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47046 贾家百态

47046 贾家百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如风华所猜测的那般,王夫人此番真的是为了去见南安太妃的。毕竟,人家已经派人上门问罪了,她只要还不想把南安太妃得罪死,就必须得给个说法,好好的安抚一下。

    不过,当王夫人看到别院门口停着南安太妃一贯常用的马车,便知此间之事必定难了了。若非已经打定了主意跟贾家翻脸,为了掩人耳目,南安太妃应该乘不起眼的马车来见面才是。正如,以往她们所做的那样。

    其实,王夫人此番用的便是个不惹人注目的马车,否则的话,初时风华看到也不会没认出来。回眸,看着自己的马车,王夫人暗暗叹了一口气,她发觉自己极有可能是多此一举了。

    南安太妃看到王夫人来,连起身都未起,冷冷的斜睨着她,微微挑眉,“怎么?可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王夫人不得不承认,和南安太妃相交,对方一直都是出于更强势的状态的,但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未免也太嚣张了。于是,本就心情很不好的王夫人面色也沉了下来,不过,她还抱着一点希望,所以微微颔首施礼,“请太妃娘娘息怒,听我一言……”

    如今的王夫人不得不接受风华即将成为她儿媳妇的事实,不仅因为贾宝玉不要性命的要娶她,更因为老太太已经彻底被惹毛了。

    王夫人和老太太都是贾家的人,都必须要维护贾家的利益,所以,当她有不顾及贾家利益的决心时,老太太会投鼠忌器;当老太太狠心牺牲贾家利益时,她就不得不让步。王夫人看得出来,如果她一直坚持,老太太为了贾宝玉定会调出当年她和林家人大官司的档案以证明贾林两家婚约的确存在。如此一来,她不得不接受现实不说,贾家还有她都将面子扫地。王夫人不是傻子,自然不想要这样的结果。

    南安太妃还不犹豫的打算了王夫人的话,“不必了,我知道你巧舌如簧,休要再想哄骗于我!”

    王夫人心中很是不耐,面色也暗沉了下来,“太妃娘娘如此便有失公允了,我并不知道林氏那贱人和忠顺王爷有那般关系!”

    微微眯起眼睛,王夫人面上只有浓浓的厌恶之色。是的,她是真的信了风华说辞,以为那个宅子真的是林如海交给忠顺王看管的。所以,她觉得忠顺王对风华最多也不过是对同僚的一份承诺。林如海已经死了,官场上人走茶凉,忠顺王还愿意将宅子交还给林家人,已然是仁至义尽了。万没有为一个死人费许多心思的道理。

    可是,现在王夫人不那么想了,那忠顺王和风华明摆着很亲近,甚至有一些“不可告人”的关系。这个认知,让她心里不痛快,因为这让她的计划成为了一场笑话,全部沦为无用功。而且,王夫人同时也怀疑忠顺王和风华之间有什么,尤其是想到风华马上要成为她名正言顺的儿媳妇,更让她觉得好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不得不说,有些人的脑子里就是这么的龌龊。

    南安太妃突然笑了起来,看着王夫人的表情的很是讽刺,“王氏,你真当我是傻子不成?”

    罢了,放弃了,彻底放弃了这个会被一个十几岁小姑娘整得如此失态的王氏。不管皇家的册封是为了什么,郡主已经是郡主了,可是王氏说话竟还是这般毫不遮掩,只怕也是难成大器了。原来,再聪明、冷静的女人,对上不成器的儿子,都只有丢盔弃甲的份儿了。王氏,本不该如此,怪就怪她生了一个天生反骨的儿子。

    这一刻,王夫人终于明白了,南安太妃是一点也没有缓和的意思了,翻脸,势在必行。于是,也没有任何礼数,挥袖坐下,“如果太妃娘娘已经给我定了罪,咱们也就没有交流的必要了!”

