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81章 不死

第081章 不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晨。

    一夜未睡的妙玉姑娘顶着两个黑眼圈在门外走来走去,心焦不已。

    明明……明明只是给贾宝玉传个消息而已啊,怎么这么久了都补回来呢?难道……难道是除了什么事情了吗?

    越想,心里越觉得不安。

    “姑娘。”

    听到熟悉的声音,妙玉抬眸,果然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带着寒气和露水而来,快步迎了上去,急切的道:“张婶,你怎么现在才来?我还以为……我还以为……”

    话说到这里,妙玉姑娘哽咽了,眼睛也忍不住红了。

    张婶,也就是之前跟在妙玉身边的婆子。

    “姑娘别担心,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微笑,柔声安慰。

    妙玉硬把眼泪给挤了回去,紧了紧自己身上单薄的衣服,“这天儿可真冷。我煮了粥,张婶你趁热喝点。”

    说着,将张婶迎了进去,并且伸手去盛粥。

    张婶忙按住了妙玉的手,“姑娘,我自己来。”

    妙玉讪讪的收回手,面上显出几分尴尬的红晕,“那个,我第一次做,也不知道做得好不好……”

    “不,很好,很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粥……”张婶一边说着,一边狼吞虎咽,好像她吃的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美味食物一般。

    其实,妙玉哪里会煮粥呢?虽然没有亲人在身边,但是一直以来,她都是金尊玉贵的养大的,从未下过厨。而这第一次下厨的作品的优劣,自然也就不言而喻了。

    更何况,这粥还是她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张婶的情况下,心不在焉的做出来的。因为,不给自己找点事情做的话,她怕自己会着急得疯掉。张婶虽然是下人,却也是养大了她的人啊。

    不消说,这粥自然是难以入口的。

    她的粥只是白米加水煮成,甚至还半生不熟。可是,张婶还是吃得很香很甜。

    看张婶吃得这样香甜,妙玉高兴之余才发现自己的胃里也空得难受,“正好,我也饿了呢!”

    说着,就要自己盛一碗来吃。

    妙玉不知道味道如何,张婶却是知道的。于是,她连忙说话分妙玉的心,“姑娘,那位姓林的丫头还老实吗?”

    妙玉得意的笑了一下,“我没给她东西吃,她自然老实得很。”

    张婶微微蹙眉,“恐怕不能不给她东西吃了……”

    妙玉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难道要我煮给她吃了吗?她也配?!我没杀了她就已经是很仁至义尽了!”

    对于自己养大的孩子,张婶是很了解的,她知道自己无意间伤到这个孩子敏感的心,忙解释道:“想杀她也容易!只是,我们现在还用得着她!”

    妙玉还想在反驳什么,却被张婶接下来的话给生生堵住了。

    “贾宝玉不在家,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担心是出了什么岔子,也不知道咱们的计划也要拖到什么时候去了。”

    妙玉很清楚,找不到贾宝玉,她的计划就没有办法展开,所以,在找到贾宝玉之前她绝对不会让风华死的,

    见妙玉面色松动,张婶忙接着道:“而且,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林家那丫头身上的药性撑不了多少时候了。如果让她给跑了,咱们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

    妙玉的眉头拧在了一处,“这可怎么办?那药物提炼起来也挺麻烦的,而且,这里也没有工具……”

    “我们把药下在饭里让她吃下去不就成了?”张婶冷笑着提议。

    原来,如风华所想,那药本也是要下在酒里或者饭菜里的。可是,妙玉早就从别人那里知晓风华的脑子很灵活了,所以,为了让风华中招特意将药粉提炼凝缩了一下才能达到从血液里快速传播的结果。

    说起来,这是很简单的,可操作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再加上心里着急,所以当时提炼的并不多,也就有了现在这样的麻烦事儿。

    看着所剩不多的粥,妙玉竟然孩子气的撅起了嘴,“可是,我还没吃呢!”

