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93章 甄家那些事儿

第093章 甄家那些事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浑浑噩噩的回到贾府,站在门前,贾宝玉抬头看向匾额上那硕大的“敕建荣国府”五个大字,阳光照射在那烫金的字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他的眼睛都没有办法完全睁开,同时,眼眸中迅速的蓄起了水汽。

    慌忙低下头,却恰好将眼睛里的水汽挤了出来。贾宝玉胡乱擦拭了以后,深吸一口气,举步前行。心中,从未有过的沉重,却不似之前那般迷茫了。因为,他找到了方向。虽然,这个方向是他之前一直不愿意直视的。

    人,总是要被逼到一定境地、别无选择的时候才会真正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才会不再逃避。

    下定了决心,贾宝玉不再犹豫,大踏步直奔*馆而去。那里,有他要解决的大问题。

    “你……想杀我?”纵然有脖子上冰凉的长剑散发出森冷之气提醒着,甄宝玉也还是忍不住要问。

    贾宝玉的表情太过阴冷、眼神太过肃杀,以至于甄宝玉都不能讲话说通顺了,同时,后背直冒冷气,手心直出冷汗。

    贾宝玉面目表情,一个字都没有说,只是严肃的点头。

    *馆自风华离开之后就没有住人,就连打扫都是贾宝玉自己的亲力亲为的。所以,他不怕甄宝玉呼救。因为,不可能会有人听到。否则,也不会单单选择这个地方囚禁人了。

    而且,为了以防万一,他进*馆之前已经安排暗处的人监视着四周,以防万一。

    “为什么?你……不想知道今上到底掌握了多少事情吗?”甄宝玉能够感觉到长剑在微微颤抖,以及贾宝玉眼睛里努力掩饰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慌张。

    他很清楚一个从来没有杀过人的人第一次动手是如何的紧张,所以,他实在想不明白贾宝玉有什么必要突然要杀他,而且是亲自动手。

    毕竟,贾宝玉都已经困了他那么长时间了。如果真的真的有杀他的必要,早就该动手了。除非,发生了什么变故,使得他不得不如此。

    贾宝玉的眼神闪烁了一下,猛地握紧剑柄,长剑向前刺去。

    鲜血顺着脖颈流了下来。

    猩红的血液刺痛了贾宝玉的眼睛,他的眼前再一次浮现出风华浑身浴血的模样,他的手止不住抖了一下,浑身无力。

    也就是这一无意识的举动使得甄宝玉捡回了一条命,也让他真正意识到贾宝玉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杀他了。

    顾不得许多,甄宝玉直接用手抓住剑锋,用鲜血将贾宝玉逼得后退了一步,直视贾宝玉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你总该让我死得明白罢?”

    甄宝玉努力让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他很清楚,在这个形势比人强的时候,一步踏错,他就真的可能会死,死在他绝对想不到的人手里。那样的话,他就实在太冤枉了。

    意识到自己露了怯,贾宝玉微微眯起眼睛,不顾那刺目的血红,上前一步站定,冷笑一声道:“为什么?这话,你该去问问你的那个好妹妹!相信我,她很快就会去陪你的!”

    “妙玉?妙玉她怎么了?”甄宝玉慌忙连声问道。

    贾宝玉看穿了甄宝玉拖延时间的小心思,同时,他也不想再这样耽搁下去了。既然妙玉真的是他妹妹,也就证明这一切不是什么人设的陷阱试探,那么,杀了他甄宝玉也不算冤枉。

    下定了决心,贾宝玉五指一紧,长剑横削过去,霎时间血肉飞溅,生生的将甄宝玉的四根手指连根削去。

    “啊!”甄宝玉惨叫了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完好的左手抓着自己的右手腕,痛得满地打滚,嗷嗷直叫,面上也不知是疼出的汗水还是泪水。

    贾宝玉的手抖了一下,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不忍去看这一幕。待意识到自己的懦弱,他强逼着自己睁开眼睛,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坚强。

