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红楼之绝黛风华 > 第087章 潜伏

第087章 潜伏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明心痛到极致,却抑制不住的苦笑。

    因为,直到这个时候风华才突然发现,她这心痛的毛病并不是完全没有规律的,她以前就曾因贾宝玉而病发数次,可她却一次都没有注意到。

    就好像……好像前生贾韶和梅雪之间多次暧昧流露,她却一点都没在意一样。

    原来,不管经历多少,不管多小心,她始终还是那个……笨蛋,始终都是那么的……后知后觉,

    脑海里难以抑制的回放着有关于贾宝玉的一幕幕。从他那句“这个妹妹我见过”开始,相识以来的种种不停的在眼前闪过。

    喜、怒、哀、乐,一张张面孔如走马灯一般的转换着。

    就连……就连他赔小心、道歉的模样如今回忆起来都觉得是把那么的美好、温馨。可以前的她怎么会觉得厌恶、恶心了呢,

    低头,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泪眼朦胧中,风华看到自己的双手被鲜血一点一点染红了……

    她知道,那是贾宝玉的血。

    是她,是她为了自己的利益引诱他走上这条死路的。

    如果没有她的引导和教唆,贾宝玉……不会死……

    “姑娘,感觉怎么样?可有好些?”

    众人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彻,而风华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精神恍惚。

    接下来的事情风华就完全没有印象了。

    再一次恢复意识时只觉得头昏脑胀得厉害,就连眼睛都生疼生疼的。

    “姑娘?!你醒了吗?”看到风华眉间微蹙、睫毛抖动,平儿惊喜的问道。

    “丫头,你终于醒了?好些了吗?”

    熟悉的声音,难掩的急切,使得还有些迷糊的风华恢复了一些清明。

    身为大夫,就算只是为了安抚病人面上也都是沉着冷静的,而她的这位师父,这位被称之为神医的师父更是如此,不管什么样的病症,风华从未见他变过脸色。

    可是,现在的他就已经不冷静了。

    其实,风华也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如今她发起病来昏睡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了。或许,他们都在担心她会一睡不醒。

    说实话,风华本人并不害怕这个结局,她反而更怕自己永生不死的受折磨。只是,这种惶恐、这种害怕没有办法对任何人说。

    “姑娘,你昏睡了一天了,肚子可觉得饿了?”平儿一边搀扶着风华坐起来,一边轻声问道。

    面对这些人的关心,风华心头一暖,可是,思及贾宝玉又是一痛。最后,只缓缓地点了点头。

    其实,就算风华想说什么也是不能的。她,已经哑了。

    “丫头……”冯老先生已经从下人那里知道风华发病前后的事情了,心里也很心疼,尤其是看着风华在昏迷中仍旧止不住流出的眼泪更是如此,可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化作一句,“你要好好的。墨玉他如果知道你这样,会很不安的。”

    风华黑如子夜的眸子闪烁了一下,良久,无力的点了点头。

    她何尝不知道伤心、难过都是于事无补,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啊。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做了那么多那么多的事情,她都没有办法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反而一直成为别人的累赘,这种感觉实在太糟了。

    风华很合作,老老实实的听话、老老实实的吃饭、老老实实的睡觉。可是,当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她却在黑暗中瞪大了眼睛。因为,她根本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想惊动任何人,风华在黑暗中摸索着很小心的打开了窗户。

    初春的夜晚还很凉,天空中挂着凄凄寥寥的几颗残星,有一种让人说不出的感觉。而风华从始至终都仰头看着星空,眼里却是一片空洞,整个人的灵魂好像都不知道到哪里去了似地。

    从风华醒过来以后就没有再因为想起贾宝玉而心痛欲死了,她只是觉得心里好像空了一块似地,精神有些恍惚。

    而她的这种恍惚、这种时不时无意识的放空状态终于引起身边人的注意和紧张。

    “丫头,你这些日子可是憋闷得慌了?师父带你出去散散心如何?”因为担心风华的身体,冯老先生再次搬了回来。这一个多月里看着风华除了病发就是魂不守舍,他老人家实在心疼不过。

    虽然林墨玉走之前嘱咐过,因为时局动荡的关系,他希望风华不要出门。为安全起见,冯老先生自己也是这个意思。可若是跟他老人家一起出去就不需要担心了,他老人家对自己的武功还是很有信心的。

    风华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好,也曾经努力调整,只是不管怎么调整都调整不过来。听冯老先生如此提议,她的心也止不住动了动。

    可是,也只是动了一下。

    随后,风华微笑摇头。

    风华这样痛快的拒绝很是出乎冯老先生的预料,眉间不自觉的蹙起,“你总是这样愁眉不展,岂不是让远在战场上的墨玉牵挂吗?”