    “回头我给姑娘做你最喜欢的饭菜岂不更好?”张婶诱惑妙玉。

    看了看眼前寡淡的粥,又想了想张婶的手艺,谁优谁劣,不消细说,“那好吧,便宜她林黛玉了!”

    达成目的的张婶终于松了一口气,幸好,幸好她的脑子转得够快的,“姑娘且等着,我去去就来!”

    说着,张婶好像怕妙玉反悔一样,端着粥就快步离开了。

    “吱呀”。

    破旧的门发出刺耳的声响。同时,也惊醒了半梦半醒的风华。

    又是那个疯子吗?

    风华忍不住蹙起了眉头。

    自被抓以来,风华一直都努力让自己冷静、淡定,既是为了保持清醒的头脑,也是为了让对方无着力点。可是,那位妙玉姑娘疯狂的歇斯底里让她不得不破功。所以,她很自然的送了“疯子”二字予妙玉做评语。

    同时,也正是因为这样,风华明确的感知到妙玉对她的强烈敌意。那种敌意里,似乎……包含着嫉妒。是的,是嫉妒,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风华就是有这种直觉。只是,不管怎么理,始终理不出个头绪来。

    “吃饭了!”

    不是妙玉。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风华就感觉到有人在她腰间踢了几下。力道,不算重却也不算轻。

    倏地睁开双眼,抬眸看向站着的人,眸色清冷如冰。无喜无怒,却又将这份冰冷实化刻入骨髓。

    就算是处于劣势,气势也半点没有落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在妙玉身边的粗壮婆子,那位张婶。蓦然撞见风华的眼睛,她的身子不自觉的僵硬住了,抬起的脚也不自主的讪讪收回。

    风华仍旧一句话都没说,再次缓缓的闭上眼睛。

    说实话,她真的没想到会有人给她送饭,头天的晚饭妙玉就不曾给她。不过,她也不会因此而感激。横竖,一两天不吃东西是死不了人的,她总不至于待在这里很久的。

    张婶眼神狠狠地闪烁了一下,怒气迅速在眸底蔓延开来。弯腰,一把扯住风华的前襟,狠狠的将风华拉起,然后用力掼向不远处的墙壁。

    “咚”得一声*和墙壁撞击的声音。

    风华吃痛,只觉得背部火辣辣的疼,腰也好像要断掉了似地。可是,纵然如此,仍旧生生的咽下了唇齿见渗出的细碎呻*吟。

    她的骄傲,她冠着“林”这个姓氏的骄傲,不容折损。

    身体,无力的向下委顿。

    张婶冷眼看着风华的反应,冷哼一声的同时,右腿弯曲,以膝盖撞向风华的肚子。

    “啊!”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使风华弯下腰去,忍不住痛呼出声。

    张婶得意的轻笑了一声,膝盖却半点离开的意思都没有。同时,一只手擒住风华的下颚迫使她张开嘴,另一只手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粥往风华嘴里灌去。

    说不清是烫、是痛还是辱,眼泪模糊了双眼,极力隐忍着却还是不受控制的滑落。

    这下,张婶更是开心,她完全被风华这副摸样取悦了,一阵阵的啧啧怪笑。

    胃内一阵阵的翻腾,风华止不住的想要呕吐。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位张婶却突然将手中的碗扔向了身后,然后,捂住了风华的嘴巴……

    耳中一阵“嗡嗡”作响,四周不停的旋转、旋转。

    “扑通”一声,风华跌倒在地,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愤恨的抬眸看向那张平凡中带着邪恶的脸庞——从来,从来没有人敢让她受这样的侮辱,从来没有!她的尊严、她风家的尊严、林家的尊严都被蒙上的耻辱,而这份耻辱必定要眼前这个人的血才能洗清!

    风华的眼神并没有让张婶感到害怕,相反的,她满意的笑了,“林姑娘,郡主殿下,您最好乖乖的合作,否则的话,我有的是办法对付你。您,总不想把吐了东西再吃进去罢?”