    现在的他,必须要坚强。

    贾宝玉深吸一口气,踏着沉重的脚步上前,长剑再次举起。

    他不知道什么是人道主义,他只是觉得不该这样折磨一个人,给这位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仁兄一个痛快也算是另外一种行善积德。

    “我是……你哥哥……”甄宝玉痛极,眼神已经开始涣散了,可是,他却仍旧用坚强的意志强撑着,因为,这是他唯一活下去的希望了,“我……我们……是双生子……”

    说完这句话,来不及看贾宝玉的表情便陷入了黑暗。再怎么强撑,他也是个人,无法忽视身体上这么严重的创伤。所以,心头稍稍放松一下,人便昏了过去。

    贾宝玉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甚至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

    或许……或许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以期能够逃过一死。

    贾宝玉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可是,心里隐隐的还是觉得甄宝玉说的是真的。而且,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不管他怎么压制都压制不住。

    他和甄宝玉长得一模一样,就算是朝夕相处的人也不能分辨。

    而且,他出生的时间点实在太过凑巧了。

    那个时候,他的哥哥、他唯一嫡亲的哥哥贾珠已经重病到顾不得门第随便找了一个女子冲喜成婚的地步了;而他的父亲又有了新小妾,小妾还很得宠。

    如果他是女人,如果他是他的母亲,易地而处,他都会慌的。毕竟,她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接下来的一切也就呼之欲出了。

    容颜老去,恩情不在,费尽心血养大的儿子眼看着也要没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年轻貌美的小妾又怀了身孕,以他母亲王氏的性格来看,绝对有动机、也有胆子做出此等偷梁换柱的事情。

    这一切太过合情合理,合情合理到就算贾宝玉想要推翻这个论证也找不到合适的论据。

    不是贾宝玉愿意把自己的母亲想得那么坏,实在是王氏的过往记录太过惨不忍睹。他也曾想过或许甄宝玉也是姓贾的,可是,这好像有些说不通。

    所谓长幼有序,按照人的通性来看,父母总是重视长子多一些。大家都有一种天经地义一般的认知,那就是家业、爵位是长子的。

    而且,现实一点来说,先出生的长子身体比较强壮更容易养大,而幼子则弱一些。就算是他们这样富贵的人家,想要养大一个孩子也是十分艰难的事情。

    所以,为了家族的利益,送幼子出去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更何况,幼子去的人家富贵也不输于自家,甚至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

    虽然只接触过甄家的两个人,可是贾宝玉已经将甄家人的贪和狠看得透透的了。

    以前他以为甄宝玉将他困在*馆却不灭口是因为要从他口中得到情报的关系,现在看来,似乎没那么简单。

    在米已成炊的情况下,杀死他实在不算无法填补的大洞。

    这一切,也再一次刷新了他对他那位母亲的认识,不寒而栗。

    待贾宝玉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已经下意识滴血认亲了,两滴血迅速溶为一体。就这样,他糊里糊涂的将甄宝玉扶了起来,并且为他做了简单的止血。明明心里还没想好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情,身体却已经下意识的做出了选择。

    对于两度沦为囚室的*馆来说,找出一些止血药根本不在话下。

    到底是没有经验,再加上心不在焉,贾宝玉粗鲁的包扎使甄宝玉生生痛醒了过来。

    明明是那样深入骨髓的痛,可是,感觉到这种痛的甄宝玉却心头一喜。因为,这至少说明他还活着。

    贾宝玉没有看甄宝玉,仍旧低头继续包扎,可是,他的头顶上好像长了眼睛一样,“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只是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处理你。”

    说实话,贾宝玉这说得完全是真心话,没掺半点水分。

    可是,听在甄宝玉的耳朵里边自动转化成自己已经安全了的认知。所以,他有心力管其他的事情了,“救……妙玉……”

    贾宝玉的眼神黯淡了一下,随后,毫不犹豫的回绝,“不可能!”