    “林墨玉担心”这个理由那是百试不爽。

    不过,这一次似乎有点例外。

    风华的眼睛狠狠地闪烁了几下之后,用手指蘸了蘸茶水,写下几个字,“最近战事如何?”

    这个问题,风华每天都要问上几遍,为此,林家派出多人打探消息,但凡是有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立刻禀告道风华跟前。

    可是,战场离京城毕竟路途遥远,所以,总是隔很长时间才有一点消息,而这消息里也大部分都没有林墨玉的影子。而风华仍旧每天都会问上几遍。

    “暂时还是那样,两方胶着着,没有多少起色。”冯老先生不疑有他,想也不想的回答,“不过,这种情况也不算糟。叛军的后勤供给远不如我军,拖得时间长了,对我们百利而无一害。”

    风华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她非常清楚,皇帝绝不会允许打这种持久仗,因为三军消耗太大,国库吃力不住。所以,他一定会对朝廷派出的将领施压。

    只是大家都担心她,所以故意不跟她说罢了。

    别的人风华倒不在乎,可林墨玉也是皇帝施压的一个,她就……

    而且,叛军那边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饿死,必定要采取一些措施。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那些虎狼一样的人?

    她真怕……真怕在这两面夹击之下,她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会有什么危险。

    “丫头,我知道你心里挂念着战场、挂念着墨玉。”冯老先生按住风华的手,温热的掌心传递着他的抚慰,“战场上的胜负虽然不能以一己之力改变,可自保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反而是你,总是这样忧心忡忡的反而更让人放心不下。你该给自己找点事情做,分散一下注意力。”

    这些道理,风华心里都明白。可是,她总是没有办法用理智来控制的情感。不管怎么样,她总是会担心“万一”的出现。更不要说林墨玉身边还有一个“甄宝玉”。禽货聂不凡

    想到甄宝玉,风华心里更是懊恼。如果不是她为感情左右,忍不住出手救了他,林墨玉也不会和那个定时炸弹在一起。

    甄宝玉那厮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待在林墨玉的身边也不知会不会有危险。

    每每想到这里,风华都忍不住的自我嫌弃,她都不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到底有什么用,难道就是为了给别人带来灾难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横不如她当时就死了的干净!

    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风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豁然起身。一双明亮的眼睛熠熠生辉。

    终于,风华终于知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理由是什么了。

    原来,她一直以来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自己还有这样一个技能。

    “丫头,你怎么了?”风华突然起身,唬了冯老先生一跳,尤其是看到风华那双如死水一般的眼睛再次散发出光彩,他再也忍不住了心中的疑惑了。

    听到声音,风华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对冯老先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用茶水在桌子上写了几个字,“您说得有道理,我这就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对于风华这突如其来的说风就是雨,冯老先生只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含笑道:“你明白了就好,可想到要做什么了?”

    不管怎么样,转移了注意力就是一件好事。

    风华点了点头,“我想学木艺。”

    冯老先生完全不明白风华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学这个,其实,不止是冯老先生,府里上上下下所有的人都不明白。只是,大家都是一样的想法,想要风华开心一点。

    身为林府的主子,风华情绪是会影响到林家所有人的。更不要说,还有些真正发自内心关心、在乎她的人存在。

    初开始的时候,大家以为风华这不过是心血来潮,过几天自然也就放下了。可是,他们错了,风华竟然兴致不减的围着木头转了起来,并且,一转就是两个多月。更让人觉得怪异的是,风华对木艺的热衷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她甚至不允许任何人在她“工作”的时候打扰她。

