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71070 砝码

71070 砝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唯一的亲人失踪了,心里有了怀疑,怀疑的对象又是自己最亲近和尊重的人,林墨玉感觉前所未有的纠结和痛苦。

    但是,林墨玉到底是林墨玉,就算是这样,他也能用理智压抑了自己的情感,冷静的下缄口令,然后默默的部署一切。

    虽然,监视自己的师父,他很过不了自己心里的那一关,可他还是做了。

    看到师父为了姐姐的失踪而焦急、自责、奔波,同时也不忘安慰他这个徒弟,林墨玉说不出一句话来,眉头却更加深的拧在一起。不,准确的说,这些日子一来,林墨玉的眉头就好像被粘在了一起似地,根本就没有个舒展的时候。

    按理来说,冯老先生这反应是无懈可击的,根本找不到一丁点的漏洞,而林墨玉也应该打消了怀疑。可是,正是因为如此,林墨玉才更加不安,总觉得这份无懈可击完美得有些虚假。

    不是不知道这极有可能是自己的怀疑在作祟,只是,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如果对方不是他的师父,他的怀疑和愤怒只怕能当场将对方的脖子给拧下来。

    更让林墨玉烦躁的是,他无法剔除怀疑,却又不敢亲自询问师父那日的去向,害怕找到破绽。

    这样的矛盾,快要将林墨玉的脑袋生生撕成了两半。

    头,痛得快要炸开了。

    最终,林墨玉狠狠心拿定了主意。既然怀疑的念头不曾打消,既然暂时找不到其他的突破口,林墨玉索性便敛起了所有的自责、矛盾等负面情绪,亲自跟踪自己的师父。

    毕竟,除了他,他着实找不到其他有能力跟踪自己师父却又能不被发现的所在。

    终于,在林墨玉跟踪了一天,也做了一天的无用功之后,他发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他的师父竟然偷偷翻了贾家的墙,往贾家而去。

    看到这一幕,林墨玉的心脏瞬间停止了跳动,手脚也于瞬间变得冰凉。不过,这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强行稳住了心神,林墨玉想也不想的立刻跟了上去。

    不远不近的缀在自己师父身后,眼看着他潜进了老太太的房内,林墨玉止不住冷笑不已。

    贾家老太太是出了名的长寿会享福,很是看重养生,除却特殊节日,其他时候一直都很好的贯彻着早睡早起身体好的原则。可是,这夜都这样深了,老太太房间里还亮着,而且,从人影上看,房间里并没有丫鬟伺候走动的身影。只有老太太一个人立于书桌前,在那里写写画画,明摆着消磨时间。

    林墨玉感觉全身止不住的发冷,天地间好像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似地,前所有委员的孤独。

    这一切都说明了什么,不言而喻了?除了等他的这个好师父出现以外,还能有别的什么原因?

    只是,他实在不明白,他这师父究竟是怎么和贾家人勾结在一起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么想着,林墨玉小心的凑上前去,精心凝神,想要听清楚里面的声响。

    “木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略带迟疑的苍老妇人声音传入了林墨玉的耳中,他一下子就认出这个盈满了疲惫的声音是属于他那所谓的外祖母的。

    只是,这内容是在让林墨玉糊涂极了。

    木先生?是谁?难道那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

    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可是,不管他怎么听,那房间里都应该只有两个人的呼吸才对。

    “我是什么意思?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你敢说莞儿不是被你给抓了的吗?打量别人都是蠢材是罢?”

    自家师父强压着怒火的声音,林墨玉无论如何都不会听错。可是,这内容着实将他吓傻了,面上一片惨白——贾家竟然还有他不知道的秘密?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要抓了他的姐姐?

    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林墨玉只得凝神细听,抱元守一,不再东想西想,希望能够从中听出个所以然来。

    “莞……”老太太的声音停顿了一下,似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又好似是不习惯于唤这个陌生的名字,随后惊慌的追问道,“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我的玉儿她被人抓走了吗?是谁抓走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清楚……”

    冯老先生不耐烦的打断了老太太急切的追问,声音极尽所能的冷淡,“这里没有外人,你不必演戏了!”

    “我演戏?”老太太声音忍不住拔高,似是带着几分羞恼,“玉儿是我的外孙女,我怎么可能会抓她?”

    “外孙女?”冯老先生冷笑了一声,声音里满是不屑,“你真的有把她当成是你的外孙女吗?在你的眼里,她只是个可利用的工具罢?”