    甄宝玉的五官有些狰狞,既是因为疼痛,也是因为贾宝玉的态度,“她也是……你妹妹……”

    贾宝玉有力系紧绷带,直惹得甄宝玉惨叫一声,这才高高跳起了眉毛,冷声道:“可是她伤了我林妹妹!”

    说到这个,贾宝玉眼睛里再一次燃起了怒火。

    “不过是……不过是个……”

    不过是个女人罢了!

    这就是甄宝玉想说的话,可是,他被贾宝玉打断了。

    “我宁愿她伤的是我!哪怕她伤的是我都可以!可是她偏偏伤了我林妹妹!”虽然甄宝玉的话并没有说完,可贾宝玉已经完全预见了,他不允许任何人拿话来侮辱他的林妹妹。

    甄宝玉无力的靠着引枕,满是悲哀的看着贾宝玉的眼睛,艰难的吐出了四个字,“色……令……智……昏……”

    贾宝玉突然冷笑了起来,眼神里带着受伤,“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而且,我可以给你一样的答复——我、乐、意!”

    是的,短短的,不到十二时辰里,已经两个人这么骂过他了。可是,他宁可昏头,也不愿意将来清醒着悔恨。

    攥着自己手腕,强忍着这渗入血液里的冷、刻入骨髓的疼,他必须要清醒,他要救妙玉,就这个从小离家,与他极少见面,却在甄家落败之后始终陪在她身边的妹妹,“妙玉……她很可……可怜……”

    “她可怜?!”贾宝玉豁然起身,“她能有林妹妹可怜吗?”

    “可她……她是你妹妹!”甄宝玉也急了,挣扎着起身,并且,用尽了全身里吼回来。因为用力过猛,他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摔回了身后的被褥上,眼前一阵阵的冒着星光,嘴里还不忘说着,“与高床暖枕、金尊……玉贵养大的林……黛玉不同,她……自幼离家,孤单……一人……”

    “可她的离家和她的孤单和我林妹妹有什么相干?是林妹妹害她走到那一步的吗?”贾宝玉再一次打断了甄宝玉的话,“可是,她却差点杀了我林妹妹。”

    低眸,看着甄宝玉痛得面白如纸,上下牙直打哆嗦,贾宝玉的眼神明显涣散了许多,“你痛吗?痛得厉害吗?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妹妹,我心爱的女人比你更痛!我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血喷了一地,从脖子往下,全部都是血,鲜红鲜红的血……”

    “我们……是血亲……”甄宝玉强撑着重逾千斤的眼皮,努力保持最后一丝清明,“她……是……你妹妹……”

    越听越心惊的他确定,他这妹妹的处境必定比他想得还要糟。虽然她并不清楚在他这妹妹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一切必定和他脱不了关系。

    如此,他更加不能不管她了。

    “妹妹?!”贾宝玉苦笑,“我有很多姐姐、妹妹,可这些姐姐、妹妹里谁也不能和林妹妹比!因为我,她已经受了太多了,我绝对不会再去伤她的心!”

    贾宝玉不知道是自己冷血了还是事关林妹妹便一样的缘故,对于这个他名义上的妹妹,所谓血脉相连的妹妹,他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或许,在他第一次下令杀了自己身边熟悉的人开始,他就已经变了,他已经忘记怎么怜香惜玉了。

    或许是这个认知打击了贾宝玉,或许是甄宝玉轻视、厌恶的眼神刺痛了他的心,总之,贾宝玉突然产生一种自我厌弃的情感,莫名的暴走,“别这么看着我!妙玉落得那般下场完全是因为你!因为你,因为她想逼我放了你,所以她挟持了我林妹妹……”