    没错,在众人的眼里,风华已经将木艺当成是她的工作来看了。她似乎已经不那么在乎战事了,从一天一问,到几天一问,最后甚至发展到要平儿她们有新消息再禀告的地步。

    如此,大家都不由得有些担心风华了。

    终于,大家接到一个众人一致认为一定能够将风华的心神拉回来的消息。

    “丫头,听说孙家的那小子从战场上回京了,你要不要向他打听一下墨玉的消息?”虽然平儿自告奋勇的来向风华禀告,可冯老先生还是拒绝了。

    没有禀告,直接推开门就是这么一句,风华来不及判断对方是哪位,便忍不住怒目而视了。结果,正好撞上了推门进来的冯老先生。

    快速的转换赔笑的表情,换来的却是面部肌肉的痉挛。

    低下头,手忙脚乱的收拾桌子,也顾不得分类,直接就往抽屉里那么一塞,然后,抬眸对着冯老先生讨好的笑着。

    冯老先生举目四顾,看着地上仍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半晌才算分清楚是什么,“你该不会是想要改造弓箭罢?”

    风华面色一凛,眼神也止不住的慌乱、闪烁了起来,呼吸更是变得急促了虚度。

    因为,确切的说,她不是在改造弓箭,她是在还原弓箭,还原已经消失了多年的诸葛连弩。还有,比现在这个时代更加精良的三弓床弩。

    是的,风华懂这两种弩的做法。因为,她的父亲对古代的这种冷兵器很有兴趣,而她为了讨父亲开心,在听说有人还原诸葛连弩和三弓床弩之后,特意上门求学了。

    说到这里,风华真的是忍不住要现代人的心胸,他并没有向古人那样将自己的技能藏起来,而是很大方的交给了她。

    而风华也正是因为如此才能给在父亲生日的时候送给他这份大礼物。她的父亲曾经多次以此礼物为佐证对人津津乐道的说着他这女儿的孝心。

    只是,这件事情只有她父亲一个人记着,就连风华这个女儿后来都给忘记了。更让风华没想到的是,在时隔了这么多年之后,她竟然会再次因为这个而找到希望。

    或许,她会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将这两张弩传来。

    在明白了这一点之后,风华就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只是,现代的工具以及图纸的制作到底和这个时代的不同,再加上时间过去了太久,很多细节她已经不记得了,所以花费了许多时间来学习、研究,希望能尽快的还原出去。

    只要这两种弩做出来,对于战场上的贡献可以说是不可估量的。

    话刚出口,冯老先生就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这想法虽然不现实了一点,可孩子的心是好的,怎么能这么打击人呢?

    这么想着,冯老先生又忙转了话音,拍了拍风华僵硬的肩膀道:“这想法也挺好的,我相信你仔细专研,一定会有所得。”

    风华的身体慢慢的软了下来,扯起嘴角,眉眼弯弯的挤出了几分笑容。

    “师父,您刚刚说什么?是谁回京城了吗?”请冯老先生坐下之后,风华写下了自己的疑问。

    因为之前太过投入的关系,风华没有听清楚冯老先生到底说的是什么。

    “是那个……叫孙什么祖的,就是贾家的那位二姑爷……”

    风华豁然抬头,眼睛狠狠地亮了一下,眼角眉梢都不自觉的染上了几分喜色。

    孙绍祖是武将,同时,也是和林墨玉一起派出去的。相比京城这些落后的消息,他知道的一定更多、更贴切。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孙绍祖在,她也就等于有了一个能够万无一失的将图纸交给林墨玉的办法了。

    “他会留在京城几天?”