    “荒唐!我抓玉儿做什么?”老太太从嗓子眼里挤出了一句怒斥,声音低低的,可是其中所饱含的愤怒却不容忽视。

    “你想做什么,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很明显,冯老先生不仅没有慑于她的怒火,就连口气中的讽刺之意都愈发的浓厚了,“我警告你,我老了,脾气也没有当年那么好了。如果你还想救你的儿子,就立刻把莞儿放了。否则的话,休想我出手救你儿子。你应该很清楚,目前为止,这个世上只有我治愈过因中风而瘫痪的病人。”

    听到这里,林墨玉脑海中一道灵光一闪而过。原来,老太太之前那样关心师父竟是为了她那个瘫痪在床的儿子吗?

    霎时间,好像找到了一团乱麻的线头,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能够就此一点,将眼前这让他一筹莫展的乱麻给解开。

    只是,这需要时间。

    “等等!”眼看着冯老先生转身就要走,老太太急忙唤住他,“木先生,请你一定相信我,我真的没有抓玉儿!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你们一起找……”

    坏脾气的冯老先生再一次很“没有礼貌”的打断了老太太的话,“别狡辩了!你前脚刚到,莞儿后脚就失踪了,天底下哪有这样巧的事情?当谁是傻子呢!惺惺作态!”

    “我真的没有骗你,我……”

    “噗呲”一声,林墨玉眼看着一支仍旧低着墨水的木质毛笔从木质的窗棂上穿了出来,与此同时,还有他师父那阴沉的声音,“休得哄骗于我!再有下次,射穿的就会是你的身体!”

    然后,林墨玉傻愣愣的看着自家师父的身形快速的从老太太闪出。

    太多的消息未能笑话,一向机灵的林墨玉也不禁有个愣神,而他的师父武功更是奇高,不过是稍稍耽搁了一下,人眼见着就消失了。

    林墨玉心下着急,连忙施展武功向着师父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虽然已经解除了自己师父的嫌疑,但是,太多的迷雾需要拨开,林墨玉还需要向自家师父求证。

    好在,冯老先生只是回家,并没有去别的地方。所以,林墨玉总算是追了上来。

    想要上前直接请教师父,却又担心师父看他这个样子心中不快。他了解自家师父,知道他老人家聪明,必定能推断出他曾经的怀疑,同时,坏脾气的他也必定会心生不快。可是,若是不亲自问上一问,这好些问题还是不够明朗。

    想着干脆假装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吧,又实在疑惑极了。因为,到现在,他也不明白,老太太为何唤他的师父为“木先生”。

    不是没有怀疑,只是,这么重大的事情,他实在没胆子只凭着怀疑便下了论断。而且,仔细想来,他老人家也没有就他离开的去处给出一个解释。

    正犹豫着,林墨玉看到自家师父直接越过自己的住处继续行走。

    对此,林墨玉又惊又喜。

    喜的是师父此时一定是去找自己说明这一切,惊的是若是被师父看到自己这番模样必定难以解释。想要越过师父抢先一步回自己的住处,却又怕惊动了自家师父,一时间竟有些慌乱。

    只是,林墨玉的慌乱被接下来这让他瞠目结舌的一幕给惊呆了。

    “谁啊!”有些疲惫又有些烦躁的声音响起,不肯离开的陈老太医点燃了房间的蜜烛,然后重重的拉开房门,没有好声气的问道。

    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任何人,睡到半夜,好梦正酣的时候,有另外一个不长眼的人在门外锲而不舍的大力敲门使得你无法入眠,再怎么没脾气的人都会被点燃了。更何况,咱们的这位陈老太医并不是没脾气的人。相反的,致仕以后,他老人家为世所迫的好脾气早就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

    “我心里烦,睡不着。你给吹个曲子,让我静静心。”冯老先生说得理所当然,半点也不羞愧。

    对此,林墨玉瞪大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这……这……这一定不是他师父!