    甄宝玉惊得瞪大了眼睛,黑曜石一般的瞳仁狠狠地亮了一下,然后,慢慢失去了光彩,最后归于黑暗。因为,他再一次昏倒了过去。

    那一瞬间,甄宝玉如醍醐灌顶一般明白了很多东西。

    原来……原来就算是一模一样的脸也不止是他贾宝玉会被认出来……

    不是甄家的人不知道甄家的冷,那是一种没有任何温度刻入骨髓的冷。父母不像父母,子女不像子女,自然也没有什么兄弟姐妹一说,有的只是冰冷的算计,只有再上一步、再上一步的目标。

    所以,他的父亲会把儿子送给别人,也会把女儿送入庵堂。

    当然,除了贾宝玉和甄妙玉以外,甄家还有别的孩子在外面。大家都有着一样的“责任”,那就是为家族服务和牺牲。为此,他们散落在各地,有着各自不同的身份。

    儿子,于甄宝玉的父亲而言只是流着他血液的下属而已,理所当然的要为他牺牲和付出。横竖,他甄应嘉的女人很多、子嗣也很多,“夭折”实在是“无伤大雅”,同时,也“合情合理”。

    而他甄宝玉若非摊了嫡长子的名分也不一定能在甄家长大。

    一般情况下,散落在外的甄家子嗣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只有贾宝玉不知道。一方面,王氏不是吃素的,贾家也不好惹,甄家人不敢轻举妄动;另一方面,也是贾宝玉的个性太过懦弱、没有担当,所以甄家人不敢贸贸然的让贾宝玉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其实,就在近两年,甄家感觉到新帝的敌意之后有打算告诉贾宝玉一切,他们甚至派人以送礼的名义到贾家来试探过,而贾宝玉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有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甄宝玉存在。只是,试探的结果,依然是不合适。

    在那样的家里长大,甄宝玉其实也并没有多少普通人应有的感情。他以他的父亲为榜样,等待的是掌管甄家,满足甄家人那一步步向上的目标。

    可是,他没有机会了。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新帝会在帝位尚且不稳的情况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啃下了甄家这块硬骨头,甄家多年数代布的局都没有机会展开……

    甄宝玉本以为他这一生算完了,却不想萧立言竟然奉皇命将他提了出来,并且命他配合王氏、将计就计冒充贾宝玉打入贾家内部。

    原来,继甄家之后,皇帝打算对贾家下手了。

    甄宝玉明面上奉命而来,心里却有着自己的打算。于他而言,贾家纵然比不上甄家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掌握里贾家的势力,再加上甄家散落在各地的势力,何愁不能东山再起?

    至于贾宝玉,没有用的人就没有价值,让贾宝玉站着贾家继承人的位置不如换他来。

    潜伏在贾家,一切都很顺利,除了个别知情人士以外,根本没有人怀疑他。

    如果不是遇到妙玉,或许他永远都不会变。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首先引起甄宝玉兴趣的是妙玉对贾宝玉的态度,一反常态的亲近,完全不是她孤僻的个性。而且,完全不知情的贾宝玉或许感觉不出来,但是身为甄家人的他明显能够感觉到妙玉对他身份的试探。

    略一思索,甄宝玉就明白了,妙玉怀疑贾宝玉也是甄家的人,就好像她从小就被送离了甄家一样。毕竟,贾宝玉和他长得是那么的像。

    只是,贾宝玉实在是不知情,自然半点纰漏没有。

    所以,虽然有些怀疑,甄妙玉也还是更相信贾宝玉和甄家没有关系这一说的。世上千千万万的人,有一两个相像的,也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事情。

    甄宝玉比贾宝玉冷静,而且知道的也更多,很快便打破了甄妙玉最后的疑虑,让她坚信甄贾宝玉并没有关系。

    这就是甄宝玉,就算是所谓的妹妹,他也不会信任到和他分享秘密。

    可是,就算如此,甄妙玉对他也是一样的亲近。这让甄宝玉很不解,毕竟,他此时的身份是“贾宝玉”,而不是“甄宝玉”。

    终于,甄宝玉忍不住问了出来,问出了他的疑惑。

    “因为,你长得很像一个人,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甄妙玉如是回答甄宝玉。与此同时,清亮的眼泪自脸颊滑落。