    冯老先生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的看着风华,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能。不是他老人家大惊小怪,实在是风华的反应太不正常了。他原本以为风华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一定会立刻飞奔到孙府。

    风华推了推冯老先生,使得他老人家回神以后,写下了一句话,“想来要见他的人必定不少,他也定是很忙的,我们得找个合适的时间。”

    风华不想让冯老先生怀疑什么,小心的解释着。

    冯老先生回头想想也是这么回事,“我命人出去打听一下。”

    风华暗暗盘算着,孙绍祖会在这个时候回来,多半是因为粮草的问题。所以,不管结果怎么样,他都不会在京城待太长时间。也就是说,她必须要将孙绍祖离开之前,将精确无误的图纸画出来。

    想着剩下的那最后一个难关,风华忍不住紧张了起来。她真的很怕,很怕时间会来不及。

    所以,在接到这个消息之后,原本只是走火入魔的风华变得更加的疯狂了,除了必要的生活,她一直埋首在自己的木艺小屋里。大宫女,赖皮王爷缠上身

    糟糕的是,越紧张,她就越容易出错、越做不出来。

    而这一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

    据说,已经得到粮草的孙绍祖第二天就要启程离开了。

    这一夜,风华彻夜未眠,就连自己受伤的十指上的旧伤口裂开鲜血淋漓也没有阻止她疯狂下去。

    终于,在破晓的前一刻,风华成功了,她成功的用这个时代的图纸将诸葛连弩和三弓床弩制作了出来。后者太大了不方便随身携带,所以风华将它销毁了,而小巧的诸葛连弩则让她带在身边。当然,还有那两张图纸。

    “备马车,去孙府!”

    风华出来之后,将一张纸条交给了平儿,上面赫然写着这六个大字。

    平儿的目光闪烁了几下,有些犹疑不定,最后也还是领命而去,“是。”

    轻轻的挑开窗帘,看着外面蒙蒙亮的天空,风华长吁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最后一刻还是赶上了。否则的话,真的就麻烦了。

    好容易到了孙府,看着孙府随处可见的灯笼,看着被照得明亮的院落,风华莫名的有些不安。

    照理说,现在时候还早……

    “郡主殿下?”

    还没来得及下马车,风华就听到了孙家管家诧异的声音。

    因为之前和贾迎春关系不错的缘故,孙家的这位管家很熟悉风华,所以,不需要风华出面,只看一眼她林家的马车,已经身边伺候的下人们,他便已经猜出了风华的身份。

    挑开车帘,风华给平儿使了个眼色。

    然后,身为风华的代言人,平儿就问出了风华心中的疑惑,“请问,孙姑爷在家吗?”

    “大爷他已经走了!”

    风华心中已经,瞪大了眼睛。

    “什么时候走的?”不需要风华使眼色,平儿已经知道她关心什么问题了。

    “已经走了快一个时辰了。”是女子的声音,来人正是挺着大肚子的贾迎春,“妹妹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是在京城,可为了安全起见,孙绍祖还是用上了出其不意这一招,在天还没亮的情况下就压着粮草离开了。而贾迎春身为妻子,就算是怀着身孕,为了表示自己的支持与关心也还是起了一个大早。

    风华的心里“咯噔”了一下,止不住的有些慌乱。

    这个时候如果追的话也还是来得及的,可是……

    万一打草惊蛇的话,这图纸落在其他人手里反而不安全。

    在风华犹豫不定的期间,贾迎春已经走到风华身前,将手搭在了风华的胳膊上,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屋里说。”

    经历了这么多,贾迎春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贾迎春,见风华在这种时候出现就已经意识到她必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了。

    风华想要推拒,可是,看到贾迎春那双满是诚恳、关切的眼睛,她又有些犹豫了。她知道贾迎春已经变了,可是,正因为她已经变了,所以才更好利用。如果用贾迎春的名义、使孙家人将东西送出去,应该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怀疑。

    当然,这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个时辰城门根本没开,她自己一个人根本出不了城。反而是孙家人或许能出城。毕竟,不久之前,孙绍祖刚刚带着大队人马出城了。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风华也不想用外人。可她总觉得自己能够恰好巧遇受伤的甄宝玉有点太过“巧合”了,“巧合”到让他不得不怀疑林家是不是有什么奸细。这也是她在还原弓弩的时候不允许人随便靠近的原因。

    林墨玉留给她的这四大丫鬟倒是绝对可信的,但是,她们四个实在太过显眼,若是消失了,势必会引起有心人的注目。

    所以……

    犹豫了一下,风华还是进了孙府,将所有的下人都赶下去之后,开门见山的写出自己的来意,“我有很重要的东西交给孙家姐夫,相信对战事很有帮助。”

