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76075 狠招

76075 狠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屏住气息,正待凝神细听之际,外面却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同时,伴着女子几声略带急切甚至可以说是焦躁的低语。

    眸色微沉,风华暗自思索、衡量了一下,便掀开了床幔,轻声问道:“怎么了?”

    “可是吵醒了姑娘?”平儿一边自外间回转进来,一边轻声说话,“贾家宝二爷和二姑娘来了,想要见姑娘,所以……”

    风华微微挑眉,贾宝玉?!

    从宫里出来,很多事情都变得很不一样了,特别是这些日子在贾府。

    贾家众人的态度恭敬中带着疏离,这一点,风华并不反感,甚至为此松了一口气。以往,风华就不喜欢贾家人,尤其是他们总喜欢摆出一副至亲长辈的姿态,总让她有一种被狗皮膏药给粘住的不快感。如今,这狗皮膏药总算是失效了,自己要掉了,风华当然不会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凡事都具有两面性,有利必有弊。

    这不,老太太除了第一次见面略微表现了一下“热情”之外,其他时候,对风华是能不见则不见,就算是勉强见了,也说不了几句话,更不要说以前肢体上的亲近了。甚至有的时候,风华都能够从她那双浑浊的眼睛里看到点点意味不明的亮光。

    对此,风华并不放在心上,她甚至自嘲的想,若不是贾政还要她的师父救治,若不是贾家再如何的自视甚高也不敢得罪皇家,她这外祖母只怕杀她的心都有了。

    就连风华一向忌讳颇深的王夫人也愈发的沉默了,对着风华几乎是一句话都没有,只是一双眼睛闪烁不停,双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因太过用力而无一丝血色。

    见她如此,风华只觉得开心。想当初,林黛玉在王夫人的手中可没少吃亏,甚至连小命都给送了。而且,据说我们这位尊贵的王夫人自不久前从佛堂里出来,脾气可是暴躁得很,再没有了以前的良善模样。能够让这样一个人咬碎了牙齿继续忍,如何能不大快人心?

    至于其他人,类似于邢夫人、王熙凤、李纨等,风华从未真正的放在心上,所以,对她们明着溜须拍马,暗地里却又轻视她的态度完全不萦于心,完全当看不到她们眼神中时不时闪过的轻蔑,只冷淡以待。

    风华一向不是个在意旁人眼光的人,她甚至很享受现在这样的状态。因为涉及到皇帝的关系,贾家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对她和贾宝玉曾经的过往噤若寒蝉。至于那什么婚约,什么青梅竹马、两情相许的声音更是如一阵烟雾般消失,不留丝毫的痕迹。就好像,贾林两家从未有过婚约,两家的孩子也只是陌生人一样。

    权利,无上的权利,在这个时候以这种让人瞠目结舌的姿态在风华面前展现出他的能力。其他所有的关系人都极有默契的保持沉默。

    而这所有的人里,有一个,不管是贾家人还是林家人都认为风华会在意,而事实上她完全置身事外的存在,他就是“贾宝玉”。

    这些日子里,不是没和“贾宝玉”撞过面,只是,每一次见面,“贾宝玉”都只是欲言又止的看风华许久,然后,便陷入无边的沉默,努力的将自己当做背景。如果没有人跟他说话还好,若是有人硬要将他拽入众人的视线,他便会落荒而逃。

    乍看之下,大家都以为他这是被心上人背叛、伤害却又不忍也不能讨回公道的缘故。

    可是,风华心里十分清楚,这厮不过是在做戏罢了。从在温泉别院见面那天始,风华一直都近乎执拗的认为他不是真正的“贾宝玉”。说起来,其实风华也没有多少的证据,而自那日后,她便因为重伤进了皇宫,更是一度将这位“贾宝玉”抛在了脑后,可是,她还是这么坚定的相信着。如果非要说有什么理由的话,也只能说是直觉、第六感。

    时至今日,对于贾宝玉这个人,风华心中早已没有什么恶感了,甚至,有的时候,他还会让风华的心稍稍软一下。但是,也仅限于此。

    因为不能和林家、和林墨玉相提并论的关系,纵然怀疑了这位“贾宝玉”的身份,为了不使林墨玉不快和难做,风华也没有插手的打算。

    将自己的怀疑告诉林墨玉,让他来做决定,是风华唯一能为那一份柔软所尽的心力。至于最后的结果,她只告诉自己无需关心。

    可是,床下的那声音、“贾宝玉”一反常态的相见,使风华不得不再次审视如今的贾家。

    且不管“贾宝玉”现在的表现代表什么,李纨劝她到*馆歇息的建议只怕也不是单纯的处于善意的关心,毕竟,不管怎么看,李纨对她都不会有太多的善意,尤其是现在。

    且不说别的,只说这天下间,任何一个守寡多年的寡妇应该都不会为一个年轻貌美又深受异性喜爱和疼宠的女人有好感吧?只这些日子而言,风华就不是一次两次在她的眼中看到厌恶的色彩!

    那么,她的动机,就值得推敲了。

    凝视着那张无比熟悉的大床,风华微微蹙起了眉头,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闪烁不停。有些,没有头绪,也拿不定主意。

    仔细看,这床还是这张床,但是,床腿处多少还有些移动过的痕迹。

    平儿见风华不说话,低下头往后退去,“姑娘安心歇着,我们这就请他们离开……”

    风华抬手,阻止了平儿接下来的动作,稍稍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了,“不必了!我,去见见她们!”

