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49048 夫妻情裂

49048 夫妻情裂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贾政这次回来,是因为他失察属员、重征粮米、苛刻百姓被弹劾才降职奉调回京的。可以说,他的心情是很沉重的。

    贾家于贾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本也该是低迷的气息。可是,贾政却发现众人对他的到来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欢欣鼓舞。对此,他只当是家人有意安慰他之故,原本的坏心情也好转了许多。

    其实,贾政完全不知道。之所以会如此,不过是众人各自打着小九九的缘故。

    老太太本就年纪大了,这段时日又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很是有些力不从心,而且,贾宝玉要娶妻,这事也少不了贾政这个父亲,自然高兴于他回来。横竖,皇帝也只是降职,并未打算问罪。

    王夫人也很高兴,高兴于贾政回来了,贾宝玉就有人镇着了,必定不敢再像之前那样任性。

    薛宝钗也很高兴,因为,贾政回来,贾宝玉不敢再赖在书房里休息,已经搬回了怡红院。如此,她的机会也多了许多。

    至于剩下的其他人,无可无不可的,不过是随大流。

    环顾四周,贾政这才注意到一个问题,转而问身边的王夫人道:“黛玉呢?怎么没见那孩子?”

    说实话,对林黛玉,贾政是很喜欢的。不过,同时更多的是愧疚。因为,他在明知道林黛玉心思的情况下,同意和贾宝玉和薛宝钗的婚事。

    且不说林黛玉本就是贾政唯一嫡亲的外甥女,也不说儿时在家中他与妹妹贾敏兄妹情深,只凭着他和林如海相交那一场,他就不能允许自己委屈了林家的女儿。更何况,他本就很喜欢林黛玉才华横溢又出尘美丽。

    贾政一再的安慰自己,他告诉自己,自己的儿子自己晓得配不得他那仙人一般的外甥女,回头给她寻一个门当户对的好亲事,幼时的那点念想自然而然也就忘了。如此,也算得起妹妹、妹夫的在天之灵。

    贾政一再的告诉自己,别说是疯疯癫癫的贾宝玉,就算是正常的贾宝玉也是配不起林黛玉的。更何况,他那妻子在想什么,他也是知道一些的。

    可是,就算这样,贾政也没有办法抑制住心中的内疚。因为,他很清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借口,是他不作为的借口。

    赴任江西粮道的时候,没有看到林黛玉相送,贾政只当她身体不舒服,想着这个时候相见也是徒增尴尬,所以也没问,只假装糊涂。可是,如今回来还不见林黛玉,贾政就不由得有些慌了。毕竟,当时他多多少少也有听说林黛玉病得很重的消息。

    就是那么灵,一听到“林黛玉”三个字,王夫人的脸色立马就变了,虽然尽力隐忍,但是面部表情还是很有些僵硬,“她……在休息……”

    王夫人给出了模棱两可的答案,当然,如果可以的话,她宁愿不回答。她现在是一句也不想听到关于“林黛玉”的话题。

    贾政放下心来,却还忍不住关切道:“可是身体又不舒服?请了太医来看吗?太医怎么说?”

    他问得很急,声音也不自觉的拔高了些许。

    王夫人听到贾政如此关心林黛玉,脸色忍不住有些发青。

    这个时候,老太太听到一些断断续续的话,主动询问道:“什么太医?你身体不舒服吗?”

    贾政忙起身,“劳母亲挂念了,儿子并无不适。只是,儿子不见黛玉那孩子,忍不住问了几句。”

    提起林黛玉,老太太一如既往的立刻眉开眼笑,“玉儿说了,今日是咱们一家人相聚,她就不来了,等明儿再亲自来给你请安。”

    其实,老太太有派人请风华,可是,风华一心要把自己和贾家分开来,自然不会在贾家等着。不过,碍着贾政毕竟是长辈的身份,她还是承诺第二天亲自拜访了。

    贾政心里“咯噔”了一下,面上有些尴尬之色,忙清咳一声道:“这孩子也太见外了,咱们不都是一家人吗?”

    说着,对身边的王夫人道:“命人务必把她请来。”

    他们一家人在这里欢喜相聚,留林黛玉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馆里,贾政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的。

    “是一家人,不过,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的。”老太太不管王夫人此刻的脸色有多难看,只笑得开怀,“横竖,用不了多长时间,她就要嫁到咱们这里来了。”

    贾政整个愣住了,怔怔的看着老太太,傻傻的回不了神,好半晌,才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怎……怎么回事?”