    风华止不住的一阵阵反胃,忙用两只手捂住了嘴,眼睛却始终恶狠狠的瞪着眼前的这个人。

    可是,这极具穿透性的眼神却无法伤害对方分毫。

    “咣当”一声,房门再一次关上。

    张婶她心里如今只想着一件事情,那就是她家的姑娘还饿着肚子等着她做吃的呢!

    潮湿阴冷的房间里再一次失去了光亮,黑暗之中,风华的眼泪终于决堤。懊恼、不堪,各种情绪涌上心头,心脏撕裂般的疼痛,痛得她身体止不住的抽搐。

    就这样,任由它痛着。似乎,这样的疼痛,似乎能够减轻心里所受的耻辱。

    最终,风华也没忍住这要了命的、没玩没了的疼痛。颤抖着手,从腰间的锦囊里倒出一粒药丸,正待送入口中,却突然停住……

    怔怔的、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

    她……

    竟然能动了。

    之前,不管她怎么努力都不能动弹丝毫,可是现在却……

    借着微弱的光,风华看向看碎了一地的瓷片,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间明白了一些事情。

    嘴角,斜斜的勾起……

    第二天。

    “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放了我林妹妹!”

    风华无力睁开眼睛,露出一条缝来,映入眼帘的一切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首先,我们来说说这意料之外。

    说实话,妙玉这边并没有几个人,可是对面的人却严正以待,场面弄得很是宏大,而且,仔细一看竟然大部分都是禁卫军。

    怎么看,都有点夸张了啊!

    这意料之中的是,贾宝玉和林墨玉的反应。一个焦躁、急切,首先就沉不住气了,另一个却是黑着一张脸一句话也不说。

    与二人并排而立的是一个陌生人。

    不,仔细一看发觉并不是陌生人,而是之前贴身守卫着皇帝的那个家伙。为皇帝挡箭的那回,风华见过这位。不消说,这位一定是深得皇帝信任的人。

    皇上是万圣至尊,他没有出现。这一点,风华早就已经猜到了,如今也不觉得意外。

    嘴角浮现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其实,有这些人为她而动,风华已经很开心了。相对比前世,这一世也算是轰轰烈烈了。

    头晕目眩,胃内一阵阵的绞痛,迫使风华不得不再一次闭目养神。

    说起这个,风华就止不住有些生气。她原本以为这些人最迟也会在她被掳之后的第二天出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多耽搁了一天,也害她在那间小破房子里多待了一整天。

    “放了她?”妙玉上前一步,微笑,“当然可以!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

    贾宝玉的眼睛亮了一下,立刻上前两步,急切的说道:“你到底想要什么?不管你想要什么,只要你……”

    “退回去!”用匕首挟持着风华的张婶厉声怒喝一声,匕首压紧,“不想她死的话,都给我老实一点!”

    风华只觉得脖颈处一阵刺痛,鲜红的血液便顺着脖颈滑落。

    贾宝玉的眼神狠狠地闪烁着,两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嘴里却还在着急忙慌的解释着,“我没想做什么,没想做什么,你千万别伤害林妹妹……”

    这个时候有人冷哼了一声,出声的人是皇帝身边的那位,“这里已经被我们重重包围了,不管你们想要什么都必须先把郡主放了。”

    “包围了?那又怎么样?不怕咱们这位郡主姑娘和我们一起共赴黄泉的话就尽管出手好了!”妙玉冷笑一声,眼眸中尽是讽刺之色。

    “萧副统领,请不要冲动,一切以郡主的安危为首要任务。”贾宝玉眼看着对方的眸子里染上一抹怒色忙出声劝慰。

    原来,这一位就是今上最为信任的禁卫军副统领——萧立言。

    萧立言本来想说什么,可是看了贾宝玉一眼,最后还是生生咽了下去。

    妙玉眼看着这一幕,冷哼了一声,正想说什么,却突然听得身后的张婶开口了。

    “姑娘,正事为重!”

    妙玉吸了一口气,这才又将目光转向了贾宝玉,“放了我哥哥!”

