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66065 入梦(二)

66065 入梦(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雾蒙蒙的看不清楚,风华正心烦着,耳边却突然炸起了玻璃砸在地上碎掉的刺耳声音,与此同时,还伴随着熟悉而有陌生的女高音,高得刺耳,近乎歇斯底里,“你还知道回来?这都什么时候了?”

    接着,是更熟悉的声音,熟悉到风华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男子打着酒嗝,将自己摔在沙发上,有些不耐烦的道:“不……不是告诉你最近不要和……和我太过亲近吗?被人看……看到怎么办?”

    到了这一刻,风华若是还没意识到自己身处于何处,那就真是傻了。

    在风华明白的瞬间,原本遮挡着的迷雾渐渐散开,映入眼帘二人正是贾韶和梅雪两个。只是,与风华之前所见的恩爱不同,此时的梅雪对贾韶怒目相向,而贾韶对梅雪也冷淡得很,眉宇间甚至多了几分不耐烦。

    这样明显的不同,连风华这个刚刚学会察言观色的人都看了出来,更不要说恋爱之中甚为敏感的梅雪了。

    于是,梅雪再一次爆发了新一轮的怒火,“你当然不想我出现了!这样你就可以在外面随心所欲的拈花惹草了!如果不来,怎么知道你每天这样醉生梦死?”

    看着这一对曾经以无比恩爱的姿态呈现在风华面前的男女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风华冷笑不已。心里的感觉非常复杂,一时半会儿的根本理不清楚。说实话,风华原本没想过还有机会再见到贾韶和梅雪的。

    贾韶白了她一眼,眼角眉梢尽是掩盖不住的疲惫,他冷哼一声,随后,用力的将脚上的鞋子蹬掉,然后,便闭上了眼睛,根本连话都懒得跟梅雪说上一句。

    很明显,他这样的表现只会更加激怒梅雪,不过,梅雪现在已经不止是愤怒了,眼睛里更染上了泪水,她豁然起身,哽咽着哭泣,“我说中了对不对?你就是在打着这个主意!你说,你在外面是不是有别的狐狸精了?你今天不说清楚就休想安宁!”

    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推“睡”得像死猪一样的贾韶。

    听到梅雪这话,风华止不住的挑起眉毛,“别的狐狸精”,感情她还知道自己也是只“狐狸精”呢!原来她也不是没有优点的,至少就很有自知之明嘛!

    贾韶就算再怎么不想搭理梅雪,也受不住她这样的折腾,酒意早已醒了一大半,无法,他翻身而起,怒气冲冲的责问梅雪,“每天都只会说这些,你烦不烦?!”

    梅雪听了贾韶这话眼泪掉得愈发的凶了,“哦!你现在嫌我烦了?你是不是后悔和我在一起了?你是不是想风华那个贱女人了?你是不是觉得如果你仍旧和她在一起就不会落到今天这一步了?”

    风华死了,贾韶几乎没得到任何财产不说,同时又被风华那突然冒出来的外婆一家指责。说突然冒出来是因为,在风老先生甚至风华在世的时候,她们和风家都几乎没有任何往来。

    原因很简单,当初的秋家也就是风华外婆家并不同意将女儿秋萍嫁给没钱、没本事、同时又是孤儿出身的谢安石。据说,当时闹得很厉害,因秋萍执意跟谢安石登记结婚,秋家父母甚至不愿意再认这个女儿了。

    其实,当时的事情真的不能深究,如果硬要剖析所有的内心,只会让人心寒齿冷。

    秋萍有心脏病,秋家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多年来早已不堪重负,自然希望女儿能嫁个有钱人。话说,秋萍虽然身体不好,是个大累赘,但是那容貌真真是百里挑一的美丽。她的美丽,因为她身体的孱弱而楚楚动人。嫁个有钱人,似乎也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于是,在各方的努力之下,秋萍的上司看上她,表示喜欢秋萍,愿意娶她,并且,为她医治身体。

    秋家人,心动不已,说不出拒绝的话。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一答应,不仅秋萍的病有了希望,也能给家里解决一些负担。

    毕竟,秋家是有儿子的,不可能将所有的钱多花在女儿身上。且不说家产都是儿子的,娶儿媳妇也要花不少钱。只说儿媳妇进门之后,对这个药罐子小姑子横看竖看都不顺眼,到处挑刺,整得整个家家无宁日。秋家父母就已经累了,想要将秋萍这个负担交给别人。