    南安太妃盯着王夫人看了许久,突然勾起一抹笑,豁然起身,“你既如此说,那我就告辞了。回去请你的女儿好好备嫁,免得到了那边缺了东西不方便补上。其实,别人不知道你,我却是知道的,她本就不是你亲生的,想来,你也没什么感觉的。”

    不是不知道王夫人当初请她选择林黛玉的缘故,只是当时这场交易在南安太妃看来很划算,所以便同意了。

    一个想要借和亲之机铲除风华,彻底绝了贾宝玉的念想;而另一个正如老太太所想一般,也不想把贾家得罪死了,想要在暗地里继续当初的合作。然后,两人一拍即合。这才有了这诸多的事端。

    什么?你说老太太?没错,老太太是很厉害,从贾家的孙媳妇一直坐到自己都有孙媳妇的位置上,她自然也不是软柿子。可是,老太太年纪大了,人再强也斗不过天,得认命。

    那贾家,以后注定是王夫人的天下,这一点,南安太妃看得清楚明白得很。虽然这些年老太太强制着压制死了王夫人,一直不让她管家,但是,荣国府孙子辈里统共就贾琏和贾宝玉两个,他俩的媳妇一个是王夫人的内侄女,一个是她的外甥女,王夫人本人又不是个善茬,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谁是最不能得罪的。

    可是,现在南安太妃不如以前那样确定了。只是,纵然不是很确定,她也没有时间再慢慢的观察下去了,只能弃车保帅,先渡过眼前这个难关了。

    没错,王夫人是真的一点也不在意贾探春的命运如何,可是就这样直白的被南安太妃点出来,她的面子上还是很下不来,“这个,就不劳太妃娘娘操心了。”

    南安太妃无意与王夫人继续打嘴仗,冷笑一下,转身离开。

    王夫人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想起自己这艰难的一生,不禁悲从中来,所有的委屈都涌上了心头,眼泪便止不住像断了线的珠子似地往下掉。

    她不知道自己哪里不好,出身名门,端庄大方,可是偏偏落得个丈夫不爱、儿子不亲、婆婆不慈的局面。所有的人都讨厌她、害怕她,又有谁知道她心中的痛苦?从不袭爵二房奶奶熬到如今贾家隐形当家人的位置,各种艰难,谁有知道?没有她,哪里有他贾政和贾宝玉的今天?可是,他们父子俩个竟无一人有感恩之心!

    只是,这个时候,王夫人还不知道她的灾难远不止如此。很快,便会有更大的灾难向她袭来。

    暂且不说王夫人如何,只说南安太妃上了马车,却又留恋的回头看了看这个并不起眼的宅子,这本是她多年的秘密据点,今天算是废了。

    其实,在见王夫人之前,南安太妃还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还在犹豫着,可是,见了王夫人她就真的放弃了。王氏,老了,老得没有以前的魄力了;她也老了,也没有以前的魄力了。

    儿子,永远都是母亲无法割舍的人。为了儿子,她不得不让步了。说到底,她在权利窝里周旋了一辈子,最后还是输给了年轻的皇帝。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记得今上初登基的时候,性格浮躁,对把持着各方势力的世家们很不满,只要逮到了机会,便下狠手整治。

    可是,那样的皇帝并不可怕,因为他的刻薄寡恩,会使得各大世家联合起来,形成一股足以与皇家想对峙的势力,使得皇帝不得不让步。就如同,一年多以前那样,就算证据确凿,各大世家一起发难,直逼得皇帝怔怔的坐在龙椅上,涨得面色面色通红,却下不来台。

    当时是怎么解决的呢?对了,是上皇出现了,当众狠狠的训斥了跪在他脚下的新皇,然后,把新皇赶去跪太庙,并且好言安抚了各大世家!

    那个时候,拿着太上皇赏赐的物品,他们是多高兴啊。

    哪想到,不过沉寂了一年多,皇帝就换了手段来对付他们。

    这一次,皇帝没有再用那种狂风暴雨一样的方式,却更加狠毒。

    就好像她南安郡王府,皇帝这一次表面上看起来恩典不断,念着以往的军功不曾计较,实际上却逼着她和一贯交好的贾家决裂。如今,不仅等于断了他们一条臂膀,更惹得忠心于他家的人心寒,依附于他们的人换下家。这造成的结果,不可谓不糟。

    所以,一开始,南安太妃更多的是阳奉阴违。表面上看起来,她得罪了贾家,把老太太气了个半死,但是实际上并无碍于她和贾家的根基。可是,不知道皇帝是怎么察觉的,竟派了忠顺王爷来警告她,非逼着她把贾家得罪个彻底,逼着他们决裂。

