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田事未央 > 第三百章 相中沈疏

第三百章 相中沈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赛娜公主偷看阿秀洗澡呗抓之后,她便安分守己了许多。

    这一日,皇上召了她进宫,弦乐楼里好容易得一日的清闲,阿秀这才松了一口气,却也不想出门,只是歪在床榻上闭目养神罢了。

    近日她被赛娜折磨得元气大伤,若是再不好好休养着些,恐怕自己连怎么死的也不知道,一想到这里,阿秀只觉得有些无奈,只是叹了口气,继续安心地睡着,只是她却没有想过,这弦乐楼之中毕竟有白湛守着,她也整不出什么事情来的。

    只是那位赛娜公主一来了皇宫之中,恐怕事情便没有那么简单了。

    只因为她见着了沈疏。

    吐蕃那般的地方,大多都是粗犷的汉子们,她虽然不乏有多位皇宫贵族的公子们追求的,只是赛娜心里真正喜欢的,却还是中原的男子们,温柔,沉稳。

    她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自当是这般的男子才是,只是直到自己见到了沈疏,赛娜终于反应了过来,不是这样的。

    沈疏冷漠得如同一块冰山,让人忽的萌生出了距离之感,正所谓越是得不到的,便越想得到,也便是在那一刻,赛娜忽然在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她是一定要得到沈疏,得到眼前的男子的,不管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

    昭阳殿内,从吐蕃远道而来的赛娜公主,她毫不掩饰的额傲慢忽的令人不寒而栗,只是大家似乎竟然不知道这般的感觉是从何而来。

    那般傲慢的女子,却是这般目光灼灼地看着沈疏,纤细的手指指着他,盛气凌人地说道,“我要他做我的驸马!”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朝堂之上,有谁不知道沈大人为人冷漠,不苟言笑,难以接近。

    又有谁不知道,这位沈大人,至今尚未娶妻。有人说他用情极深,只深爱一位女子,也有人说,这位沈大人,其实与皇上如何如何。

    否则如何二人都是这般?

    不过自从册封大典过后,这谣言也就消散了。

    于是又有人说。这位沈大人钟情于慕家的一位姑娘,只是为了江山社稷,却终是抛弃了每美人,甘愿守在皇上的身边。

    也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只是偏偏在如今碰见了这位吐蕃公主。怎么,她难道不知道这件事情么?

    赛娜自然是不知道沈疏早就心有所属了的,就算她知道又如何,只要是她认定了的,她哪里管得到沈疏究竟是喜欢着谁还是被谁喜欢着,总而言之,她是一定要得到这个男子的。

    昭阳殿忽然变成了诡异的安静的气氛,一众大臣只是沉默不语地站立着,纹丝不动,不过一个个却是眼神异样。似乎是在期待着一场好戏。

    就连当今皇上,似乎也只是好整以暇地坐在龙椅之上,不过是打量了沈疏一眼,嘴角是淡淡的笑意,那模样分别是在说,“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解决!”

    沈疏是对上了齐律的眼神的,他皱眉,却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面无表情地僵立着。竟然连看也不看那吐蕃公主一眼。

    赛娜这下子可是着急了,直冲着沈疏嚷嚷着,“喂,我在同你说话呢!”

    然而,沈疏才冷冷地看了赛娜一眼,却只是说道,“公主的好意,沈疏心领了,只是沈疏早已名草有主。”

    此话一出,底下是一阵唏嘘,不时有窃窃私语声传了出来。

    朝堂之上,忽的有些小小的沸腾。

    这还是沈疏第一次承认自己的心思,便是在这般众目睽睽之下,让众人愕然,就连齐律,似乎也有些吃惊,只是转念一想,却随即明白了过来。

    毕竟沈疏对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含糊的人。

    不过赛娜见沈疏竟然是如此的态度,分明是愈发的兴奋起来,只是笑得更开心,只拍着收鼓掌着,“你们中原的男人果然是果断,我喜欢!”

    此话一出,沈疏似乎是一愣,这才正视着她。

    却见豪迈的少女只是双手叉腰,咧着嘴笑道,“我不管,我赛娜想要的,便没有得不到的,你是叫沈疏是么,我赛娜一定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做我的男人的!”

    这吐蕃女子,还真是不要脸,这般不知羞耻的话都说得出口的,昭阳殿内有几位已经年过七旬的老者,向来是保守的,听了赛娜的话,更是不禁连连摇头。

    世风日下,真时尚世风日下啊!

    只是沈疏的脸上很快就恢复了漠然的申请,似乎是面对赛娜的咄咄逼人,依旧是无动于衷。

    事实上,他是真的不感兴趣!