    平儿等人初到风华身边伺候,对风华很是敬畏,自然没有不从的,“是!”

    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神示意身后的几个丫鬟跟着上前服侍风华换衣服。

    展开双臂,任由下人伺候,风华面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只是眼神愈发的飘忽,瞳仁中似乎完全没有焦距。

    等到下人们手脚麻利的将其收拾妥当之后,风华的眼睛里已经显现出几分清明之色,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

    “林妹妹,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要做姨母,我也要当舅舅了……”

    风华尚未踏进正房的门,原本着急的四处打转的“贾宝玉”立刻就迎来上来,边走边大声的宣布这个好消息。那声音,那表情,无意不在展现着主人的愉快心情。

    看到他面上的笑容,风华一阵恍惚,似乎看到了以前那个无比熟悉的贾宝玉了。那个没有烦恼,围着一群姐姐妹妹的无事忙。

    垂下眼眸,敛住这多余的思绪,扰人的念头。

    再次抬眸,面上已经染了十成十的笑容,眼眸中泛起一丝水汽,直接越过“贾宝玉”,迎上正要起身上前的贾迎春,“二姐姐有好消息了?如此,可算是……可算是好了……”

    贾迎春微微低头,面颊上染上了一抹红,嘴角浮起羞涩的笑容。

    以前,贾家的女孩子虽多,但是,除了薛宝钗这个胖美人之外,就属贾迎春最丰腴。初婚的时候,因为在孙家过得不好的关系,她曾一度瘦得厉害,可随着日子慢慢好起来,人也越来越健康了。此时,又逢这样的大喜事,愈发显得她珠圆玉润,美得耀眼了。

    扶着贾迎春坐下,风华这才开口道:“自二姐姐上次回去之后,因琐事缠身也未去看姐姐,还请二姐姐见谅。”

    “林妹妹快休要说这话!你我姐妹二人何需如此客套?我虽未曾见到林妹妹本人,却也知道林家近来事多,怎会见怪?林妹妹你对我那样的好,我未能帮妹妹分解分毫,心中已是不安,妹妹偏又说这话,岂不是打二姐姐的脸?!”贾迎春看着风华的眼睛,说得无比的恳切。

    风华怔怔的看着贾迎春,有些回不过神来。不过不足一年的时间,贾迎春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以往的她木讷而不善言辞,可是如今她却说得头头是道,礼数周全却又不失亲近,俨然一副大家族当家女主人的架势。

    “第一次”见贾迎春时她那怯怯的模样,如今依然历历在目,可是,如今却已经面目全非了。如今的贾迎春已经是完全的贵妇人。

    还记得那个时候,虽然有很多的不开心,很不耐烦应对贾家,可风华还有心情和闲心多管闲事,也有多余的将贾迎春从“一载赴黄粱”的噩梦中拯救出来。如果换做是现在的风华,必定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帮助别人了。

    这样的贾迎春,说不上哪里不好,就是让风华很恍惚,感觉有些不真实,或者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我断然没有这个意思的。”风华面上的笑容僵硬住了,呐呐的说着。

    贾迎春拿手帕捂着嘴笑了,死死对风华这个反应很满意。眼睛一转,却撞见正“厚着脸皮”进来的“贾宝玉”,立刻嗔怪道:“这喜也报了,你也该回去了罢?我们姐妹俩还有好些女儿家的话要说呢!”

    “贾宝玉”嘿嘿一笑,自动自觉的坐下,“二姐姐这话就见外了,咱们自小不都是一处的吗?你好容易来一趟,我心里也挂念得紧!你总不能见了妹妹,就不要兄弟了罢?咱们借了林妹妹这地儿,好好的说说话,不是挺好的吗?”

    贾迎春不耐烦的挥动着手中的手帕,“去,去,去,少在这里说些好听的了,都老大不小了,也该懂点事了!你可是已经成了婚人,眼看着,今年指不定就能当爹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我们女儿家的悄悄话,也是你能听的?”

    “贾宝玉”赖皮的笑着,“事无不可对人言,今天不论姐姐说什么,我是赖定着了,绝不走!”

    “你这赖皮,胡子都白了,还在这里扮不懂事的小孩子呢?也不怕人笑话!”贾迎春说着,满是嗔怪的横了“贾宝玉”一眼。

    话虽然这么说着,表情也很到位,但是风华仍旧能够从她的眼角里看出丝丝的不耐烦,甚至是……

    嫌恶?!是的,是嫌恶!

    “二姐姐只当我不存在就是了!”“贾宝玉”坐的稳如泰山,一副雷打不动的样子。

    风华微微垂眸,初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贾宝玉”这是和贾迎春愉快的结伴而来,至不行,也是利用了贾迎春的不明就里,被“贾宝玉”利用了,这才打着她的名义进*馆。如今看来,似乎不是这个样子的。

    看眼前这个情况,贾迎春很不喜欢“贾宝玉”跟在她身边,拿她说事进*馆。而“贾宝玉”则明知道这个情况,却只假装不知道。

    “贾宝玉”会如此,风华倒是理解的。只是,贾迎春如此,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了。

    贾迎春眉头微蹙,索性也不搭理“贾宝玉”了。端起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随后皱起了脸,一副想要吐却又不好意思吐的模样。

    “二姐姐这是怎么了?”风华忙问道,“来人啊,取渣斗来!”