    只是,就算明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她都必须要跳下去。因为,若是她不识时务,她南安郡王府要付出的代价恐怕是她不能承受的。

    这一次,是南安郡王府有过在先,皇帝也没有多少举动,手段也不曾像当年那样朝野震动,所以,没有一个世家愿意为他们出头。或许,大家都看出皇帝的成长,并不愿意为别人去捋虎须。

    对于人性的自私,南安太妃止不住想要冷笑。她几乎能够遇见到几年之后,皇帝用着这样无声的手段一个个的将各大世家剪除。到时候,明白过来的众人想要有所动作都来不及了。

    南安太妃靠着马车壁,闭上眼睛,仔细回忆着皇帝登基后的种种,时间在期间缓缓的流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安太妃忽然操着充满疲惫的声音开口道:“把我昨日写好的折子呈上去罢。”

    最后的最后,南安太妃还是不得不遂了皇帝的心思。

    一样疲惫的王夫人回到贾府,第一个撞见的人正是心急如焚的贾探春。

    其实,这几日,心情最糟的正是贾探春无疑。没办法,所有的人都有一定的自主权,只有她一直被别人牢牢的掌握着命运,却办法都反抗不得。

    “母亲……”带着浓重的黑眼圈和眼睛里的红血丝,贾探春主动迎上王夫人。虽然已经知道没多大的希望,但是她怎么也不甘心,总想再努力一把。

    王夫人实在累极了,看都没看贾探春一眼,直接不耐烦的摆摆手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看着王夫人就这样从她身边走过,贾探春就算再傻也知道没戏了,更何况她本就不傻。

    王夫人第二个撞见的人是薛宝钗,只是,对薛宝钗,她并不像对贾探春那样无情,反而拍了拍她的手安慰道:“孩子,你放心,母亲断然不会委屈了你去!”

    其实,薛宝钗心里很清楚,她怎么可能不受委屈?老太太可是已经迫不及待的请了媒婆上门了,连一刻都不愿意耽搁!

    可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她还能怎么样?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的命不好!难道她还能坚持不让贾宝玉娶自己的正牌未婚妻不成?她若那么做,才真正是傻了!那样,不仅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激怒了贾宝玉,也惹得她这位一贯疼她的姨妈恼了她。所以,就算打落牙齿和血吞,她都不得不吞了。

    “有母亲这句话,我就算受再大的委屈也值了!”薛宝钗抹着眼泪,做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

    王夫人心里大感安慰,胸中的那股子郁结之气也慢慢的舒展了许多,看着薛宝钗这个儿媳妇更觉得顺眼、喜爱,“你相信母亲,这男人都是一样的,只有得不到的才会心心念念,等到得到了,自然也就淡了。”

    薛宝钗自然是明白这个道理的,若不是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她恐怕早就疯了,哪里还能有现在的冷静?

    “那个贱人的身体,你也是知道的,她蹦跶不了多久。这个家,早晚还是由你来当。虽然名分上难免要委屈你一些,但是,母亲保证,任凭谁也不敢小看了你去。等你以后生了儿子,这个家,也早晚是他的。而且,那个位置也早晚都是你的。”王夫人信誓旦旦的说。

    薛宝钗早就知道王夫人会是这样反应,此番虽然真的是伤了心,但是更多的是作态给王夫人看的,她一时半会儿揽不住贾宝玉的心,自然要牢牢地攥住王夫人的心,万万没有在这个时候给她添堵的道理,“母亲的心,我自然知道的。其实,只要二爷喜欢,我便是受些委屈也没什么的。”

    嘴里这么说,眼泪却滑了下来。

    王夫人登时觉得薛宝钗和自己最是贴心,就连想法也是一样的,忙将她揽入自己怀中,眼睛里盈满了泪水,“我的儿,委屈你了。那个孽障,他……他早晚会明白你的好。到那个时候,你的好日子就来了。”

    被王夫人抱在怀中,薛宝钗的眼睛狠狠地闪烁了几下,最后化作嘴角那一抹不曾深达眼底的笑。

    王夫人狠狠地哭了一场,感觉好多了,这才慢慢松开薛宝钗,却再即将离开之际,突然在薛宝钗耳边道:“林氏想要嫁进来,没有几个月时间是不能的。你若是能在她来之前便怀了孩子,以后的日子便不用愁了。”

