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57056 疑窦

57056 疑窦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姐?!”看着落空的双手,林墨玉惊诧不已,随后,看到风华苍白的脸色,更是紧张不已,“姐,你怎么了?怎么脸色突然变得那么难看?”

    风华被自己的猜测惊得一身的冷汗,好容易才算勉强回过神来,看到林墨玉紧张,她自己反而镇定了许多。不管对手有什么计划和打算,只要事情还没发生,她就不是无路可走。所以,用不着慌。慌了,才是真的要坏事了。

    深吸一口气,勉强稳定了心神,风华携着雪雁上前几步,与身后其他下人拉开了距离,一瞬不瞬的看着林墨玉,尽量压低了声音问,“墨玉,你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贾家,对不对?”

    见风华这么紧张,林墨玉也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一双眼睛变得晦暗不明,最后愈发的黯了下来,他点了点头,言简意赅的回答,“对!”

    风华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帮我找师父过来,切忌不要让任何让发现。”

    身体的反应愈来愈明显,风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控制不住而显露出什么,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冯老先生这个神医一般的所在。或许,他能够帮她解除了身体的反应也不一定。

    “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是不是贾家人对你做了什么?”林墨玉面色阴沉如水,很是急切的问道。

    风华此时腿软得厉害,若不是有雪雁搀扶着,只怕早就瘫软在地上了,能勉强说出这么多花,已经是她的极限,再想开口,却已经是不能了。

    林墨玉的眉头拧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他知道情况紧急,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所以,也不待风华回答,立刻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略显阴沉的低语,“我很快回来。”

    风华长长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冯老先生是否能解她身上的药,但是,她至少把林墨玉支开了。就算……就算真的有什么,至少也不会将他牵扯进来。

    “雪雁,别慌。”无力的靠着雪雁,风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快带我去*馆。”

    雪雁知道情况紧急,一路上,几乎是半拖着风华回到了*馆。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竟然突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了。

    坐在了椅子上,风华狠狠的灌了了一杯冷水,抬起头,对雪雁急道:“快,取一盆清水和尽可能多的澡豆来!”

    说罢,也顾不得雪雁的反应,直接俯身冲着旁边摆放的唾壶,然后,将手探入口中,按压住舌根,并尽可能的深入,顿时觉得恶心不已,身体给予了最本能的排斥,但是风华仍旧用仅剩的抑制坚持着。

    终于,忍不住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吐得昏天黑地,眼冒金星,稍稍好转一些,风华又端起手旁的冷水,再一次狠狠的灌了下去。

    如此,几次三番,风华觉得胃里已经吐得干干净净了,身子也脱力得厉害,半趴在椅子的扶手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这个时候,早已是泪流满面的雪雁已经将风华要的东西拿来了。

    “将澡豆化入水中。”风华如是吩咐。

    澡豆,顾名思义,乃是大户人家用来洗涤之物。风华暗暗猜测,它的效用应当是和现代的香皂、肥皂相同,用其化入水中来催吐,应当是管用的。虽然还不是很确定,但是如今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横竖,总不会死人的。

    肥皂水是个什么味儿,自然不必说了,这澡豆的味儿就更让人受不了。不过,也正因为如此,风华才能剧烈的呕吐,直吐得胆汁都快要吐出来了。

    雪雁在一旁看着,实在看不下去风华这般自虐,忍不住按住她的手,“姑娘,差不多就……”

    风华无力跟雪雁多说什么,只是无力的摇头,然后,继续自己摧残自己的胃。

    雪雁看着实在不忍心,只能将头转向一边,假装什么都看不到,可是眼泪却如同不要钱似地往下砸。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实在吐不出来的风华觉得应该差不多,一手捂着绞痛不已的胃部,无力的吩咐正在轻拍她背部的雪雁,“扶我去床上歇歇。”

    话音未落,顿时身体腾空,忍不住的一阵天旋地转,抬眸,却撞见了一张风华绝对想不到的容颜。

    将风华安置在床上,沈君实拿出身上的素帕轻轻的擦拭风华额头上渗出的汗水,眉头紧锁,嘴唇也抿得紧紧地,似是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

    他沈君实可以不开口说话,风华却不能,她只能强忍着身体一*用来的*,艰难的开口,“你……怎么会在这里?”

    今天是什么日子?除夕夜!按沈君实的身份,应该在皇宫里参加皇家的家宴,怎么可能有时间到这里来?更何况,贾家虽然有诸多不好,确实百年煊赫的大家族,不是他送给她的那个“林府”,他沈君实要做多少安排,才能像现在这样出入如入无人之境?