    话音未落,贾迎春身后伺候的丫鬟便将渣斗奉上了,而贾迎春歉意的笑了笑,然后将茶水吐了出来。

    风华扫了那丫鬟一眼,不是贾迎春的陪嫁丫鬟,是个生面孔。不过,倒是个得力的。

    “二姐姐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孕吐?”

    贾迎春拿手帕擦拭了一下嘴角的水渍,“现在还早,哪里就有反应了呢?我只是……只是没想到茶水凉得这样快!前几日大夫给看了,说我这身体不好,要忌生冷之物……”

    “还愣着做什么?换上热热的茶水来!”风华头也不回的吩咐下人,自己则对着贾迎春微微颔首致歉,“我身边的这些丫鬟都粗笨得很,比不得二姐姐身边的丫鬟机灵,倒教二姐姐笑话了!说起来,都是妹妹的不是,怠慢了二姐姐!”

    太过娇贵的贾迎春让风华心中有些不满,话里自然也带出了几分。

    说起来,贾迎春那丫鬟之前的表现虽然机灵,但是,不计较也就罢了,若是计较起来,她在他人家中做客,却抢在主人家之前随意动人家的东西,却是失礼的。

    “不与她们相干,实在是这天儿转凉了。”贾迎春好像没听出风华的不满,指着自己身边的丫鬟笑道,“而且,林妹妹你也千万别夸我这丫鬟。说实话,她除了泡了一手我爱喝的好茶外,还真没有别的能耐了。”

    风华暗暗挑眉,这话是什么意思?暗示她请她家的丫鬟去泡茶吗?难道我林家的丫鬟连茶都不会泡了吗?

    风华心中忍不住有些不满,她有些不明白,贾迎春此行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了炫耀自己现在的尊贵吗?可是,她又不是她曾经的敌人!

    贾迎春见风华不说话,也不生气,也不气馁,主动道:“今儿,就由她泡杯茶给林妹妹你尝尝,好吗?”

    “这怎么好意思?二姐姐上门是客,岂能劳烦?”

    风华说得好听,但是,任谁都能听出,这是拒绝的意思。

    可是,贾迎春却好像听不出来似地,直笑道:“咱们姐妹俩说什么劳烦不劳烦的?”

    说罢,也不给风华再开口的机会,直接吩咐身边的丫鬟道:“去,拿出你的绝活来,让我们好好看看。不过,只两杯就好了,不必为那个赖着不走的备茶,当他不存在就好了。”

    “唉!怎么可以这样?我的茶也冷了!”贾宝玉如同被踩着尾巴的猫儿一样,立刻跳起来叫道。

    “你不是说要我当你不存在吗?”贾迎春高高的挑起眉头,竟好像小孩子一样和“贾宝玉”争吵了起来。

    风华蹙起眉头,心中的不耐烦愈发的深厚起来。如果不是情况尚未完全掌控,她都忍不住想要出手了。

    “贾宝玉”见状,也不理贾迎春了,笑着对那退到门口的丫鬟央告道:“好姐姐,你可千万别忘了我的!”

    贾迎春见状,冷哼了一声,一副气也不是笑也不是的模样。看着赖皮的“贾宝玉”,实在无奈,直接吩咐道:“巧心,不必听他的!”

    “贾宝玉”叫板似地紧跟着说:“姐姐千万别落下我,回头我谢你!”

    巧心无奈的苦笑,“我说两位主子,你们这样,可叫我如何是好?”

    贾迎春狠狠地瞪了“贾宝玉”一眼,气冲冲的对巧心道:“好,他既然要,你便给他……给她添点药,让他闭嘴!”

    “是!”巧心抬眸看了贾迎春一眼,随后,立刻愉快的高声回应,然后快步离开。

    “二姐姐,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呢?我真是……真是太可怜了……”

    不必说,这假哭到让人火大的声音,自然是“贾宝玉”传来的。

    以前的贾宝玉也时常和姐妹们在一起玩笑,比这还要吵闹得也多得是,可风华没有林黛玉那样的好脾气,心情很不好的她再也忍不住了,斥了一声,“好了,别闹了!二姐姐还能真的给你下药不成?”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风华还是回头对平儿道:“巧心姑娘人生地不熟,咱们也得尽一下地主之谊,你去帮帮她!”

    如今的风华,不再是当初的风华了。她小心谨慎、合理甚至不合理的怀疑身边除了林墨玉外的每一个人,所以,她绝对不会让贾迎春的人在她的地盘上为所欲为。

    想要有所动作?可以!

    但是,必须是要在她的监视下!

    风华的眼神很认真,平儿自然看在眼里,眸色一沉,低声道:“是!”

    然后,稳步而去。身为林墨玉专门挑选的、在众多人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平儿的能力不容小觑。就连身为主子的风华都不能完全的了解。

    很快,平儿端着托盘,巧心跟在她身后而来。

    轻呷了一口平儿亲手奉上的茶,风华蹙起了眉头。说实话,就算是不以一种挑剔者的眼光看,风华也不觉得这茶能顶得上一个好字。不,准确的说,就算是以纯粹外行人的眼光来评判,它也实在是差。

    抬眸,正待说什么,却听得“咣当”一声脆响。

    然后,风华就看到“贾宝玉”的身体软绵绵倒了下去,而巧心却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结果似地,抢先一步将他扶住了。

    不,不是好像,是千真万确的!