    一反常态的,妙玉的语气里没有讽刺,也没有冷笑,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甚至带着几分疲惫。

    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墨玉突然僵直了身子,目光愈发的幽深了。

    “你哥哥?你哥哥是谁?”贾宝玉疑惑不已,“你是不是误会了,我不曾抓什么人……”

    声音,渐渐的弱了下来。

    贾宝玉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一件让他忍不住有些发寒的事情。

    妙玉盯着贾宝玉的眼睛,一瞬不瞬,一字一句的回道:“甄、宝、玉!”

    此言一出,不仅是贾宝玉和萧立言瞪大了眼睛,就连风华也诧异的看向了妙玉。不,准确的说,应该是甄妙玉。

    原来……原来竟然是这么回事。

    原来,她竟然是甄宝玉的妹妹,是甄家人。原来,并没有什么人在背后指使她。

    说实话,关于妙玉身后的指使者,风华想了无数种可能,怀疑过薛宝钗,怀疑过王夫人,甚至怀疑过皇帝。只是,怎么也没想到甄宝玉身上去。

    看来,人还真是不能做坏事。这报应,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来了。

    现在再想起那日与甄妙玉相逢时所说的话,才算是真正的领悟了。所谓“血浓于水”,说的是她自己和甄宝玉吧?!

    只是,这甄宝玉的妹妹,也就是甄家的大小姐,怎么会扮成姑子来到贾家呢?看起来,贾宝玉是完全不知情的。那么,这件事情有哪些人知情呢?

    真是……复杂……

    没想到贾家竟然这么复杂。

    或许,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和贾家扯上关系的。

    林墨玉没有震惊,却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却是看向贾宝玉。怨气和恨意,直射而出。

    可是,贾宝玉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似地,只直直的看着甄妙玉。

    “好!”没有否认,没有抵抗,贾宝玉就这么直接而痛快的承认了,而皇帝的心腹就在他身边不足五尺处,“我放了你哥哥,你放了林妹妹!”

    这样的痛快让甄妙玉也不由得怔愣了一下,随后露出了似苦笑又似讥笑的表情,“宝二爷可真是痛快啊!看来,你真的很在乎你的这位林妹妹呢!”

    贾宝玉没有再说话,只是抬手给自己身后的心腹打了个手势,招了对方过来。然后,在其耳边低语了几句,便挥手命他离开了。

    这个时候林墨玉的眼神完全变了,变成了疑惑和探视。

    一时间,周围竟然陷入了沉默。

    等待的过程是漫长的,甄妙玉无事可做,转而看向了被张婶挟持着的风华,伸手摩挲着风华的脸庞,自言自语道:“林姐姐果然长得倾国倾城,怪不得这么多人愿意为你拼命了。”

    风华闭着的眼睛始终没有睁开。贾宝玉这一番作为对她的震撼实在太大了,大得她没有办法保持平静了。

    虽然事情到了这一步被拆穿的可能性很大,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弥补的,只要不顾及她的生死。但是,贾宝玉他就这样轻易的承认了。

    原因,不需要去思考,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有的时候我就在想,像我这样的人还好说,可是,像林姐姐你这样被这么多人爱着的人若是死了,哪个才是最伤心的呢?可是,我怎么想也想不清楚,真是让人头疼呢!”甄妙玉看着风华,眼神迷茫中带着几分疑惑。那样子,竟然像是个不解的孩子一般。除了,她说出话。

    张婶的身体僵直了一下,深深地注视着甄妙玉的眼眸,“姑娘,你别……”

    可是,这个时候风华却倏地睁开双眼,目光清明,“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头疼的。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吗?”