    这句话,就这样深深地刻在了甄宝玉的脑海里。那滴泪水,也这样滴进了甄宝玉的心底。

    不知是甄妙玉太过死心眼还是甄家忠于家族的教育太过成功,亦或者是甄宝玉慈爱兄长的面目戴得太好,总而言之,甄妙玉是真真切切的依赖和在乎着她哥哥的。

    自甄家败落之后,失去了扶持的甄宝玉什么都要靠自己,他吃了很多很多苦。不管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从天堂跌进了地狱,受到了许多侮辱和伤害。

    嘴里不说,心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软化了。

    因为要扮演贾宝玉这个角色,受老太太的鼓动,他第一次面对风华。可就是这一次简短会面让他胆战心惊。

    风华的眼神以及她怪异的举动让他明白,她怀疑他的身份了。

    就是那么诡异,那么没道理的,不过几句话,她就开始怀疑他了。

    这个认知,让甄宝玉慌乱不已。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他不能被拆穿身份。他甚至想过要借刀杀人,让皇帝帮他除掉风华这个定时炸弹。

    可是,皇帝的反应很出乎他的意料。皇帝不相信他的话,自己不肯下手也就罢了,甚至不允许他下手。

    这让他……慌了,寝食难安。

    虽然极力掩饰,可是甄妙玉还是看了出来。

    甄宝玉知道他毒药释放压力,而甄妙玉是他在贾家唯一能够信任的人,于是,衡量了一番之后,他将事情说给了甄妙玉听。

    见到了自己的哥哥,见到从小到大最疼爱自己的哥哥,甄妙玉感觉自己好像坠入了一个美梦。他的哥哥,是甄家唯一一个真心疼爱她的人。

    当然,这是甄妙玉自以为的。实际上,这一切都是甄家人的手段而已。甄应嘉做狠心的坏人,甄宝玉则扮演好人收买人心,用他那张温柔善良的脸来收买人心。

    而这一切,甄妙玉完全不知道,仍旧兀自沉醉在甄家人为他编制的虚假梦境中。

    甄妙玉的快乐安抚了甄宝玉的心,让他更加冷静了。

    一切,好像恢复到正轨上了。

    没有人知道,甄宝玉的惶恐转嫁到甄妙玉的身上了。因为,她很害怕她的“美梦”会被人打碎。而这个打碎她“美梦”的人正是风华,是甄宝玉口中那个仅凭几句话便开始怀疑他身份并且试探于他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甄贾宝玉归位之后,在甄妙玉发现“哥哥”变了之后,她的怒火就直接冲向了风华。

    在昏倒的前一刻,甄宝玉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很开心,因为甄妙玉发现了他被人取代了。没有人知道,其实他在厌烦风华拆穿他身份的同时心里忍不住有些羡慕贾宝玉。

    人这一生,有一个人能够透过皮囊认出你的灵魂是多么难得的事情啊!

    但是,他更难过。因为,是他害了他妹妹,是他的自私害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亲人。

    不是他“贾宝玉”上身,而是他身上那扇名为情感的门不该被打开。对于一个十多年不曾动过感情的人来说,那扇门一旦打开,感情立刻便如同洪灾一般汹涌而来,怎么挡也挡不住。莫说是身为直接首重的甄妙玉了,就连贾宝玉这个便宜弟弟也捡了大便宜。

    这也正视贾宝玉前期会被用刑逼供,后期却停止了的原因。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

    看到甄宝玉再一次昏过去,贾宝玉讪讪的站在那儿,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必须要好好的让自己发热的大脑冷却一下。

    好半晌,看着甄宝玉渗满了血迹的断掌,贾宝玉叹了一口气,上前为他盖上被子。

    正在这个时候,甄宝玉突然拿他那只完好的左手紧紧的握住了贾宝玉的手腕,目光灼灼的瞪着他,“她怎么样?还……还活着吗?”