    老太太淡淡的瞄了一眼王夫人,看到她脸色铁青,眼眸中快速的闪过一抹笑意,这才挥挥手,命无关紧要的下人下去,只留下府里作为当事人的各位主子,然后,将贾政离开之后的诸事缓缓道来。

    当然,在老太太的叙述里,没有很清楚的说王夫人在其中使手段,但是,话里话外的也都暗示着这个。

    为了给风华铺路,老太太决定先把王夫人这个绊脚石解决了。否则的话,她那宝贝外孙女进门非得让这个虚伪的女人整死了不可。这个局面,可不是老太太想看到的。

    王夫人心中气苦不已,她早知道老太太不会让她好过的,却没想到老太太连最看重的颜面也不如何顾及了,竟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事情说了出来。

    她想着,贾政一向不管内宅的事情,只要她夹杂谎言挑拣着说,定能哄住他。可是,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

    果不其然,贾政嘴里和老太太说话,眼睛却怒视着王夫人,“宝玉和黛玉真的有婚约?我怎么不知道?”

    贾政可不怀疑老太太此言的真假,他对自己的母亲还是很了解的,绝对不会无的放矢。而且,最让他愤怒的是那五十万两,他竟不知道自己枕边的人又那么大的能耐,吞下了五十万两银子,却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来。

    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去质问那五十万两银子的下落,自然而然的便把注意力放在了婚约上。

    老太太早就猜到贾政会有这样的反应,抬眸看了鸳鸯,给她使了个眼色才道:“我这里有从衙门里调出来的档案,上面清楚明白的写着贾家确实出示了婚约,经各方鉴定,确认无误。你若是不信,可以去寻档案里的经手人,想来他们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王夫人只觉得脑子里“轰”得一声一片空白,没想到,老太太竟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就算她不反对,老太太也一样要把这件事情捅出来,而且,要捅得这么清楚明白,一点余地也不给她留。

    她原本还想做出一副为了保住林黛玉而不得不拿“虚假”的婚约作势的姿态,现在看来,全部都不能了。

    当年,贾家和林家对薄公堂,身为外面的爷,贾政不可能不知道。

    虽然自认自己才是正义的一方,但是贾政向来死要面子,不愿意别人对他指指点点的怀疑。所以,当年他完全当甩手掌柜的,全部交由贾琏处置了。

    对于贾家后来胜诉所用的手段,他也是知道的。

    只是,他和所有人知道的都不一样。早在用那个手段之前,王夫人似模似样的和他商量,说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假造林如海的笔迹,做出一纸婚书打发走林家的人。横竖,官府那边也不敢不给贾家面子,就算知道是假的,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时,贾政很是犹豫了一番。不过,最后还是默许了。

    要他把林黛玉交给林家的人照顾,他实在放心不下。于是,只能放弃一贯的“原则”,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贾政忍不住小声的喃喃自语。

    老太太冷笑一下,毫不掩饰自己对王夫人的针对,“怎么会这样?那你就要好好问问二太太了!”

    贾政不是傻子,不消去看王夫人的那难看的脸色变已明白一切。

    原来,的确有婚约存在,她在他面前做那副贤惠、焦急的状,不过是骗他的罢了。

    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贾政很不爽,心里憋屈极了。

    想到王夫人一直似有似无的在他面前说林黛玉的坏话,贾政心里更不舒服。因为,他竟不知道王夫人对自己那外甥女竟有那么深重的偏见。可恨他,他竟真的被她说动,说得有些嫌弃外甥女的病体了。

    其实,贾政一直不喜欢王家的人,不仅仅包括霸道专营的男人,还包括虚伪强势的女人。

    他不喜欢王夫人,不喜欢王熙凤,甚至不喜欢薛宝钗。纵然,他并没有见过薛宝钗多少次,薛宝钗也从来没有做过令他生厌的事,但是,仅她是王夫人的外甥女这一条,就足够他讨厌她的了。

    贾政看着王夫人,心中的厌恶愈发的重了,怒道:“都是你做得好事!没想到你竟是如此蛇蝎恶毒的女人,还留在这里做什么,立刻给我滚回去!”