    锁着,也不待张婶反应过来,直接按着对方的手,狠狠地撞了上去。

    张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鲜血自风华的脖子喷射而出,染红了眼前的一切,同时,身子缓缓的向下倒去。

    其实,风华能有这个机会并不仅仅是因为张婶被甄妙玉分了心,更重要的是她认定了风华不可能有力气动弹。因为,她明明就在粥里下了药了,并且一顿不落的强迫风华喝了下去啊。

    只是,她不知道,风华在她走后,用她摔碎了的瓷片挖了个洞,然后将吃下的东西全吐了出来。

    这就是药物自消化道入身体的坏处,若是没有足够的时间吸收,就不能发挥药效。如果不是饿了两天的话,风华的力气还能再大一些的。

    那天,张婶粗暴的灌粥行为导致风华的心疾再一次复发,也让风华发现自己已经能动了,再结合之前晚饭不给、如今又灌她喝粥的情况看来,粥里一定有问题。

    既然有了怀疑,风华自然会采取行动,反正她也不会饿死。

    “咚”得一声身体和地面的撞击声,风华倒在了鲜红刺目的血液里,可是嘴角却噙着诡异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温热的鲜血喷在甄妙玉的脸上,惊得她大声尖叫,好像受伤的人是她似的,傻愣愣的站在那里,甄妙玉完全呆住了。

    就在张婶和甄妙玉愣神的当儿,林墨玉已经冲了上来,携着凌厉的掌风,一掌拍向了甄妙玉。同时,跟在他身后的还有萧立言以及更后面的贾宝玉。

    眼看着甄妙玉必将一掌毙命于林墨玉的掌下,张婶忙拉住甄妙玉,闪身躲避。

    就在这个时候,林墨玉突然转变方向,直接冲向风华身边。原来,他那一招凌厉的杀招其实不过是个虚招而已,他想要的只是他的姐姐。

    “姐!”林墨玉声嘶力竭的唤了一声,之后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捂着风华汩汩流血的脖颈,眼泪好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拼命的往下砸。

    听到林墨玉这声绝望的呼喊,冲上前的贾宝玉好似被抽干了身上所有的力气似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这厢,萧立言已经和张婶过上了招。

    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萧立言取胜。

    可是,就算是被打到吐血,张婶仍旧牢牢的将甄妙玉护在自己的身后。

    事情这样急转直下,甄妙玉完全反应不能,紧紧的抓着张婶的衣襟,“她……她死了吗?”

    虽然嘴里说着要杀了这个杀了那个,可是本质上甄妙玉也还是个鸡都没有宰过一个的弱女子,看到那一幕,特别是那喷洒在脸上的鲜血,温热的触感,刺鼻的血腥无一不在考验着她的神经。

    张婶绝望的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是的,习武之人都有起码的眼力,再加上她自己将闭上抵在什么地方她自己最清楚,所以,她很确定风华已经活不了了。深深的隔断了动脉,没有人还能活命,就算有神医在也不行。

    其实,张婶并不在意风华的生死,只是,她很清楚,风华这么一死,她和甄妙玉哪个都活不了。就连……就连那还没来得及见上一面的甄宝玉也……也得陪葬。

    “为什么?为什么?林妹妹,你怎么这么傻?我会救你的,我会救你出来的!”贾宝玉的手颤抖着,想要碰风华又不敢碰,只能一个劲儿的哭。

    风华看了贾宝玉一眼,最后还是将目光再一次对准了林墨玉,对准了那双绝望的眼眸,一再的吸气,操着破风的嗓音艰难的开口,“放……放心,我不会……死……”

    听到风华开口,林墨玉的眼睛狠狠地亮了一下——不到最后怎么可以放弃?姐姐都没有放弃,他身为男子汉、身为姐姐的依靠怎么可以先一步放弃。

    打横将风华抱起,林墨玉厉声吼道:“以最快的速度将我师父请来!”

    张婶都看出情况有多严重了,林墨玉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所以,他很清楚,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从阎王的手中将他的姐姐抢回来的话,那个人一定是他的师父。

    萧立言在这个时候也带着人追了上来,着急的询问,“郡主怎么样?可有生命危险?”