    薛宝钗微怔,随后面上染上一抹赤红,不由得娇嗔道:“母亲,我……我和二爷还没有……”

    王夫人当然知道这事,拍着薛宝钗的肩膀道:“孩子,你如今已经嫁人了,再不能像以前那样脸皮子薄了。其实,男女之间不过就是那点事。你只要温柔以待,小意伺候,这男人也就手到擒来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算比较露骨的了,薛宝钗低下头,再次嗔道:“母亲……”

    王夫人看在眼里,不禁染上了几分笑意。

    站在门外的贾探春将二人的对话听得分明,心,从里到外的发凉,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她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堪,可是眼睁睁的看着王夫人对她和薛宝钗这样区别对待,她心里还是止不住的……

    不过,她也不是好惹的,既然她们不把她当人看,用得着的时候想起她来,用不着的时候像垃圾一样丢掉,那就不要怪她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她可不是个柔弱的小兔子。

    最后,强忍着泪水,扶着侍书深一脚浅一脚的离开。

    只是,刚刚踏出门,却好巧不巧的撞见了速来尖酸刻薄的赵姨娘。

    说实话,赵姨娘和她这个女儿的关系并不好。不,准确的说,是很不好,非常非常的不好。

    看着贾探春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赵姨娘不禁怒火中烧,忍不住冷嘲热讽道:“哟?姑娘这是怎么了?怎的好像大病了一场似地?”

    贾探春也不喜欢赵姨娘,看了她一眼,一句话也不说,抬脚便要走。

    看贾探春这样无视自己,赵姨娘心中的怒火更炙,冷哼一声道:“自己正经兄弟生病也未见你这样,偏他贾宝玉生病你急成这般模样。只可惜,你到底不是太太肚子里爬出来的,就算再怎么作态,她也不会领你的情。”

    赵姨娘是被排除在贾家权利圈子以外的人,她接触不到贾家的机密,自然也不知道有和亲这回事。所以,看到贾探春这个样子,只偏激的认定她这是为贾宝玉生病过分担忧所致。看到贾探春面色不善的从王夫人的住处出来,自然而然的觉得是王夫人不领她的情所致。

    于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之下,说了这么一番“头不对头,脚不对脚”的话。

    可是,听在贾探春耳朵里却不是这么回事了,她这一生最恨的就是自己这庶出的身份,而且,她若不是庶出,也不会沦落到即将去和亲的地步,此时听到赵姨娘再一次毫不留情的点了开来,一口气堵在胸口,喉咙里一甜,当场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赵姨娘一下子吓傻了,瞠目结舌的看着贾探春,竟有些回不过神来。

    侍书见状心惊不已,对着闯了大祸的赵姨娘怒道:“姨娘你这是在做什么?难道你非要气死姑娘吗?”

    赵姨娘讪讪的站在那儿,张嘴想说话,却最终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姑娘这样好的人,怎么偏偏就摊上你这么个生母?”侍书看着赵姨娘,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和鄙视。

    和亲一事的确是机密,照理说,贾家的下人是不该知道的。但是,哪个主子身边没几个心腹呢?而侍书正是贾探春的心腹,所以,此间种种,她纵然知道得不是很清楚,却也了解一些。身为贴身丫鬟,将来多半是要给姑爷做姨娘的,她自是不希望贾探春和亲的。只是,和贾探春一样,她也没有掌控自己命运的能力,所以,在伤心、惶恐之情无处宣泄的时候,她自然而然便把怒火撒在了赵姨娘的身上。

    其实,在这个贾家,哪个人不曾这样踩踩赵姨娘呢?她本就是这样尴尬的人啊!

    赵姨娘的震惊过去,又见侍书这样对她,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驳道:“是呀,我是不好,可是我就是百般不好,她也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这一点,就算她死也改变不了。庶出的,就是庶出的。不论怎样巴结嫡系,都改不了这卑贱的出身。”

    贾探春一口鲜血吐出来,本有些好转,又被赵姨娘这番话刺激一下,一个倒仰,直接便昏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今天略少了些,今天有些不在状态,这一章又有些沉重,便耽搁住了。下一章,下一章我会尽量多码一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