    风华豁然起身,心头狂跳,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再一次愚蠢的落入了别人的陷阱,一个小小的贾迎春竟然能够在她的眼皮子地下伤害“贾宝玉”!而这些话说出去根本就没有人会相信,“贾宝玉”的死势必是要算在她头上的。

    真真是,明目张胆的陷害!

    “你做了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风华微微眯起眼睛,声音更是低沉,低沉得很是危险。

    贾迎春迎着风华刀一样的目光,不动如山,眼睛却一点一点聚集起了伤感,“林妹妹,到了今天,你心里还是放不下宝玉吗?你还在乎他吗?”

    这样的反应,出乎风华的意料。

    这里是*馆,这房间里,除了贾迎春和巧心主仆二人,其他的全都是林家的人,而且,有不少都是身怀武功的。

    在这样的实力悬殊下,贾迎春怎么还能如此的淡定?难道,她还有什么后招?

    这么想着,风华也顾不上贾迎春如何,立刻快步冲向“贾宝玉”身旁,两指并拢,探向他的颈动脉。感觉到那有力的跳动,风华不禁松了一口气——只要不出人命,别的事情就都还有转圜的余地。

    贾迎春在这个时候叹了一口气,“你不要担心,我只是下了些药让他睡着了而已,并不会伤害他的身体。”

    风华蹙眉,防备的看着贾迎春,对她说的话也不是很相信。

    “二姑娘说的是真的,姑娘不必担心!”

    风华循声向平儿看去,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平儿竟然是和贾迎春“一伙儿”的?毕竟,她是林墨玉给她的人,她从一开始就对她们信任得不得了!

    贾迎春起身,走到风华身边,拉着她的手道:“好妹妹,你就忘了宝玉罢!”

    风华抽回手,有些冷淡的开口道:“二姐姐将宝玉迷昏,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

    如今,风华总算是明白了一切。

    什么茶冷了不能喝,不过都是个借口罢了,她的目的就是为了将“贾宝玉”迷昏。只因为,“贾宝玉”死活不肯离开*馆。

    风华觉得有些心凉,想当年,贾宝玉对她这个庶出的堂姐也算是极好的了,如今,她竟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果真是,人心易变吗?

    比起现在的贾迎春,风华觉得她还是喜欢以前那个笨笨的贾迎春。或许,她从一开始就不该插手改变贾迎春的命运。

    那些孩子气的争吵,看起来没有什么,甚至很好笑。可是,那对有默契的主仆就这样当着他们的面决定要给人下药了。而且,就算事过之后,“贾宝玉”也不能就此问责于人,因为,这充其量“不过”是姐弟俩开开玩笑、闹闹矛盾,谁让他这个做弟弟的任性、不听话呢?对此,“贾宝玉”只能落一个肚子疼,说都不能说一句,说了得不到舆论的支持也就罢了,反而显得他小气。

    真真是,可怕!

    贾迎春一瞬不瞬的看着风华的眼睛,“在你的心里,他宝玉就这么重要吗?重要到,我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到他,而你却这样怨我了吗?”

    风华语结,她自己知道自己这样生气不是为贾宝玉,而是因为这命运的无常和人性的恶劣,可是,在旁人看来,她现在的表现,怎么看都是因为“贾宝玉”被算计的缘故。

    好在,贾迎春也没有一定要风华回答的意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林妹妹,我知道,你心地善良,始终记得宝玉对你的好。我也不是说宝玉不好,可是,这个家,还有他那个母亲都注定了你和他没有结果。所以,放下罢。”

    贾迎春说得是苦口婆心、情真意切,怎么看都是一副合格的好姐姐模样。可是,听在风华的耳中却一点也不这样觉得。她,还不认为自己和贾迎春之间有这样好的交情了。纵然,她曾经相助过贾迎春。因为,那种帮助,不过是举手之劳,完全谈不上恩惠。

    “你,难道竟不知道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吗?现在,天下恐怕没有几个人不知道我和皇上之间的那些事情了罢?”风华的斜斜的勾起嘴角,虽然声音很轻,可面上却没有丝毫的尴尬,好像在说的是很普通的事情似地。

    这个房间里除了贾迎春主仆二人,就只有风华和平儿两个,说起话来,自然也没有什么特别需要顾忌的。至于那个昏迷了的“贾宝玉”,完全可以当她不存在。

    贾迎春也愣了一下,连她都觉得羞于启齿的事情,风华竟这样云淡风轻的说了出来,一时间,她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看到对方这表情,风华轻笑了一声,“我乏了,二姐姐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就请回罢。”

    不必贾迎春开口说话,风华已经猜到她想说什么了,而那些话她并不想听,所以,直接明明白白的下了逐客令。

    “林妹妹!”贾迎春再一次抓住了风华的手腕,有些急切的解释着,“我不知道您和那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知道你、了解你,你的心比什么都柔软。”

    “是吗?”风华觉得有些好笑,竟然有人这样评价她,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样好呢,“那,可要谢谢你了!”