    林墨玉没有答话,反倒回头看了一眼被禁卫军抓了起来的甄妙玉和张婶两个人,然后又垂眸看了风华一眼,目光阴沉,抬眸看向自己带来的黑衣男子,面沉如水,“那边那个女人赏给你们玩,别弄死就行!”

    风华的神智原本已经被疼痛吞噬得差不多了,可是,听到林墨玉这句话突然有了一丝清明——妙玉的结局,妙玉结局竟然还是被人给玷污了!

    风华有些恍惚,虽然过程不一样,可是结果还是一样的。

    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黑暗,渐渐吞噬了风华,也吞噬了她的疑问。

    “林……”萧立言想要说什么,可是,这个时候他身后的一个人却突然拿手肘撞了他一下,也将他未出口的话给撞了回去。

    林墨玉没有心情、也没有功夫管别人怎么看待他,话音未落便抱着风华足尖轻点而去。

    “林妹妹,林妹妹……”贾宝玉无意识的呼唤着,追着林墨玉快速疾奔。

    “萧大人!”撞了萧立言的禁卫军再一次开口,声音无比的低沉,好似在极力掩饰着什么。

    萧立言没有回头看一眼,只是微微垂眸,似乎似无的叹了一口气,“林大人,等等,等等……”

    他这么一动,身后的禁卫军也跟着奔跑,声势不可谓不浩荡。

    不管身后有什么人在追,有多少人在追,林墨玉的速度也不曾慢分毫。

    一脚踹开一扇门,林墨玉堂而皇之的进入。

    “喂,你到底……”主人家盛大的气势在撞见林墨玉的脸色以及他怀中染血的人时消失无踪了,尤其是看到后面陆陆续续又跟来这么多人,更是慌张不已,“你们……你们是什么人?我……我可是……”

    “借你房间一用!”林墨玉没有功夫听那么多废话,嘴里说明了来意,脚下动作却丝毫不停,话音未落,人已经进了人家的屋里。

    原来,这一家,正是离甄妙玉囚禁风华最近的一户人家。不管是马车上还是户外都不是治伤的好地方,所以,林墨玉想也不想的直接带风华来到这里。至于主人家的感受,他还真没考虑。

    萧立言的嘴角微微抽搐,无奈的上前安慰瑟瑟发抖的主人家,主动塞了一锭银子,“老人家,您别害怕,我们的一个朋友受了伤,借您的房子安置一下。”

    虽然大家都很怕自己的房间里出现死人,但是那么大的一锭银子,老汉一辈子也没有见过,有了这锭银子买什么样的房子没有,谁还在乎现在这个破房子。

    于是,老汉忙激动的接了过来,“各……各位老爷们慢用,慢用……”

    说罢,拉着自己的妻儿们出去主动为这些人腾地方。出来以后才发现,不仅是屋子里,就连院子里也都挤满了人。

    将风华安置在床上,林墨玉这才发现她已经昏了过去。那么淡定的人居然在刹那间脸色苍白,颤抖着手不敢上前去探风华的鼻息。

    萧立言在这个也跟了进来,见林墨玉举着手却不敢靠近,有些无奈,又有些同情,“她还活着,我能够听到她的呼吸声。”

    林墨玉终于松了一口气,胳膊无力的垂下。照理说,以他的武功不可能听不到风华的呼吸声,可是,那个时候他真的完全忘记自己还有这个本事了,能想到的只有探人鼻息这样原始而笨拙的方法。

    “姐,你不会有事的,对不对?”林墨玉低声念叨着,好似自言自语。

    等待中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尤其是当有人命悬一线的时候。

    这个时候林墨玉就特别的恨自己,想当初他的师父也想教他医术的,只可惜,他并没有什么悬壶济世的仁心,所以毫不犹豫的拒接了这项无用技能。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原来这个世上并没有什么无用的。后悔,很后悔,却根本已经来不及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林墨玉只按着风华流血的伤口发冷,甚至连贾宝玉终于气喘吁吁的赶来都没有看到。

    终于,在林墨玉快要心焦而死的时候,我们的老神医冯老先生出现了。

    “师父!”林墨玉豁然起身,疾呼了一声。

    冯老先生也没有和林墨玉说什么话便直接奔向风华身旁,仔细的为风华查看了起来。

    看到自家师父出现,林墨玉好像吃了颗定心丸一样,总算是稍稍放下心来了,这才注意到这房间里竟然挤满了人,冷声道:“出去!都出去!”