    更让林墨玉难以置信的是,这位眼高于顶的陈老太医竟然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就把他师父迎进了自己的房间,随后,真的拿出一管绿萧吹奏了起来。

    林墨玉的嘴角微微抽搐,只想翻白眼。

    这个时候,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起这个世界上有断袖之癖这么一回事了。

    仔细想来,当初他将所有下人都发还给皇帝的时候,这位陈老太医本来也该跟着走的。可是,他本人坚决不肯,同时,师父他老人家为他说情,说是……喜欢和他切磋医术……

    当时听着不觉得有什么,现在想来,却觉得是……

    林墨玉惊呆了,随即,越想越像是这么回事,脑子急速旋转,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几步,只听得咔嚓一声细微的声响。

    原来,他惊骇之下,一不小心踩碎了一个瓦片。

    身体,瞬间僵直,林墨玉屏住了呼吸,暗暗祈祷师父不要听到这个声响,否则的话,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可是,老天爷实在太忙,没有听到林墨玉的祈祷。

    冯老先生倏地睁开疲惫的双眼,目光好似实化了一般射向林墨玉的藏身处,“是谁?给我滚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林墨玉无奈,只得缓缓的走出来,呐呐的唤了一声,“师父!”

    冯老先生面上染上了一抹尴尬之色,眼神也有些闪烁,“是……是墨玉啊,你怎么会在……”

    话未说完,冯老先生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双眼睛如利剑一般上下打量着林墨玉身上的夜行衣,眼神闪烁不停。

    林墨玉的头上开始有些冒汗,他想解释,可是,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不为别的,只为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终于,冯老先生那灵光的脑袋分析出了来龙去脉,面色惨白,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你跟踪我?你在怀疑我?”

    虽然是问句,但是,冯老先生那眼神笃定得很。很明显,他老人家对自己的推理很有信心。

    “师父……”林墨玉低头唤了一句,也顾不得许多,撩袍跪下。

    这样的良好的认错态度并没有获得冯老先生的原谅,反而激起了他的愤怒,直接拍案而起,“别叫我师父!我没有你这样欺师灭祖的徒弟!”

    林墨玉承认自己怀疑师父是大不敬,但是,“欺师灭祖”这个罪名未免也太大了。而且,他师父这架势,竟是要将他逐出师门的样子。

    惊骇的抬起头,林墨玉凄凉的唤了一声,“师父……”

    可是,冯老先生不为所动,直接拂袖而去,“休要再叫我师父,我没你这个徒弟!”

    看着自家师父决绝离开的背影,林墨玉突然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姐姐没有找到,师父又被气走了,这天下之大,他还有什么?

    而另一厢,让林墨玉忧心不已的风华也正在饱受折磨。唯一不同的是,林墨玉受的是精神上的折磨,而风华受的则是*上的折磨。

    如蛆跗骨的痛,是风华恢复意识以后的第一感觉,同时也是唯一的感觉。她看不到任何光线,发不出任何声音,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

    痛,是唯一的感知。天地之间,除了这痛,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了一般。

    这样剧烈的痛,她只在前世死亡前尝试过。

    只是,这一次,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睁开眼睛。

    黑暗之中,风华拼命的想要睁开眼睛,可是一切都只是徒劳。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伴随她的只有一次次的失望。

    量变累积的质变,风华强烈的求生*渐渐被磨掉了。这如影随形的痛,更使得得她恨不能死掉算了。只可惜,现下这种情况,她连死都做不到。

    昏昏沉沉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风华渐渐感觉到自己四肢的存在,似乎,有人抓住了她的手,然后,一滴灼热刺痛了她手背上的肌肤。

    这个感知,让风华疼痛感到几乎麻木的心脏“咯噔”了一下。

    她想要睁开眼睛,做不到。

    她想要侧耳倾听,也做不到。

    一切,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徒劳罢了。

    好在,在此之后,风华慢慢的能够感知到的东西越来越多。

    首先,她能感觉到自己被人扶了起来,然后,她能感觉到有人在喂她喝东西,虽然没有什么味觉,但是能够隐隐的感觉到液体从自己的嗓子流入胃中,暖暖的,很舒服。

    这个认知让风华惊喜不已。

    可是,随之而来的事情却让她羞愧到心急如焚。

    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强烈的生理反应。

    她……忍不住排泄了……

    强烈的羞耻心占据了她所有心神,她很着急,着急着想要掩盖这一羞人的事实。但是,她没有办法睁开眼睛,更不能起身处理。

    心,好像放在火上烧、油里煎一般,羞愤欲死,却丝毫都动弹不得。

    正在风华焦急不已之际,她……她似乎听到身边有人说话的声音,然后,隐隐的感觉到有人靠近她身边。而最让她崩溃的是,来人掀开了她的被子,并且将手伸了进来……

    不要!

    风华焦急的在心底大喝,霎时间,只觉得眼睛被刺得生疼,忙又闭上了眼睛。

    “主子,您……您醒了吗?”