    在这个时候,有人看上了自家女儿,虽然对方年纪大了点,长得也磕碜了点,又是离过婚有了孩子的,但是架不住人家有钱啊!可是,秋萍偏偏不嫁,非要跟着家里没有丝毫背景,本人又是个小职员的谢安石!这不是给本就不算富裕的家里增添负担吗?更何况,如此也耽搁了她自己的身体。

    秋家父母、兄嫂集体出动劝说秋萍,他们仔细的为秋萍剖析利弊,贬低谢安石,他们都说谢安石只是看上了秋萍的美貌,可是,秋萍一句也听不进去。最后,她甚至越过父母直接和那穷小子登记结婚的。

    于是,在秋家嫂子的提议以及秋家兄长的附议下,秋家人决定再也不认秋萍这个女儿了,两家人老死不相往来。秋家兄嫂理直气壮,负担了这个大累赘一二十年,他们也累了,既然嫁了人,姓了别人的姓,自然该由夫家来负担她的医药,不能由娘家来养她一辈子不是?

    秋家二老不能说完全不心疼女儿,但是秋萍不听他们的,而他们又要顾及儿子、儿媳妇,也忍痛保持了沉默。

    如果说秋萍嫁给谢安石完全是因为爱,也是没有的。她那么做更多的是一种坚持、一种态度、一种反抗。

    委屈的活一百年与痛快的活十年中,她选择了后者。在生命的质量和数量上,她更看重质量。至少,谢安石年轻、帅气,而且,他没有家人,她也就没有来自于公公、婆婆的刁难,也不用面对风家亲友团的批评。这样,很好。

    婚后的生活比秋萍想象得要好得多,谢安石真的对她很好,他自己可以不吃不穿,也要她吃好、穿好。更不要说她的病情了,谢安石从来不曾吝啬过。用药方面,不能是最好的,却也是用尽了心思,很是精细。每次,她的身体略微有些什么不适,谢安石比她本人还要紧张,很多秋萍自己都注意不到的小细节,谢安石都能打理得很好。

    秋萍以为,这种好总有一天会淡去,总有一天,谢安石也会像她的父母一样,厌倦了她的拖累,把她当成烫手山芋,恨不得赶紧脱手才好。

    可是,谢安石却是个死心眼,对于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对自己的好的人,他就算是拼了性命也不会负她。

    于是,秋萍预料里的冷淡、疏远、厌烦都没有出现,谢安石对她近十年如一日。纵然,他因此一直过着清贫的日子,事业上也没有得到什么发展。

    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秋萍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咋舌的决定,她要为谢安石生一个孩子。

    谢安石并不姓谢,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谢,是孤儿院里的妈妈为他取的姓氏,希望他不要以怨恨的心来对待世界,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如此方能得到快乐。所以,对于有没有孩子,他一点也不在乎。

    在秋萍试探性的相问的时候,他告诉秋萍,他不需要为任何人传宗接代,自然也不需要孩子。他只想和秋萍两个人,长命百岁,一生一世。

    可是,一个女人,爱极了一个男人的时候,最想做的就是为他生孩子。

    做好了计划,秋萍瞒着丈夫怀了他的孩子。怕丈夫容不下孩子的存在,她甚至找借口躲了出去,只说是想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修养一段时间。在丈夫将其护送到一个小镇,并且租了房子之后,她坚持逼他回去工作。

    谢安石本不想同意,他想辞掉自己工作,在妻子修养的地方找一个新工作。可是,在妻子的坚持下,他还是退让了。因为,新工作怎么也不可能有原本的工作挣钱,而他们很需要钱。

    然后,一切都在秋萍的计划之中。等到谢安石发现,秋萍的肚子已经藏不住了,她的身体不适合生孩子,却也一样不适合流掉孩子,毕竟孩子已经大了,只能选择引产。而引产所受的罪并不比生产少多少。

    孩子,最终在秋萍的坚持下保住了。

    这一次,谢安石没有再听妻子的话,辞掉了工作,守护在妻子身边。

    最终,秋萍生下了一个女儿。可是,秋萍自己没能睁开眼睛,她去了。她的身体本就不适合生产,再加上年纪也已经不小了,母女平安的可能性实在太低。

    谢安石大受打击,看着那小小的孩子,他不知所措。他的孩子,他和心爱的女人所生的孩子,照理说,他应该是极尽所能的疼爱她才对,但是,对于这个害死了妻子的女儿,他真的有些恍惚了,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孩子。

