怎么也抓不住了,嘴里的话更是含糊不清,他想说他是喜欢她,他还想让她不要死,只是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只能呼喊着,“救命啊!救命啊!”

    “傻瓜。”童彤似乎早就料到了,只是呜咽着说道,“未……未央……”

    她只想唤了未央来,有些事情,是要告诉她的。

    有些东西,自己一定要交到她的手上。

    未央却站在门口,只是愣愣的,却不敢进去。

    她似乎预料到了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她又怕自己心中所想的会成为了现实,她只希望这是疼痛的一场梦。

    等到梦醒来,她还在黎家的米行里,对面的童彤正安静地饮一壶碧螺春,身旁的秀鸾笑得前俯后仰,只是所有的一切,却再也回不去了。

    她跌跌撞撞地跑了过去。看着奄奄一息的童彤。

    童彤终于在此刻释然,将腰间的短萧放在了她的手里,她淡淡地说道,“未央。我要回去了。”

    未央一愣,却还是不争气地哭了出来,“童彤,我不让你走。”

    童彤却只是笑着,“等我死后,你就将它砸了,还有找一面竹筏,让我的尸体随风在海上飘荡,我不想,到了最后。只能化作一场灰。”

    “好。好。”未央连连地点头。

    “不要追究我的死因。”童彤是在最后说了这句话的。“求求你们。”

    她说完了这句的时候终于无力地闭上了眸子,像是陷入了永远的沉睡之中。

    天空里一道惊雷闪过,将湛蓝的天劈开了一道口子。

    未央手里握着短萧。却怎么也找不到沈疏的影子,她一面泪流满面,一面只能无助地寻找着沈疏的影子,这是洛城之中的一处别院,未央不熟悉里边的路子,跌撞着,很快就迷了路。

    那时她只觉得头痛欲裂,却在恍惚之间听到了窃窃的话语声。

    正是沈疏与齐律。

    她本是想要走上前去的,鬼使神差的,她却在那一刻清醒了过来。停住了脚步。

    沈疏只是沉声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如今楼兰与西域蠢蠢欲动,登基大典,需尽快。”

    齐律却在这时拿出了玉玺来,通透的光泽,却让未央的一颗心无端地沉了下去,“好。”她的眼里,齐律一身龙袍,就像是威严的帝王。

    帝王,帝王,呵。

    未央头也不回地离开,只剩下了嘴角嘲讽的冷笑。

    童彤的尸体随了竹筏漂泊远去,未央握着手中的短萧,缓缓地将它附在了自己的唇上,箫声清冽,是她随了白湛学的。

    白湛在沙滩上静坐抚琴。

    琴箫合奏,奏成了最后的离歌,一曲暗殇,一曲韶光。

    就像是祭奠着她们曾经点点滴滴的过往。

    未央的眼里只剩下了冷意,瞳孔里,波涛汹涌,童彤很快就在她的眼里消失不见了。

    她只是想起了昨夜。

    “齐律的狼子野心,沈疏你还不明白么?”未央握着沈疏的手,“你不能相信他!皇上分明说过,传位与秀鸾,她才是真正的君王!”

    “未央,你不懂。”轻描淡写的五个字,就好似只是听着一个玩笑话。

    就在那一刻,未央突然明白了过来。

    自己在沈疏的眼里,不过是一个孩子。

    她可以被他宠着,也可以随便闯出什么祸来,因为她,只是一个孩子。

    在沈疏的眼里,自己根本就什么都不懂。

    未央的心忽然冷冷,揩去了眼角的泪光,她忽然明白了那一份空空如也的遗照,也是被齐律掉包了吧,只是沈疏,他必定是相信齐律的啊!

    呵,真是可笑,真是可悲!

    “沈疏,我们走吧,回到扬州,带上秀鸾,再不管这里的事情!”

    这是她最后的一丝希望。

    若是沈疏同意,齐律当上了皇上也罢,她相信他会是一个贤明的君主,秀鸾也会在扬州找到一户平平常常的人家,她相信时间可以抹去一切。

    然而沈疏犹豫了,面无表情。

    然后,他松开了未央的手。

    黑夜遮住了两个人的表情,那一刻,未央的心,是彻底的冷了。

    沈疏说,“未央,不要胡闹。”

    “其实你早就知道对不对。”未央却是冷笑一声,嘴角满是嘲讽,“或许你与齐律,本来就是蛇鼠一窝。”

    蛇鼠一窝,毫不留情的贬低。

    沈疏却不置可否。

    “我是真的不知道,权利对于你们来说,究竟是有多重要。”未央淡淡地说道,“我会带秀鸾离开这里的,从此你我之间,一刀两断。”

    她只是觉得,朝廷的交易太过肮脏。

    她累了,只不过是想活的干净些。

    却不知,红尘滚滚,自己早已置身其中。

    ps:

    不知道看田事的人有多少喜欢童彤和黎念泽这对cp的,原谅这段感情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

    若是你们以为童彤的故事结束了,其实我只是想说,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原谅我将她的故事放在《如玉》里吧,因为我觉得,田事写到这里,那些肮脏的交易渐渐浮出水面的时候,没有哪一段感情会是纯粹而美好的,以前我希望阿暮会是其中的出淤泥而不染,可是他现在也渐渐改变了原来的相貌。

    有些故事的发展真的偏转了我本来的意愿,只是它必须这样发展下去,我也很无奈的说。

    但是我始终希望黎念泽会是自始至终最干净的那一位,他时而胆小,时而懦弱,或许他会因为童彤的死而长大,只是他本质的美好是不会改变的,我最不想因为他在最后的斗争中迷失了自己,所以只能让他们在如玉中继续发展。

    在那里,虽然也是勾心斗角的宅斗,只是我想带给他们最真挚的一段爱情,再无关权利的利用。

    等我有时间的时候,可能会写童彤的番外吧,或许最后写也不一定,唉,说多了都是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田事未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迟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迟莯并收藏田事未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