    沈君实的眼神狠狠的闪烁了一下,随后微微垂眸敛下了所有的情绪,也不回答风华的问题,只是反过来反问她,“你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可还能坚持得住?要不,请太医罢!”

    风华死死的盯着沈君实,连眼睛都肯眨一下,不是她小人之心,只是他沈君实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实在太惹人疑窦。更不要说,他的态度更是引人浮想。风华不得不怀疑沈君实在她中药这件事情里扮演着什么角色,是策划者、旁观者,还是推动者?亦或者真的只是个恰逢其会的局外人?

    脑袋越来越昏沉,风华真的糊涂了,她觉得累极了。身体里的反应越来越明显,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沈君实不见风华回答,又看到风华面上,甚至连着耳根子都泛着不正常的潮红,立刻瞪大了眼睛,面上显得难以置信,“你……你这该不会是中了……中了什么迷情之药罢?”

    “你,给我出去!”风华闭上眼睛,她只想留着所有的力气去和身体最斗争,不想再分神去想沈君实此时到底是真震惊还是假做戏。

    沈君实豁然起身,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显得很是浮躁,嘴里喃喃的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明明已经将胃中的东西都吐了个干净,可是身体里的药效却始终在加剧。空虚和燥热快要将风华逼疯了,她从来都不知道人可以难受成这个样子。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在渴望什么,只是她的理智在拼命压制着这种叫嚣着的*。也说不清楚是委屈还是难受的缘故,风华忍不住哭了起来。

    沈君实眼看着风华被折磨的口中溢出了让人羞愧的声音,快速上前几步,握住了风华的手,充满了诱惑的开口询问道:“黛儿,让我来帮你,好不好?”

    风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沈君实靠近,待她意思到自己做了什么,倏地睁开双眼,用力的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对沈君实怒目而视,“王爷这是要趁人之危吗?”

    沈君实忙摇头,“不,黛儿你不要误会,我……”

    “既如此,还不放开我?”风华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完整的话。

    要她随便和一个男人发生关系,风华做不到,纵然她不是真正的古人。尤其是这沈君实,风华心中的抵触更甚,说不清楚是为什么。

    沈君实忙松开手,手足无措的后退几步,“黛儿,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亵渎你的意思……”

    风华此刻哪里能听得进去这些话?只对愣在一边的雪雁怒道:“将无关的人请出去!”

    雪雁这才回过神来,立刻上前挡住沈君实的路,尽职尽责的提醒道:“王爷请!”

    沈君实并没有走,只是冷冷的看向雪雁,怒而问道:“你想要她死吗?她被人下了药,你知不道?”

    雪雁一向听风华的,可是,生死攸关的时刻,她真的忍不住犹豫了,她真的怕主子就这么死了。

    感觉到雪雁的犹豫,风华心中的怒气更甚,“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风华的态度很坚定,可是,雪雁却不更犹豫了。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听从风华的意思驱逐沈君实了。

    “黛儿,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情。我就在这里看着你,等着你的决定。如果你愿意,我会以最快的速度纳你为妃,许你一世富贵荣宠;如果你不愿意,我便这样守着你。你若能无碍自是最好的,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定为你收尸,并为你报仇!”沈君实面色沉重,看起来很是冷静。如他自己所说那般,他坐在了一旁,再不多说一个字。

    风华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一股热浪袭来,逼得她生生的咽了下去。风华感觉得出来,这药真的很厉害,可是,真的会死吗?应该没有这么严重吧?

    心里这么想着,但是毕竟还是不确定,忍不住很是慌乱。说得斩钉截铁,但是真的到了死神逼近的时候,人总是害怕贪生的。风华这个曾经“死里逃生”的人,自然也是不例外的。

    背对着沈君实和雪雁,风华向里侧卧,咬着被头,努力压抑那要冲口而出的羞人声音。

    突然,风华感觉有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头,下意识的想要将其挥到一边去,耳边却又传来沈君实可以压低了的声音,“有人来了,我躲一下。”

    说完,也不待风华回应,他便一个闪神钻到床背后的夹道里。

    如果风华此时有兴致,必定会赞沈君实一句“能屈能伸”,毕竟,那个地方可是用来放马桶的。好在,风华此时并没有心情管这些。

    如沈君实所说那般,风华也很快听到了声音。

    “姐,你没事罢?”着急的林墨玉顾不得礼数,三步并作两步超过冯老先生这个师父,抢先一步冲到风华床前。

    风华还没来得及回来,冯老先生便很不客气的将林墨玉拎到一边,“去,别在这里碍事!”