    这个时候,近十年没有露面的秋家人出现了。

    他们一出现,就只会指责别人。他们指责谢安石没有尽到做丈夫的责任,指责他自私的害了他们的女儿,指责女儿蠢笨害了自己的性命,甚至……甚至指责谢安石怀中的孩子要了女儿的命。

    说实在的,对于妻子的过世,谢安石不是没有一丁点的迁怒,他也会恨不得没有这个女儿。可是,这毕竟是他的女儿,是他和心爱之人的血脉。他一忍再忍,劝秋家人不要在秋萍面前闹事,可是,秋家人半步也不肯让。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秋家父母自然也不可能完全不关心秋萍的情况,总是会想办法打听一二。以往,谢安石对秋萍好的时候,他们欣慰的同时又有一种说不清的不快梗在胸口。这样,好像是说他们错了似地。

    秋萍死了,秋家父母伤心,但是,同时似乎这也印证了他们当初的看法是对的。如果女儿肯听话,就不会落到这一步。

    对女儿置之不理的愧疚,在这一刻都化作对谢安石的怨恨,他们觉得如果没有谢安石,他们的女儿就不会死。所以,他们诋毁谢安石,明知道是女儿坚持,却仍旧下意识的认定是谢安石想要孩子才会害死了女儿。似乎,证明谢安石的负心、自私,就没有人会指责和注意到他们对女儿的遗弃,而他们自己也能忘记对女儿的愧悔。

    秋家兄嫂的态度更好理解,当初正是他们的坚持,秋家才会对秋萍不再付出财力。心里愧疚虽然不多,但是道德上被人指责,他们也不好过。如果能证明谢安石这个丈夫负心,不管是外部还是他们内心都会好受许多。

    于是,在秋家人的挑衅之下,灵堂之上,一场闹剧爆发。

    双方各自指责彼此,引得众人围观,有知晓一些内情的,也有只凭着对话猜测的,但是,毫无疑问的,大多数人都是站在谢安石这边的。或许是因为秋家人占了上风的咄咄逼人,也或许是因为抱着孩子憔悴不已的谢安石让人无法指责。当然,大家指责的更多的是秋家兄嫂,但是对秋家父母也没什么好感。

    总而言之,在众人的帮扶之下,秋家人大失颜面。最后,秋家人言明,他们不会认这个女婿和外孙女。

    不欢而散。

    只是,这个时候的秋家人完全没有料到,又一个十年之后,谢安石会成为当地很有些名气的企业家。

    只是,那个时候,谢安石已经不叫谢安石了,他已经改名为风云轻。

    云淡风轻。

    在杂志上无意间看到风云轻的采访,求家人仍旧以为只是人有相似。可是,越读下去,越觉得和他们所熟悉的谢安石像。

    初开始的时候,秋家父母倒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奇怪一下,可是,已是不惑之年的秋家兄嫂却动了邪念。上有老下有小,自己也没有大本事,秋家兄嫂生活得并不如意,甚至可以说很是艰难,他们无时无刻不希望能发财。

    人被逼急了,也就顾不着颜面了,秋家兄嫂现在想要认这个妹夫了。他们也会安慰自己,想当初秋萍花了家里那么多钱,身为秋萍的丈夫理所应得的应该要补偿他们。

    于是,他们主动找到了风云轻,想要认回这一门亲戚。可是,我们这商界有名的风先生一点也不想认这对兄嫂,丝毫颜面也不给,直接将人轰出去。

    为此,秋家兄嫂再一次鼓动早已上了年纪的父母,希望借由他们之力弄到点钱。话说,当初闹得虽然厉害,但是大都是冲着他们夫妻俩去的,他们的父母倒还好些。这个时候,秋家兄嫂无比的庆幸父母当时没有很强硬,同时,他们也完全忘记了当初自己是怎样因为这事而生气的了。

    可是,风云轻没有给秋家父母面子,仍旧不肯认他们。

    秋家兄嫂为此事也闹,甚至引得媒体争相报道,可是,结果只是自己惹了一身的骚,风云轻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最后,秋父病倒,眼看着就要离世了,风云轻也没有让女儿来看她这名义上的外公。秋家人用尽了方法,都无法接近风华。