    然后,在贾迎春惊疑不定的目光中自广袖之中拿出精巧版的诸葛连弩,对着大厅的柱子连射了两箭,每只箭头都深深地射入木头之中。

    贾迎春瞠目结舌,她虽然是闺阁女子却也明白这样的兵器有多厉害,“我现在就命人备马车去。你放心,我会亲自将这个交到夫君手上的。”

    身为女子,贾迎春也很担心孙绍祖的安危,见到这样的好东西,自然要马上送到他手上才能安心。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风华也还有些坚持,“我和你一道。”

    贾迎春回眸看着风华,眼睛里明显有些受伤。

    风华并不像这样伤害别人,主动解释道:“你这样,我不放心。而且,我也不想一个人等得心焦。”

    贾迎春不想去深想风华这话几分真几分假,也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想。

    于是,两个人很快上了马车。

    “姑娘,我也要去。”眼看着马车就要走了,平儿却挡在了马车前。

    风华想要命平儿回去,可是,她根本说不出话来。

    “我不能让姑娘离开我的视线。”平儿却很坚持,随后,更是可怜兮兮的看着风华,“求你了,姑娘。”

    想到之前平儿因为她的任性而遭遇磨难,风华有些犹豫。

    而贾迎春更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耽搁功夫,所以,她也不管风华才是平儿的主子,直接命令道:“什么都别说了,快上来。”

    有了贾迎春这句话,平儿明显松了一口气,手脚并用的爬了上来。

    接着,马车飞快的离开了。

    也不知道是马车太快还是连续几日不曾睡好觉的关系,风华只觉得头昏脑胀的厉害,觉得很不舒服。

    果不其然,到城门口时候,守门将军不肯打开城门,一定要他们等到了时辰再出门。

    没办法,管家拿出了孙家的证明,“我们是孙将军的家眷,将军落下了很重要的东西,我们夫人正要亲自给她送去。”

    “这……”孙家的马车和管家守门人都认识,可是,这城门真的不是随便能开的,“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上面没有命令,我们怎么着也不能打开城门的!”

    这个时候,贾迎春“忽的”掀开车帘,对守门将士怒目相向,“你们在担心什么?我们家将军一个时辰之前就是从你这个城门出去的!你还要怀疑我们的身份吗?军情紧急,耽搁了时间,你们承担得起吗?”

    还别说,贾迎春说这话的时候架势真的是相当的足,不愧是当家的太太。风华看在眼里,都忍不住为她赞一声。

    重生之一一天王,天王

    话说,且不说孙家的人都在,只单单能够将孙绍祖离开的时间和路线点出来这一点,就让他们断定没有问题了。

    果不其然,守门将是们窃窃私语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打开了城门,“夫人和管家可以离开,可是,您带的这些护卫……”

    剩下的话不必说,很明白。

    虽然一切证据都指向这些人是没有攻击性的,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也不能让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出城,免得对压粮的大军造成威胁。

    贾迎春做事很果决,听到守门将士这么说,立刻对身边护卫道:“你们都回去!”

    令行禁止。

    孙家护卫听到贾迎春这么说,立刻被退走了。

    顺利出城,风华总算是松了口气。说实话,之前她还真担心守门将士不开城门。

    同时,忍不住打量贾迎春。她突然觉得贾迎春的变化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虽然以前的她更可爱。

    “啊,太……”一声惨叫,接着是**撞击到地面的声音。

    贾迎春应声而动,想要起身,却被风华先一步挡在了身前。

    看着晃动的车帘,风华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同时,右手扣住了袖子里的连弩。

    不止是贾迎春,风华也能听出刚刚那声惨叫是属于孙家老管家的。可是,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马车还在一直快速行走着,而平儿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照理说,以平儿的武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让人杀了吧?

    如果平儿真的让人杀了,那情况可就糟了。因为,风华很清楚平儿的武功。

    从来没有过的紧张擒住了风华的心脏,她怎么也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人,究竟谁能这么神的在这种时候下手?