    王夫人登时脸色变得惨白,她猜到老太太不会让她好过,可是,贾政也实在把事情做得太绝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斥责她,并且给了她那样的评语,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势必要一落千丈。就算她有再大的能耐也挡不住别人因此而嘲笑她。

    贾宝玉身形一动,想要说什么,却被老太太一个眼神给阻止了。无奈,就算心中有些不忍,也只能强行按下去了。

    看着王夫人落荒而逃,老太太满意了。

    什么?当事人薛宝钗?她早在老太太开口之前便和一众下人一起被赶了下去了!如今,她再也不是宝二奶奶,最多也就算是和平儿一样的身份。就算是生了一子一女的赵姨娘都没有资格在此列席,更何况她?让她参与迎接贾政,已经是恩典了。

    当然,这个恩典,老太太本就是打着要侮辱薛宝钗的目的去的。老太太本就不喜欢薛宝钗,此时更要为风华铺路,自然要多作践她一些的。

    对此,薛宝钗自然是憋屈的,是不情愿的。可是,没有人要问她的意思。如果不想变成弃妇,她只能忍。说到底,眼下这个局面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怪不得别人。

    这一场家宴,除了老太太,众人都是食不知味的。

    王夫人在路上撞见了独自垂泪的薛宝钗,只是,这一次,她实在无力去安慰别人了。她发觉,自己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

    薛宝钗本就是在王夫人面前作态,见王夫人看到她却假装看不见,心里不由得一冷,止不住的有些怒气,不过,为了大局,她还是忍了。

    山不就我我就山,本着这个原则,薛宝钗慌忙擦干眼泪,主动迎上脸色十分难看的王夫人,满脸不可置信的问道:“母亲,您……您这是怎么了?难道她们竟连您也……”

    王夫人见薛宝钗面上满满的都是关切之色,下意识的紧紧抓住薛宝钗的手,心中的阴郁勉强消散了一些,“孩子,以后,我们在贾家的日子……”

    一句话未说完,王夫人止不住的泪流满面。

    王夫人这一生里从未丢过这么大的脸,能够将眼泪忍到现在,足以说明其忍功了得了。

    “母亲尽管放心,不管别人有什么阴谋诡计,您总是这个家的二太太,有王家撑着,任谁也不能欺负了你去。”薛宝钗很清楚在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话。

    当然,其实,对此,薛宝钗是深有感触的。如果不是薛家落到现在这一步,她也不至于委屈成这样。说到底,娘家如果弱势了,女子在婆家的日子便不会如何好过了。反之,若是娘家的势力强了,女子在婆家的日子也不会如何的差了。

    薛宝钗的表情很坚定,王夫人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霎时间觉得心安了许多。其实,这些道理,她都懂。只是,一时间沉浸在负面的情绪里,不曾多想。这个时候,身边有一个关心着、提醒着、安慰着,自然是最好的。

    两人一起回到了荣禧堂,薛宝钗殷勤的伺候着王夫人,无比的体贴而周到。

    王夫人命所有的下人都退了下去,自己拉着薛宝钗说话,当然,作为这段时间千篇一律的经典开头,都仍是一些关心、安抚的话。

    在两人说了许久,眼看着时间不早了,王夫人道:“宝玉那边也该散了,你赶紧回去准备些醒酒汤什么的,用得着。”

    薛宝钗摇头,“不了,二爷那边有人伺候着,我还是在这里和母亲多说说话。”

    她们说了这么久,薛宝钗自然也已经知道王夫人为什么会在这里。

    贾政刚刚当着众人的面那么训斥王夫人,且不说王夫人如何,他自己势必不会留在正房歇息了。如此一来,王夫人心里肯定不好受。这对薛宝钗来说,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至于贾宝玉那边,不是薛宝钗不想去,而是去了也一时半会儿的使不上劲。以前贾宝玉身边都是袭人当家还略好一些,如今换了紫鹃说得算了,她想近贾宝玉的身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于薛宝钗的体贴,王夫人心中很熨帖,不过,她还是很坚持,“我这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宝玉。你得抓紧时间笼络了他,生个儿子才行。”

    王夫人不是这个时候才有这样的念头,却是第一次把话说得这样直白。因为,她是真的着急了。

    薛宝钗毕竟是个姑娘,面上很有些挂不住,忙低下头嗔道:“母亲!”

    “孩子,不会到现在还没动作罢?”看着薛宝钗这小儿女的姿态,王夫人很是着急,“现在可不是害羞的时候!”

    薛宝钗只是低着头不说话,面上的红晕愈发的重了。

    “你,究竟懂不懂?”王夫人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询问。

    薛宝钗怎么可能一点都不懂?听了这话,脸上立刻像火烧了一样的红!