    又几年之后,在秋家兄嫂的咒骂下,风云轻成为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资产更是早已过亿。

    与此同时,风华也长大了,秋家人好容易见了风华,却已经迟了。风华已经完全站到父亲那一边,对于他们所谓的亲情,一点兴趣也没有。慢慢的,两家也就真的没有什么交集了。

    可是,这一次,风华过世,贾家兄嫂又冒了出来,他们一口咬定贾韶为了风家财产谋害了风华。

    与多年之前的那一幕不同,这一次,大家难免就会怀疑什么了。尤其是,看到贾韶那被人咬破了的嘴唇。

    妻子已经过世多日,这贾韶的嘴唇是怎么破的?真的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怎么着,也不可能是自己咬破的吧?

    人的八卦天性是非常可怕的东西,尤其是插上了想象的翅膀之后,经过多家媒体的而已炒作之后,贾韶可谓是焦头烂额,就连他贾氏的股票也发生了不小的震荡。

    贾韶并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没有到穷凶极恶的地步,在这样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他没有办法保持心境的平和,所以,他要求梅雪不要和他逃过亲近了,免得被人看出什么。当然,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梅雪到他嘴唇上留下的那个印记造成的,他也有些埋怨梅雪。所以,对梅雪的态度也并不算好。

    之后,为了挽回公司的形象和声誉,他不得不参加很多酒宴。纵然,他心里其实很不喜欢这些。

    可是,这些情况看在梅雪眼里就不一样了。和贾韶在一起,梅雪从来都没什么安全感,所以,她慌了、乱了,也没了她一贯伪装出来的善解人意。她变得歇斯底里了起来。

    贾韶被梅雪吵得心烦得厉害,面上阴沉如水,冷笑一声,拿起仍在沙发上的外套,踉跄着起身,“你还真说对了,风华永远不会像你这样泼妇似地!我劝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有多让人倒胃口!”

    风华眯起眼睛,胸中盈满了怒气。她,实在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从他们两个的嘴里吐出来,更不喜欢被拿来和梅雪相比较。

    梅雪拉住想要离开的贾韶,“你终于说实话了!你后悔了!你后悔对她出手了!你还想……”

    贾韶本就受够了梅雪,根本一个字都不想听她说,此刻又见她说出这样不知轻重的话来,心中更是恼怒,用力的将梅雪推开,任她摔倒在地,恶狠狠的瞪着她,“疯子!我不想和你说话!”

    说罢,抬脚便往外走。

    “贾韶!”梅雪看着贾韶远走,厉声喝道,“你今天如果敢离开这里,我就到警局举报你!我就说,是你为了风家的财产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大不了,咱们一拍两散!”

    贾韶的脚步一滞,眼睛里闪过一抹凌厉之色,回眸,看着倒在地上的梅雪,咬着牙,一字一句道:“随便你!”

    “贾韶,贾韶……”梅雪爬起来,扯上尖锐的嗓音喊,却不能让贾韶回头。

    可是,在打开房门的瞬间,贾韶愣住了,面上显得惊骇不已,竟无半点血色。

    风华抬眸望去,却看到了几位警察打扮的人。

    此时,梅雪也看到了房门前的人,面色并不比贾韶好多少。她和贾韶都注意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刚刚,她的声音那样大,那些警察们也不知道是否听到了什么……

    对方看了贾韶一眼,又看了看梅雪,面无表情的问道:“是贾先生和梅小姐吧?”

    说罢,也不待贾韶和梅雪回答,便道:“我们这里有人举报你二人涉嫌谋杀风华小姐,请随我们回警局协助调查。”

    这带头警官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面上也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却给人一起威压,让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风华心中一紧,对于自己的枉死,她早已不抱真相大白的希望了。可是,现在,沉冤得雪的机缘就这么突兀的展现在她面前了。一时间,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怔愣不已。

    很自然的,跟着这些警察们一起来到了警局。

    经过这一路上的平复,贾韶和梅雪的情绪都缓和了许多,进了警局,贾韶更是直接扔下一句,“在我的律师没到之前,我什么话都不会说。”

    当风华听手下的警员称呼带头的警官为“张队”的时候,她的心神狠狠地激荡了一下。据说,这位张警官很是个难缠的人物,很是破了不少的案子。同时,也被很多人戏称为“张神探”

    风华不敢说他真的是“神探”,但是,应该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应该可以报以一定的希望。

    张警官他半点也不觉得惊讶,想来,这样的人,他见得多了,“这个当然,这是权利。不过,你觉得没有证据,我们会把你请来这里吗?”