    若不是他心里想要的,就是有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那也逼不了他!

    但若是他认定了的,他便是到死也不会放弃的!

    他不看赛娜,自然也没有看见她眼里的兴致勃勃。

    只是这个时候,身处千里之外的喂养却是打了一个喷嚏,要说这山上就是不必平地,一到了晚间,立即就冷了下来,本来天气就冷得慌,在这样凉下来,只觉得朔风凛凛,喂养只听得怨声载道不绝于耳,眼神有些异样,却只是摇了摇脑袋,并不多说些什么。

    还是三儿眼疾手快,立即就拿了灰鼠袄子过来,披在了未央的身上。

    未央感激地看着三儿,“姐姐,还是你想得周到!”

    不然自己还不是要冷死了!

    只是未央嘴里的话一说出口,可是叫四周的人一脸不屑的,丫鬟为主子披上衣服,那不是天经地义的么?这个刘姑娘,如此感激涕零的,难怪是从小门小户过来的。

    未央倒也不理会,谁让黎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呢,纵然自己后来赚了再怎么多的钱,他们第一眼既然便是这般认定了自己,那印象便是再如何都改变不了了的。

    未央自己倒是无所谓,只是趁着中人不注意,寻了个空挡悄悄溜了出去,到了外边去。

    一出了门,那冷风便迎面而来,狠狠地打在了未央的脸上,她只觉得一阵刺痛,脸上便立即出现了鲜明的红印子,当真是惨不忍睹了。

    未央吸了吸鼻子,又拿了袄子的一角捂住了脸,只在道观里的院落之间无所事事地溜达着,不像还真叫她撞见了秦氏。

    秦氏正在一处小小的屋室里宋经理佛,未央只是看着她的背影,便是一副虔诚的模样,这个时候,还是不必打扰的好,未央这般想着,便准备蹑手蹑脚地退了出去。

    谁知秦氏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幽幽开口,“施主既然是来了,何不坐一会子再走?”

    没想到自己还是被发现了,未央挠了挠脑袋,想了想却还是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也不多说些什么话,只是规规矩矩地坐好。

    没有想到秦氏却在这时幽幽起身,表情安详地看着未央,却是让未央不禁寒毛耸立,只是讪讪地笑道,“观主……观主好!”

    观主微微颔首俯身回礼,只是却在这时忽而开口,“施主是否觉是来讨一杯茶水?”

    未央不禁眼前一亮,这观主还真是神了,如何知道自己的心思的!

    她是真的来寻茶的,方才的味道似乎还弥散在嘴里,挥之不去,总是让未央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只是秦氏却依旧笑而不语,只是走到了内室之中。

    未央在外边等着,只是却是有些坐立不安。、

    许久,秦氏才出来,看见未央依旧坐着,眼里似乎有什么闪过,只是转眼便恢复了平静,她只是将手中的杯子放在了未央的眼前,忽而开口说道,“一杯好茶,就像是施主等的一位良人,急不得!”

    未央忽然觉得手中的一杯茶变得滚烫,也不知道究竟是秦氏说的话太过深奥,还是自己突如其来的心乱如麻。

    谁知秦氏忽然在这时候幽幽开口,“只是施主,你明白自己究竟从哪儿来么?”

    未央忽然一僵,似乎意识到了秦氏究竟在说些什么,只是转念一想,她哪里会有那么神的,只是半信半疑地打量着她。

    却听得秦氏又说道,“万物都有其根源。”

    未央这才稍稍地松了一口气,想来又是一番长篇大论罢了,不过多事些佛门道教的东西,未央想着就不免打了个哈欠。

    秦氏见未央如此,似乎是无奈地摇了摇脑袋,这才轻声叹了口气,说道,“施主不应该属于这里的。”

    未央一惊,忽而瞪大了眼睛看着秦氏,似乎是知道他究竟想说些什么的,又似乎……

    秦氏说完了这句却只是笑而不语,未央等了许久也没有见她说出半句话来。

    就连茶也凉了,两个人之间只剩下沉默。

    未央实在是待不下去了,她只觉得头皮发麻,起身欲走,只是却在这时又听见了秦氏说道,“万物皆有其规律,既然施主不属于这里,那便注定是要回去的。”

    秦氏的话一语道破天机,未央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观……观主的意思是?”

    她究竟是要回哪里去的?!“施主已然明白。WwW,.C0m”谁知秦氏只是淡淡地说道,其它的再不多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田事未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迟莯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迟莯并收藏田事未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