    说着,直接坐在了风华的床边,稍稍一探风华的脉搏,面上便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惊骇,下意识的念了一句,“合欢散?!”

    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做什么的。但是,风华并不知道这东西一般是给什么人用的,更不知道它是从什么地方流出来的。但是,冯老先生见多识广,却很是清楚,因此,他老人家的脸色变得非常非常的难看。

    在青楼楚馆里,总是有那么一两个女子生性刚烈,威逼利诱、打骂捶楚全不管用。于是,便有了这种药性极强的催情药。服药之后,将女子捆绑起来,使一高手挑逗女子,直惹得她被身体里的*所控之后,又以污秽言语相侮辱,直打击得女子自尊之心全无,便算达到了目的。

    据说,这种药,自使用以来就没失手过。由此可见,合欢散药效之强。

    “师父……”风华话未出口,却为咽下那羞人的声音而生生止住了,她含泪看着冯老先生,其中的祈求之意,就算不说也能一看便知。

    冯老先生面上露出几分不忍之色,却还是低声道:“丫头,你听着,这药无法可解。我只能用药延缓它发作的速度,你尽可能的忍耐着,只要忍过去就没事了。”

    风华有些失望,但是想到能使这药性发作不再如此的来势汹汹,或许也能忍过去。使劲点了点头,风华同意了冯老先生的提议。其实,不同意又能怎么样呢?如今,她可谓是无路可走。

    冯老先生拉着一旁难掩怒色的林墨玉,“我们得赶紧回去,丫头快撑不住了。”

    甫一离开风华的视线,林墨玉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一拳打在墙上,犹如誓言一般信誓旦旦的一字一句道:“好个卑鄙无耻的东西!你且看着,我多早晚要这贾家毁在我手里!”

    冯老先生暗暗摇头,只注视着外面的情况,寻找机会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并不理会自家徒弟的发泄。

    终于,林墨玉还是忍不住上前问道:“师父,我姐姐她……她不会有事的……”

    冯老先生看了林墨玉一眼,见他的眼睛里盈满着浓浓的急切,也不忍心骂他,“我算是看出来了,那丫头最大的优点就是坚强、隐忍。所以,她应该会忍过去的。”

    毕竟,是不经人事的小姑娘,应该能忍过去……吧。

    只可惜,冯老先生并不知道,风华真心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姑娘,所以,她所受的苦楚,远比他老人家所猜测得要多得多。

    “都是我害了她!”林墨玉此时自责不已,“是我的错!想探贾家的底细,用什么方法不可以?我为什么偏偏就……”

    冯老先生拧起了眉头,不悦的看着林墨玉,“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不是还没有事情发生吗?你这个样子,对得起你父亲对的期望吗?遇到事情,半分沉着之气都没有,能有什么大出息?”

    正所谓关心则乱,如果出事的不是风华,林墨玉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正因为出事的是风华,所以,就算给冯老先生这样责骂,林墨玉也还是沉浸在痛苦、自责中,“我明明已经感觉到有事情要发生了,我很小心很小心了,可是……”

    “听说过千年做贼的,没听说过千年防贼的。对方以有心算无心,有几个能逃得了?”最终,冯老先生还是心疼徒弟占了上风,尽管仍旧恶声恶气,却也算式另一种方式的安慰了。

    “师父,我真的很害怕……”林墨玉看着冯老先生,眼睛里盈满了泪花,“姐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真的很怕我会这样亲手毁了她的幸福……”

    冯老先生心中一紧,这个跟了他十几年的徒弟,有多少年没有这么脆弱得寻求他的帮助了,就到他自己都忘了他本身还只是一个尚未长成的大男孩,“她是个坚强的姑娘,不会有事的。”

    林墨玉和冯老先生对视了许久,冯老先生的目光很坦然,无比的坦然,显得十分的坚定。但是,林墨玉突然苦笑了起来,“师父,您知道吗?每次您试图要那些罹患重症的人相信他们能康复时,就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们,您的眼睛越是坦然,其实心里就越虚!因为,您根本就无法治愈他们,或者说,您自己也没有多少信心治愈他们。”

    冯老先生微愕,他这徒弟不说,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竟有这样的习惯。

    见四下无人,冯老先生拉了拉林墨玉,压低了声音道:“好了,我们现在不说这个了,赶紧回去给你姐姐熬药才是正经。”

    林墨玉闪身躲过,转而看向风华所在处,轻声道:“师父,你回去罢。我怕我姐为保名节会做出什么傻事,我要留在这里看着她。”

    “不会的!”冯老先生很干脆的摆手。

    林墨玉回眸,有些不解的看着自家师父,“您怎么知道不会?”