    首先行动的是林墨玉自己家的护卫,行动快速而敏捷,“是!”

    然后是萧立言,他微微怔愣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毕竟,这里也是给女子治伤的房间,他们这些大男人堵在这里实在不像话得很。

    最后,是禁卫军。萧立言一走,他带来的禁卫军自然没有留下来的道理。

    挤满了人的房间霎时间空了下来,只是,这里还有一个不该出现的人——贾宝玉。

    “宝二爷!”满是讽刺的称呼,愤恨的语气,林墨玉对贾宝玉实在没有什么好声气。其实,想也知道,他始终不喜欢贾宝玉不说,风华会有这次这次也多半和他贾宝玉脱不了关系的。

    “林表弟,你让我看着她,就让我看着她,好不好?”贾宝玉满是哀求的看着风华,“我不出声,我不打扰你们,我只要看着她就好!”

    或许是贾宝玉这声音太过凄楚,或许是他的样子太过狼狈,或许是他之前的表现让林墨玉升起了一抹难得的好感,瞪着贾宝玉看了很久,最后,林墨玉放弃了,主动将目光转向了风华身上。算是,默许了贾宝玉的存在。

    一再的查验,冯老先生最后却无力的坐在了床沿上,面色灰败。

    林墨玉这下是真的彻底慌了,“师父,您怎么了?怎么不为姐姐治疗呢?你快点为姐姐治疗啊!她一定很疼,她一定疼坏了!”

    冯老先生抬眸看向林墨玉,深深地的注视这他的双眸,“孩子,节哀!”

    “不!姐姐她明明还有呼吸,我明明听到她还有呼吸和心跳的!她还活着!她还活着!”林墨玉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抓着冯老先生的衣襟,“师父,您救救她,救救我姐姐!求求您了!以前都是我不对,是我不好,您别生气,好不好?”

    在这个时候,昂着头哭诉的林墨玉,向师父求救的林墨玉显露出他孩子的一面。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孩子。

    冯老先生被那双充满了希望的眼神逼得没有退路,只能闭上眼睛索性不看,但是,有些话却不能不说,“我知道那丫头还有呼吸和心跳,可是,这只是她求生欲太强的缘故。她的血管已经断了,血也止不住,她不可能好了。”

    “不,你骗我,你根本不想救姐姐!”林墨玉用力的推开自家的师父,也不在意自己话会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只是拼命抓着风华的手,“姐,姐姐,我求你醒过来,我求求你,醒过来,我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我只有你了。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

    到达了绝望的尽头,再如何坚强的人也只有哭求这一条路可走了。

    “你走罢!”苦涩的声音却十分的坚决。

    林墨玉诧异的回眸,在声源处撞见了贾宝玉如鬼魅般惨白的脸色,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他觉得,后续是他的耳朵出问题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贾宝玉再一次开口,“林妹妹,你走罢,安心的走罢。我会……我会帮你照顾表弟的。”

    林墨玉瞪大了眼睛,眼眸中燃烧着熊熊怒火,“你在说什么?”

    “林妹妹,不要这么辛苦了,安心的走罢。我会照顾好自己,照顾好祖母和表弟,你安心的走罢,不要再强迫自己了……”贾宝玉好像没有听到林墨玉的话,也没有看到他火一样的眼神,一步步的走向风华床边,半跪在床头低语。

    林墨玉脑子里“轰”了一声,突然在刹那间明白贾宝玉为什么要这么说了。其实,他的心里比贾宝玉还要清楚的知道他的姐姐已经活不了了,只是他不愿意相信,他仍旧希望有奇迹发生。可是,他都没有为他的姐姐想过,这样强撑着不肯离去的她只能忍受着*的巨大痛苦和折磨。这对她是何其的残忍?