    耳边传来一个惊喜不已、惊疑不定的陌生的女声,风华这才意识到自己心急之下竟然睁开眼睛,获得了自己身体的使用权。

    诧异的眯起眼睛,上下打量这个头上简单簪了一朵蓝色绢花的丽装女子。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好在……好在不是她猜的那个人……

    女子见风华睁开了眼睛,这才真的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眼眸中立刻绽放出一抹亮色,眼角眉梢盈满了喜气,头也不回的吩咐一旁伺候的宫女道:“快!快去禀告皇上!”

    看到昏睡了多日的主子手指微动,本已差不多死心的她本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上前查看,却又隐隐的听到一声从喉咙里挤出的“呃”字,又惊又喜之下,她忍不住出声询问,不曾想竟真的得到了想都不敢想的结果。

    听到她这样说话,风华微微蹙眉,同时,暗暗打量了一下这间极尽奢华的卧室,心里大概猜到了这是什么地方。

    没想到,皇帝他……竟然这样等不及了,直接将重伤在身的她带进了宫里。看来,想要离开,绝非易事了。

    张张嘴,风华这才发现自己嗓子里火烧火燎的,根本开不了口。

    这宫女不是一般宫女,乃是女官,人长得虽不甚美,却极为机灵,是个极有眼色的。见状,忙命人冲来一杯温热的开水,自己则轻轻的扶起风华,使风华半倚在自己身上,然后端起了热茶,小心的凑到风华唇边,“主子小心喝,切莫着急。”

    风华一连喝了两杯,火辣辣的嗓子顿时缓和了许多,“这……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谁?”

    将茶盏交给在下面伺候的宫女,这女官柔声答道:“这里是温室殿,奴婢名唤慧心,是皇上派来伺候主子的。”

    见这名唤慧心的女官只介绍了自己,对别人却只字不提,风华暗暗在心中叹气,仅此一点便可见这宫里的勾心斗角、打压陷害有多严重。

    无力管这些事情,确认了身处何地,风华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慧心也知道她这新主子初醒,身上必定疲乏得厉害,也不多说什么,立刻便扶着风华躺下,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她注意到那掀起的被角下似乎有一片颜色略重一些,好像是……

    风华的面上染上几分尴尬之色,眼神闪烁了几下,但是很快归于平静,轻轻的咳了一声,直接清楚明白的提出要求,“我要沐浴。”

    “这……”慧心理解风华,但是,她也有自己的难处,温声劝道,“主子才刚刚醒,身体还很虚弱不说,身上的伤口也没有愈合,并不适合沐浴。还是像以往一样,由奴婢来为主子擦身,可好?”

    点明了以前也是如此,便是不想风华不好意思的拒绝。

    可是,纵然全身无力到动弹都不容易,风华也还是不为所动,面上一片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似乎,声调都不曾变一下的重复道:“我要沐浴。”

    慧心噎了一下,随后赔笑道:“主子昏睡了这许久,想必是饿了罢?沐浴很是耽搁时间,还是简单擦洗一下更好一些!”

    “我要沐浴。”

    风华眼皮子都不撩一下,只“平淡”的重复着四个字。

    慧心见风华如此,便清楚的认识到这位新主子不是个好伺候的,容不得别人左右改变。

    低头,敛下所有心神与情绪,暗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随后,满脸堆笑道:“是,奴婢这就安排浴汤。”

    宫里不同于其他地方,不管是人还是物都是最好的,所以,这沐浴要用的物什很快便备好了。甚至,为了迁就风华身上的伤,这浴桶比一般的浴桶要小一些,以免染湿了胸口的伤处。

    全身瘫软的风华只能在两位宫女的搀扶下行至屏风后的浴桶,直到将大半个身子泡入水中,感觉到热热的水温,风华这才真正感觉到自己又活了过来。

    低头,看着自己胸口上缠绕的纱布,清楚的感觉到那里尖锐的疼痛,风华苦笑一下——这个伤口,竟险些要了她的性命,这苦肉计的代价可着实不小啊!无奈!这形势比人强,想要从那冷血帝王处谋求富贵安稳,自然是需要付出些代价的!

    只是,不知道这笔买卖最终到底是赚还是赔。

    风华心念一动,忙敛下眼睑,漆黑的瞳仁狠狠的闪烁了几下,眼神中难得多了几分凌厉——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哪怕是加尽砝码,这笔生意都只能赚不能赔!

    简单的擦洗了一下,风华起身,浴桶里迈出,很随意的套上那早已备下的鞋子,刚刚迈出两步,脚下却突然一个打滑,整个人直直的向后摔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