    王夫人见她如此放不开,更是焦急难安,心里好像燃了一把火一样,烧得她实在难受。这个时候,脑子里灵光一闪,她想到了一个主意。然后,便开始翻箱倒柜。

    “母亲,你找什么?”王夫人的举动实在太过难解,薛宝钗忍不住上前问道,“要不,我来帮您罢!”

    王夫人一边用力的翻找,一边头也不回的答道:“我在找好东西,找到你就知道了。”

    薛宝钗还想要再问,却被王夫人给拦住了,只命她安心等着便是。

    终于,在薛宝钗的好奇心快要爆棚的时候,王夫人找到了她要找的东西。

    看着王夫人如遭炮烙般塞到自己手中的小册子,薛宝钗好奇不已,狐疑的打开来,霎时间,包括耳根子上都是一片火红,面上更是红得好像能滴出血一般,手中的小册子更是直接扔飞了出去,“母亲,你给我什么东西呀?!”

    王夫人本也是有些害臊的,可是,看到薛宝钗这样稚嫩的反应,又觉得有些好笑,“你这孩子,这是人伦大事,有什么好害羞的?”

    薛宝钗目光飘忽闪烁,死都不肯去看地上的小册子。

    王夫人并不是一个喜欢调笑的人,随口说了一句,也不会不依不饶,转而说起了正经事,“这个册子,还是母亲当初嫁人的时候得的。你拿回去好好看看,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可以来问母亲……”

    正说着,房间里光线一亮,竟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王夫人正想呵斥,却不曾想入目的竟然是贾政。

    不算愉快的家宴结束之后,贾政本不想到王夫人这里来。虽然,出门日久的他本该给正室这个脸面。后来,一个人在书房闷了很久,怎么想怎么咽不下那口气,又想起有事情要嘱咐,便强忍着不快来了。

    不曾想,刚来就看到王夫人身边伺候的下人都守在廊下,门也关着,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心中,不禁有些不快。于是,索性以极严厉的眼神不准任何人吭声,自己闯了进来。

    于是,就这么尴尬的,贾政看到了地上那翻开来的小册子。

    霎时间,贾政的面上一片赤红,随后又变成青黑,再变成灰白。一时间,他的脸上竟如同调色板一般。

    冷哼一声,贾政甩袖便要走。

    “老爷!”王夫人下意识的唤了一声,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贾政听到王夫人的声音都觉得浑身不自在,对薛宝钗更是无比的厌恶,在这样一个房间里,他是无论如何也待不下去的。

    “我来是要告诉你,尽快把欠了林丫头的银子还给她,否则的话,就让他王子腾来领你回去罢。”贾政的声音很冷,谈不上有多疾言厉色。

    但是,王夫人却狠狠的打了个冷颤。

    这话,就是说要休掉她啊。

    王夫人悲从中来,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只能一拳重重的打在桌子上。

    薛宝钗这个时候后悔死了,她怎么也没料到自己会摊上这么个尴尬的场面。如此一来,不说贾政心里会怎么看待她这个儿媳妇,就是王夫人心里也多少会迁怒于她的。

    只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母亲,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无奈,薛宝钗只好自己先开始抹眼泪。

    王夫人见薛宝钗如此,就算心中有些对她的迁怒也都消失无影无踪了,“孩子,你别这么说,只要你和宝玉以后都好好的,母亲现在受的便不算什么。”

    这厢,贾政离开王夫人的住处,心中的尴尬和怒火无处发泄,一时间竟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才好。

    漫无目的的走着,贾政糊里糊涂的竟走到了赵姨娘的住处。

    按道理说,赵姨娘只是个妾,贾政第一天回来,就算不去王夫人房里休息,也万万没有到赵姨娘这里歇息的道理。毕竟,那等于是在打正室的脸面。对男人来说,也算是宠妾灭妻的。

    可是,这一刻,贾政什么都不想管了,就是想要打王夫人的脸。他想,他需要一个人陪在他身边,逗他开心。

    “你……你额头是怎么了?”看着赵姨娘额头上的伤,贾政蹙起了眉头。

    他忍不住想,这是不是又是出自王夫人的手笔?