    贾迎春用力握紧了风华的手腕,避免了风华再一次挣脱开来,“林妹妹,你别这样自暴自弃,至少我心里是向着你的。我知道,外界有一些不好的传言,一定会伤害到你。我这一次回来,也正是不放心你的缘故。可是,我没想到,我还是来迟了,你还是受到了伤害。”

    原来,贾迎春这一次根本就没打算到贾府。她是去了林府想要见风华,无奈得知风华道了贾家,这才又一次计划外的进了荣国府。而她新孕这个好消息,正是她出门拜访亲人最好的借口。

    风华抬眸看着贾迎春那双闪闪发光的眼睛,眼眸中闪烁着关切的光芒,真的,很美很美。只可惜,都是假的。

    贾迎春见风华略带悲伤的看着她,心里有些雀跃,接着说道:“我不知道你和那位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们都能看得出来,那一位对你是真的上了心的好。我私心想着,有那舍命相救的美人恩在前,那一位身边就算有再多的女人在,妹妹你也是最特别的。说句诛心的话,妹妹这样青云直上,是上天的恩赐,将来,有了孩子,母凭子贵,必将贵不可言。”

    风华嘴角的笑愈发的深了,只是,细看下去,任谁都能读懂其中的嘲讽和哀伤之意。

    到底,贾迎春还是把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风华本不想听,可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由不得她,不想听也要听。因为,对方铁了心要说。人家,从一开始就打着劝说她进宫做皇帝女人的主意。只可惜,她对那泼天的富贵一点兴趣也没有。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果真是一点也不错的。

    风华虽然和孙绍祖见面的次数不多,可是,有“先知”的存在,也能看透其本性。他,就是一个有野心又有手腕的男人,一心的想要往上。以前,他不承认贾迎春这个妻子也就算了,现在,因为贾迎春和她这个皇帝的暧昧对象姐妹情深,他自然也就不能允许贾迎春在那样单“蠢”下去了。于是,在他的调*教下,贾迎春很快就被他同化了。

    看着风华变换不停的眸色,贾迎春怔怔的愣在那里,莫名的,竟然觉得很不安。

    “我累了,不送二姐姐了。”风华趁着贾迎春不备,迅速的收回手,再一次下了逐客令,“来人啊!送二姐姐!”

    廊檐下待命的下人们进来了,贾迎春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为了自己的面子,也不好强留。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贾迎春道:“既如此,林妹妹你便好好歇息罢。我把宝玉带回去,免得老太太那边担心。”

    “不必了!”风华拒绝了贾迎春的提议,“我这边有客房,二哥哥歇在这里便是了!”

    贾迎春惊诧不已的看着风华,“这怎么……”

    虽然宝黛以前也有过这样的情况,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贾宝玉已经是成了婚的人,而风华也是和皇帝扯上了关系的女人,他们两个人再这样共处一室,实在是有些好说不好听。

    风华微微挑起眉毛,别说是她,就算是以前的林黛玉也从来不在乎这种事情。不是什么情深所致,而是因为大家身边都跟着丫鬟、婆子一大堆,哪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就算想发生什么,也没有那种条件不是?

    就好像老太太以前看戏时批判过才子佳人的话本一样。老太太说,他最不喜欢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因为,他们每一个都是后花园幽会、偷情,把什么父母亲人、礼义廉耻都忘了。

    在二十一世纪里,有人说那是老太太不再支持宝黛的一个预兆。因为,老太太发现了宝黛之间的暧昧。可是,有了林黛玉的记忆之后,风华终于确定了,老太太这话的重点根本不在这里。而在后面,在于有人故意抹黑那些大家族,因为,大家族的小姐们每时每刻都是丫鬟、婆子一大堆的跟着,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有什么龌龊事情发生。

    她老人家那个时候之所以说那些话,是在敲打王夫人。因为,宝黛之间暧昧的最初版本就是从她那里流传出来的。贾宝玉是男儿,就算有这样的流言,大家也不过是笑一笑,说一句“年少风流”,可是,身为女儿家的林黛玉却要被坏了名声,影响巨大。

    那个时候,老太太还很疼爱林黛玉这个外孙女,自然免不了为她做主。

    贾迎春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她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要被冤枉,一向聪颖的林妹妹却还是要去做傻事呢?

    看到风华这样坚持,贾迎春也是无奈,只能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那我就先走了,以后得空了便来看妹妹你!”

    贾迎春离开之后,风华并没有如自己所说的那样命人送贾宝玉去客房休息,而是直接坐在了主位上,冷淡的扫了平儿一眼,“说说罢,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任由贾迎春的人下药?”

    平儿怯怯的看了风华一眼,眼神中明显的忐忑难安。可是,她还是极平稳而有序的将自己那边发生的事情复述了一边。

    原来,平儿随着巧心一起去泡茶便一直盯着她的动作,所以,快如闪电的抓住了对方自以为很隐秘的手,“你做什么?”

    巧心也明显的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我们爷说得果然没错,林姑娘身边的人真的是林大爷特意安排的。这功夫,果然不容小觑。”

    平儿没有心情陪巧心在这里做无谓的寒暄,微微眯起眼睛,手上用力,“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巧心娇笑,“姐姐不必如此紧张,这药不过是普通的迷药,伤不了人。而我,也不过是要贾家宝二爷好好睡上一觉。因为,我家奶奶有很重要的话要和你们姑娘说。”

    平儿仔细的查验了一下,发觉这药粉的确如巧心所说是普通的迷药,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放了下来。不过,她也没有就此失去警惕,“我不管你家奶奶想说什么,这里是*馆,我不能让任何人在这里出事。”

    巧心轻笑摇头,“出事?出什么事?说到底,这不过是我家奶奶和宝二爷之间的一个小玩笑罢了!”