    贾韶的眼神跳跃了一下,虽然他极力掩饰,但是眼睛里的紧张之色还是掩盖不住。

    不过,贾韶这样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特别是相对比梅雪。

    梅雪毕竟是个女人,同时也是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女人,没有经过这样的场面,又担心自己之前说的话被惊诧听到,心里很是慌乱。好容易镇定了一些,偏偏又被张警官这一句话给吓着了。

    张警官看梅雪这样的反应,眼眸中闪过一抹光亮,突然俯身靠近梅雪,无形间给予了她压力,同时,压低了声音道:“我们在风小姐的面颊上发现一个女子的掌印,怀疑与梅小姐你有关。请梅小姐合作,让我们取了掌纹送予鉴证科鉴定一番。”

    梅雪听了这话已经不是面无血色那么简单了,整个人摇摇欲坠,连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张警官并不去看梅雪,反而将目光投向了贾韶。

    其实,贾韶心里也很震惊,身体也在止不住的发抖,面上却仍旧还在强撑着。

    可是,面无表情的警官大人这个时候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惹得贾韶心惊不已,而他却好似无所觉一般,仍旧对梅雪道:“同时,我们还在风小姐的牙齿上发现了一些不属于她的血液,还需取梅小姐血液做对比,请梅小姐多多配合。”

    此言一出,就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贾韶彻底的慌了,那双眼睛,明显的慌乱。

    张警官直起身子,“另外,一会儿,还请两位向我们说明一下彼此的关系。以及,刚刚我们所听到、看到的……”

    剩下的话,张警官没有说完,但是,比说完的效果更好。

    贾韶和梅雪紧张的对视,都在彼此的眼睛看到了惊骇。

    眼看着张警官离开,风华很是着急,她想要告诉他,应该取贾韶的血液对比,但是对方根本听不到也看不到她的存在。

    不过,她发现一件让她惊讶不已的事情,那就是,这一次,她没有像之前那样被禁锢在贾韶身边,她可以自由的离开。

    跟着张警官,风华想尽办法和他沟通,却也只是无用。

    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总之,风华感觉过了很久很久之后,张警官看着报告,气得直接摔了下去,“难道以现在的科技那掌印都一点也没办法提取出来吗?”

    风华这才明白,原来掌印是无法提取对比的,张警官之前那么说,不过是故意吓唬梅雪。可是,血液一定和梅雪的不一样,这么一来……

    没有希望倒也罢了,如今有了希望却要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两个安然出去,风华无论如何都做不到。难道来这里一趟,就只是为了看他们如何逃避法律的制裁的吗?

    “头儿,现在怎么办?难道真的要在二十四小时之后放了他们?”

    张警官微微眯起眼睛,冷然开口道:“待时间快到之后,去取了贾韶的血液来对比!”

    风华有些不解,而那警员却没有开口发问,只是领命而去。

    不过,张警官很快为风华解惑了,他冷笑一下,自言自语道:“走?想得美!看我不拖死你!”

    风华这才明白,这张警官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可是,风华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们会查出那血液就是贾韶的,如此一来,就算留不住梅雪,也能把贾韶给留下来。这个结局,也算不错。

    看着这张警官,风华总算明白为什么大家多说他难缠了。不过,也幸好他这么难缠,否则的话,还没有这歪打正着的机会呢。

    虽然确定,但是,风华还是留在这里等着看了。

    果然,如风华所愿,她看到了张警官又惊又喜的样子。

    “真没想到,这血液竟是……”张警官一边摇头,一边感叹。

    可是,身边警员的一句话再一次让风华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可是,头儿,仅仅这一点,根本不足以入罪。说起来,如果他们不是住着那么大、那么豪华的别墅,也能有些个目击者,指不定就能……”

    张警官斜斜的勾起嘴角,“不碍事!向上面申请拘留贾韶!然后,咱们慢慢的找其他证据!”