    贾政不是不知道赵姨娘身上有多少毛病,有多上不了台面,但是她在他的面前温柔小意,很会伺候,所以每每歇在她这里。只是,因为知道她的毛病,也因为要给正室面前,所以,明知道王夫人屡屡与赵姨娘为难,他只装作不知。

    有的时候,王夫人在他面前说赵姨娘的坏话,他会恼赵姨娘不安分,甚至冷待她、处罚她。可是,转脸,赵姨娘哭上一哭,小意伺候着,他就仍旧会到赵姨娘房里。于是,常年来,陷入了一种恶性循环。

    可是,这一次,他是真的生气了。他觉得,王夫人明明就是和他作对,凡是他喜欢的,她必定要打压、欺负。

    赵姨娘看到贾政,惊喜不已,忙挣扎着起身,“老……老爷?您怎么来了?”

    趴在赵姨娘床边睡着的贾环听到声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待看清楚来人之后,忙爬起来,不曾想,脚上麻了,整个人直接便软了下去,“父……”

    贾政从未觉得这个儿子这么顺眼,平日里种种的不好也都抛在了脑后,眼疾手快的搀扶住贾环,关切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摔疼了?”

    贾环和父亲从未这样亲近过,只觉得心中一股暖流经过,傻傻的看着他,“父亲,我……”

    以往,贾政最看不得贾环这傻傻的样子,此时竟觉得有三分可爱,待他站稳之后才松开手。

    赵姨娘看到儿子和贾政亲近,心里自然是最高兴不过的,忙上前为贾环说好话,“老爷不知道,我身体不舒服,多亏了环儿在身边伺候着。”

    贾政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亲昵的揉了揉贾环的脑袋,孝顺,是好事。只是,小孩子也不好太过夸赞了,只问赵姨娘道:“你头上这伤是怎么回事?”

    赵姨娘还没有说话,得了夸奖的贾环便忍不住道:“父亲,您都不知道。您不在,所有的都欺负我们。她们还要强逼着姐姐去和亲,母亲到处去求她们,可是她们都不理母亲……”

    赵姨娘见贾政的脸色不好看,忙拽了拽贾环,示意他闭嘴。

    贾政不喜欢贾环的态度和说话的方式,太过小家子气,不过,他听懂了一些事情。看着赵姨娘额头上的伤,一时间也不忍心苛责贾环,于是,叹了一口气道:“好了,回你房间休息去罢,别误了明天的早课。”

    贾环向来也惧怕贾政,见他发话了也不敢留,行了礼也就离开了。

    赵姨娘为贾政奉了茶,见贾政面色缓和了一些才道:“小孩子不懂事,老爷别跟她计较。”

    贾政叹了一口气,“没关系,你坐罢。”

    赵姨娘亲昵的坐在贾政身边,双目含着泪光的看着贾政,略带哽咽着说道:“其实,三丫头之前来过。她和我说,她是贾家的女儿,能够为贾家做些事情,是她的荣幸和本分。所以,要我无论如何不要求老爷,免得让老爷为难。”

    贾政心里“咯噔”了一下,对于平日里没多少关注的庶女不禁起了十二分的好感。想到她的命运,也不由得红了眼眶。

    “可是……”赵姨娘的眼泪簌簌的往下掉,“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要求求老爷。就算,就算老爷不答应,也好歹让我求求……”

    贾政看到赵姨娘这个样子,心中不禁一通,反手将她抱入自己怀中,“月儿,我……我必定不会在嫁妆上让咱们的女儿受委屈的……”

    贾探春“代替”风华和亲,在贾政而言,感觉很诡异,总感觉就好像是弥补了对林黛玉的亏欠似的,让他心里舒服了许多。因为,对贾探春这个本不多喜欢的女儿,也多了几分欢喜。

    所以,对赵姨娘这个生母自然也多了几分怜爱,更不要说,赵姨娘的这番慈母形象很得他心。

    赵姨娘听到贾政唤了他多年不曾唤的乳名,身体不由得僵硬了一下,随后,又哭又笑,她终于明白,她的女儿是对的。

    这么多年来,她看似很得贾政的宠,却也不过是在陪寝的次数上略多一些。实际上,贾政从来都不曾在其他事情上偏爱她一丁点。对于她所出的一子一女,更谈不上多喜欢。她心里不是不恼,不是不急,只是没有办法而已。

    如今,她似乎是找到了一个相处的模式了。

    想到贾探春的安排和嘱咐,赵姨娘心里很窝心。这个女儿给她添了一辈子的堵,如今好容易好了,偏偏又……

    只可惜,她到底是什么都不能做的。

    其实,以赵姨娘的个性,绝对说不出这样一番话来,她之所以会如此,乃是因为这一言一行都是贾探春教的。以贾探春的聪明,帮赵姨娘夺宠并不算难事。尤其,是在这种时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