    平儿蹙眉,她认同这个说法,可是并没有认同这样的做法。

    巧心是个极会察言观色的人,见平儿目光闪烁,便知道她不容易说服,立刻压低了声音道:“我们家奶奶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家姑娘说,是关于你们家姑娘和那位大贵人之间的事情,不能让宝二爷听到……”

    一句话,平儿犹豫了。她来得迟,对于风华和皇帝之间的事情完全不了解,唯一能够探索的渠道便是大难不死的细雨,也就是现在的乐儿。她从乐儿那里知道,风华和皇帝之间情深意重,只可惜,中间隔着一个不守信用、欺辱弱女的贾家二爷。

    平儿完全不知道,其实,乐儿对那些事情也根本不清楚,她唯一的认知,不过是那一日巨变时皇帝对风华的保护,还有风华为皇帝挡箭的事情。只是,人都有些虚荣心,因为平儿等人的追问和讨好,乐儿有意无意的就将这些事情加上自己的想象放大化了。

    因为风华对乐儿有愧,平时对她十分照顾,所以,乐儿对风华不仅没有任何怨言,相反的,十分的维护。于是,便有了这许多的误会。

    平儿犹豫了许久,最后,决定顺水推舟。横竖,药物并不伤人,而且,除了什么事情也总是和她们没有关系的。

    在平儿这样的局外人看来,就算不提身份,皇帝比贾宝玉要好得多,入宫是极好的选择。而平儿,也想要随着主子一起高升一步,站在那难以企及的高度上,看看这人世间的风景。

    不过,就算这样,平儿也不是完全的信任巧心,所以,茶水是平儿端进来的,而风华的茶也是她亲手奉上的。目的,就是为了保证风华不会喝到下药的那一杯。

    “所以,你就任由她们……”风华听了平儿的叙述,止不住的有些失望。

    风华不喜欢自作主张的丫鬟,这样会让她这个主子觉得很被动。对付外人的小心思,已经很累很累了,不想自己身边的人也那样使心眼。所以,相对于平儿这样聪慧、机灵的丫鬟,其实她更偏爱雪雁的性格。

    看着风华的面色,平儿愈发的紧张了,慌忙躬身道:“姑娘,求您息怒!我只是……我只是想着那药并没有什么要紧的,所以才……”

    本就不快的风华见平儿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心里更加的失望了,不住的摇头,“你究竟要让我失望到什么程度?”

    “平儿知错,请姑娘责罚!”平儿垂首认错

    “罢了,你是大爷送来的,我用着不习惯,以后你就跟着他罢!”风华知道平儿有些能耐,心里虽然不是很喜欢,也不想埋没、浪费了这个人才。或许,回到林墨玉那边,对平儿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聪明的人,不适合跟着一个没有野心的主子。就好像,皇宫里的那个慧心一样。

    话还未说完,平儿原本惴惴的面色瞬间惨白一片,“噗通”一声巨响跪倒在地上,眼睛里盈满了泪花,好像随时能决堤而出似地,“姑娘,求求您不要赶我走!如果……如果您不要我了,我……我也就活不成了……”

    风华诧异的看着平儿,被她这样一番举动和话语惊得有些合不拢嘴。

    虽然林墨玉一直什么都不说,但是,林家数代列侯,以及林墨玉时不时展现出的那种淡定和霸气让风华确定,林家有她不知道、不了解的势力在。只是,林墨玉不说,她也不会去问。

    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犯了这样一件小事竟会到了要人命的地步。而且,看平儿这架势,分明是怕林墨玉怕到骨子里去了。

    对于平儿模糊的来历,风华又有了新的认识。

    平儿见风华不说话,身子止不住的发抖,“姑娘,从平儿被派到姑娘身边的那一刻起,姑娘就是平儿全部的生存意义。如果姑娘不要平儿了,平儿……平儿这条命……”

    风华叹了口气,她虽有些不喜平儿之前的作为,却也及不上这些日子的倚重和喜爱,看她惊骇莫名,心里也有些心疼,“罢了,你起来罢。今儿这事,我不说与你们大爷知道。只是,如此自作主张的事情,以后是万万不能的了。你,要听话。”

    平儿松了一口气,身体不自觉的软了下来,泪水涂满了整个脸颊。

    风华起身,扶着平儿的手臂将她抬起,这才道:“走罢,跟我到内室。”

    平儿深吸一口气,哽咽着应道,“是!”

    主仆两个刚踏出几步,平儿的眼睛无意间扫到了歪在椅子上昏睡的“贾宝玉”身上,“姑娘,那位‘宝二爷’还……”

    风华回眸,淡淡的扫了平儿一眼,无奈的摇头。

    平儿忙低下头,这才意识到自己又做错事情了。主子不说,身为下人,不该逾越了自己的本分。

    进入内室,风华下了一道让人云里雾里、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命令,“将床移开!”

    平儿诧异的看了风华一眼,但是,这一次,她学乖了,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而是乖乖的执行风华的命令。虽然,她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床下的空地,风华蹙起了眉头,一双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最后,深吸一口气,冷静的下令,“仔细看看,这地板是不是空的。”

    风华太过笃定,以至于平儿还未动手,便已确定这底下必定是有些猫腻的。果然,她在敲击木板时,明显听到了些许的差别。于是,她很快、很冷静的将木板打开。掏空的地板下,竟然有一个人,一个长满了胡子的邋遢男人。只是,这个男人已经昏睡了。

    这个结果,让平儿瞪大了眼睛。

    风华冷笑了一下,高高的挑起眉毛,上前几步,蹲在了男人身边。

    贾宝玉,别怪我心狠,这一切都是注定了的,是命运的意思。相对比你的血亲,我已经够善良的了。而且,就算我不利用你,等到你没有了用处,皇帝和那个假宝玉只怕也不会让你活着。

    “帮我扶宝二爷起来!”风华也不顾贾宝玉身上脏,直接拉起了他一条胳膊。只是,她毕竟只是个柔弱的女子,想要整个托起贾宝玉却是绝对不能的。

    平儿瞠目结舌,“您说……您说他是贾……”

    风华挑了挑眉毛,轻笑了一声,“怎么?要我这样给你解释解释吗?”