    冯老先生噎住了,索性,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一把抓住林墨玉的手道:“我说不会就不会,哪来的那么为什么?我们赶紧走!那丫头快等不急了!”

    林墨玉有了怀疑,下定决心丝毫不动,“师父,您到底知道什么?”

    “我能知道什么?”冯老先生挑眉。

    林墨玉见状,强行将自己的手抽回来,“不管怎么样,我不会拿我姐的命去冒险。我并未随师父学医术,去了也帮不得师父许多,便留在这里好了。”

    冯老先生愤怒的指着林墨玉,想骂什么,但是到底也没骂出来,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的问:“难道你没发现刚刚那丫头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吗?”

    “我当然发现了,不就是……”林墨玉的声音戛然而止,原本欲冲口而出的“雪雁”二字生生的咽了下去。因为,他很清楚,他的师父绝对不会问这么没意义的问题。惊疑不定的看着自家师父,林墨玉希望从中找到答案。

    冯老先生点了点头,“是的,她的房间里还藏着一个男人。”

    如果不是听出房间里有一个男人,他也不会非要扯着林墨玉离开。毕竟,那种事情,林墨玉总是不好在场的。说起来,冯老先生也是有些生气的。他的这徒弟有多少修为,他自己是最清楚的。可他这个笨蛋竟然没听出房间里还藏着一个人,实在太让人生气了。

    “是谁?”林墨玉下意识的追问。

    这个时候,林墨玉的急智总算起了作用,他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家师父一直说“撑不住”、“等不急”之语了。

    冯老先生很不客气的白了自家这个笨徒弟一眼,“我能从呼吸声中听出是个男人,难道还能听出是谁不成?”

    林墨玉略微有些尴尬的低下头,他知道自己问了个很笨的问题。

    “好了,我们走罢。”

    林墨玉再次摇头,“我要留在这。”

    “你留在这做什么?万一……万一那什么,你站在墙根上算什么事?”冯老先生觉得自己简直要被气死了。

    “我不能让我姐就这么委身那什么贾宝玉。”林墨玉仔细想了,那房间里除了贾宝玉就不会有其它人。也因为如此,他才愈发的不能让贾宝玉得手。贾家为了娶媳妇的手段未免也太肮脏了,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林墨玉暂时还没想通,只当风华之所以会被下药是因为贾家有什么人想逼他姐姐下嫁。他想得很清楚,他只需要在贾宝玉有所动作的时候弄出点声音来,就能拖上一拖,拖得时间久了,自然也就过去了。

    “他们……毕竟是有婚约的。”冯老先生如是说。

    “有婚约也不行,我姐姐值得最好的!贾家人还不配!”林墨玉高高的挑起眉毛,面上尽是傲然,“师父,您老人家赶紧回去配药罢,不能再这样耽搁下去了!”

    冯老先生见自己徒弟这样坚持,也是无法,只能随他们姐弟去了。

    林墨玉屏住呼吸,贴着墙根上细细听着,却听到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声音。

    “太好了,黛儿你怎的不告诉我有贵人相助?”

    正纳闷着,突然听到门口又有声音,细细一看,浩浩荡荡全是人,正想着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却发觉走在最前面的竟是贾宝玉。

    这下,林墨玉彻底确定了,里面那个人真的不是贾宝玉,那他会是谁?

    这么想着,林墨玉点破了窗户纸,眼神触及到一个陌生男人,不禁愕然。随后,又是一惊。这贾宝玉带着这么多人来,若是发现他姐姐房间里有一个男人,那可就真的完了。

    虽然说林墨玉不想承认贾林两家的婚约,也不愿意风华嫁给贾宝玉那样的男人,但是悔婚的罪名一定要由贾家来承担,他林家必须是无可指责的。可是,此时若是在风华房间里撞见个男人,那就不仅仅是风华的声誉尽毁,就连林家的家声也会……

    这么想着,林墨玉突然意识到此番中药一事必定不如他之前所想的那般简单,隐隐的,他察觉到一些名为“阴谋”的东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