    听到张警官这么说,风华再一次安心了。说起来,这个张警官真真是她命中注定的贵人。可惜,没办法亲自感谢他了。

    离开了警局,风华来到了父亲的坟前,之前没能到父亲的坟前拜上一拜,她心中遗恨不已。如今,好容易有了机会,自然不能错过。

    接下来的日子,风华一直在到处飘荡着,心里有些着急。上一次,不过在这边耽搁一会儿,在那边已经是两三天过去了。这一次,她在这里游荡了好多天,可是却半点要回去的迹象都没有,她真的很担心林墨玉会担心她。

    可是,就算风华再怎么担心,日子也还是要这样过下去。

    当然,这段时间里也不是什么“好事”都没发生。

    贾韶涉嫌杀妻被拘留的消息传出来,本就算不得稳固、强大的贾氏股票一跌再跌,眼看着,这个集团已经是风雨飘摇了。

    初开始的时候,风华觉得很解气,可是,慢慢的也就不关系了。她每日,不过出去读一下报纸,了解了贾韶的最新轻快,然后就一直守着父亲。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回去,不过,她总是希望在回去之前她是和父亲在一起的,让他亲眼看到,她在另一个世界幸福、快乐,让他安心。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风华突然在报纸上看到贾韶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的消息。顿时,心中复杂难言,说不清是愤怒多一些,还是失望多一些。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是觉得无法呼吸,每呼吸一下都是痛。不是尖锐的痛,是一种沉沉的痛。

    下意识的,风华往贾韶的住处而去,虽然知道报纸上不会出错,但是不亲眼看到,她怎么也没办法死心、相信。

    可是,到了贾韶的住处才发觉这里挤满了人,热闹得不得了。一时间,风华都不能进去了。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风华总结出一个新消息,顿时止不住的“幸灾乐祸”。原来,贾韶一出来,面临的就是自己破产的现实。就连他这个宅子,都被拍卖了。

    不能把贾韶入罪,让他变成穷光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等了很久,看热闹的人也都散了去,债主们也或满意或不满意的离开,贾韶垂头丧气,疲惫不已的出来。当然,他并没有带走什么东西,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其中,有些风华曾经很喜欢读的书。

    “亲爱的,你……”梅雪从房间里追了出来,想要搀扶住贾韶。

    可是,贾韶挥臂挡住了她,这一番动作,使得贾韶手中之物尽皆掉在了地上。书本散落一地,贾韶蹲下去捡,一张他和风华的结婚照片掉了出来。

    风华微微蹙眉,这照片是她平日里做书签用的,不曾想……

    贾韶愣了一下,随后略带颤抖的将照片捡了起来,小心的擦拭着上面的灰尘。

    这个动作,激怒了梅雪。梅雪很嫉妒风华,从来都嫉妒,嫉妒她的家世,也嫉妒她的美貌。所以,在她和贾韶在一起之后,她烧掉、毁掉了风华所有照片,不曾想,还是有了漏网之鱼。

    下意识的,梅雪上前想要抢过来。

    可惜,贾韶眼疾手快,提前收到自己身边,对梅雪怒目而视。

    “你什么意思?你到现在还想念着那个贱人吗?”

    风华冷笑一声,真不知道她梅雪有什么资格骂她这个正室为“贱人”,不知所谓!

    贾韶没有搭理梅雪,只是将照片夹回书本里,将自己的东西整理了一下,起身,冷然道:“你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梅雪怔怔的看着贾韶,她没想到,到了这一刻,贾韶他什么都没有了,还敢这样对她。终于,她回过神来,怒吼一声,“贾韶,你这样负我,就不怕我送你去坐牢吗?”

    贾韶的脚下不做丝毫的停顿,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怕,可是,现在他不怕了。梅雪她没有证据,除非她自己认罪。可是,梅雪是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了,她绝对不会将自己送进监狱。

    其实,贾韶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不够证据将梅雪牵扯进来,梅雪她多半会把所有的事情都招了,拖他当垫背的。

    在他被拘留期间,他无比的庆幸梅雪没有被警方掌握证据。至少这样,他不会担心有人从背后捅他一刀。

    现在,他是一眼也不想看到梅雪了。

    找了个僻静的无人处,看着照片中风华幸福的依偎在自己身边的模样,贾韶的脑海中不停浮现出和风华婚前婚后的重重。说起来,他和风华从来都没有吵过架,他们两人之间永远都是和谐的、快乐的。

    可是,他为什么和梅雪扯在了一起呢?

    是因为喜欢她吗?还是因为她的痴情追求?不,都不是!是因为她身材很好,是因为她……她和他在房事上和契合!