    平儿忙摆手,“不,不……不用……”

    到底是习武之人,就算是女人,也很轻易的将贾宝玉拉了起来,安置在床上。

    看着贾宝玉的样子,风华眉头紧锁,“准备些热汤,宝二爷需要沐浴更衣。切忌,不可让人发觉。”

    “姑娘放心,平儿知道了。”

    风华点了点头,“辛苦你了,万事小心!”

    随手拿了本书看,时间在字里行间慢慢流逝。

    “林妹妹!”

    风华被这一声惊醒,抬眸看向贾宝玉,他的胡子早已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仍旧是湿的,发梢的水滴一滴连着一滴,可是,面色却也不差,身上穿着假宝玉之前穿的衣服,看起来竟和那位假宝玉没有太大的区别。

    看到这一幕,风华这才想起来,她命平儿给贾宝玉梳洗,却疏忽了衣服的问题。不必说,他身上这衣服自然是平儿从假宝玉身上扒下来的。看来,平儿已经知道她想做什么了。

    不得不说,身边有一个聪明的助手,倒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看着欲言又止的贾宝玉,风华微笑,“想说什么?”

    贾宝玉的嘴巴张了几次,终于挤出了声音,却只有短短的两个字,只是,这两个字好像已经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似地,“好吗?”

    风华的心“咯噔”了一下,眉头不自觉的蹙起,微微点头,从嗓子眼里挤出一个字,“好!”

    接着,又是沉默。

    在贾宝玉灼热的目光照射下,风华低下了头,目光飘忽,转移话题,“那个假宝玉怎么办?”

    贾宝玉沉默了一下,随后沉声道:“请他待在我之前待的地方好了。”

    风华点了点头,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

    “他是谁?是怎么霸占了你身份的?”风华仍旧不看贾宝玉一眼,只是按照自己的原计划行事。

    贾宝玉的眼睛闪烁了一下,随后,轻叹了一口气,“他是甄宝玉,江南甄家的那个宝玉。见到他之前,我也没想到,世界上会有和我这样相像的人存在。那时,他说捡到了一块玉,疑似我的通灵宝玉,特意到贾府来求见。我虽然不关心通灵宝玉的去留,却对这个一到来就掀起轩然大*波的人很有兴趣,我想亲眼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和我那么像。见到他之后,我稀奇得不得了,和他说了好多话,最后竟稀里糊涂的着了他的道儿,被他困在了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经过这一会儿,风华已经将情绪调整得差不多了,抬起眼眸看着贾宝玉道:“他为什么要冒充你?是看上了贾家的富贵吗?”

    贾宝玉的脸色一下子沉重了起来,一双眼睛闪烁不停、晦暗不明,下意识的冷哼了一声,恨恨的的道:“他怎么会看得上贾家……”

    话,还未说完,便戛然而止了。似乎是,意思到不该在风华面前说这些。

    沉默了一会儿,贾宝玉上前几步,俯身看着风华的眼睛,一瞬不瞬,“林妹妹,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我的?”

    风华早就料到贾宝玉会有此一问,所以,也不慌张,只是收回了目光,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他纵然和你长着同一副皮囊,也瞒不过我的眼睛去。之前,我还以为是你变了,看着*馆里这一切,只觉得物是人非,却不曾想,竟在床下听到了那异样的声响……”

    话,并不需要说得很详细,给对方留着点想象的空间,才是最好的。因为,任何语言和画面都及不上想象的美好。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这位甄家的宝玉到底有什么目的,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好好的活着就成。”风华的声音有些哀怨,有些飘忽,却绝对的动人心弦。

    贾宝玉坐在风华身边,紧紧的握住了风华的手,信誓旦旦的道:“你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看着贾宝玉眼睛里闪过的坚定光芒,风华知道,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从之前贾宝玉的回答来看,他多半知道甄宝玉背后的人是谁。而风华,就是要贾宝玉和那位正式的干上。

    之前林墨玉提到平安州节度使的时候风华还不曾注意,离开皇宫后,才恍然记起这位平安州节度使正是和贾琏过从甚密的哪一个。就是在送林黛玉回扬州看重病的父亲时,贾琏也在平安州耽搁了好几天,林黛玉会被贾琏身子不舒服的谎言欺骗,风华有着原著的记忆,可是清楚的知道他和那位节度使之间有些不得不说的秘密。

    这,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贾家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就如同,林家也有许多的秘密一般。而贾宝玉没有被杀,也没有被送走,而是被关在了*馆,就只有一个解释。贾宝玉的身上一定有甄宝玉或者说是皇帝想要知道的秘密。甄宝玉必须要随时随地的控制着贾宝玉,以便更好的冒充他的身份。