    身为弟弟,身为亲人,不该让自己的姐姐忍受这份痛苦。他知道,他越是哭闹,越是不肯放手,他的姐姐就越是不肯离开。除了累积痛苦意外,没有别的任何用处。

    “姐姐,你走罢!”林墨玉擦干了眼泪,努力扯出一抹微笑,“姐姐安心的找父亲和母亲罢!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会活得很好、很好的!”

    就算见惯了生离死别,在这一刻,冯老先生也落下了浑浊的泪水。

    所有的人都以为风华会慢慢的咽下最后一口气,可是,没有,她仍旧在艰难的呼吸着。不管,不管林墨玉和贾宝玉两个怎么劝。只是,眼角的泪水拼命的往下掉。

    “丫头,我知道你听得到,你不要在任性了,你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安心去罢。”最后,冯老先生也不得不加入了劝说的阵营。

    可是,完全没有用。

    “真是个……真是个痴丫头!”冯老先生含泪骂道。

    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伤口处的血液越流越少,看着她的生命随着血液慢慢流逝。

    慢慢的,林墨玉的眼神从心疼、痛苦转变为疑惑、不解,“师……师父……”

    冯老先生的眼睛里一样是不解,“怎……怎么会这样?”

    血液已经不再流了,可是风华的呼吸和心跳依然存在,甚至有慢慢加强、稳定的趋势。

    “放……放心,我不会……死……”

    林墨玉的耳边突然回响起风华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声音虽然弱小,可是却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笃定。

    这个时候,就算是贾宝玉也发现不对了,看看冯老先生,又看看林墨玉,最终还是将目光集聚在风华身上。

    等!

    这是三个人不经商议便下的一致决定。

    时间,慢慢流逝,而风华的呼吸也渐渐的稳定。

    终于,在公鸡高叫一声破晓的时候,林墨玉打破了沉默,“今天这事儿,谁都不许说出去!”

    冯老先生没有说话,他很清楚这件事情传出去会有什么结果,不敢想象的结果。

    而贾宝玉则是郑重的点头,面色凝重,“我知道!”

    林墨玉再次抱着风华出来的时候,萧立言慌忙迎了上来,“林大人,郡主怎么样?”

    “托大家的福,家姐已经脱离危险了,待来日我定登门致谢!”林墨玉含笑点头,再一次恢复了往日的翩翩公子模样。

    萧立言松了一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林墨玉与萧立言错身而过。

    这个时候,萧立言突然来了一句,“时候不早了,得抓紧时间,莫要误了今日的早朝才好。”

    林墨玉虽然觉得对方有些交浅言深,不过人家到底是好意,自己也不知好歹的说,于是,颔首示意,“谢谢提醒。”

    农家小院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只有贾宝玉一个人怔怔的站在那里,也不知道是不是经历太多的心有余悸,他总觉得刚刚有一道充满了侵略性的敌意目光,可是细看却又什么都没有了。

    当风华再次醒来时候,人已经在自己的房间里了。看着熟悉的房间,一阵阵的恍惚。如果不是颈间的疼痛提醒着她,她真的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噩梦了。

    伸手,摸着伤口,风华说不清楚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看来,绛珠仙子真的没有骗她,她真的是死不了的。幸好她之前没有真的去试一下。

    真的没有试吗?

    风华暗暗的问自己,答案还真的不好说。其实,在她内心最深处的某个地方,这次的事情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她想要试一下的结果。虽然,代价很大。

    不过,这次的事情也给了风华一个灵感。

    照绛珠仙子的意思,她是不会死的,至少这些普通的能致人于死地的外伤和毒药之类的不会要她的命。可是,如果身首异处了呢?这样也不会死吗?

    早知道,当时就不该只顾着生气,该好好问清楚才对。

    作者有话要说:绛珠仙子那一段明日更新,再写就太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