    他的妻子有心脏病,在房事上,他得不到满足和纾解,这才是他和风华之间最根本的问题。

    仔细想想,多可笑!就因为这样,他招惹上了梅雪!就像以前那样小心偷吃不就得了,干嘛要招惹梅雪呢?是因为她的爱慕,严重的满足了他的虚荣心!娶了个家世太好的女人,在外面的声誉并不是很好,他真的很有心里压力,可这种压力,他不能发泄分毫,只能强忍着!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的他实在是太好笑了。他真的,真的很后悔。

    可惜,他的后悔,风华看不到,也不关心。她完全可以想象贾韶以后的生活,他是个生性懒散的人,除了富二代,他做不好任何事情。

    没有功夫看贾韶和梅雪之间的恩怨,风华回到了父亲的墓前。

    可是,这一次,她在墓前看到了三个人。

    父亲常用的陈律师,风华很熟悉。张警官,也认识。另一位,倒是不认识了。

    “风老先生,按照您之前的安排,我们已经整垮了贾氏集团,您安息吧。”陈律师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风华愕然,这……这一切竟然是父亲提前安排好的。

    张警官叹了一口气,“可惜,不能把贾韶入罪,否则的话,我就得到风家剩余百分之五十的财产了。”

    “百分之二十五已经不少了,我会很快就会汇到你的户头上。”

    张警官点了点头,笑着对陈律师说:“你不是也有百分之二十五?”

    陌生的男人眉头微蹙,“风老先生果然够魄力,出手真狠!”

    陈律师轻笑,其实,当初他也觉得风老先生这么做有点过分了。但是,风老先生想做的事情,没有人能够阻止。在他老人家的眼里,他的女儿短命,贾韶必定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付出点代价,是很正常的,就算给他的女儿赔罪了。

    何况,贾氏集团如果没有他风家相助,早就不复存在了。说起来,他也不过是收回自己的东西罢了。

    心情大好的张警官忍不住高高的挑起眉毛,“裴先生,您不是也得了便宜吗?如果没有风老先生,您能这么快吞并贾氏集团吗?”

    裴先生懒懒的撩了撩眼角,“贾氏落在贾韶手里,早晚是我的囊中物。”

    贾韶做不了创业者,也做不了守业者。他更注重的是享受现有的生活。这个人生态度,除了同样没有野心的风华,难有其他人认同了。当然,因为是女性的关系,没有人指责风华,但是大家都很看不上贾韶就是了。

    听着三人的谈话,结合父亲的个性,风华渐渐地理出了头绪。

    原来,她的父亲一直都担心贾韶会因为他风家的财产而对她下手。所以,特意安排了律师和张警官,如果她早亡的话,只要查出她的死因,将“凶手”入罪,就分他们两个风家剩余财产的百分之五十。

    如果不能将“凶手”入罪,就拖住他,趁机会想办法联系和贾氏集团处于敌对位置的裴氏集团,让他贾韶破产。裴氏不是傻子,自然会抓住这个机会压低贾氏的股票,最终蚕食了这块肥肉。

    其实,很明显,在风老先生的眼里,只要风华早亡,贾韶就直接等同于凶手。不管他贾韶有没有坏心,没有照顾好他的女儿,在风老先生哪里就是死罪。

    如裴姓男子所言,风老先生够心狠,他甚至都不在乎贾氏集团也等同于他的风氏。因为,在他走后,风氏和贾氏两大集团合并,而风华为了让贾韶开心,放弃了“风氏集团”的名讳,虽然这才是更合理的。

    想通了这些,风华看着父亲的墓碑,泪水再一次模糊了自己的眼睛。这一刻,她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没有遗传父亲聪明头脑,也没有他的心机,又没有他那样狠心,白白的将自己逼到现在这样的田地也就罢了,还要连累老父亲为自己费尽心思,而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眼前的景象越来越模糊,泪水却不肯落下。

    “姑娘,姑娘,你醒了吗?”

    听到声音,风华用力的撑开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这一切。恍恍惚惚的,风华看到了一张靠近放大的脸,仔细看了许久,风华才恍然发现此人正是雪雁。

    风华有些恍然,着急了这么久不能回来,她险些以为自己再也回不来了。不曾想,还是回来了。

    回来了,本该是开心的,可是,在那个世界久久不肯落下的泪水却在这个时候落下了,从她的眼角不间断的滑落,打湿了她的枕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