    平安州节度使的落马,只怕也与这位甄宝玉成功代替贾宝玉行走于贾家有关。

    看清楚了这一切的风华,就是要让贾宝玉乃至于整个贾家和皇帝对上,甚至是造反。那样的话,皇帝一定会有麻烦,他放在林家身上的目光也会转移许多。而动乱,就是大家寻找到生机的机会。

    风华知道,她这一招狠毒,她极有可能送整个贾家去死。别的人也就罢了,贾宝玉……却是有些可怜的。

    所以,她一直很犹豫。

    一方面被那样的好处吸引着,另一方面又惊惧于自己的阴暗和恶毒。心情,很不好。

    也不知贾宝玉是幸运还是不幸,在风华都还没有拿定主意的时候,甄宝玉被贾迎春给放倒了,给了她绝佳的机会。不是不想找林墨玉商量过再决定,只是吗,风华心里很清楚,这样的机会,一旦错过就绝对没有第二次。有了这一次被迷昏的经验,警惕的甄宝玉一定会心惊,就算是以防万一,他也不会没有动作。至少,也是要转移贾宝玉的。

    所以,风华便以命运安慰自己。

    “被困在那暗无天日的尺寸之地整整五十八天,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可是,想到你,我就告诉自己,我一定不能死,就算只剩下最后一口气,我也不能死。如果我死了,还有什么人真心对你好,真正把你放在第一位?所以,就算甄宝玉故意拿馊了的食物给我,我也会大口大口的全部吃光!”贾宝玉那双握着风华的手愈发的用力了,用力到瑟瑟发抖。

    风华心头一紧,她现在似乎明白为什么贾宝玉那样狼狈却并没有骨瘦如柴了。心里,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儿。

    “你怎么知道是五十八天?”风华故意转移话题。

    贾宝玉轻笑了一下,“甄宝玉每天都会为我送一次饭,而我每天都会咬破手指,在这方手帕上划上一笔,至今日,我已经写了九个‘林’单一个‘木’字,再加上今天,正是五十八天。”

    说着,贾宝玉送胸口处拿出一方手帕,是一方很旧的手帕。风华有记忆,这是林黛玉以前送给他的。

    看着那上面黑黑红红的一大片“林”字,风华的心里越来越难受,疼痛,突如其来的接踵而至。

    捂着胸口,风华痛得说不出话来。

    贾宝玉不是个没有眼色的,看到风华这样,很快便意识到不对,着急的询问,“林妹妹,你这是怎么了?到底……到底是怎么了?”

    听到声音,原本守在外间的平儿立刻冲了进来,见风华这样子便知道她的老毛病又犯了,忙一边将冯老先生不久之前新制出的药丸送到风华口中,一边说道:“糟了!姑娘这是犯病了!宝二爷,你快将这里归置正常,我命人去请冯老爷子过来!”

    贾宝玉虽然很担心风华的身体,却也知道轻重缓急。

    见风华含了药丸之后,情况好像略好了一些,立刻快速的将这个房间恢复正常。嘴巴里还在不停的安慰着,“林妹妹,你别害怕,你不会有事的……”

    明明是安慰人的话,可是,他却说得断断续续,哽咽不已。就连他那脸色,也是一片苍白,身子都在不由自主的发抖。

    说实话,对比他和风华两个人的情况,害怕的那个人应该是他才对。

    看着他这个样子,风华突然觉得心口更痛了。这药,似乎没有以前那么有效果了。

    难道,这么快就产生抗体了吗?

    这个怀疑,让风华不寒而栗。说实话,她不怕死,可是,这要剧烈而无休止的疼痛,她是真的怕了。可是,她不能说,对谁都不能说。不能对关心、爱护她的人说,因为怕他们伤心;不能对不在乎她的人说,因为不想让他们看笑话。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风华觉得很委屈,委屈得眼泪不停的往下掉。是的,这次的泪水,不是因为忍不住的疼痛,而是因为委屈。

    贾宝玉的动作很快,冯老先生那边的动作也不慢,所以,就算是被疼痛缠绕着,风华也不觉得过了很久。

    愣愣的看着众人乱糟糟的围着风华忙碌,贾宝玉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好像一片浆糊,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么多人在风华身边转来转来,然后,又一个一个的消失了。最后,只剩下风华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昏倒了。

    “宝二爷,我们姑娘已经睡下了,您先回去罢。”平儿见时候也不早了,主动上前和贾宝玉说话,见四下无人才低声道,“也能,熟悉熟悉情况……”

    贾宝玉知道平儿说得有道理,他毕竟已经离开了近两个月,甄宝玉所扮演的他在这近两个月里做了什么事他也不知道,必须要小心谨慎才能不被人所发现。可是,看着床上的脸色苍白的人儿,他又哪里有心思想那么多呢?他只是一遍遍的在心里责怪自己,责怪自己竟没有关心心上人的消瘦。

    “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妹妹是不是病了?”

    平儿皱起了眉头,“这个,还是等姑娘醒来了,您亲自问姑娘罢。”

    贾宝玉没有为难平儿,只是叹气,然后,坐在床边,低头看着风华,继续发愣。

    终于,林墨玉派人来接风华回家了,贾宝玉也不得不离开了。

    目送风华的马车离开,贾宝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回走,却正好撞见了迎面而来的薛宝钗。

    薛宝钗很不客气的将跟着贾宝玉的下人们赶走,然后,死死的盯着贾宝玉的眼睛,“听着,我怀孕了!是你的孩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