    贾宝玉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唬了一跳,同时,也为甄宝玉的精神力震惊不已——真不敢相信,一个人受了这样大的身心创伤还能保持清醒,还能说得出话来!

    “我不知道。”贾宝玉摇头。

    不是搪塞,是真话。为着甄宝玉这份惊人的意志,贾宝玉也很郑重、很仔细的搜索了自己的回忆,可是,他完全想不起来了。

    亲眼看到风华受伤,而且是那么触目惊心的伤,贾宝玉的心神就全副放在了风华身上。其他的事情,他真的完全没在意。

    可是,甄宝玉根本不相信这话,“你怎么……”

    贾宝玉没有给甄宝玉质问的机会,很轻松的按住了他的肩膀,迫使他老老实实的躺着,“我并没有撒谎骗你。当时去救林妹妹的不止我一个人,林表弟自然不用说,皇帝……也出动了御林军……”

    “皇……皇帝……”甄宝玉感觉自己真的到了极限的极限,只是不知道是身体的创伤作祟,还是这个消息太过震撼了。

    身为甄家人,对这位新上位的新帝,他实在没有办法不心惊。

    “我不是很确定,但是,照理说,甄妙玉多半是被御林军带走了。之前是我糊涂了,现在想来,就算我想帮你也是没用的。”贾宝玉如是说着,心里却还是觉得怪怪的。总感觉,好像不是这样的,可是,仔细去想,却又什么都想不出来。

    甄宝玉绝望的闭上眼睛。

    是的,绝望,他忍不住绝望了。

    不止为甄妙玉,更为甄家,甚至是贾家。

    为了争取时间,甄宝玉之前曾故意配合贾宝玉在萧立言面前扮演自己,现在看来,都是无用了。发现这个秘密之后,皇帝必定要对贾家下手,他的最后一个希望也破灭了。

    或许……或许他应该最后一搏,趁着现在大家还有时间。

    下定了决心,甄宝玉想要睁开眼睛,可是,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醒来。他的心好像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束缚住了一样,半点都动弹不得。

    心里,急得火烧火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感觉身上一松,眼睛倏地睁开。

    再一次,他用精神力战胜了疲惫破败的身体。

    可是,入目所及,只有空荡荡的房间。

    不知道什么时候,贾宝玉离开了。

    原来,不管怎么努力,人总是斗不过天的。

    甄宝玉苦笑了起来。

    等等!

    不对!

    这里不是*馆!

    这个认知让甄宝玉慌张不已,他不知道在他昏迷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挣扎着想要起身,换来的只是断掌和被子摩擦的痛,痛得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不会放弃,他废的是手而不是脚。

    果然,他的坚强意志再一次表现了出来,他居然从床上起了来。

    打开房门,正撞见一个要端着药来的小厮。

    “你是谁?这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与小厮的慌张对比起来,甄宝玉反而显得很淡定。

    小厮这才算回过神来,深吁了一口气,“二爷?你怎么了?你不认识我了吗?这是小的家里呀!两天前,我听到敲门声出来应门却看到二爷倒在地上,手……手也……”

    说到甄宝玉的手,茗烟红了眼睛,止不住的再三哽咽,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甄宝玉瞠目结舌,满眼的疑惑。

    二爷?

    甄家的人是不会这么称呼他的!这,分明是贾宝玉身边人才会有的称呼!可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被错认为贾宝玉?