    贾迎春紧紧的抓着风华的衣服,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她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虽然这些年她长了很多见识,可是,这样的生死一刻,她真的没有经历过。

    风华也很紧张,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紧张,因为她身后还有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她知道,慌乱是一种传染病,如果她慌了,那贾迎春就会更慌,只有她冷静了,她们才有可能安然的渡过这个难关。

    微微侧身,让贾迎春感觉到她的存在和保护。

    贾迎春这些年到底是长进不少,而风华的冷静也感染了她,慢慢的,她也冷静了下来,仔细的分析着目前的情况,终于,她理出了一些头绪,“你那个平儿到底是什么来头?”

    贾迎春一句话惊得风华一愣,她……她真的从来都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因为平儿是林墨玉挑选来的关系,风华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平儿的忠诚。可是,有了贾迎春这句话,她就不得不怀疑了。

    平儿的武功怎么样,风华是再清楚不过的,她怎么会无声无息的被人杀了呢?这完全说不通!

    她一直怀疑她之前会那么巧看到甄宝玉是林家有人将自己的行踪透露给甄宝玉知道了,可是,如果反过来想呢?如果是她身边的人引导着她到甄宝玉昏迷的地方去呢?

    其实,后者更简单,更方便吧?!

    而且,仔细想想,当初在甄妙玉一事上,平儿也的确是太听话了一点。会不会……会不会从一开始她就被人算计了呢?

    或许,平儿也是姓甄的。

    风华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可是,由不得她不去想,怀疑的缺口一旦打开,汹涌的潮水便会一个劲的用来,压得她根本踹不过气来。

    仔细想想,当初平儿对甄妙玉的态度也很奇怪呢?

    如果她本来就是和甄妙玉一伙儿的,这态度也就合情合理了。

    甄妙玉不过是没练过武功的弱女子,她真的能一刀命中龟奴的心脏吗?

    也许,龟奴根本不是甄妙玉杀死的,而是平儿杀死的。从头到尾,甄妙玉只是在龟奴死了之后虐尸而已。

    这些推论惊得风华浑身冰冷,她不敢相信如果一切都如同她所推测的之后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她,极有可能会成为甄宝玉对付林墨玉的棋子,甚至是对这个战场产生影响。

    一再的深呼吸,风华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自己吓自己,情况一定没有她想的那么糟。平儿是林家精挑细选出来的,绝对不可能不忠于林家。

    做足了心理建设,可是,在她见到平儿的那一刻,所有的心理建设都崩塌了。

    “下车!”平儿的面上没有丝毫表情,冷若冰霜,与以前的她简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风华说不出话来,只能是苦笑。

    贾迎春倒是能说话,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不要试图逃跑!”将风华和贾迎春赶到一个破茅屋里,平儿如此说道。

    风华拉着贾迎春两个人依偎在墙角,然后,冷眼看着平儿生火取暖。

    贾迎春拽了拽风华的衣服,用眼神传递着自己的疑惑。

    风华知道贾迎春的意思,她在问她为什么不用弓弩杀了平儿。

    给了贾迎春一个放心的眼神,风华继续看着平儿。在知道她是奸细的那一刻起,风华对她就已经没有任何感情了,只要有机会,她会一箭射穿她的心脏。只是,平儿的武功太高,而且,照理说,她不可能没有帮手,在一切还不明朗之际,她还不想打草惊蛇。毕竟,手中的弩是他们唯一的依持了。

    等待机会,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感觉到风华的目光,平儿好像也有些不舒服,始终背对着风华。

    贾迎春拉了拉风华的衣服,她知道,她是要她出手。而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其他人,风华也觉得是时候出手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你们终于来了!”

    风华面上一白,心脏狠狠地收缩了一下。

    是,甄妙玉。

    “我要的马车呢?”平儿起身迎了上去。

    可是,来人并不是只有甄妙玉一个,还跟着十多个恶臭连天的乞丐。

    “马车我自然会给你,不过,在此之前,我要我这些好兄弟们尝尝鲜。”甄妙玉如同毒蛇一般的目光锁定在风华身上。

    风华霎时间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连弩内只有十支弩箭,除去在孙家射出的两支,还有八支。

    就算一支都不浪费也不足以对付眼前这么多人。

    那么,结果……

    可想而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红楼之绝黛风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流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流苏并收藏红楼之绝黛风华最新章节