    如果这里有贾府的人一定会指着这短药的小厮窃窃私语,因为,这厮就是贾府的风云人物,数进数出贾府的茗烟。

    身为贾宝玉的贴身侍从,因贾宝玉和王氏斗法的关系,他可是吃了不少的苦。每次贾宝玉占了上风,他就会带回贾家,可当王氏占上风时他又会被赶出去。

    为此,可是闹了不少的笑话。

    不过,这样起伏不定也有个好处。那就是,他落入谷底的时候没人敢落井下石,因为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起复。

    甄宝玉到底是甄宝玉,立刻便做出一副体力不支的模样,以掩饰自己的失态。

    茗烟见状,立刻上前用肩膀支撑着甄宝玉的身体,顺势将药放在了不远处的栏杆上,“二爷,您这是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

    甄宝玉无力的点头,“头昏得厉害,很难受……”

    茗烟满脸焦急的将甄宝玉扶进了房间,仔细的伺候他躺下之后,关切的问道:“二爷感觉好点了吗?”

    甄宝玉微闭双眼,缓缓地点了点头。

    茗烟这才松了一口气,出门将药再次端来,“二爷,把药喝了罢。”

    甄宝玉不想自己的行动被这虚弱的身体所限制,自然很配合茗烟,老老实实的把药都喝了。

    仔细的为甄宝玉擦拭了嘴角的药渍,茗烟小心的措辞,“二爷,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可是遭了强人?在什么地方受的伤?可以通知府上吗?我这里条件不好,如果可以的话,二爷还是回府里修养比较好。”

    看到“贾宝玉”受这么重的伤,茗烟慌极了。要知道,在贾府里,贾宝玉就算蹭破了一块皮他们这些下人也是要倒霉的。

    可是,他不敢通知贾府里的人知道。因为,那个贾府并不是普通人家,他怕主子这次受伤有内鬼作祟。所以,在没有得到“贾宝玉”首肯的情况下,他不会做任何举动。

    甄宝玉的眼睛亮了一下,顿时窃喜不已,“不可以通知府里!虽然我没有确切的方向,但是我这次受伤十分蹊跷,我想府里多半是有奸细的!回府,反而不及你这里安全!”

    茗烟很赞同的点头,同时为自己的决定庆幸不已。

    毕竟是受了重伤的主子,就算自己心里明白什么是最好的选择却也怕万一。万一他这主子不小心没了,他的下半辈子没有依靠不说,自己也多半是要受牵连的。所以,这一次,他可以说是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来打这个赌的。

    好在,现在证明了,他没输。身为主子的救命恩人,他以后必定能前途无量。

    看着茗烟眼角眉梢掩饰不住的得意神采,甄宝玉略松了一口气,“都有谁知道我在这里?”

    “除了我没有别人知道,就是我媳妇儿都不知道。”茗烟慌忙回答,“二爷尽管放心,小的知道情况紧急,就连药都是我亲自抓亲自熬的。只是,因为不方便看大夫的关系,这药只是普通镇痛止血药……”

    甄宝玉抬眸,深深地看了茗烟一眼,同时,抬手拍了拍茗烟的肩膀,“很好!”

    仔细的想了想,甄宝玉继续嘱咐道:“你要记着,以后要更加小心才行。你最好不要离开这个院子,吃的用的,能凑合就凑合一下。如果让人知道我还没死,那些人一定会再来。到时候,你,还有你的家人就都危险了。待此间事了,我一定好好谢你!”

    又是威逼,又是利诱,势要将对方唬住,使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邢氏。这些,甄宝玉都运用得娴熟不已。

    果然,茗烟上当,面上严肃不已,“我知道了,二爷放心。”

    甄宝玉满意的点了点头,再一次闭上眼睛。

    他必须要好好的想一想,好好想想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变化。如果不是断掌处的疼痛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他一定会以为自己在做梦的。

    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在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什么事情?

    甄宝玉陷入了迷雾,明白的感觉到茗烟为他盖上被子然后又蹑手蹑脚的离开,他都没有给出任何反应。

    想了许久,甄宝玉怎么也想不明白。

    所以,他决定等,等他这个身体康复起来。

    然后,静观其变。

    横竖,现在这个情况总比之前要好得多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